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 > 第917章、给你最好的丈夫

第917章、给你最好的丈夫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最新章节!

    她们逛商场的时候,许意暖趁着白欢欢去试衣服的时候,她拨通了顾寒州的电话,说了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情。

    顾寒州让她不要想太多,这件事错不在她,让她不必自责。

    虽然顾寒州安慰了自己,但她还是过意不去,让他早点下班去顾长宁那儿看看。

    电话挂断后,顾寒州眉头紧锁,立刻让秘书去调查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谢珺带着夫人出门,去了曼尔顿的黄金商业街,比较热闹。

    而戈登的餐厅就在这儿。

    谢珺不过是买了些东西吃,可能不卫生,才着急忙慌的找厕所。

    所有的路探监控都没有问题。

    午后,也不是人流量最多的时候,她带夫人去看衣服,专门挑了一些艳丽的色彩刺激她的视觉,有助于恢复病人的神经系统。

    如果病人不排斥人多,可以稍稍接触一些,增加记忆力。

    谢珺是专业的医生,一切都可圈可点,也看得出来她是真心为了夫人好。

    可……

    母亲为什么突然乖巧,又突然排斥呢?

    他把餐厅的监控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也没看到任何疑点。

    谁也无法解释精神病患者的行为。

    哪怕医生也不能。

    “夫人并无大碍,只是额头磕破,已经带去附近的医院处理了。现在谢医生已经坐车回去了,应该半个小时后就会到。”

    “嗯,收拾下,去二哥那儿。”

    顾长宁还在外面应酬,还不知道这件事。

    顾寒州赶到别处,花园里谢珺心疼的看着她额头的伤,稍稍见血,也淤青了一大块。

    鼓起来一块,看着就很疼。

    她轻轻用药水擦拭,道:“可能会疼一点,你忍一下,珺儿尽量慢一点。”

    夫人乖巧点头,只有在谢珺面前,她温顺的像个孩子一般。

    夫人吃痛,也只是痛苦的蹙眉,龇牙咧嘴,竟然没有发出任何痛呼。

    谢珺上完药,还拿出一块糖果,道:“吃了糖就不疼了哦。”

    “珺儿真好。”

    夫人傻呵呵的笑着。

    “辛苦了。”

    就在这时,她身后传来男人低沉悦耳的声音。

    这声音如珠玉落盘,好听极了。

    她的心狠狠一颤,立刻转身看向来人。

    “顾……顾先生。”

    “我来看看母亲。”

    “你都知道了?都怪我不好,突然肚子疼,没看好夫人。”

    她赶紧认错。

    “没事,许意暖已经告诉我了,这是个意外,你们谁都不要自责。还好没出什么大事,只是母亲要遭罪一点了。”

    “疼吗?”

    他大手轻柔的抚摸在夫人的额头,指尖温热的擦过那伤口。

    夫人感受到,抬眸看着他,眼中有着微微亮光。

    “妈。”

    他沉沉的喊了一声,蹲在她的面前。

    “你不能太激动,这对病情不好。暖暖不是坏人,她和我一样,都很爱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夫人竟然颤抖的抬起手,抚摸在了他的脸上。

    她泪眼婆娑,刚刚疼成那样都没有哭。

    “儿……你是我的儿……”

    “你……你认得我了?”

    顾寒州愣住,声音颤抖,半晌才回过神来。

    他紧紧抓住她的手,用力握在掌心。

    “妈,我是谁?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我的名字是你取的!”

    “儿,儿子……”

    可夫人好似听不懂他后面的话,痴痴地说着这几个字。

    说来说去,也没说出他叫什么。

    他隐隐有些失望,可也很欣慰,最起码她知道自己是她的儿子。

    他正准备说点什么,却不想夫人抓住他的手,和谢珺的手牢牢的放在一块。

    谢珺一惊,像是踩了尾巴的猫儿一般,急忙要抽出来,却被夫人阻止。

    “珺儿,我说过要给你找最好的亲事。这是我儿子,他是……他是……他就是最好的,你们在一起,我就放心了。”

    “妈!”

    “夫人?”

    两人齐齐开腔。

    他们快速抽手,谢珺满脸通红,将小手背在身后。

    顾寒州也紧紧抿唇,气氛一下子尴尬了起来。

    而夫人却看着她们痴痴地笑了起来,指着他们说道。

    “儿子,儿媳妇,哈哈,真好。不对,还差点……对了,孙子!我要孙子,我的孙子呢?”

    夫人着急忙慌的四处寻找,谢珺拦住:“夫人,别胡说了,顾先生是有妻子孩子的。”

    “儿子要听妈,我不认别的媳妇,我只认你。珺儿,看,这就是最好的。”

    “我妈累了,你送她回去休息吧。”

    “好,好的。”

    谢珺急急忙忙的应道,将夫人带回去,很快就哄的入睡。

    出门的时候,顾寒州站在门外,她有些窘迫。

    “顾先生。”

    “刚刚有些冒犯了,对不起。”“不怪你,是夫人神志不清,乱点鸳鸯谱。我母亲照顾她的时候,她还没有这样严重,所以和我母亲感情很好。我记事的时候,我还记得夫人经常抱着我。所以她对我们母

    女格外印象深刻。”

    “可能是相处时间久了,夫人老是说要给我挑个最好的丈夫,所以……以后你听到这话,别理会,也怪难为情的。”

    “谢医生年纪的确不小了,不能因为母亲的病情一直拖着。我试着安排别的医生跟着你,接手母亲的事情。你也该有自己的空间,找一个疼你爱你的人。”

    “我已经和社会脱节了,我这些年只服务过夫人一个病人,我都不知道自己离开夫人,还能去哪儿。”

    谢珺难掩失落的说道。

    “顾家欠了你很大的人情,哪怕负责你的一生也是可以的,当然感情无法勉强,我们只能提供物质。”

    “顾某是商人,所以说话难免俗气,还请谢医生不要见怪。”

    “没事没事,对了给你看这个,夫人最近很喜欢的香水,玫瑰味的,出了门看不到玫瑰花,喷点香水就好了。”

    谢珺献宝一般从怀里拿出个香水,喷在了空气里。

    并不浓烈,里面添加了一些清冽的薄荷,显得很怡人。

    “你会调香?”

    “会一点点,书本上看的,并不精通。我会做点香薰放在夫人的房间,让病人心情愉悦。你若喜欢,我也可以送你,你可以拿回去送给你太太。”

    “不必了,她不爱这些东西。我先回去了,母亲受伤的事情我会跟二哥交代,你就不必说了。”

    “顾先生是怕我……添油加醋吗?”

    谢珺有些受伤的看着他。

    顾寒州闻言,面容一凝。谢珺的心思,比他想象中的要透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