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茅山之阴阳鬼医 > 第1012章 森罗剑阵【第一更】

第1012章 森罗剑阵【第一更】

作者:鬼哭老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茅山之阴阳鬼医最新章节!

    阎宁的手筋被挑断,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以这几天的经验来看,义箐箐应该不会是韩峥的对手,可如今这才几个回合,义箐箐竟然就抓住机会,废了韩峥的一条手臂!

    阎宁是右撇子,但少了一只手臂的帮助,行动依然受限,在抗住义箐箐炮火般的攻击之后,阎宁急着想与她拉开距离,可义箐箐却不让。

    台上的战斗无比激烈,台下的观众却神色各异。

    姜云鹤皱着眉头:“韩峥表现出来的实力,一天不如一天,难道他这个所谓的剑冢坛主,只是虚有其名?”

    龙竹在阎宁心里唠叨道:“哟,这女娃娃就是你的未婚妻?长得有点磕馋啊!”

    “磕馋你妹!”阎宁怒道,“看不出来她经过易容了吗?”

    “咳咳,在我们那个时代,根本不需要易容这种东西,几乎人人都会隐蔽气息和改变容貌的法术。”龙竹笑道。

    “少废话了,我可不想被我自己的未婚妻压着打,可现在我又没有办法告诉她我的身份,你快帮我想想办法。”阎宁急道。

    阎宁佯装韩峥的招数,本来就限制了他很多能力,例如神魔星盘,例如玄霜罡火,这些大招他一个都不敢使用,一开始他还是让着义箐箐,可现在义箐箐已经逐渐将优势打出来了,再继续这样下去,阎宁恐怕真的会落败。

    以义箐箐现在的状况,不顾一切杀了阎宁都有可能!

    “哎,我想想啊……你现在能用的也就是韩峥的御剑术和万剑诀了……咦,我倒有一套剑法,挺适合你假扮韩峥的!”

    “那还等什么,快点教给我啊!”

    龙竹答应着,阎宁只感觉一股强大的气息钻进了自己的脑海里,在这一瞬间,他的脑中就多了一部剑法。

    可也就因为这突然多出来的记忆,让阎宁再次失神,义箐箐抓住机会,立马朝阎宁劈出一道义堂白虎斩,那巨型白虎朝阎宁咆哮而来,竟然引动了天地的异象!

    白虎身后的天空,竟然有数万只白虎的虚影,它们以义箐箐劈出的白虎为首,如千军万马压境而来,目标只有一个,就是面前的阎宁!0

    姜青光惊讶道:“这……这还是义堂白虎斩吗?这义箐箐究竟是什么来头,就算是义虎本人出手,也未必能将义堂白虎斩发挥到这个境界吧?”

    “义箐箐……义箐箐……”姜云鹤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嘴里念叨着义箐箐的名字。

    “我靠!玩得这么狠!”杜胖子忍不住喊出声,“武玦,咋办啊?”

    姜武玦苦着脸:“不能说,坚决不能说!要是咱们说出来了,阎宁哥的努力就全白费了!”

    姜武玦才说完,顿时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目光,他回过头,义虎正紧紧地盯着他,姜武玦顿时明白自己说错话了。

    “阎宁怎么了?”义虎严肃地说道,“快点告诉我。”

    姜武玦和杜胖子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叹了口气,悄悄地在义虎的手心里写了几个大字:韩峥就是阎宁。

    得知真相的义虎震惊得无法自拔,可升仙台上,义箐箐已经使出了杀招,要是阎宁继续假扮韩峥,恐怕无法抗下义箐箐的义堂白虎斩!

    “森罗剑阵!”

    就在众人以为阎宁必败无疑的时候,阎宁忽然喊出了这么一招他从未使用过的招数,只见原本杂乱漂浮着的飞剑,忽然间包围着阎宁,飞快地旋转起来,一时间升仙台上飞沙走石,以阎宁和义箐箐为中间线,左右两边的天空都变了色!

    义箐箐身后,数万只白虎虚影咆哮,轰轰烈烈,浩浩荡荡;阎宁身后,数万柄飞剑虚影穿行而过,剑气凌人,狂风呼啸!

    所有观众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只等两招相遇!

    随着白虎的咆哮,数万只白虎动了,天空变得黑压压的,所有白虎如同飞蛾一般,不畏生死地扑向飞剑,有的被飞剑斩断,有的却将飞剑咬断,天空仿佛变成了一个古战场,这是一场白虎大军与飞剑大军之间的生死战斗!

    而在这个战场的中心,义箐箐没有站在原地坐以待毙,而是再次冲向了阎宁!

    “韩峥!我要你为他偿命!”

    阎宁剑指一动,一柄飞剑将义箐箐拦在原地,紧跟着,越来越多的飞剑将他们俩包围,很快整个升仙台都被阎宁的森罗剑阵包围,外人根本看不清楚里头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里头发生了什么?!”

    “我靠,太猛了!太强了!结果究竟如何?!”

    “直播!我要直播这场战斗!”

    观众们高声呐喊起来。

    义虎三人见到这一幕,不但没有担心,反而松了口气,甚至露出了轻松的微笑。

    他们都知道阎宁为什么要使出这一招,想必他们俩人从森罗剑阵走出以后,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

    ……

    森罗剑阵内。

    义箐箐负剑而立,冷眼看着不远处的阎宁。

    “庄小雅,恢复你本来的容貌吧。”

    庄小雅冷哼一声,将伪装卸去:“韩峥,你果然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先前出手帮我隐瞒身份,应该是管子轩的意思吧?”

    阎宁摸了摸鼻子:“我有这么令人讨厌吗?”

    “你害死了他。”庄小雅答道。

    “如果我说他没死呢?”阎宁笑了起来。

    庄小雅浑身一颤:“不可能……”

    “好吧好吧,就当阎宁已经死了,”阎宁说道,“若是他死前,拜托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现在愿意回答吗?”

    庄小雅还是没有卸下防备:“你问。”

    “他临死前告诉我,他很爱一个女孩,可是过去他太笨了,根本猜不透女生的心思,得罪了自己的岳父岳母……如果有和那个女孩再次见面的机会,不知道那个女孩愿不愿意原谅他。”

    回忆如潮水般涌来,庄小雅的身体控制不住地发抖:“他……他真的与你说了这些话?”

    “那是自然,他还说,如果有机会再见到那个女孩,他愿意抛弃一切,与这个女孩长相厮守,甚至不惜与全世界为敌。”

    “那个女孩……名叫庄小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