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纨绔公主一倾绝天下 > 第六十二章 交易

第六十二章 交易

作者:我非主角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纨绔公主一倾绝天下最新章节!

    因为今日是皇帝出殡之日,锦妖也难得的早早起身,将准备好的衣服穿上,看了眼赖在她穿上的某人,终是没有说话转身出去;此刻天色还是暗沉,处于晨昏的混沌之中,唤了芸香进来为她梳妆。

    今日穿的是一身素白银线绣花的素裳,头上盘的是最简单不过的发式,簪了一朵白花,点缀一支玉簪,仅此而已。

    “公主!”芸香看着一身素白没有妆容的锦妖,再一次感叹:“奴婢现在看公主是越看越美,红衣妖娆,白衣清丽秀美,这天下怕是没有比公主跟好看的女子了!”

    衣服中,最难驾驭的就是纯色的衣服,太抢眼,也太纯粹,稍有不慎穿起来就会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若是气质不足,没有点气势,也撑不起这样的衣服;可是这一身素白穿在锦妖身上,却生生给她穿出一种华丽高贵的感觉,此刻已经不是衣装人,而是因为人的气质,所以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锦妖莞尔一笑,可没有谦虚,对她来说,别人的赞美是必须的,若是有一天连她的容貌都不能再被赞美,那才是她的失败!

    起身:“走吧!”

    按照惯例锦妖该同云微一起去的,但是今日锦妖提前了一个时辰,所以她没有等云微。

    虽然天还没有亮,但是整个皇城却已经亮了,红红的火把从皇宫一路延伸出去,一眼望不到尽头,禁卫军来来往往穿梭在街道上,将所有的地方守住,等待着时辰的到来!

    锦妖掀开帘子淡淡扫了一眼,随即放下。

    马车在御花园外停下,锦妖下了马车,直接往月倾天暂时住的龙吟殿走去。

    “参见公主!”

    路上遇见一些正忙得不可开交的宫人,见他们跪拜,锦妖都是一挥手免了,目光瞥了眼灯火通明的皇宫,以及那刺目的白,锦妖的心情沉了一分。

    “参见公主殿下!”龙吟殿的太监看见锦妖来了,立刻行礼。

    锦妖顿住步子:“皇上呢?”

    “回公主!皇上刚刚起身,这会儿正在更衣!”

    锦妖踏步要进去,那太监拦住:“公主还是等奴才帮你通传一声吧!”

    芸香上前直接把他拨开:“轮不到你来吩咐公主!”

    “你……”那太监似是有怒,但是却被锦妖一个似笑非笑的目光看来,顿时噤了声。

    锦妖抬步走进去,芸香冷冷的看着这个眼含不满的太监,冷笑:“别忘了公主是摄政公主,管好你的眼珠子,不然有一天说不定它就不待在你眼睛里了!”

    太监嗤笑,他可是皇上宫里的人,摄政公主又怎样?只要皇上不同意谁敢罚他?

    “姑姑可是忘了,这是皇上的寝宫,就算他们是兄妹,可是皇上毕竟是男子,公主就这样大刺刺的进去了,若是传出去,怕也是不好吧!”太监阴阳怪气道,那嘲讽之意非常明显,他算得上是月倾天的近身侍者,自然知道这两日会发生什么,也知道这个摄政公主怕是过不了几日就得下台,所以他也免不了嚣张起来。

    若是他这话是对着一个普通的宫女说的,恐怕对方只能瞪他两眼就算了,可惜站在他面前的是芸香,一个发誓奉锦妖为主的主事婢女,所以回答他的就是芸香一脚将他踢出去,在他身子从柱子上落下来之后,芸香飞快上去,一把捉住他的手。

    “咔擦!咔擦!”

