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 > 第656章、吓我媳妇,算什么本事

第656章、吓我媳妇,算什么本事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最新章节!

    “不知道啊。”

    许意暖也是一脸茫然。

    “那你男人最近和凯特林家族有什么走动吗?”

    “顾寒州的行踪我是不清楚的,我习惯了向他报备,而他最近一直忙着分公司,应该也没去凯特林吧。”

    “小可爱啊,你倒是很透明啊!可是你男人很神秘啊,他说出去工作你就信了?他凯特林还有个老相好的呢,万一背着你那啥那啥,勾搭在一起了,你就不上点心吗?”

    “你连这个都知道?”她满是惊讶,没想到纪月对顾寒州的事情如此了解。

    纪月像是看大傻子一般,这不是重点好不好,重点是许意暖对顾寒州透明,而顾寒州对她不透明!

    许意暖是个没心眼的人,一旦她信任的人,她不会在你身上花一个心眼。

    这种人至诚至善,和她做朋友很愉快。

    但,有心机的人一旦靠近,那后果不堪设想。

    她典型的甘蔗属性,直来直去,明眼人就能看出她的思绪。

    “现在请柬在这儿,你自己看着办吧。鸿门宴听过吧,不是好事就是坏事。”

    “等顾老三回来的时候问问吧。”

    “长点心,问问他最近都在忙什么,不管自己听不听得懂。好好研究一下他和凯特林的关系,非同一般的。还有你……没事别去凯特林,万一……万一被人看上了怎么办?”

    “谁会看上我啊,缺心眼吗?”

    “额……”

    “看来顾寒州挺缺心眼的啊!”

    纪月摇头叹息。

    等顾寒州回来已经是夜深,他最近都是这个点回来。

    他看到请柬狠狠蹙眉,凤眸深处像是打翻了浓墨,让人看不清思绪。

    “家主亲自邀请……你认识凯特林的家主?”

    “素未谋面。”

    他将请柬随意的丢在茶几上,道:“但对方既然邀请了,我就得去,以后海外贸易还需要凯特林点头。你就不要去了,以免危险。”

    许意暖乖乖点头。

    可第二日,霍格又来了,递来一份请柬,竟然……是单独给许意暖的。

    “昨日遗漏了夫人的请柬,又来打扰了,还请收下。”

    霍格留下请柬后就离开了。

    纪月狠狠蹙眉,搞不清套路了。

    “对方是怕你不去,所以单独给一份请柬给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有一场好戏,需要你们一起看才行?”

    “那我明天去还是不去?”

    “去啊,和顾寒州一起去,看看对方搞什么名堂,如此神秘。对方就是怕你躲着,所以故意送来一份。你就算不去,那好戏也会千方百计的在你面前上演。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暖暖,不管你明日看到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都要相信牵着你手的男人。既然你选择把自己的性命都交付于他,那就相信他的所作所为。哪怕,他推开了你,你也不要只看表面,明白吗?”

    纪月面容肃穆,一本正经的说道,许意暖都被她说的有些不自在了,仿佛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一般。

    “你怎么突然说这么沉重的话?”

    “为了你们好,怕你们……”

    怕你们连一年的期限都熬不过,就提前收场。

    纪年说得对,有些命运其实不说出来,或许还有改变的机会。

    人都有潜意识,潜意识作祟最为致命。

    “不管那么多,周末再看吧,反正跑不掉就是了。”

    这一次,顾寒州没有阻止,想法和纪年一样。

    就算躲开了,好戏依然变着法的出现在面前。

    这一次,许意暖光明正大的从大门进去了。

    以前都是围墙旁边的小门,专门走佣人之类的。

    她还是头一次看到凯特林的大门。

    诺大的铁门足足需要十多个壮汉才能推动,铁门上面是繁琐的花纹,像是荆棘花。

    她似乎在哪里看过。

    对了……简送给自己的那块族徽。

    不过,已经被乔希拿回去了。

    看来那族徽对他们来说很重要。

    许意暖哪里知道,这块族徽就在她手上戴着。

    车门口停着一众豪车,上面查着Y国的国旗,还有皇宫护卫队。

    皇室也来人了。

    原来今日不只是单纯的家宴,还是安东尼奥六十大寿。

    膝下两儿两女,除了简的年纪较小,其余都三十多岁了。

    大哥兰斯已经结婚,是查理王的亲妹妹,听说孩子都已经多大的了。

    其余三个孩子,连个对象都没有,家主也不着急。

    整个曼尔顿的人,都想方设法,削尖脑袋,想要进入凯特林家族。

    可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一直不嫁不娶。

    她在门口遇到了哈雷亲王,他挽着妹妹塞西莉亚的手,一同下车。

    看到许意暖的时候,狠狠眯眸,竟然带着浓浓的不悦。

    哈雷已经从母亲那儿得到证实,简竟然是男儿身,而他的情敌竟然是个女人。

    他本应该就此死心,但发现感情覆水难收。

    他竟然顺水推舟,也爱上了简,竟然觉得两个大老爷们在一起也没什么。

    而且曼尔顿已经开放政策,同性可以结婚。

    大不了自己为攻,他为受,自己温柔一点就是了。

    可偏偏……简表明立场,这辈子都不会弯一分一毫,只喜欢许意暖。

    他追问许久,不明白这个小女娃娃有什么过人之处。

    他竟然说许意暖很可口下饭,看着很有食欲。

    跟她在一起,哪怕什么话都不说,都很开心。

    哈雷觉得他八百年没出过城堡,突然看到个女娃娃,春心荡漾了。

    他堂堂皇室亲王,绝不能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比下去了!

    他恶狠狠的瞪了眼许意暖,甚至亮起了胳膊上的肱二头肌,威胁意思满满。

    许意暖吓得浑身肝颤。

    顾寒州拢眉,道:“你得罪亲王了?”

    “没……没有啊,只是见了一面,没得罪啊。”

    难道她点头哈腰不够勤快吗?

    顾寒州大手一揽,直接将她拉到了身后,遮住了哈雷的视线。

    他快步上前,道:“别这样看着我的女人,我不太喜欢。”

    “顾寒州,请注意你的用词,你是在跟谁说话?”“那亲王也收敛一下眼神,吓我媳妇,算什么本事?”顾寒州不客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