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神兵奶爸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阴谋与香港脚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阴谋与香港脚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神兵奶爸最新章节!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阴谋与香港脚

    金沙滩,海边五星级酒店内的天字一号包房内,周汉涛的脸色不太好看,对面坐着的本来想要起身告辞的骆纯跃察言观色,心中暗道一声不好,一定是托关系的事没戏了。

    周汉涛抬起头看着骆纯跃,略有为难的说:“骆当家的,实在是抱歉,我刚才托的那位领导说了,这件事挺难办。”

    “难办?”骆纯跃急了,道:“周先生,需要什么条件尽管说,我们三进会就是靠场子的收入活的,万一真被警察和工商联合查封,我们手底下养的一群兄弟都得喝西北风了!”

    周汉涛笑着为难道:“骆当家的,事情不是像你想的那样,我刚才托的那位领导说了,事情已经见报,他也无能为力。”

    骆纯跃:“……”

    周汉涛笑着说:“骆当家的也不要太过紧张,事情终归是有解决的办法,我听说罗大当家的爱财,想必这么多年存下了不少钱,只要熬过了这一阵的风头,一切就好办了。”

    骆纯跃道:“可……”

    不等他说完,周汉涛笑着打断,道:“骆当家的,我和你可谓是一见如故,也早就想结交你这个朋友了……”说着,回过头冲一旁候着的服务员挥挥手,服务员乖乖的退出。

    包间的门关上,周汉涛笑着说:“我们合作怎么样?”

    骆纯跃道:“合作?”

    周汉涛哈哈笑道:“骆当家的,咱们都是明白人,我周汉涛想要进入中港市,在这多金的地界上捞上一桶金,必然需要合作伙伴,而你的手上有三进会这个筹码,我们……”

    周汉涛目光诡异的看着骆纯跃,骆纯跃的心突然砰砰跳起来……

    送走了骆纯跃,周汉涛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转身回到了楼上,屁股落在沙发上,端起桌子上的咖啡喝了一口,脸上甚是得意。

    窗边,幽森森的声音传来,仇云鹤闭着双眼说:“你真打算对三进会动手?你确定拉拢那个姓骆的能把事办成?”

    周汉涛笑着说:“师傅,来中港市之前,我就对中港市大大小小的帮派调查过,这个三进会是在众多的帮派中最低调的一个,然而实力却能排的上前几,至于三进会的这三个当家的,大当家贪财,二当家好色,这个三当家是财色都好,而且这个人善于心计,是一个心胸狭隘的小人。”

    仇云鹤嘴角微微一笑,道:“欲望越强的人,往往越好控制。不过,如果你真的想干掉百凤门,还是带点洪林门的嫡系过来才靠的住,中港市的这帮土著,还是靠不住。”

    周汉涛嘴角阴森的一笑,道:“放心吧师傅,我已经调集人马过来了,今天晚上差不多就能到位,都是洪林门的精英!”

    ……

    中港市开发区近郊,八指和姜夔生坐在面馆里,姜夔生面朝外,眼神里突然一道寒光闪过,八指嚼动的嘴巴停了下来。

    “老姜,有情况?”八指没有回头,望着姜夔生问道。

    姜夔生眼神中的寒光渐渐收敛,道:“我好像看到他了。”

    八指回过头,姜夔生道:“刚才拎着个便利袋从门口路过。”

    八指冷笑一声道:“呵,看来这家伙是准备在这躲一段时间呢。”

    姜夔生面色平静的笑着说:“永远不好怀疑人民警察的侦查能力,只要是在这座城市里的,哪怕是一个虾米都能给揪出来。”

    姜夔生和八指你一句我一句,和他们同桌的是两个戴着厚厚眼镜片的大学生,两人觉得旁边有人正在看自己,回过头,就见这两个一脸书呆子相的大学生,正痴痴的望着他们。

    “小子,看什么看!”八指眉毛一挑,做出一副凶人的模样道。

    两个大学生还是很木讷,丝毫也没有被吓到,扭过头喝掉碗里最后一根面条,各自拎着书包就向守银的吧台走去。

    结完账,向门外走去路过八指和姜夔生桌边的时候,就听两人毫无忌惮的小声议论道:“那两个人是神经病吧?”

    “好像是,正常人谁能把自己说的跟X战警似的,神经病!”

    ……

    姜夔生和八指对视一眼,姜夔生表情平静,八指皱着眉头骂了句:“这两个小崽子是活腻歪了找收拾了吧,敢说我们是神经病!”

