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我要做阎罗 > 第390章:险死还生

第390章:险死还生

作者:厄夜怪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我要做阎罗最新章节!

    “你的阴气又能坚持多久呢?”行宫中,男子的声音如同雷霆响彻,桀桀笑道:“一天?两天?军阵的阴气却源源不绝。认命吧……老地府的前朝欲孽,就不该活在今朝……嗯?这是……怎么可能!!”

    话音未落,行宫上的纱幔陡然掀开,一道全身笼罩在黑色长袍中的身影飞了出来,震撼地看着秦夜。

    秦夜也呆了一瞬,以他为中心,一圈金色光圈瞬间扫过现场。而所有接触到的箭支,竟然虚幻起来。若水波抖动,最后……轰然化作灰烬。

    阎罗印?

    秦夜愣了一秒之后,狂喜地看向胸口。

    终于回应了……虽然传送速度还是很慢,但是……顶多十秒后,他就能回到新地府。

    难怪……难怪阿尔萨斯说有危险,却不是不能化解。

    “地府神器……你居然有地府神器?!”黑袍下,两只血红的眼睛亮起:“你绝非普通判官……你到底是谁?!”

    根本懒得回答他,秦夜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终于安全了,他已经能感觉到新地府的召唤。

    不是龙傲天就别做这些高危动作……等自己回去搬好兵马,咱们再来过……不怂,这叫明哲保身。

    嗡……他身上的振动越来越大,身影都开始朦胧起来。黑袍男子倒抽一口凉气,猛然看向四方:“各位……还等什么!!”

    话音刚落,视野尽头,比之前更加狂猛的箭雨呼啸而来!如果说,之前是江河倒流,那现在简直是星河倒卷!

    箭落繁星!

    而地面上,无数的阴兵已经聚集在了脚下,密密麻麻,若蚁穴开巢。所有阴兵都死死盯着他,只要他落地,马上就是万刃加身!

    嗖嗖嗖!就在所有利箭进入他百米范围内的时候,竟然……速度肉眼可见地变慢,不管进来多少箭,这里已经是阎罗印碎片的威能范围,全部好像时间停滞一样,只能缓缓寸进。就连脚下的阴兵,百米内都好像慢动作回放。

    秦夜终于松了口气,十秒……看样子,这十秒应该有惊无险。

    他看了看那布满天穹的箭矢,真的不敢想象,如果阎罗印现在没有回应自己,这些箭矢落下之后,是怎样的一副景象。

    但忽然间,他的眉心猛然一动。立刻抬起头看向黑袍男子所在地方。

    杀机……能威胁到自己的杀机!

    “这种波动……原来只是碎片啊……我就说,若是神器,幽冥界怎么拦得住……原来地府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吗?神器都被冲破了……不过……”男子目光直勾勾地看着秦夜,漆黑的长袍如龙乱舞,一只苍白而布满尸斑的手,已经缓缓伸了出来。

    “我的运气……也相当不错。”

    刷!随着他手掌展开,一枚小巧的宫灯出现手中。刚刚出现,迎风见长。不到两秒就化为了一个人头大的灯笼。

    灯笼分六面,每一面都刻画着一位将军模样的阴灵。随着它越转越快,灯笼里一点金色鬼火倏然亮起,而表皮上,已经出现了一个若有若无的人影。

    刷……也就在同时,四面八方的阴兵潮水一样退开。秦夜现在根本不能动,极其凝重地看着灯笼。

    这是阴器,毋庸置疑,虽然见得少,但曹有道也有过类似的东西。

    但是……这件阴器,却比曹有道的人骨佛珠强大了太多!他甚至朦胧感觉到……府君的气息!

    府君级别的阴器!

    是了……地府崩溃,生死簿被冲到了对马海峡,阎罗印直接被冲碎,判官笔不知所终,府君级别的阴器被冲到其他地方,不也很正常吗?

    但这种正常,却让秦夜感觉浑身都浸泡在冰水中。

    随着灯笼的转动,四面八方的阴风咆哮着冲向灯笼,竟然在男子周围形成一个百米大的阴气旋涡。下一秒,虚空都是一震,一声弓弦声陡然响起。

    噌!

    若白驹过隙,秦夜只感觉眼前一花,周围阴灵疯了一样退开。紧接着,几乎是本能地一偏头,肩膀上一阵剧痛袭来。

    “啊——!!”这股剧痛是如此猛烈,让他都忍不住惨叫出生。手第一时间摸上了肩膀,入手……只有一片血肉模糊。

    如果不是自己刚才偏了下,恐怕……现在的肩膀,就是自己的咽喉。

    “得得得……”牙齿都痛的发颤,冷汗情不自禁地流下来。他咬紧牙关看了看,肩膀上……出现了一个碗口大的洞。

    直接对穿。

    “呵……运气真的不错……”远处,男子也仿佛虚弱了很多,却颤抖着举起宫灯:“真没想到你身上有神器碎片,如果不是我亲自出手,你恐怕还真走了。不过现在……”

    噌噌噌!!

