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茅山之阴阳鬼医 > 第1248章 击杀常九州【第一更】

第1248章 击杀常九州【第一更】

作者:鬼哭老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茅山之阴阳鬼医最新章节!

    常九州在咆哮,在呻吟,丹田被毁,他的仙气外泄,根本无法为他所用,更别提反抗阎宁的苍雷琉焰了。

    那巨大的阴火恶鬼,因为失去了常九州仙气的支撑,也发出一阵痛苦的哀鸣,而后化作一团黑气消散。

    没了阴火恶鬼的威胁,阎宁顿时信心暴涨,他的两只手紧紧地抓住常九州的手臂,巨大的力量甚至让他的手指头深深地陷入常九州的皮肉当中!

    被苍雷琉焰包裹的常九州,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得面无血色。

    “给老子放手!”阎宁一声怒吼,竟然强行扭断了常九州的手臂,带着常九州的手臂落在了地上!

    好不容易才从常九州的手中逃出,阎宁却一点喘息的时间都没有,他落在地上,如同蜻蜓点水一般,身体化作一道流光,狠狠地撞在常九州的身上!

    巨大的力道撞得常九州连连后退,庄小雅连忙抽剑离开,阎宁却贴身上前,拳头覆盖着苍雷琉焰,实打实地打在常九州的脸上!

    “住手,给我住手!!”常九州捂着脸痛苦地喊道。

    “我敬你是前辈,才喊你一声师伯,未曾想你竟然得寸进尺,想夺舍我的身体,我岂能留你?!”阎宁怒喝道。

    常九州的身体就好像被炸毁的大坝,仙气磅礴倾倒而出,站在常九州的身边,那仙气浓郁程度甚至比站在菩提树旁边还要高上几分。

    而这些仙气,全部被阎宁所吸收!

    常九州怒道:“你不过只是半仙之境,我乃堂堂天仙,你能杀我?!”

    阎宁冷笑一声,他早就看出来了:“你若是真的天仙,从我进入山洞的那一刻起,恐怕你已经夺走了我的身体!”

    常九州脸色一沉。

    阎宁说得不错。

    他常九州虽然是天仙,但那已经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这几千年来,他守在菩提树旁边,修为不但没有进步,反而倒退了许多,即便是天仙,也无法做到真正的长生,到万年以后,他的身体已经腐朽,灵魂接近干枯,虽然境界还在天仙,可真正的实力,恐怕只有地仙巅峰了。

    常九州的这具身体,已经腐朽如同烂木一般,否则仙人最重要的丹田,也不可能被庄小雅一剑贯穿!

    诸多原因加在一起,才有如今的情况发生,如果今天坐在王座上的人不是常九州,而是百里小风或者邪真,阎宁和庄小雅已经是一具冰凉的尸体了。

    “即便我道行倒退,也不是你一个区区小辈能够染指的!”常九州不甘地吼道。

    “是吗?”

    阎宁眼神森冷,对待想杀自己的人,过去他还留有一份情面,可自从融合了书离的魂魄以后,面对敌人,阎宁从来都只给他们一条路走。

    那就是死!

    “火龙诀!”

    阎宁收起昆吾剑,心念一动,苍雷琉焰化作一条火龙,环绕在他的右臂之上,只听一声怒吼,阎宁的拳头轰然而出,那条火龙也飞出阎宁的拳头,一瞬间涨大几十倍,张牙舞爪地朝常九州席卷而去!

    常九州见到这一幕,居然没有任何想要反抗的意思,转身便往洞外逃跑!

    “哪里走!”

    庄小雅拦在洞外,浑身仙气弥漫,散发着淡淡的杀意。

    常九州腹背受敌,心急如焚,阎宁不敢给他任何机会,连忙飞身上前,昆吾剑再次贯穿了他的丹田!

    “你!!你敢?!”常九州痛苦地惨叫起来。

    阎宁拔出昆吾剑,一脚将常九州踢向火龙,看着一位曾经的天仙巅峰,一点点被火龙吞噬。

    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谁能想到昔日的天仙巅峰,如今沦为了这般模样。

    谁能想到常九州不顾同门之情,要拿阎宁的驱壳夺舍。

    谁能想到菩提树只是一个陷阱,是常九州多年来设下的一个弥天骗局。

    火龙缓缓消散,常九州的身体已经到了极致,被烤成一片焦炭。

    他站在王座旁边,空洞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阎宁。

    “我……我没死?哈哈哈,我竟然没死!”常九州仰天大笑,他的嘴角每抽动一次,脸上那已经烤焦了的烂肉便掉下一层,看起来极为恶心。

    阎宁叹了口气,缓缓走上前,一脚踢在常九州的胸口。

    常九州后退几步,便感觉后背一疼,低头看去,三四个剑刃从他的胸口穿了出来。

    这是他躺了几千年的王座,这些尖锐的断剑,都是他常九州杀死的冤魂。

    一丝鲜血从常九州的嘴里流淌出来,滴落在王座上,他悔恨无比地说道:“你……你是闾丘炎的弟子?”

    “是的。”其实阎宁一开始就告诉了常九州自己的身份,相信以常九州对极火地仙的了解,在阎宁出手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明白了吧。

    “我和他斗了一世,斗了几万年,没想到没有败在他的手中,却败在了你的手里,”常九州面色苦涩地说道,“只可惜他死得太早,没法看到这一幕。”

    阎宁沉默不语。

    阎宁出生在现代,对仙魔时代并不了解,即便他开了口,也不知该说什么好,这是上一代人的恩怨,阎宁的目的只是为了菩提树,杀常九州完全是因为他想夺舍自己的身体。

    庄小雅走上前,问道:“菩提树在哪?”

    常九州张了张嘴巴,没能发出声音,便在此时,沾染了常九州鲜血的王座忽然启动了某个机关,只见青铜打造的王座中间裂开了一道缝隙,座位向两边撤去,中间有一个石台缓缓升起。

    在这座石台之上,是一棵大约十几厘米高的小树苗,虽说是树苗,它的树冠却已经足足有一平方米长宽,细细看去,不论是树干、树枝,还是树叶,都已经成型,若是将这棵树苗放大几十倍,那么它一定是一棵冠盖百米的苍天古树。

    而在这树苗的枝叶之间,可以看到如同春雨一般的灵气,时而落下,时而升腾,点点星芒,如同在林间玩耍的精灵一般美丽炫目。

    “好浓郁的灵气!”庄小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忍不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