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梅府有女初成妃 > 第445章看看你的诚意

第445章看看你的诚意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梅府有女初成妃最新章节!

    听到她的声音,白甜缓缓抬起头:“主人……快走……”

    梅开芍看着脸色惨白的白甜,回过头愤恨道:“放了她,有什么事冲我来,她什么都不知道。”

    “梅开芍,我只答应带你来见她,何时说过会放了她?”慕容飞雪嗤笑道,环抱着双臂看着眼前的两人。

    “白甜,别怕,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梅开芍说着,便拿出了浮梦扇幻化成长鞭,对着白甜身上的铁链劈了下去,一道光闪过,铁链却是纹丝不动,连一点痕迹都看不到,白甜却猛然吐出一口鲜血,更是虚弱。

    “别白费力气了,这是玄火锁,你以为你有浮梦扇就能劈断了?哈哈哈……我奉劝你一句,别再想着劈断玄火锁了,否则,你所有的攻击都会转到她的身上,到时候吃苦的可是她哦。”慕容飞雪说着便是一阵大笑。

    梅开芍站在白甜身旁,死死的攥着拳头,关节阵阵泛白,手背青筋暴起:“慕容飞雪,我杀了你!”

    跃身冲到慕容飞雪跟前,梅开芍扼住她的脖子,目光中满是怒火,慕容飞雪却不屑道:“杀了我?我不会反抗的,不过你应该不知道,我在玄火锁上加了禁制,如果我死了,禁制就会反噬,有她跟我陪葬,我也不算亏。”

    “你!”梅开芍回头看着奄奄一息的白甜,心里压抑着怒火却又无法发作。

    “把浮梦扇和回梦书交出来,否则,我现在就要了她的命!”慕容飞雪说着,对着玄火锁虚空一捏,白甜顿时痛苦万分的皱起眉头,不停的挣扎着。

    “好,我交给你,但是你不能再伤害她!”梅开芍将浮梦扇拿了出来,递给慕容飞雪。

    “给你两天的时间,把回梦书带来,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慕容飞雪说完,转身走出了密室,只剩下梅开芍和白甜。

    走到白甜跟前,梅开芍的心里说不出的痛楚:“白甜,对不起……”

    “主人,你不该把浮梦扇给她的!那是婆婆给你的……我只是一只灵兽,不值得……”白甜悲伤的抬起头看着她说道。

    “师父的东西,我自然会想办法夺回来,不过是暂时放在她那儿,你等我,我一定会找到解开玄火锁的办法的。”梅开芍安慰着白甜,随后一道光注入白甜的身子。

    “啊!”白甜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梅开芍赶紧收了手,白甜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衣衫尽是鲜红。

    “怎么会这样?”梅开芍原本想替她治疗伤势,却没想到反噬这么严重。

    “主人……没用的……慕容飞雪早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特地加了禁制……”白甜虚弱的说完便昏迷了过去,梅开芍眉头紧锁。

    离开密室,慕容飞雪站在破庙外,看着她离开,才带着浮梦扇离开。

    梅开芍没有回太子府,而是径直去找水寒了,孟舍丘在她离开圣族后,便派了水寒过来与她有个照应。

    赶到孟舍丘先前住过的山洞,水寒正坐在洞中打坐。

    “水寒!”梅开芍走到他身前开口唤道,水寒这才缓缓睁开双眼。

    “姑娘可是有事?”水寒站起身柔声问道。

    “你可会解玄火锁?”梅开芍正色问道,水寒却有些面露难色。

    “那是魔族的东西,除了它的主人,没有人能解开,你怎么会问起这个?”水寒不解的看着她。

    “它的主人?”梅开芍问道。

    “六界之中,所有威力强大的灵器都会有自己的主人,玄火锁也不例外,它是魔族之主神魔王的其中一件魔器,虽然它不存在多大的威力,但是被它束缚住的人,除了主人,无人可解。”水寒严肃的说着,梅开芍的心再一次沉了下去。

    慕容寒冰,他就是轮回之后的神魔王。

    “我知道了,告辞。”梅开芍转身离开了山洞,脸上划过一抹苦涩,原来,他不肯放过的不止是自己,竟是连白甜都不肯放过。

    双腿像是灌了铅一般的沉重,落日的余晖仍是有些晃眼,梅开芍一步一步往回走,却发现自己的身子像是结了冰一般,刺骨的寒意。

    而如今,能救白甜的,只有慕容寒冰。

    再一次迈进太子府,梅开芍深吸了一口气,径直去了慕容寒冰的书房。

    见到梅开芍,慕容寒冰心里虽是欣喜,面上却没有任何异样,淡漠的开口道:“你来找本殿有事?”

