言情中文网 > 大侠萧金衍 > 第108章 一出好戏开台

第108章 一出好戏开台

作者:三观犹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

    当天夜间,孙少名来到了汉庭客栈,准备看一出好戏。汉庭客栈本就是御剑山庄的产业,客栈甲字房有三间,从不对外营业,只是为了满足孙少名某些不为人道的小癖好而设。

    今夜之事,孙少名就是为了报复萧金衍等人,一想到他们的师父即将被人凌辱,孙少名内心一种莫名的快感。

    宝顺、来福两个家丁早已等候多时,孙少名将二人喊过来叮嘱道,“我不管什么办法,等那人一进来,你俩二话不说,就把她给办了!”

    宝顺问,“她要是大喊大叫怎么办?被人抓住是要坐牢的。”

    孙少名骂道,“笨蛋,你不会弄个破袜子塞她嘴里嘛?别得不用我教你了吧?”

    宝顺嘿嘿一笑,“少爷请放心,我宝顺号称无孔不入,这些年纵横情场,还从没有失手过。更何况还有兄弟来福呢!”

    来福是一个精壮汉子,个头不高,话也不多,往那里一站,就像一头小蛮牛一般。

    他们在的甲字房内,挂着一幅山水画,将画去掉,则有暗格机关,旋转之下,可以偷看到隔壁房间情景。孙少名道:“记住,一会儿要关灯,不能让她看到你们脸!”

    这时,忽然听到隔壁房间门打开的声音,一身穿水罗棉裙之人,轻轻推门而入。孙少名冲二人摆摆手,两人听得命令,去做准备了。

    孙少名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我倒要看看,到时候怎么收场。”他趴在机关之处,准备偷看,忽然有人拍了拍他肩膀,孙少名不耐烦道,“没看本少爷在忙嘛?”

    孙少名只觉肩头一酸,穴道被封,正要张口,哑穴也被封住,然后眼前一黑,脑袋被一块黑布罩了起来。孙少名心中大骇,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在御剑山庄地盘上绑架我?可是穴道被封,连句“好汉饶命、我有的是钱”之类的话,也没来得及说上一句。

    随后,他衣衫被脱掉,那人又给他换了一身女子衣服,在他身上喷了一些香粉,送到了隔壁房间。

    孙少名使劲挣扎,却无济于事,过了不多时,就听到宝顺、来福两人推门而入,眼前一黑,两人灭了灯,宝顺道,“美人儿,我们兄弟来疼你了。”

    ……

    翌日一早,沙坪峰上彩旗招展,从峰下一路延伸到了半山腰中,从远处望去,蔚为壮观。

    前日山庄虽然失火,以山庄的实力和财力,早已连夜将会场重新布置。

    入口之处,有手眼活络的人专人迎接唱诺,待来人报了姓名,然后分流到各个会场。

    前来参加赏剑大会的江湖中人,也分了三六九等。

    若是无门无派或三四流小门派的人,会有庄丁将他们从侧门而入,进入赏剑堂主会场。场内挂着上千把精品宝剑,供人挑选,偶尔也有一两把名剑镇场。比武擂台处,也有人专门负责,弄几把剑做彩头,若有人技痒上前切磋几招,获胜者会以剑相赠。

    若是江湖上小有名气的侠客,或者在一地一隅有名号的门派,则由孙管事带几名客卿迎接,进入悬剑堂。此处剑不多,只有百余把,有些是近年新出的名剑,有些则是晓生江湖名剑榜的的宝剑。

    若是四大世家、八大门派或者江湖三榜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前来,傧相则会提高嗓门唱喏“某某派某某掌门前来参加赏剑大会”之类的话,孙千古则会亲自前来迎接,然后请到名剑堂。

    今天,孙千古穿了一套大红袍,胸前以金线绣了两头猛虎,张牙舞爪,在名剑堂陪着少林寺四大长老之一的佛光长老品茗聊天,这位少林寺高僧,已年过古稀,眼花耳背,孙千古跟他交谈起来,要大声喊叫,甚是吃力。

    “武当派掌教备选石林道长、泰山派掌门儒风先生驾到!”

    孙千古闻言,向佛光长老告罪两句,连到正门处迎接。

    石林道长是掌教备选,在武当派并不分管任何职务,偶尔代替掌门出席一些外事活动。然而一旦武当掌教出事,掌教备选则是掌门的第一继承人。

    至于泰山派嘛,江湖二流门派,掌门儒风先生武功也不算太高,可是他与石林道长是朋友,也就一并迎来。

    孙千古笑着道:“自从神仙渡一别,三年未见,石林道长越发年轻了!”他上前握住石林道长双手,携手入名剑堂,将儒风先生落在后面,儒风先生是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弄得十分尴尬,脸色有些不好看。

    孙千古又道,“贵掌门身体可还好?”

