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神兵奶爸 > 第三千二百六十五章:阮通阿木

第三千二百六十五章:阮通阿木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神兵奶爸最新章节!

    (第三更)

    路中间停着两辆车,车边站着人,一高一矮的两个男人,靠在彼此的车门上抽着烟,车不是什么好车,马路上最常见的家用车,看他们边抽烟边聊天的模样,不像是车坏在路中间了,而是特意把车停在路边拦路。

    滴滴……

    司机摁响了车喇叭,嘴里头咕哝地骂道,“大晚上的跑到这儿来聊天,也真是够脑残的,不知道拦路不道德啊。”

    车喇叭声很响,可那两人完全无动于衷,似乎聊得更高兴了,竟一起哈哈大笑起来,而且在车的机关盖上,居然还放着两瓶酒,这两人聊得高兴了就拎起来灌上一口。

    “下去看看怎么回事。”女助手冷着脸发话了,车上的两个男保镖马上跳下了车,向着前面的两辆车走去。

    “喂,你们听得到么,赶紧把车挪开,我们车上有人需要急救!”其中的一个个头稍高的保镖沉着嗓门儿喊道。

    一高一矮的两个男人仍旧无动于衷,继续哈哈地说笑着。

    另外一个个头稍矮的保镖怒了,开始大声骂道:“次奥,跟你们说话没听到么,两个穷逼神经病,赶紧把车挪开,不然的话老子这就打得你们喷屎!”

    一高一矮的两人终于停下了聊天,一起回过头向两个保镖看过来,其中个头矮的男人笑着说:“吹牛逼呢?”

    两个保镖互相看了一眼,看来不给这两个混蛋点颜色瞧瞧,他们真不知道什么是王法了,于是两人很有默契的走过来,攥紧着拳头就要动手,然后就在他们一人对上一个,准备狂殴这一高一矮的两个男人的时候,突然眼前两道寒光闪过,噗嗤、噗嗤的两声轻响,两个保镖的身体顿时一僵,脖子僵硬地低下头,就见自己的心窝上扎了一把刀。

    一高一矮的两个男人,脸上同时露出阴森的笑,冲这两个保镖问道:“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过瘾啊?”说着,两人握着刀柄的手攥动,本来就扎进了心窝的刀子,更是将里面的内脏搅碎,两个保镖想要张口惨叫,却又被一高一矮两个男人另一只手挥出来的刀子一把抹了脖子,喉结都被切断了,再凄厉的惨叫都只能发出一阵微不可闻的唔唔声。

    加长的商务车里,所有人都觉得异样,两个保镖气势汹汹的下去,怎么这会儿都没了动静,而且看他们站在那儿一副晃晃悠悠的模样,怎么好像喝醉了,稍等了片刻,这两人居然倒退着往后走,身体左右摇摆更是让人觉得诡异。

    女助理性格还是比较急躁的,现在马大福还在昏死着呢,整个车上她说了算,她摁下了车窗探出头,冲着那两个保镖就喊道:“你们两个搞什么,快把他们赶走啊!”

    两个保镖没有回话,但距离倒是越来越近了,女助理马上发现了异样,这两个保镖的脚底下居然有四只脚,每个人的脚下都有四只脚,加在一起也就是八只脚。

    “鬼,鬼啊!”

    女助理啊的一声尖叫,就想要把脑袋缩回来,可这时车后一声枪响传来,是按了消音器的手枪,声音微不可闻,一枚带着炙热温度的子弹,噗嗤的一下击穿了女助理的后脑,她的身子突然一僵,脑袋悬在了半空,脖子僵硬地想要回过头,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结果脑袋突然耷拉了下来,砰的一声撞在了车门上,一股浓浓的血腥流了出来,将白色的商务车门染红。

    车上的众人终于意识到发生什么,女的开始尖叫,男的也冷汗都出来了,而面前的两个保镖已经退到了车前,他们齐刷刷的向后倒下,而站在原地的是那一高一矮的两个男人。

    司机见状就想要向后倒,可正前方的个头稍矮的男人,突然手腕一抖,手中的一把带着血的刀子弹射而来,喀嚓的一声,玻璃碎了,钢化的挡风玻璃丝毫没有阻挡住这刀的来势,直接将司机的眉心洞穿了,司机两颗眼珠子一瞪,身体僵硬的靠在车坐上,血水顺着眉心淌了下来……

    “啊!”

    车上的尖叫声更大了,这次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尖叫声中带着一股强烈的绝望,以至于将昏死的马大福都给吵醒了。

    马大福揉着脑袋坐了起来,疑惑的喊了一声:“都闭嘴,叫唤个毛啊。”

    马大福的威严绝对在,满车子的人居然都捂住嘴不出声了,可当马大福头后车内的后视镜,看到了司机小王眉心扎着一把匕首死在那儿,又看了一眼趴在车窗外脑浆子往外流的女助手,一口气没传上来又晕死了过去。

    车门被一高一矮的两个男人粗暴地拉开了,车上的男男女女不敢反抗,但这两个男人似乎就奔着灭口来的,一刀子一个,眨眼的功夫车上的五六个人全都毙命了。

    车后走过来了一个人,这人身材不高目光阴鸷,来到了车上之后,跟在他身后的一个身材粗壮的男人递给他一个水桶,水桶是透明的,里面装着黄色晶莹的液体,这男人拧开了桶盖,就开始往晕死的马大福的身上浇。

    一股浓浓的汽油味弥漫,很快就充斥了整个车厢,马大福也不知道是被这汽油味给熏得,还是被这有些冰凉的汽油给刺激醒了,当他睁开眼睛抹了一把脸上的汽油,马上惊恐地坐了起来,看着车上的三个人道:“你,你们是谁?”再一看周围死掉的手下,更是浑身一哆嗦,嘴上说起了软话,“几位大哥,我叫马大福,是一个电影公司的老板,我们公司出的电影你们可能都看过,我也不跟你几位废话,我知道自己得罪的人不少,是哪个派你们来灭我口的,他出多少钱,我出双倍的。”

    手中拎着汽油的男人冷笑,用比较拗口的中文说:“我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阮通阿木,是边境上的一个商人,我造福了边境上许多的老百姓,让他们过上了可以吃得饱穿得暖的好日子,还让他们开上了小汽车,有的甚至把孩子送到了大城市里读书,以后都不用回那个贫穷的地方,我认为我是一个胜者,给了人新生的胜者。”

    马大福马上附和着拍马屁,“对,你是胜者,你是伟人。”

    阮通阿木继续笑着说:“我喜欢上了华夏的一个演电影的小姑娘,每天晚上只要看着她的电影,我的失眠都能被治好,这次我来到燕京就是为了和她见一面,可却发现你一直在惦记着她,甚至还当着别人的面儿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