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 > 第1228章、两幅面孔

第1228章、两幅面孔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最新章节!

    第1228章、两幅面孔

    “猫猫。”

    他露出白牙,笑着说道,笑容憨厚。

    “你撒手,小姑娘家家的,成何体统。”

    “那你呢?”

    日京梨纱不客气的反驳。

    路上,傅垣已经吐露一切,让她帮忙圆谎。

    她看在他救了自己一命的份上,大大方方的答应了。

    一入门,看到辛猫那样急切欣喜的样子,便猜到两人有猫腻。

    日京会社是什么样的存在,个个都是人精,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她也学会了察言观色,顺势而为。

    但因为不是长女,不重视的同时,也不过多苛责,要求也不是那么严格,只要做好一个合格的大家闺秀,不丢家族的脸就好了。

    而她的存在价值,就是给家族联姻,争取利益最大化。

    她心如明镜,有一颗七窍玲珑心。

    “我,我和他关系匪浅,你算什么?傅垣,她哪来的?”

    辛猫质问道。

    “我……我和他在酒店包厢认识的。”

    “他还看过我床上的样子呢。”

    “他还温柔的把我抱到了浴缸里,为我放满了水。”

    “他还站在门外,苦等了我两个小时呢,说会保护我的!”

    “你说,我跟他是什么关系,是不是也很匪浅啊?”

    日京梨纱促狭的说道,眼底全都是小星星光辉,分明就是个小狐狸。

    傅垣一边装憨厚的傻子,一边嘴角笑容僵硬,心里慌乱如麻。

    事情的确是这个事情,可是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怎么感觉奇奇怪怪的呢?

    “傅垣,你说是不是啊?我可有说错半个字?”

    日京梨纱笑眯眯的看着他,眼睛眯成了月牙儿,笑容甜美可人。

    “你说,是不是这样!”

    “是。”

    傅垣也是个心思耿直的人,没那么多弯弯绕绕,这话虽然听着不正经,但的确是真的。

    辛猫听到这话,一张脸都快绿了。

    这么说,他们开房了,也睡过了,还缠绵洗澡了?

    这傻子还守了人两小时?

    “你特么跟她过吧!渣男!大猪蹄子!”

    辛猫砰的一下把门关上,傅垣差点撞到了鼻子。

    日京梨纱摸摸了头发,露出可爱无辜的样子。

    “好凶哦,好怕怕!”

    “为什么……事的确是这个事,可从你嘴里说出来就奇奇怪怪呢?你说,猫猫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废话,我都说成那样了,怎么可能不误会?她误会了,证明心里在意你啊。没事,等会我跟她解释,你这嘴巴笨的,还是我来吧。”

    她笑着说道。

    再次开门的是许意暖,辛猫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

    “傅垣,你怎么气猫猫了?咦,这位是?”

    她看到日京梨纱,第一感觉是这个女孩光明可爱,整个人软绒绒的,就像……软糖,很是可口的样子。

    而且,看着她竟然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一样。

    “你……你是……”

    “我叫日京梨纱。”

    她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冲着她俏皮的眨了眨眼睛:“你肯定就是顾太太许意暖对不对,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日京梨纱……那你和日京川绫子是……”

    “她是我的亲姐姐,她让你们焦头烂额,实在抱歉。我还来叨扰,真是……对不起。”

    日京梨纱谦逊地说道,非常歉意。

    她从没有把自己和本家挂钩,本家做的事,本家承担后果,她才要趟这趟浑水呢!

    “难怪我看着你那么眼熟呢,快进来坐。顾寒州早就跟我打招呼,说今天回来贵客,让我准备晚饭招待呢。”

    “麻烦了麻烦了,猫猫呢,我跟她解释一下。”

    日京梨纱进屋,看着猫猫,背着手俏皮的走过去。

    “某个小丫头片子是生气了吗?我怎么闻到了酸酸的味道,是不是把醋坛子打翻了?”

    “你……你说谁是小丫头片子?我才没打翻醋坛子呢!”

    “我今年二十二,你们才二十岁,可不比我小,是小丫头嘛?其实今天我差点被人强奸,是傅垣路见不平,冲到房间把我救了出来。我被下了药,他把我放了一浴缸的冷水,还在门外守护我。”

    “这小子坐怀不乱,是个好孩子。而你嘛,长得这么可爱,也是个好孩子。”

    她捏了捏辛猫的脸颊,辛猫不悦的挣脱开。

    她现在也没功夫和日京梨纱计较,直直的看向傅垣。

    “她说的是真的吗?”

    “嗯,是真的,先前的话……也是对的。”

    “你……真是个傻子。”

    日京梨纱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起来。

    其实细看傅垣的表演有些拙劣,人要装疯卖傻很容易,可要装一个高智商的傻子却不简单。

    他现在充其量只是憨厚呆萌而已,之所以能骗得了别人……

    不对,这屋子里,其实只骗得了许意暖和辛猫。

    许意暖是心性单纯,不会想的那么复杂。

    而辛猫……是从心底希望傅垣一直如此,单纯的和她相处,让她不至于有那么大的心理压力。

    或许,能察觉些不一样。

    他比以前说话更凌厉,有些话状似无心,可却能举一反三,处处压制她的话头。

    但她本能的忽视这些漏洞,因为……心里有些贪婪。

    希望他再傻得久一点,她还能留在这儿久一点。

    “好了,原谅你了。走,陪我去拼图。”

    她拉着傅垣走了,实则还要问很多细节。

    她了解傅垣,是个正人君子,不会有别的胡乱心思,可不代表别的女人没这个心思。

    她怕日京梨纱有什么别的想法,别千万来个以身相许。

    他们一离开后,许意暖就张罗着晚餐。

    她让佣人送上楼去,她们两个在餐厅用饭。

    日京梨纱尝了一口,赞不绝口,竟然比米其林三星厨子做的还要好吃。

    她特别喜欢吃中餐料理,实在是太美味了。

    许意暖见她喜欢,也露出开心的笑容,还给她准备了饭后酸奶,让她消消食。

    日京梨纱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肚子,却也觉得不妥。

    在家里,不可以狼吞虎咽,不可以做如此不雅的动作。

    她瞥见许意暖的笑,立刻端正身子,猛地吐出一口气收紧了撑起来的小腹。

    她优雅的拿过餐巾,擦了擦唇瓣,礼貌的说道:“谢谢款待,非常丰盛美味,我很喜欢,你辛苦了。”

    许意暖看着这一波操作,目瞪口呆。

    没想到小丫头片子,竟然还有两幅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