    “是,我的目的只有一个,放了白甜,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梅开芍深吸了一口气答道,目光对上慕容寒冰,四目相接之间,她将自己的悲伤都掩藏于心脏最深处,慕容寒冰所能见到的,只有坚定。

    “放了白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慕容寒冰俨然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梅开芍更是怒上心头。

    “玄火锁不是只有你才有的魔器?它现在就锁着白甜,你还想否认?”梅开芍握紧了拳头质问道,慕容寒冰上下打量着她。

    “那的确是本殿原本的东西,这么说,你见过白甜了?她在哪儿?本殿答应你救她出来。”慕容寒冰仍旧淡漠的说道,梅开芍看了他一眼,虽然不算全然相信,但是能救她的却只有慕容寒冰。

    城郊的破庙之中,梅开芍走进密室,原本被锁在石柱上的白甜却不见了踪影,就连地上的血迹都没了,只有四周破败的蛛网,地上厚实的灰尘就像根本没人出现在这里过。

    “怎么会这样?”梅开芍看着空空如也的密室,环顾四周,却连白甜的一丝气息都找寻不到。

    “你说白甜在这里,那她人呢?”慕容寒冰开口问道,梅开芍却咬紧了牙回答不上来。

    “刚才还在这里的,慕容飞雪用玄火锁将白甜锁在这里,让我将浮梦扇给了她,怎么会……”梅开芍站在原地,就算是她把白甜带走了,也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

    “飞雪?她今日与慕容长流一起去了宫中,你回府之时她刚离开,怎么会是她?”慕容寒冰显然对梅开芍的话没有丝毫相信的意思。

    转身走了出去,梅开芍跟在他的身后,怎么可能不是她?

    “本殿知道你为白甜失踪的事心里难安,一旦有了她的消息,本殿会告诉你的。”慕容寒冰说完,便朝着太子府的方向走去,梅开芍皱起了眉头。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两天后,慕容飞雪再一次找到了梅开芍,城郊的树林中,梅开芍的手中拿着回梦书。

    “东西拿来吧。”慕容飞雪伸出手说道。

    “白甜呢?浮梦扇我已经给了你,要回梦书,除非你放了白甜。”梅开芍握紧回梦书说道。

    慕容飞雪一阵大笑:“好,我可以答应你,来人,把她带过来。”

    白甜浑身血污被一路拖到梅开芍面前,重重的砸在地上,却是连叫喊的力气都没了,身子瘫软的趴在地上。

    “把回梦书交出来!”慕容飞雪一脚踩在白甜的后背上,白甜这才有了些许反应,痛苦的闷哼了一声。

    梅开芍一步一步走到白甜身前,将回梦书递了过去:“放开她!”

    一把夺过回梦书,慕容飞雪这才松开脚,确认过回梦书不假,往后退了几步冷冷的笑道:“梅开芍,我说过,也要让你尝尝被人打断手脚的滋味!”

    白甜强撑着一口气抓住她的手臂:“主人……快走……”

    “我也说过会带你一起走的。”梅开芍将白甜放在一旁,站起身看着围在身旁的人。

    手里虽然没有了浮梦扇,但是就凭眼前的这些人根本不能奈何她。

    一道武气直直的朝着周围扫过,数十人纷纷倒在了地上,却没有丝毫受伤的迹象,梅开芍下意识的回过头看着身后的白甜,身上一片血肉模糊。

    “慕容飞雪!你好卑鄙!”梅开芍压抑不住的怒火嘶吼。

    “梅开芍,你可真是蠢,难道你不知道玄火锁只有主人能解吗?啧,白甜也真是可怜,有你这样一个愚不可及的主人,梅开芍,你再攻击一次,她可就会死在你手里了。”慕容飞雪得意的大笑着,梅开芍紧握着拳头,身子微微颤抖着。

    “你到底想怎样?”梅开芍拼命的压制着自己的怒火。

    “是不是我想怎样都可以?那为了表示你的诚意,现在你就跪在我面前,让我看看你到底值不值得我放了她。”慕容飞雪得意的指了指地面。

    梅开芍一步一步走到慕容飞雪跟前,猛然跪了下去,躺在一旁的白甜,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泪水顺着眼角滚落。

    “不要……主人……不要……”白甜的声音微弱到只有她自己能听见。

    “哈哈哈……梅开芍,你也有今天!来人,给我打断她的手脚!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怎么嚣张?”慕容飞雪冷声喝道。

    周围的人顿时围了上来,锋利的刀刃不停的划过梅开芍的身子,浑身的衣衫顷刻间被鲜血染红,梅开芍却跪在地上纹丝不动,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滚落下来,脸色越加苍白。

    “慕容……飞雪……住手!”白甜挣扎着往梅开芍身前爬了过去,身上的玄火锁若隐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