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你似心间穿堂风 > 第798章 我们回去吧

第798章 我们回去吧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你似心间穿堂风最新章节!

    名都娱乐城内。

    桑美甩手将包扛在肩上,抬腿“嘭”地将房门踹开,整个人气势汹汹地冲进了包厢。

    此时的包厢灯光处,一群妖艳女人正簇拥着伺候一位长相邪魅的男人。

    那男人的周围各种环肥燕瘦、浓妆艳抹,推推攘攘里,满脸写满不情愿的宁伊就尤其突出。

    桑美一眼就认出了穿着暴露假扮成熟的宁伊,浑身上下的火“滋”地蹿上了头顶。

    她二话不说,阔步冲上前,举起手包对着中间的席墨就是一通暴揍。

    名片从翕开的皮包拉链里悄然滑了出来,轻轻地飘落远处的地毯上,暗处的灯光下,一双锃亮的皮鞋反着锋锐的亮光。

    沙发上的席墨正喝得尽兴,被冷不丁地挨了揍,气得暴跳如雷,捂着脑袋,毫无想象的破口大骂,“我去!谁揍的小爷!”

    桑美瞪了眼被自己揍得鼻青脸肿的男人,又看了眼坐在一群衣着暴露被吓得面色苍白的宁伊,整个人瞬间一沉。

    她阔步上前,一把将宁伊从人群里揪了出来,训斥道:“你给我过来!”

    宁伊被提溜着拽起来,小肩膀吓得不住的抖,看着面前的人,颤颤巍巍的辩解,“戚校长!我......”

    桑美板着脸,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她一眼,“闭嘴!回去我再收拾你!”

    宁伊被吼得愣住秒变鹌鹑,缩着脑袋,唯唯诺诺的不敢再吭声。

    挨了揍的席墨已从沙发上冲了过来,怒气冲冲地指着桑美,换身都是戾气,“你谁啊你?竟然敢对我动手,也不打听打听本少爷是什么人,活腻歪了是不是?”

    “我对你是什么品种并不感兴趣,只是麻烦你不要挡路,谢谢!”桑美毫不示弱,态度傲慢的拽着宁伊的手就要往门口跑。

    她的那意思很明显,好狗不挡道,识趣的赶紧滚开!

    “你找死!”

    挨了女人揍,还被这样无视,席墨脸上无光,顿时恼羞成怒,猛地出拳向桑美偷袭而去。

    拳风刮起耳窝的发丝,危险逼近,桑美眉心收紧,迅速侧身,反手用力抓住席墨的手腕向下压。

    席墨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面前的女人忽然开腿,马步一扎,重心跟着前倾。

    “啊!”

    席墨顿感天旋地转,下一秒,浑身骨架被震得碎裂的疼。

    “啊......我的腰!”席墨仰摔在茶几上,歪七扭八的酒瓶铬着腰窝,疼得他龇牙咧嘴的骂起来,“哎哟!痛死小爷了!来人啊!”

    说着,他又挥了挥手,指着旁边的桑美表情狰狞的怒起来,“来人!给我把那臭女人抓住,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她不可。”

    黑衣人收到命令,立刻凶神恶煞地围拢过来,大高个直接挡住出口。

    宁伊被眼前的阵仗吓得脸色惨白,拽着桑美的手,焦虑双脚发软,声音带着哭腔,颤抖的问道:“戚......戚校长,我们......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桑美拧着眉,拍了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慰。

    随即她护犊子似的将宁伊拉在身后,小声地嘱咐道:“宁伊,别怕,你乖一点,有我在呢!会没事的!”

    为免宁伊被误伤,桑美抬手将她往旁边推,急切的说道:“听话!你去旁边等着。”

    宁伊被她推得后退了几步,直到撞到壁柜才站住了脚,颤着声音担忧的喊道:“戚校长,你小心一点啊!”

    桑美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开弓,拳脚施展,开始与那群黑衣人交锋应付。

    饶是她有些拳脚功夫,应付这么一群经过特训的肌肉男还是难免落于下风。

    席墨见桑美撂倒了三个壮汉,当下心一急,眼神凌厉的瞄了眼睛角落的宁伊。

    “啊!戚校长,救我!......”

    惊呼声响起,桑美扭头,正好看见席墨像拎小鸡似的一把将宁伊拽在手里。

    糟糕!