    “啊啊……”

    那太监因为双手被扭断,痛得凄惨的大叫,旁边的禁卫军唰唰的抽出刀将芸香围在中间,芸香毫不畏惧,只将那嚎得凄惨的太监的下巴卸了,让他只能发出呜咽的声音,非常淡定的看着周围的禁卫军。

    “皇妹这是何意?”月倾天刚刚穿好衣服就听到那声音,转身就看见锦妖进来了,外面发生的事情他就算没看见,也能猜出一二。

    锦妖目光落在月倾天身上,他身上被她刺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脸上的伤也因为涂了灵药好了许多,现在只留下一道粉色的疤痕,不仔细看,不怎么看得出来;他一身紫金色的龙袍,头发一丝不苟的竖起,身长玉立,气质不凡,此刻脸上带着温怒质问,倒是颇有些气势。

    锦妖目光落在旁边那太监托盘上的紫金冠上,抬手勾了勾,那太监看了眼锦妖,又看了眼月倾天,一下子拿不定主意,不过最后被锦妖那冷冽的目光一扫,还是把那托盘递到了锦妖的面前。

    锦妖抬手拿过那紫金冠,对屋里的人挥挥手:“全部出去!没有本宫的命令谁都不准进来!”

    “奴才告退!”

    明显感觉屋内气氛有些不对,未免殃及池鱼,所以这些宫人倒是退得很快。

    “皇妹有话就说吧!”月倾天看锦妖这架势,心中多少有了个底。

    锦妖轻笑:“你隐忍算计,埋了这么多棋子,可有想到那日会落入我的手中,甚至差点丢了性命?”

    月倾天闻言,最后一丝伪装也退去:“确实不曾想到,不过已经过去了不是么?”

    锦妖直视他:“那你就没想过,为何我明明该杀了你,可是最后却还是放了你,甚至让你坐上了这九五之尊的位置呢?”

    月倾天冷笑:“你也不过跟乔家人一样,想要一个可以掌控的傀儡而已,而我正好,不是么?”

    锦妖摇头,走进一步:“你错了!这尧月皇权对我来说可没那么大吸引力,而我之所以会扶之所以会扶你的原因很单纯,只是因为——乔家不要你了!”

    瞥见月倾天那一抹惊讶,锦妖抬手拂了拂他的肩头:“如果你只是太子,如果你并未依靠乔家的势力,这皇位一定是你的,甚至父皇还会为你铺好以后的路,保你一时,可惜你太依赖乔家,所以才寒了父皇的心!”

    “本宫要保证,在父皇还在世的时候,这尧月还是姓月,而你被老国丈抛弃,正好合了我的意,所以这皇位最后才能落到你的手上,不过现在看来,虽然阴差阳错,却也还不错,至少不是一个真正平庸到任人摆布的傀儡!”

    月倾天听着锦妖的话,一瞬间有些不明白,可是又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锦妖站到月倾天的面前,相距不过一寸,她抬手将手中的紫金冠戴到他的头上,另一手将固定的发簪插上去,做完之后没有离开,而是就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好好保住尧月,本宫不介意帮你铲除几颗绊脚石,如果你想跟我玩阳奉阴违也可以,希望你能承受得起那个后果!”

    月倾天不自觉想到了那日宫墙之上,锦妖那面容平静实则下手无情的架势,还有对付乔国舅的时候,那股狠历嗜血的劲儿,一点都不怀疑她所说的话。

    “你要我如何相信你?”

    “信不信随你!”锦妖一脸的无所谓:“不过本宫帮你也是有条件的,本宫不希望世间还有乔家的存在,另外,本宫也不喜欢有人总是惦记着本宫的命,尤其是对方不过一个跳梁小丑,本宫都不屑动手!”

    月倾天沉吟了一下,走出去两步:“来人!”

    “奴才在!”

    “去太后宫里,把宁小姐带来!”

    “是!”

    一个太监端了茶上来,两人相对而坐,一室寂静无声,门外的太监想要提醒时辰快到了,可是看着屋内两人的气势,顿时识趣的选择了闭嘴。

    过了两刻钟,两个脚步声由远及近到了门口:“皇上!宁小姐到了!”

    月倾天看了锦妖一眼,放下茶杯:“宣!”

    “皇上!”宁柔一喜白色水罗裙,面带轻纱走进来,仔细看就会发现她化了淡妆,目光落在月倾天身上的时候眼中都含了柔情,微微一福身:“臣妾见过皇上!”

    “平身!”月倾天面无表情的抬手。

    “谢皇上!”宁柔起身,眼角余光一扫,这才看见坐在旁边的锦妖,顿时脸色大变,眼中的恨意顷刻迸发,声音都尖锐起来:“皇上!她怎么在这里?”

    对于她的敌视仇恨,锦妖一点反应都没有,悠然的滑动着杯盖,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见月倾天不说话,宁柔有些怒了:“皇上!你答应过我的,帮我杀了她!”