    利箭穿云,弓破长空,虚空中只听到三声弓响。那横布天穹的阴气都被撕裂开。

    “你没机会。”

    秦夜已经满头汗水,眼睛都因为充血有些发红。他拼命想调动阴气防御,却根本做不到。

    快。

    太快了!完全不给人一点反应时间,上一秒弓弦声动,下一秒,三道恐怖至极的杀机已经逼近大脑,咽喉,胸口!

    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

    不愿意啊……这一瞬间,他心中竟然不是恐惧,而是遗憾。

    刚知道了夏锦瑟的名字,面都没见过……自己明明有几千年万年好活,去接什么该死的阎罗印……

    他闭上了眼睛。

    算了,下一世,自己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要进行这种高危操作……

    然而就在此刻,虚空中忽然绽放一线金光。金光之后,秦夜已经消失原地。

    死寂。

    三秒后,男子收了宫灯。磨着牙道:“找……立刻给我全县大搜!看看他的肉身有没有留在谷城县!一位正牌阴差……决不能允许他苟活于世!!哪怕重伤都不行!他必须死!!”

    “是!!!”上万阴兵齐声回答,紧接着,如同水银泻地一般,消失在幽冥界。

    周围寂静了下来。行宫中,男子死死捏着酒杯,咔的一声,酒杯化为块块碎片。

    “可笑。”就在此刻,一个声音出现空荡荡的行宫:“不是号称从地府浩劫中活下来的老牌化生?竟然十几家联合布置出的军阵,还奈何不了一位判官。”

    男子嗤笑了一声:“蠢货……你根本不懂正牌阴差和我等的区别。近百年的阴灵……真是什么都不懂。”

    “那又如何,我照样和你一样的级别。这鬼啊……练得好不如生的好。”声音淡淡道:“我不想和你废话,你和我们说了这么多正牌阴差的危害,我们才答应插手。结果怎么样?”

    “现在华国是什么局面,咱们谁都清楚,浪费如此珍贵的时间和大批人手,得了个竹篮打水一场空……啧啧啧,你还

    真不愧是上一个时代的遗老遗少呢……”

    啪!酒杯碎片猛然砸在了一个地方。黑袍身影缓缓转过身:“小鬼,你最好学会尊重。上一个时代的辉煌……根本不是你们这批近百年的厉鬼可以奢望。”

    “呵呵……恼羞成怒了吗?”声音越来越小,渐渐消失:“我是来告诉你,既然你做不到,那就交给我们。”

    “我已经没工夫磨下去了,你尽管满嘴屁话,但有一句话是真的……这个阴差……让我也感觉毛骨悚然……”

    再次死寂。

    风吹动行宫的纱幔,猎猎作响。

    许久,黑袍男子才冷笑道:“无知而无畏……也好,等你知道什么是正牌阴差,你哭着来求我的机会多得是。”

    “也让其他化生知道……阴差不死,这个世界……就永远在他们把握之下。”

    “大人。”就在此刻,行宫里响起一个声音:“孔府约定的时间……就快到了。”

    男子深深吸了一口气,淡淡道:“回宫。”

    “回宫~~~”顿时,行宫外唢呐齐鸣,锣鼓掀天,行宫平地如飞,没入幽冥界阴气之中。

    就在他去的方向,隐隐约约有一座古代城市的模样。

    ……………………………………………………………………

    痛……

    剧痛……这是秦夜能感受的唯一感觉。

    这股疼痛是如此剧烈,直接把他痛醒了。等他深吸一口气醒来,才发现自己满身是汗,躺在一张床上。

    “卧槽……”刚有点感觉,肩膀的剧痛立刻分担了注意,仔细一看,自己赤着上身躺在一张床上,盖了一床被子,头顶是鬼门关偏殿的装修。

    然后第一反应,他掀起被子看了看。

    我特么……谁给我脱的衣服!脱这么光你不害臊吗!

    “难得,第一反应居然是贞操问题。不错,不错,看样子你很有精神嘛。”阿尔萨斯悠闲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正用小刀削着一个苹果。

    还算有点良心,秦夜白了她一眼,捂着肩膀倒在床上,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谁给我换的衣服?”

    “苏冬雪自告奋勇。”

    卧槽……就知道是她!可算等着这个机会了吧?自己的绝对领域终于被玷污了么……

    阿尔萨斯将苹果削成了骷髅状,完全不顾忌还有个病人在旁边。秦夜狠狠瞪了她一眼,算了……现在自己也很渴。看在她为自己削苹果的份上,就原谅她这次大不敬……

    反正大不敬也不止这一次……自己又不能把她怎么样……

    就在他颤巍巍伸出手的时候,阿尔萨斯利落地将苹果丢到了垃圾筐里。

    秦夜:……

    “我能不能问一下,你这样有意思吗?”他咬牙切齿道:“我特么都要渴死了,一点水分没有你是等着本阎罗成干尸吗?”

    “你要吃?”阿尔萨斯也愣了,从垃圾筐拿出苹果,在床单上擦了擦,送到秦夜嘴边:“啊~~”

    啊你妹啊!!

    秦夜恨不得一巴掌扇死这个呆逼,恨恨道:“你不是给我吃的削什么削!”

    阿尔萨斯理直气壮:“我自己削个苹果都不成?我还不能削着玩了?!看你的样子恢复得很好嘛?来,别和本宫废话,快告诉我这次出去遇到了什么好事?居然能让如此苟且的你负伤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