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家有王妃初长成 >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为了你,什么都值得。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为了你,什么都值得。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家有王妃初长成最新章节!

    尉迟不易听到这句话,愣住了,她还真没想过那么长远的事。

    她默了一下,说,“我是个今日不知明白事的人……”

    “胡扯!”蓝霁华忍不住扬了声音,“朕说过,只要呆在朕身边,你就会没事。”

    “可是……”尉迟不易抿了抿嘴唇,“陛下后宫里还有两位公主呢,我可不想和别人共享一个丈夫。”

    蓝霁华笑问,“东越的男人难道不三妻四妾吗?”

    尉迟不易哼了一声,“我们东越的皇上都只有皇后娘娘一个呢。”

    “在你们皇后娘娘之前,东越皇帝有过一个未婚妻,你不知道吧?”

    “胡说,根本没听说过。”

    “这是皇家秘闻,你当然不知道。”

    尉迟不易狐疑,“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

    “那,那位未婚妻呢?”

    “被你们皇帝杀了。”

    “啊?”尉迟不易愣了一下,“为什么?”

    “为了你们皇后。”蓝霁华笑道,“说起来,你们皇帝算得上一个痴情种。”

    尉迟不易抿嘴笑,“那陛下呢?”

    “朕……”蓝霁华想起前尘往事,对史莺莺,他算痴情吗?如今回忆起来,就象上辈子的事,只落得一声叹息,他摸摸她的头,“如今有了你,朕也当一回痴情汉。”

    “哼,当我不记得么,陛下曾经说,你有过喜欢的女人。”

    蓝霁华算准了她要提这茬,但这是事实,他不想否认,含糊的道,“过去的事还提它做什么?”

    “陛下喜欢的是谁,现在还不能告诉我么?”

    “说了不提你还问。”

    “我就是好奇嘛,哪个女人能拒绝一个皇帝?”

    蓝霁华真是怕了她了,赶紧转了话题:“古丽娅出宫的事你知道了吧?”

    “嗯,知道,”说起这个,尉迟不易想起阿云苏的话,一骨碌爬了起来,把衣裳整理好,认真的问他:“古丽娅的离开,是陛下的安排吧?”

    “是她咎由自取。”

    “狩猎的事,暂且不提,可是让灵蛇受伤,这事有点大了,陛下不怕佛祖怪罪么?”

    蓝霁华有些诧异,“你以为灵蛇受伤是朕做的?”

    尉迟不易不愿意怀疑他,但阿云苏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灵蛇是佛祖的灵兽,古丽娅虽然娇纵,但我相信她不会伤害灵蛇。”

    蓝霁华觉得她的逻辑有些可笑,“她不会伤害灵蛇,朕会?”

    “陛下是皇帝呀,听说当皇帝的人都不简单。”这些话其实都是阿云苏说的,尉迟不易全部照搬过来。

    蓝霁华终于发现不对,尉迟不易虽然常耍滑头,但她其实是很单纯的人,不会想得这么深刻,居然怀疑到他头上来了。

    “你怀疑朕吗?”

    “我不愿意皇上为了我,失了分寸,做出有悖法度的事。”

    “朕活了一把年纪了,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还没分寸吗?”蓝霁华盯着她的眼睛,“谁跟你说这些的?”

    “没有谁,”尉迟不易嗫嗫的,她不想把阿云苏供出来,“我自己想的。”

    蓝霁华安慰她,“朕没有伤害灵蛇,你不用担心。”

    “真的没有?”

    蓝霁华举起右手,“要朕发誓吗?”

    尉迟不易拦住他,嘻嘻一笑,“没有我就安心了。”顿了一下,道,“既然不是陛下,也不是阿云苏,那么只剩下那莎公主了,难道是她?”

    蓝霁华说,“为什么排除阿云苏?难道不会是她?”

    “阿云苏不会做那种事。”

    “你认为阿云苏不会做,却认为朕会?”

    “……我,那个……”

    “朕倒认为阿云苏有嫌疑。”

    “为什么?”

    “她跟你说那些,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罢了。”

    尉迟不易啊了一声,“你怎么知道是她说……”

    蓝霁华不过猜测罢了,随便一诈,尉迟不易就漏了口风,他笑着在她散乱的头发拂到脑后,真是个单纯的小丫头。

    “其实除了朕,谁都有嫌疑。”蓝霁华分析给她听,“首先是古丽娅,虽然她的控蛇手说并没有叫碧蛇进攻灵蛇,但这种事情谁说得清呢,也许那些碧蛇受了某种激刺性情大变呢,这事因她而起,不管她有没有叫人伤害灵蛇,这笔账都得算在她头上,回到部落,她的日子只怕也不会好过。”

    “其次是阿云苏,三位公主都为皇后之位而来,表面上,她们和睦相处,但暗地里怎么知道有没有勾心斗角?公主在宫外有人,每日驿站的人能凭腰牌进出皇宫,对她们来说,要做点什么事,并不难,阿云苏看似对皇后之位最没有兴趣,朕反而觉得这是她的破绽,既然没兴趣,为何而来?”

    “最后是那莎,她不象古丽娅那样爱出风头,也不象阿云苏表现得对皇后之位不屑一顾,平日深入简出,也不多话,有可能是她的真性情,也有可能只是一种伪装。”

    尉迟不易听他这么一说,都糊涂了,“陛下怎么看谁都是坏人?”

    “坏人脸上可没有写字,”蓝霁华笑道:“象你这种咋咋呼呼口口声声要杀朕的人,才是最容易被人看破的。再有,落部里长大的公主,跟在头人身边耳濡目染,都不是简单的人。”

    尉迟不易卟哧一笑,这话和阿云苏说得一模一样。当权者的心思就是缜密,不象她,脑子里没那么多弯弯绕,好就是好,坏就是坏,喜欢直来直去。

    “陛下不查么?万一冤枉了古丽娅……”

    “朕刚说了,事情因她而起,这笔账就得算在她头上,至于阿云苏和那莎,瞧着吧,离三个月期限越近,她们不会这么安静的。”

    “皇后之位对她们就那么重要?”

    “不是对她们重要,而是她们身后的部落。部落与皇室从来没有联过姻,对部落来说,这是一次走出丛林的好机会。”

    “既然以前没有过先例,为何这次……”

    “你中了太皇的蛊毒,她与朕做了一笔交易,朕迎娶部落公主入宫,她保你的命。”

    尉迟不易整个人都呆住了,她没想到,三位公主入宫,原来是因为她……

    “陛下,”她红了眼睛,“为了我,你受委屈了。”

    “朕不委屈,”他亲亲她的唇角,“为了你,什么都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