    月倾天看了她一眼,然后起身从后面一个柜子里取出了一把匕首。宁柔看得眼前一亮:“皇上!给我,我要亲手杀了她!”

    显然已经被恨意冲昏了头脑,根本没看出眼前的不对劲。

    月倾天走到她面前,在她期待的目光中拔出了匕首,往前递给她,却在她刚刚拿到的时候,一直一转,一个用力送进了她的腹部。

    “啊!”宁柔痛得惨叫,瞪大眼不敢置信的看着月倾天:“为什么?”

    月倾天抽出匕首,眼中全是毫不掩饰的冷漠和厌恶:“没有为什么!”

    宁柔捂着肚子,一脸的受伤,甚至都忘记这屋内有个她恨不得要杀的人,只是望着月倾天,愤怒、悲伤、绝望:“你明明说过爱我的,你明明说过要让我做你的皇后的!”

    “你觉得朕会要一个面容尽毁身子不全的女人?朕救你也也不过是因为朕想要宁家而已,不过如今朕改变主意了!”话落手中的匕首直接如此宁柔的心脏,残忍的一转,直接要了她的命,宁柔瞪大眼睛,死不瞑目。

    月倾天放开手,转头看向从始至终一个字都没说的锦妖:“这次可满意了?”

    锦妖放下茶杯看着他,漠然一笑:“果然最无情是帝王!”

    月倾天面色冷沉,没有说话。

    锦妖起身往外走,路过屏风时一笑幽幽道:“宁家就算本宫送给你的登基礼物,恭贺你登基,皇上!”

    月倾天握紧拳,等锦妖离开他才松开手。

    “皇上!您要给奴才做主啊!”那被扭断了手的太监连滚带爬的进去,哭得一脸的凄惨:“公主居然纵容她的婢女将奴才打成这样,奴才可是皇上的人,她居然……”

    他的声音在看见地上的尸体时戛然而止,这不是刚刚请进来的宁小姐吗?不是说以后可能是皇后么?怎么就死了呢?

    突然间他感觉背脊有些发凉,猛的一抬头,一把匕首向他射来,直接穿破他的胸膛,让他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

    帝王之殇,举国哀悼

    今日出殡,文武百官皆披麻戴孝,除了那身着黄色衣服的僧人,一眼望去全是白色一片。

    左边是僧人念经的靡靡之声,右边是文武百官跪拜,听着林英念诵月徵这个皇帝的平生功过,这一道程序叫做——盖棺定论!

    念完之后敲三次国丧钟,上百个禁卫军走在前拿着灵幡,洒着冥币,接着是护卫队,月倾天带着文武百官走在前方,月中亭、月倾雪、月长风都在其中,然后是灵柩,后面才是女眷的队伍,皇后和众多嫔妃都跟着走。

    锦妖没有走在那个队伍里,而是站在城墙之上,一路看着他们从城内走出城外,长长的队伍,走了一个时辰都还可以看见,西北帝陵,那是尧月历代皇帝安息的地方,而月徵,也将在那里长眠。

    锦妖以为恨了就不会痛,以为自己能放下,甚至忘记,可是此刻看着那灵柩走远,心也随着走远,空洞得仿佛连风都可以吹过去。

    “公主!”一个小太监跑到锦妖身边,将手中的一封信递上:“这是林公公命小的给您的,他说他去地下继续服侍先帝,望公主保重!”

    锦妖接过并没有立刻打开,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任由那风吹拂她的衣摆。

    不多时身旁多了一个人,那熟悉的味道让她不用看都知道是谁:“劳心劳力一辈子,荣华富贵逝去,换来的只是一个盛世葬礼,可就算埋得再好,也不过是一个死字!”

    “天下大任终需要有人扛起,若非皇上苦心经营,恐怕尧月早在二十年前就被吞没,天下的百姓能安稳这二十年,都是他的功劳,他是一个好皇帝!”

    锦妖沉默,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她是一个自私的人,自私得只能看见自己的利益,天下大义与她来说根本就一文不值,她可以为一个人成全了天下,却也可以毁了天下,她做不到月徵那样为人着想,甚至为了可笑的理由了结自己的生命,却也不能否认他的好,所以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沉默。

    锦妖就这么站着,从早上一直站到中午,而云微也静静的陪着她,一言不发,没有丝毫的交流,可是两人的气息却那么和谐。

    锦妖终于回神,转身看着一身素白的云微,抬手握住他的手:“走吧!回去了!”

