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 > 第1606章、保护儿子

第1606章、保护儿子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最新章节!

    她赶紧推着购物车过去,只见小希已经被人分开,站在他对面的还有两个男孩子,个子比他高,看样子是兄弟两个,躲在母亲后面。

    而他们的父亲,正提着小希的后衣领,恶狠狠的教育着。

    他比他们都小,可脸上挂彩是最少的,对比之下,那两个孩子狼狈很多。

    “你这小孩怎么回事?到底有没有教养啊?有娘生没爹教是吗?你看把我孩子打的!”

    “这位先生,麻烦注意你的言辞。”

    她立刻冲了出去,将小希护在了自己身后。

    小希紧紧地揪住他的手,身子微颤。

    “小希,怎么回事?”

    她蹲下身子,和孩子持平,焦急的问道。

    “你……你是顾太太?”

    她常来买菜,所有大家都认识。

    对方有些发憷,但还是挺直腰板,道:“顾太太……你家小孩太没礼貌了,先动手打人,难道有钱人都是这样教育小孩的吗?”

    “是啊?有钱人家的小孩都比较横,欺负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吗?”

    “你可别瞎说,顾太太一直都很好,她常来买菜,排队礼让,和人客客气气的,从未脸红过。”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么知道她内在是什么人?也许都是装的呢,故意营造接地气的人设,好消费大众。”

    “这……这不可能吧?”

    “对了,听说这小孩不是亲生的,是领养的,那会不会差别对待啊。”

    “对啊,她也有自己两个小孩,领养就领养,干嘛宣传出来,显得自己多有爱心是吗?这对孩子有多大的心理阴影啊,表面上是富家子弟,实际上就一领养的。”

    周围人议论纷纷,许意暖听着眉宇狠狠蹙起。

    念暖看不下去了,维护妈妈。

    “你们胡说八道,妈咪对哥哥很好,对我们都很好,从来没有差别对待,你们都是坏人。”

    “你看,有钱人家的小孩还有公主病呢。”

    “人家本来就是公主好不好,当然有公主病了。”

    “你们这些大人……”念暖说不过,气得眼眶瞬间红了。

    许意暖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牵着小希的手,强忍着怒气,没有管那些嘴碎的人。

    她温和柔声问道:“告诉妈妈,是你先动手打人的吗?”

    小希看着她,泪水缓缓流下,哽咽的点头。

    “你看,是你家孩子动手的吧,有钱人家的小孩也不能这么横吧,今天怎么也要给个说法。”

    “放心,我儿子的错,我不会包庇。但我也不会不分青红皂白,随意下判断!”

    她冷声说道,继而看向小希,语气放缓:“那你告诉妈妈,为什么打人呢?你知道打人是不对的吗?”

    “妈妈,我知道打人不对,可是……他们嘲笑我说是野种,我不是顾家的孩子,我是别人生的……”

    “以后……以后妈妈会不要我,我……我很生气,也很害怕,才……才动手的,妈妈。”

    小希哭得不能自已。

    许意暖听到这话,心脏狠狠疼着。

    如果可以,她并不想让小希的身世公开,可当初有心人作祟,想要借一个孩子中伤自己,才闹得人尽皆知。

    孩子年纪小,还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可等他长大,他会知道的越来越多。

    她们一旦不公允,对三个孩子有什么偏袒,会养成小希扭曲的性格。

    而且顾家家大业大,以后继承也是问题,这些很容易让人心生嫌隙。

    但既然养了小希,就要负责,她没办法半途把他丢下。

    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做一个母亲应该做的,把他视如己出。

    她当初以为自己失去念暖,是这个孩子的出现,填补自己的痛苦。

    如果不是他,她都不敢想象自己奔溃成什么样子。

    她温柔的擦拭他脸上的泪水,道:“妈妈答应你,这辈子都不回不要你,你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是你是我的儿子,你姓顾。你愿意相信别人,还是相信妈妈?”

    “妈妈!”

    小希坚定不移的说道。

    “你觉得妈妈对你有失公允吗?”

    “没有,妈妈对我很好……”

    “因为妈妈爱你,也爱念暖和团子,不要拿去比较,因为给你们的时候,妈妈没有比较过。别人怎么说,那是别人的事情,我们不要管号码?”

    “如果下次在遇到这样的情况,不要自己解决,告诉妈妈,妈妈替你解决好不好?”

    “好……妈妈,可这次是我错了,我一旦动手,就是我错了,我不该打人。”

    “嗯,小希真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那应该怎么做呢?”

    “道歉……可我……”

    他不想,不想跟伤害自己的人道歉。

    他有些扭捏,犹豫不决。

    许意暖继续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既然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为什么不承担,忘了爸爸怎么教育你的吗?”

    他闻言,犹豫了很久才走向那两个男孩面前,道:“对不起,我动手打了你们,我错了。”

    许意暖见状,很是安慰,上前紧了紧他的小手。

    然后她站起身来,直视眼前高大的男人,面色瞬间冷沉。“你们家孩子医药费,精神损失费,我们会照价赔偿,我也会严格约束我的儿子,那也烦请你们好好约束自己的孩子,我相信孩子不会自己胡说八道,很多时候都是耳濡目

    染学来的。我一直对外公开,孩子不是亲生的,但我对他一直都同等对待。”

    “你们的孩子在公开场合,说这样的话,我也保留我的追究权力。我会请律师,跟你们相谈。”

    “律师?”男人愣住,牵扯到法律问题,有些害怕:“有钱人……就这么爱吓唬人,动辄就请律师吓人吗?”

    “你给我闭嘴,什么叫有钱人?你要看看有钱的手段吗?因为我知道有些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议论别人的事情头头是道,站在道德的高峰审判别人。”

    她冷眼环顾四周,刚刚那些恶意的话,都还盘旋耳边。

    这对一个成年人的伤害,都已经如此大,更何况是小孩子?

    “你们有什么资格说我?有些人,我好声好气,从未背后议论,可你们却说三道四。我态度好,你们不把我当回事,那以后我们事事讲究法律制裁。”

    “如若,我以后再听到这样的闲言碎语,我们法庭见!”

    “别跟我说孩子小,不懂事,他们不懂你们不懂吗?”

    许意暖厉声说道,声音很大,贯穿整个超市。

    人群呆若木鸡。

    有些人,你善意对待,可对方恶意揣测。不要试探人心,不禁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