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茅山之阴阳鬼医 > 第767章 少将【第一更】

第767章 少将【第一更】

作者:鬼哭老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茅山之阴阳鬼医最新章节!

    酒店的豪华包厢内,出乎意料的采用了中国古风的装潢,进入大门,先是一道浮雕屏风,其图案为双龙戏珠,奢华不已,由于此包厢是用作议事,所以屏风后头没有多余的摆设,一张方桌,几张红木椅,简单中却透漏着大方之气。

    彭军坐在东方,阎宁和吕泰并排坐在西方,而修加运则在包厢外头玩耍,修加运就算再人小鬼大,这种场合也还是不要掺和比较好。

    侍者给三人沏好茶之后,吕泰摆摆手,侍者便退下了。

    阎宁有些忐忑,阎宁如今混得再厉害,那也不过在建州罢了,要知道民不胜官,说实话,国家想要弄死阎宁,绝对是分分钟的事情。

    彭军咳嗽两声,说道:“其实在你帮助我之前,我对你们圈子里的事一概不知,但小雨走后,我就有意无意地向上级了解你们圈子里的事情,才知道原来上头一早就对你们进行了监视,圈子里的一举一动他们都了解的清清楚楚。”

    阎宁尴尬地说道:“国家知道这么多,怎么都不见他们出手制止一下?”

    阎宁指的是百年霍乱以及最近才解决的长生教之事。

    “你们道教圈里的百年祸乱我也有些许了解,当时国家动荡,大部分力量都被派去应付敌国去了,若是百年祸乱没有发生,国家本来还会召集道教圈的人出手帮助,结果因为魔头夫妇的原因,道教损失惨重,那场战争,咱们国家才打了那么多年。”

    “因为你们圈子里的力量超乎普通人的承受范围,所以有个别邪修经常会搞出一些大乱子,国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是不会插手你们之间的事情的,也就是说,你们圈子里的人互相屠杀,国家顶多帮你们收拾一下残局,而不会出手制止,这在中枢那一块,被称作红线定理。”

    “红线定理?”阎宁不解。

    “也就是普通人与你们圈中人之间的比例,根据目前的比例来说,每一万个普通人中,有一个你们圈子当中的人,这个比例是万分之一,也就是中枢所说的红线,一旦这个比例超出可控范围,就很可能引发一些不可估计的后果。国家不插手你们圈子当中的事情,正是让你们之间的斗争来保证这个红线的标准。”

    阎宁这下听明白了,国家这样做的意义,就好像在维持生态平衡,单方面地屠杀狼,并不能让羊更好地存活,反而让狼们自相残杀,把数量维持在可控范围内,这样即使少数的羊会受到波及而死,但对数量庞大的羊群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影响。

    彭军继续说道:“之前你解决的长生教事件,其实可控范围已经超过了国家的预测,本来应该国家出手处理,而你却提前解决了,相当于帮了国家一个大忙,拯救了一次世界。”

    阎宁不好意思地说道:“造化玉碟并没有改变时空的功能,说起拯救世界,我还差了点。”

    “但不论如何,你的表现国家全看在眼里,所以……国家这次派我来给你捎句话,问问你,愿不愿意成为国家中间力量的一员。”彭军眯着眼睛说道。

    成为国家中间力量的一员?

    阎宁被这个问题吓到了,自己就一普通老百姓,说难听点还是一个混黑的,从没有想过有朝一日,竟然能收到国家的邀请,成为国家精英。

    吕泰在一旁说道:“老大,官和民可是大大的不同,我建议你还是答应比较好。”

    彭军也说道:“对,一旦你答应了国家的邀请,今晚那个周安民,今后在你面前也只能心甘情愿地低头认怂。”

    其实阎宁是很乐意答应国家的邀请的,只是这个馅饼太大了,他一时有些无法接受罢了,经过两人的劝导,阎宁直接站起身来,在彭军面前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我阎宁,愿意成为国家中间力量的一份子,随时相应国家号召,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

    “好!”彭军咧嘴大笑,情不自禁地跟着站起来,向阎宁回礼。

    每一个国家男儿身上都有一个华夏魂,当国家有难,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

    彭军自己身为司令,最喜欢阎宁这种性格的家伙了。

    礼毕,彭军拍了拍阎宁的肩膀说道:“过几天我会从中枢带人来茶庄找你,这两天别弄出什么幺蛾子,否则我没法向上面交代。”

    阎宁嘿嘿一笑:“我能闹出什么幺蛾子。”

    “行了,既然你已经答应了,那我就先走一步,我还要向上级汇报呢。”彭军乐呵呵地说完,便起身要走。

    吕泰好奇地问道:“彭司令,敢问中枢会给老大一个什么等级的军衔?”

    彭军随口说道:“按照以往的经验,应该是少将吧。”

    “少将?!”吕泰失声喊出来,随后看向阎宁,眼中满是崇拜:“老大,你这下可算是要上天了,直接成了将军!”

    阎宁挠着后脑勺:“咳咳,彭叔叔,这会不会太夸张了点?”

    “不夸张,少将已经是最低福利了,加入国家的中坚力量,还有更多的好处,以后你慢慢就知道了……对了,关于这件事情,你们最好不要声张,毕竟一个二十岁的少将,实在是太过骇人听闻,并且此事还得等中枢派来的人确认之后,你的肩章还有相关证明才会到手。”彭军说道。

    吕泰高兴地捶了阎宁一拳头,这要放在过去,一定把阎宁捶得吐血,可现在的阎宁却纹丝未动,只是一个劲地傻笑。

    要是他已故的父亲陈为生知道自己的儿子当了将军,就算在棺材里头也会笑醒吧?

    彭军将自己的话带到之后,便离开了酒店,阎宁和吕泰许久未见,并不急着离开,而是在包厢里继续聊天喝茶,这一喝就到了深夜。

    时间已经到了凌晨,就算是建州市最繁华的地段,行人也寥寥无几,正在包厢内畅谈的阎宁忽然眼神一凝:“加运那小子忽然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