    桑美拧眉,暗叫不妙。

    这一分神,肚子顿时地挨了一脚,桑美重心不稳的往后退了几步,一不小心脚下踩着酒瓶,脚底打滑,整个人踉跄着往后仰摔了下去。

    “咚”地一声闷响,没有预期的冰冷与撞击的疼痛,反倒是多了几分柔软与温度。

    她还没反应过来,耳畔突然传来令人不寒而栗的低沉声音。

    “你还不起来吗?”  桑美乍然抬头,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对。

    灯光的错影处竟坐着位眉目俊朗的男子,黑眸映着暗光,气势凌厉渗人,看得桑美的心口微动。

    双颊不自觉的发烫,桑美如被雷劈,脑中瞬间空白一片。

    穆瑾言沉着脸,眸光幽深的瞄了眼按在腹上的手,浑身散发出无法掩饰的冷锐气势,“女人,你要再不下去,我可就不只是让你单纯的摸一摸这么简单了。”

    桑美背脊发寒,挺翘的睫毛不自觉的颤了颤。

    顿了顿,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坐在对方腿上......

    桑美心里一咯噔,脸上滚起热浪,连忙将手撤了回来,着急忙慌的点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人越是紧张,越是容易犯错。

    忽然,暗色里对方发出沉重的闷哼声,桑美吓得一激灵,满脸羞红的直接弹跳了起来。

    穆瑾言浑身一僵,浑身的气息骤然冷凝。

    席墨被桑美的举动吓得心惊肉跳,紧张的追道:“哥,你没什么事吧?”

    穆瑾言满脸阴沉,咬着牙并没有回应他。

    席墨背脊发凉,立刻冲着着旁边的黑衣人发难,大声嚷嚷起来,“快,给我把这女人抓起来,好好的修理一顿。”

    “够了!”

    低沉薄寒的声音,疏凉漠然的呵住这场闹剧,旁边叫嚣的席墨与手下的黑衣人瞬间冷静下来。

    桑美满脸酡红,尴尬的看着旁边的男人,对方的眼眸极深,眸底的光含着几分侵略与玩味。

    他淡淡地从自己身上收回眼,转而端起旁边的酒杯晃了晃,不冷不热的声音裹着阴郁,“墨子,你倒是出息,跟女人较上了劲。”

    “什么啊!哥,你没看见这臭娘们在我们的地盘撒泼,差点把我弄死么?刚才还冲撞你......”席墨火气很大,根本不打算就此作罢,他撸着袖子,满脸怒气,“我今天不好好修理她,我的面子要往哪里搁啊?以后还让我们怎么混啊?”

    桑美蹙了蹙眉,没想到这里竟然是他们的地盘?

    什么运气,居然遇到了一窝的狼崽子!

    其他人唤对方席少,身边的男人却直呼对方“墨子”,很明显这男人的身份是极其尊贵的。

    桑美谨慎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心莫名其妙的紧张,攥着的拳头里全是冷汗。

    穆瑾言翘着腿,整个人浸泡在浓郁的墨色里,撩起的眼皮下眸色嘲凉,嗓音轻轻浅浅,“对女人动手不说,还被对方揍得浑身挂彩,你以为你现在还有几分面子?”

    “所以才要修理她!不然,我怎么咽得下这口恶气。”席墨瞪着桑美,因情绪外放整个人有些张牙舞爪,“你说,我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对方的气势太嚣张,桑美刚准备跨步上前挠花对方的脸,却冷不丁地撞见男人冰凉的眼神,吓得即刻将脚缩了回去。

    穆瑾言将她的后怕与惊慌看在眼里,嘴角挑起一抹嘲弄的弧线,顿了顿,这才漫不经心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他脚步稳健,不疾不徐的逼近,颀长的身形,透着的浓密暗影罩下来,散发出一股鬼魅的邪肆。

    那脚步,像是踩着人的心尖,掀起说不出的战栗、心慌、畏惧......

    桑美的双手紧握成拳,佯装着冷静,错开与他相对的目光,随意的散在包厢的某处。

    穆瑾言忽然在她面前停住了脚步,低冷气息压迫,桑美呼吸不畅,却执拗的看着对方。

    昏暗的灯光下,经年之后,穆瑾言竟再一次从一个陌生女子的眼里,那么清晰的看到不屈的锐光。

    并不明显,但却很迷人。

    穆瑾言审视了对方几秒,忽然倾身上前。

    桑美被面前冷不丁凑过来的俊颜吓得震住,双眼大睁,忽然间舌头打结,磕磕盼盼地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桑美的皮肤白得发亮,衬着黑白分明的双眼,美得很高级。

    穆瑾言注视着面前的女人,忽然间生出半分兴致,半眯着眼看她,低沉的语调夹着玩味,“砸场子,驳席少的面子,撩我的火,还惹这么多的祸,说说看你准备要怎么摆平?”

    嗯哼,爱我的都是小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