    石林道长叹了口气,“掌教师兄最近修行太极剑,到了第十一重,恐怕十年八载还死不了。”

    孙千古安慰道,“可惜,可惜。你也不要太过于纠结,只要耐得住,媳妇总能熬成婆的。”

    石林说也只能如此了。

    宾客越来越多,又过了半个时辰,山庄之上来了六七百人,名剑堂内的贵客也越来越多,昆仑派掌门一剑震西疆田向飞、青城派副掌门元都道长等也都陆续抵达。

    这些都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侠客, 有些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也有些还有些恩怨,但看在孙千古的面子上,也没有闹出什么事故。

    这次赏剑大会,众人早已明白孙千古的意图,他想让御剑山庄重返江湖一流门派行列,将目前的八大门派变成九大门派。八大门派中只要有五家同意,这件事就几乎板上钉钉了。

    孙千古四下看了一圈,没看到自己儿子,心中嘀咕,“少名怎么还没有来?”这次大会,来了江湖上这么多成名人物,他早已叮嘱孙少名,让他早些过来,趁机结实一些人,为日后行走江湖打好人脉基础。

    这时,有人喊道,“峨眉派碧莲师太携弟子前来参加赏剑大会!”孙千古听到,连忙赶了出去,见到碧莲师太,一躬到底,“碧莲师太前来参加赏剑大会,让我御剑山庄蓬荜生辉啊!”

    他看到碧莲师太身后跟着一女弟子,生得貌美,赞道,“想必这位就是师太高足千珏姑娘吧,我常听犬子提到姑娘,说姑娘古道热肠、有侠肝义胆,乃女中豪杰!”

    李千珏盈盈下拜,“见过孙庄主!”

    碧莲师太也笑道,“听千珏也说,一路西行,令公子对她照顾有加,贫尼在此谢过了。对了,令公子呢?”

    孙千古道,“他最近痴于练剑,昨夜练得太晚,应该快来了。”

    这时,孙少名走上山来,他看上去脸色有些苍白,神情也萎靡不振,走路姿势极其别扭,看到李千珏,也没有提起任何兴趣,跟孙千古打了招呼,扭头就去庄里。

    孙千古佯骂了两句,“这孩子,练功练魔怔了,连一点礼数都不懂了,师太莫怪。快些里面请!”

    ……

    萧金衍、李倾城、赵拦江三人来到沙坪峰,正要上山,山下入口处那人,正是御剑山庄铸剑师冯奎,他认出了三人,道:“我们庄主有令,不欢迎三位前来。”

    萧金衍说,“我们是来买剑的。”

    冯奎道,“我们管你是买剑还是卖剑的,你们三人的生意,我们御剑山庄不做!”

    三人面面相觑,没料到到了跟前,却发生这档子事儿。三人正一筹莫展之时,旁边有人问,“你们三个想要上山?”

    萧金衍顺声看去,正是前日在谪仙居客栈唱双簧骗了若干人的那个自称金不换的少年。

    萧金衍问,“你有办法?”

    少年嘿嘿一笑,“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有办法。不过呢,可能要花些银子。”

    萧金衍说银子就算了,最多我不把你在谪仙居骗钱的事情抖搂出来,听说最近好多人都在找你算账呢。

    少年干咳两声,“生活不易,人艰不拆啊。更何况,这种事情都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们在我这里不过是交了些智商税而已。”

    萧金衍作势要喊,少年连道,“算了,算了,算我倒霉。你们三个跟我来。”

    少年带着三人来到几个乞丐身前,问,“你们在这里一天能讨多少钱?”

    一乞丐道,“现在形势不景气了,那些江湖大侠们,出手也不如以前那么大方,一天下来赚个三四百文吧。”

    少年取出三两银子,举在手中,“四两银子,买你们四套衣服,谁先脱下来,银子归谁!”

    众乞丐一听,发疯似的挤了过来,在四人面前脱衣服,场面甚是壮观,惹来路过的行人侧目。

    “要我的!要我的!”

    这些乞丐生活穷困,衣服里连件内衬都没有,有些塞着茅草,有些好点的,塞着一些棉絮,一脱下来后,整个人不伦不类。

    少年取了四套衣服,付了银子,自己选了一套,将剩下的扔给三人,待三人穿好之后,他又抓了一些煤灰,抹在三人脸上。

    “从现在起,我们便是丐帮四义,进山庄之后,你们要听我的。”

    萧金衍心说先进去再说,也没有反驳。

    李倾城有洁癖,这套衣服穿在身上,眉头皱得厉害。

    少年带三人大摇大摆来到入口处,门口有人道,“要饭的,去别处要去。”

    少年道,“你说谁是要饭的?我们是丐帮四义!”

    那人道,“有什么区别,还不是要饭的!”

    少年说了句狗眼看人低,一扬手甩出十两银子,扔给那人,“小爷乃丐帮八袋长老金强俞的儿子金不换,来你们御剑山庄是准备买几把趁手的剑,怎么,有钱的买卖,也不做了?”

    门卫见少年虽然衣衫破烂,但出手大方,举手投足也颇有气派,果真相信了少年的话,于是接过银子,对四人放行。

    来到山庄,被傧相迎入了赏剑堂主会场,整个会场之内,人山人海,许多买剑客人在跟山庄的人砍价,已有不少人买到了心仪的宝剑。

    少年对三人道,“跟紧一点,别跟丢了。”他四处游荡,一边赏剑一边摇头,“都是一些凡品,连个像样的剑都没有,亏得还叫御剑山庄。”

    话虽如此,少年趁那伙计不注意,一个转身,将一柄剑装入破旧衣衫之中,动作一气呵成,无比娴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