    该做的她已经做了,该守的她也守了,足够了!

    云微看着两人交握的手,脑海中响起今日早上水苏的话:昨夜绯月公子进了公主的院子,直到今天早上都没有出来!

    他已经忘记自己听到那句话当时的心情了,只知道很复杂,连他自己也分不清楚;抬头看着她,今日的她一身素白,清丽耀眼,仿佛一朵纯白的牡丹美得让他惊艳,她握住他的手,自然无比的亲密,他的手微凉,她的手温暖,竟然奇迹的让他的心都安定了下来,不愿再去多想,他愿意相信她!

    “本尊看着怎么那么刺眼呢?”

    百米之外的一处阁楼上,郁卿颜一身红衣坐在边沿,整个身子都露在外面,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可是他却仿佛丝毫没有察觉,无比慵懒的靠在旁边的柱子上,暗红的眸子看着那一对相携的璧人,里面全是不悦。

    魅一沉默:主子觊觎着人家,人家那么恩爱,能不刺眼么?

    “魅一!你说本尊干脆直接去把她抢过来,怎样?”

    “主子不是说要放长线钓大鱼么?况且你这么直接去抢了,万一公主生气了,岂不是得不偿失?”魅一很诚实道,虽然他家尊主奉行的是强盗主义,看上了就要得到,可是这公主可不是一样物件,万一抢回来了,到时候不顺尊主的意,恐怕所有人都得跟着遭殃,所以为了以后的安危,他还是说老实话。

    郁卿颜沉默,片刻之后幽幽一叹:“本尊突然想杀人了!”

    魅一动了动眼皮:“前不久阎罗殿二长老的人从公主府到皇宫一路设杀,阎罗殿的大长老还打伤了公主,若非微之公子在场,恐怕公主那日就得丧命当场!”

    “那个老不死的啊!”郁卿颜眯眯眼:“正好本尊好久没有松松筋骨了,那他练练手!”

    话落起身,衣袂一闪很快没了踪迹!

    此刻的街道还是一片清静,今日禁市,所有商铺关门,小贩们也不敢出来摆摊,这一路上只有少数人走动,地上的冥币被风吹得满天都是,仿佛雪花飘落一般。

    锦妖牵着云微的手走在宽阔的街道上,两人缓缓而行,没有说话,没有对视,可是却又一股说不出的亲昵在两人之间流淌;偶尔有路人注意到这一对璧人,却又很快转开,天子脚下的人都懂得察言观色,两人一看就身份不凡,没人敢去找麻烦。

    云微握住她的手,一路前行,偶尔目光落在她恬静的侧脸上,眸中盛满了温柔。

    锦妖没有直接回公主府,而是走向了一旁的河提柳岸,找了处草地坐下,抬头看了眼云微,笑道:“天下第一公子怕不怕毁了形象?”

    云微一笑坐下:“那个只是别人给的名号而已,公主何必当真?”

    “必须当真!”锦妖挑眉一笑:“要是别人知道天下第一公子是我的人,那多有面子啊!”

    云微闻言含笑,没有反驳,心中的阴云散去不少。

    锦妖往下一趟,直接将头睡在云微的腿上,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这才闭上眼睛:“折腾了这么半天,好困!”

    云微抬手覆上她的青丝,轻轻的抚摸,眸子放柔:“睡吧!我在!”

    锦妖闻言气息一顿,眼中闪过复杂,随即往云微的怀里一埋,浅浅的睡去!

    欧阳!如果真的是你,那我也认了!

    云微明显感觉到锦妖因为他那一句话而有所动容,目光垂下看见的却只有她安静的睡颜,眸中闪过一抹莫测:你的心中,可是有我?还是装着别人?

    中午的阳光炽烈,青青柳岸的草地上,一对白衣的男女在那阴影处,男子坐着,女子睡在他的腿上,男子的眸光温柔而深情的凝望怀中的人儿,女子静静的睡着,两人都是绝美的人儿,远远看去仿佛一幅绝美的画卷,让人不由得屏住呼吸,生怕打扰了这美好的画面。

    锦妖睁眼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这一觉她睡得极沉,很安心,好久没有这样安心的入眠了;看了看天边的晚霞,再抬头看一眼云微,忽而一笑:“你傻的啊,脚麻了没?”

