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 > 第966章、母亲重要,还是许意暖重要

第966章、母亲重要,还是许意暖重要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最新章节!

    第966章、母亲重要,还是许意暖重要

    “为什么要说,这不是善意的谎言,对你来说就是最恶毒的诅咒。我安抚了母亲,却伤害了你,我……做不到。母亲有他们陪着,而你在这异国他乡,只有我。”

    “可是……你的心里也不好受,不是吗?”

    “孝道,不是这样尽的。”

    顾寒州心里有自己的衡量标准,他做不到为了母亲伤害许意暖。

    而且,母亲这病情实在是反反复复,没有尽头。

    他今天开口说了一次敷衍的话,那以后是不是还要做敷衍的事?

    他一想到这,便觉得后患无穷,只能从一开始就断绝所有可能。

    “婆婆这边总是状况百出,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啊。”

    她有些泄气的说道。

    以前还有勇气做长久抗争,可现在……她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

    顾寒州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道:“我会站在你这边,我娶你回来也不是为了让你受委屈的。更何况,自始至终你都是无辜的。”

    “慢慢来吧,也急不得。”

    两人正说着话,没想到顾长宁来了。

    “暖暖,你能去厨房准备点茶水吗?”

    顾长宁这话的意思十分明显,就是要支开她。

    她心领神会,准备转身离去,却不想顾寒州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她是我的妻子,不是佣人。二哥府上佣人那么多,随便差遣一个就好,犯不着让我太太去。”

    顾长宁听到这话,瞳孔狠狠收缩。

    他不过随便找个理由把人支开,没想到顾寒州竟然上纲上线。

    “老三!”

    这一声称呼明显加重了语气,带着谴责的意味。

    眼看两兄弟之间剑拔弩张,气氛诡异,她赶紧出面打圆场,道:“我也有些渴了,我去去就回,你们在这儿休息一下。顾老三,松手,给我乖乖坐着。”

    顾寒州听了她的话,这才不情不愿的松开了手,让顾长宁更是狠狠蹙眉。

    现在只听媳妇的话,兄弟、母亲都可以不管不顾了吗?

    许意暖离去后,顾寒州开门见山的说道:“二哥找我干什么?”

    “我找你干什么?你心里没点数吗?你在病房那是什么态度?那是我们的母亲!”

    “她在我眼里,不只是我的母亲,还是个病人。”

    “你也知道她是个病人?你答应病人的要求怎么了?”

    顾长宁动怒的说道。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母亲让你忘掉乔希,你能做到吗?”

    “我……”

    顾长宁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快速打断。

    “哪怕二哥能做到,我也做不到。这不是敷衍的话,而是对意暖的伤害。你觉得只是嘴巴一动,就能解决的事情,你不会知道暖暖心里会留下伤疤。”

    “她不会跟我说疼,但是却会独自舔舐伤口……”

    啪——

    顾寒州的声音还未完全落下,没想到顾长宁就重重拍了桌子,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院子。

    许意暖刚刚断了茶水出门,就看到这一幕,步伐僵硬在原地,不敢上前。

    他们……似乎吵架了,自己这个节骨眼去的话,只会火上浇油。

    “是,就你知道疼老婆是不是?你为了老婆,就这样对母亲?你为人儿子,你还在这儿振振有词?”

    “老婆,我会宠,母亲的病我也会想方设法的治疗。”

    “顾寒州,你别太过分。这些日子,大家都尽心尽力的照顾母亲,好不容易稳定了病情,让她认清我们所有人。可是现在倒好,人又变得神志不清了,这就是你所谓的治疗吗?你因为许意暖,来这儿的次数很少,每次都不过夜留宿,待了几个小时就走了。”

    “你眼里心里,到底是母亲重要,还是许意暖重要。”

    “都重要,都无法割舍。”

    他斩钉截铁的说道。

    顾长宁听到这话,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嘲讽的说道:“只怕许意暖的位置更重要一点吧,老三,你要是再刺激母亲,别怪我不客气。你宠老婆我不反对,但你不能这么对待母亲……”

    “二哥,如果是你,你该怎么办?乔希就在你身边,却被母亲排斥,如果你是我,你是否还能这样大义凛然?”

    “我娶了她,她余生全都依仗着我,只有我能给她安全感。母亲一辈子病着,是不是我要说一辈子这样违心的话。在她心口扎刀,伤口撒盐?”

    “二哥,你不是我,你说的太轻松了。”

    顾寒州深深地看着他:“而且,你似乎也变了,你竟然因为这个跟我争论。按理说,你也有挚爱的人,你应该最为了解我。”

    这话微微幽凉,直入心脏。

    顾长宁愣了一瞬,瞳孔清明了一些。

    这句话,才真正点醒了他。

    他盛怒而来,其实想要跟顾寒州好好说说,让他权衡好母亲和许意暖。

    但不知为何,看到许意暖就有些不大乐意了,语气也不自觉的加重了很多。

    原本所谓的好好商量,渐渐地变成了争论不休。

    他应该是最了解他的人,他们兄弟情深,默契十足。他自然明白顾寒州不是不忠不孝的人,而是重情重义,两边都想做到最好。

    他揉了揉太阳穴,觉得神经紧绷,大脑里有根筋突突的跳动着,让他有些难受。

    他吐出一口浊气,道:“我可能严重了,这段时间因为母亲的病情,忙的焦头烂额。如今,终于看到了一点点起色,没想到又不正常了。抱歉,二哥要是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还请多担待。”

    “你不应该跟我说抱歉,你应该跟暖暖说,她才是最无辜的那一个。她自始至终都没有错,却要承担这份委屈。我不愿带她来这边,就是怕她难过。”

    “我不会在这儿过夜,因为我知道她在等我回家,一个丈夫回家了,才能让自己的妻子有安全感。母亲有你们照顾,我很放心,我现在放心不下的是暖暖。”

    “可母亲就是与她合不来,请了多少医生都没有用。如今更像是发疯了一样,原本好转的病情又变得严重起来。”

    “我会尽量避免出现在母亲……”

    他的话还没说完,没想到有佣人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嘴里大呼:“不好了,二爷三爷,不好了……”

    “怎么了?”

    兄弟两人齐齐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