    姜夔生笑了一下,说:“我们可从来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八指道:“算他们两个走运。”

    吃完了拉面,姜夔生和八指就走出了拉面馆,此时才刚刚十二点半多钟,距离大街上的这些孩子们上课,还有一个小时。

    当然,这些三流野鸡大学里的学生,即便是到了上课的时间,该在外面晃悠的照样还是在外面晃悠。

    八指嘴里叼着根牙签剔牙,望向旁边隔了两家门头商铺的旅店,大白天的就开始有学生进出,可见这生意很不错。

    林昆从沈曼那儿得来的消息,郜良骥就住在这家旅店二楼的203号房间。

    八指看向姜夔生道:“再等等?我觉得等也是白等,这些大街上晃悠的小孩子们,就算是上课了也不一定回去。”

    姜夔生道:“那也再等一会儿吧,我们把该做的做了,剩下的就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

    八指道:“好,老姜你心善,今天我也跟你做一次好人。”

    两人就这么干在外面耗了一个多小时,已经过了学校里上课的时间了,大街上的学生少是少了些,可还是有不少在这晃荡的。

    八指和姜夔生走进了旅店,进门就是吧台,一个胖胖的中年女人,正低着玩手机,玩的入神,有人走进来也没发觉。

    八指敲了敲吧台,道:“美女,你好!”

    低着头玩手机的红年女人抬起头,八指脸上的表情马上就有些不自然起来,一旁的姜夔生也觉得有些惨不忍睹,别过头。

    这中年女人生的一副说丑也不算太丑的相貌,反正跟美是不沾边,而且她那黢黑的眼神看起人来吧,总给人一股不舒服的感觉。

    “咋的帅哥,有事啊!”中年女人咧嘴一笑,哎呀我操,满嘴大黄牙,还夹杂着丝丝清爽并且带着鲜味的口臭。

    说完,也不等八指回答,直接将一串钥匙拍在了桌子上,道:“要是住店的话,真不巧,本店刚刚住满了客。”

    八指向后退了一步,实在忍不了这女人的口臭,嘴角僵硬的笑了笑说:“美女,你这儿的生意很不错嘛,我们不住店,我们是来找一个朋友的……”

    说到要找朋友,八指又不得不将脖子向前抻了抻,尽量压低声音说:“我找那朋友住在楼上203,我想给他一惊喜!”

    “惊喜?啥玩意儿惊喜啊!”这中年女人站了起来,脸上带着坏坏的笑,目光游弋在八指和姜夔生的中间,随后又是一副故作神秘的表情说:“是不是他过生日啊,你们来给他庆生!”

    八指微微一愣,马上笑着顺着话头说:“对对对,美女你太聪明了,我们就是要给他一惊喜,不知道他回来了么?”

    “他呀,刚才好像……”胖女人正说着话,突然就见外面的马路上,斜对面的一个鸭舌帽男人低着头走过来,“在那儿了!”

    八指和姜夔生往外一看,两人脸上的表情一凛,赶紧就左右看看能躲到哪儿,这旅店的小厅里光秃秃的,也没个藏身的地儿,八指只得拉着姜夔生躲到吧台下面的暗格。

    两人往这暗格里一钻,只要待会儿那郜良骥不踮着脚尖往吧台下面看,是肯定看不到他们俩的。

    这钻进来的一瞬间,八指还在为他的机智暗暗叫好,可接下来他和姜夔生的脸马上都憋成紫茄子色了,这胖女人长的丑有口臭也就算了,还是特么的香港脚,还是烂虾味儿的。

    郜良骥戴着鸭舌帽,身形微微佝偻的走进来,手上拎着便利袋,里面装的都是些日常的生活用品,另一只手里拿着包子,边走边往嘴里塞,走到楼梯拐角的时候,目光突然向吧台后的胖女人看过来。

    这胖女人从郜良骥一进门,就一直盯着他看,郜良骥眉头一皱,一股若有似无的杀气蔓延,胖女人顿时浑身冷颤。

    郜良骥什么也没说,转过头噔噔噔的上楼,楼上传来咔嗒的开门声,然后房间的吱的一声关上,人似乎已经进了房间。

    八指和姜夔生从吧台下的暗格里把脑袋抽了出来,胖女人低下头,一看两人那憋紫的脸,顿时吓了一跳,她对姜夔生没啥兴趣,主要是姜夔生相貌吓人,对八指倒是热情的很。

    “哎呀我的妈呀,大帅哥你这是咋的啦,这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捏!”胖女人一副惊诧的模样,一脸关心的问道。

    八指赶紧走了出去,找一个开阔的地方深呼一口气,回过头道:“我没事,就是刚才突然有点呼吸不畅,现在好了。”

    胖女人道:“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们是被我的香港脚给熏的。”

    尼玛,还挺有自知之明。

    胖女人道:“你们的朋友刚刚回去了,你们俩赶紧上去给他惊喜吧,记得要开香槟哦,嘭的一声,老特么带感了!”

    八指咧嘴一笑,笑的却是比哭还难看,道:“对,开香槟。”他的手却是暗暗的朝大衣下面摸去,摸上双筒猎枪的枪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