    云微微微摇头:“无碍!”

    锦妖看着他,他的目光深邃且柔和,带着一股蛊惑人心的味道,锦妖不自主的抬手勾住他的脖子,然后送上自己的唇。

    云微刚刚只是觉得腿有些麻,此刻却一路麻到了心底,动情的将她拥住,不自主的加深这个吻。

    树叶被风吹动,莎莎的声音,仿佛美妙的乐章!锦妖不知何时坐到了云微的怀中,两人的身子紧紧相贴,密不可分!

    许久,两人终于分开,埋首在对方的肩上低低喘气,逐渐升高的温度,暖得两人都不想动,锦妖慵懒的蹭蹭云微的耳朵和脖子,声音含着压抑的**:“我们回家!”

    云微听到那声音,顿时觉得心中一颤,回家!一股暖意因为这两个字流淌进心里,将她拥紧:“好!”

    回家!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家!

    锦妖听到云微那一个字就明白云微想的跟她不一样,心中也有那么一瞬复杂,刚刚那个字对她来说不过随口一说,可是对云微来说,显然是不同的,他把她当妻子,就算还没有爱得深刻,但是一定是用了真情的,而她……能给他一个家么?

    结婚,跟一个男人相爱相伴一生,这对锦妖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并非她喜欢很多男人,而是她的身份注定了她不能有普通的人生,不想被人害,也不想害了人,所以将自己冰封,游戏人间,只欢不爱。

    可是云微不同,他是一个封建社会下的男人,对他来说,此刻她是他的妻,这一切都是对妻子的理所当然,应该从未想过她其他;锦妖突然有些后悔,她是否不该招惹他?

    不过现在再说起这些,显然已经晚了,看着云微因为她一句话而暖了不少的面孔,锦妖顿时升起一种类似骗了小男生感情的罪恶感,按照心理年龄来算,她真的算是老牛啃嫩草,甚至还外带拐骗一颗纯洁的心,数罪并罚,罪过啊!

    云微哪儿能知道锦妖心中那些七拐八绕的,心中还因为锦妖的话而升起淡淡的幸福,腿上的麻意也退去不少,直接将锦妖打横抱起,转身往岸上走去。

    “呃!放下来,我自己走回去吧!”看着大街上的人都注视着他们,锦妖倒是不会不好意思,但是却也不想秀恩爱给别人当猴看。

    “没事!”云微抱着她,脚尖一点,直接飞跃而起落在了旁边的屋顶之上,白衣翻飞,俊男美女,不知道亮瞎了多少人的眼球。

    锦妖无奈勾着他的脖子,仰头看着他完美弧线的下巴,轻笑:“怪不得当初你娶本宫的时候让无数女子扼腕自杀,换做是我,我也得后悔,这么好的男人不拐回家去,实在是太可惜了!”

    云微闻言唇角微勾,低头看着她,那星眸璀璨灼人:“当真?”

    “还能有假?难不成你还怀疑自己的魅力不成?”锦妖抬眸道。

    云微唇角的笑意更深,没有说话,专心赶路!疾风从耳边吹过,带着呼呼的风声,而他第一次发现,原来风声也可以如此悦耳。

    锦妖自然知道她的话对他有何影响,如今,怕是得让他越陷越深,可是她不介意了,他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他不会放开她,而她暂时也不想放,她虽然不想把他和欧阳混为一谈,可是她却从心底里贪念着他那跟欧阳一般的气息,如果他真的是欧阳,她就对他负责也未尝不可。

    思及此勾住云微的手臂微微收紧,将头靠在他的肩头,闭上眼,任由他带着走。

    感受到锦妖那信任的力量,云微的手臂微微收紧,飞身落在一座高楼之上,低头一个吻落在锦妖的发间,薄唇微启,潺潺低沉的声音诉说着一生的誓言:“锦妖!我云微用自己的性命发誓,今生今世只娶你一妻,就算生死相隔,我也绝不负你!”

    锦妖没想到听到他这样的誓言,愣愣的对上他的眸子,那里面的认真和坚定,一下子傻傻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有什么跌进心湖,荡起片片涟漪。

    云微只是宣誓,显然也没有等她回答的意思,展颜一笑,抱着她往公主府的方向跃去!

    ------题外话------

    嗷嗷!俺咋写出一对一的调调了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