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茅山之阴阳鬼医 > 729.第729章 药鼎里的小人【第二更】

729.第729章 药鼎里的小人【第二更】

作者:鬼哭老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茅山之阴阳鬼医最新章节!

    嘎吱——

    这个院子似乎很久没人踏足了,所以当“仙人”推开院门的时候,木门都发出了抗议声。

    “不好!”

    阎宁面色大变,这下完了,要被抓包了,阎宁拿了仙人这么多宝贝,仙人怎么会轻易让他离开?

    不对,白胡子一口一个“仙人生前”,那所谓的仙人不是已经死了吗?那么郝建在外头喊的仙人,又是称呼谁呢?

    阎宁没有注意到的是,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啊呜仿佛没有听到声音一般,默默地爬上了药鼎。

    “啊呜!”

    阎宁发现啊呜不见了,顿时心慌,好不容易发现她在药鼎上,连忙跳上去,拉着她的手说道:“有人来了,我们快躲起来!”

    “啊呜!”

    啊呜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手指头指着药鼎里的白色小人,眼里露出恳求的意味。

    “你要救它?”阎宁问道。

    啊呜点点头。

    这时,仙人和郝建已经走进了院子里,只听仙人大喊起来:“这是什么情况?!”

    郝建弱弱地说:“是不是宝贝生出了器灵,长腿自己跑了?”

    “胡说!”仙人怒道,“就算长出了器灵,也不至于偷本座其他的宝贝吧?”

    郝建哪敢与仙人顶嘴,被仙人这么怒斥一下,连屁都不敢放一个,默默地跟在仙人身后。

    仙人左右看了一眼,所有的屋子门锁都遭到破坏,随后他脸色一变:“糟了!世界本源!”

    郝建还没看清楚,仙人就已经一闪而过,出现在了第四间房外,郝建连忙跟过去,却吓得魂飞魄散!

    “阎……阎宁?你怎么会在这里!”郝建震惊地喊道。

    阎宁和啊呜站在药鼎上方,啊呜两只手紧紧地抓着药鼎,而阎宁则是抱着啊呜的腰,将啊呜整个人都提起来了。

    仙人和郝建的闯入,顿时让阎宁的动作停顿,啊呜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回头疑惑地看着阎宁,那意思好像在问:你怎么不继续拉我了?

    阎宁这才看清楚所谓的“仙人”,竟然就是阎宁他们一开始所见到的白胡子老头,此时白胡子老头换了一身白袍,脑袋上还戴着帽子,看样子倒有点仙风道骨。

    并且,白胡子老头不再像之前一样双目无神,相仿,他的眼神非常犀利。

    白胡子老头第一注意的,不是阎宁,而是被阎宁拉着的啊呜,在见到啊呜的时候,白胡子老头的眼神竟然露出了懊悔之意。

    而啊呜看到了白胡子老头,竟然如老鼠见着猫一般,直接躲到了阎宁身后,瑟瑟发抖。

    “咳咳,那个啥……既然瞒不住了,我就坦白了吧,”阎宁深吸了一口气,“其实,我和啊呜都是器灵!”

    郝建和白胡子老头用看白痴一般的眼神看着阎宁。

    “快下来!”郝建催促道。

    他生怕阎宁已经先他一步拿到造化玉碟。

    阎宁叹气:果然骗不过他们。

    白胡子老头冷声说道:“本座给你三秒钟的时间,从药鼎上下来,否则本座会立马让你死在这里!”

    阎宁听了白胡子老头的话,顿时猜到了白胡子老头似乎非常看重这座药鼎……不对,一座药鼎没什么,他看重的应该是这座药鼎里的白色小人。

    啊呜也在这宫殿中生活过,连她都要打开这座药鼎,更加说明这药鼎里的小人非常重要。

    于是,在白胡子老头和郝建近乎呆滞的目光中,阎宁一手将药鼎的盖子掀开,嬉皮笑脸道:“你倒是杀我试试,看看是你杀我快,还是我把这里头的小人放出来快!”

    说话间,九十根金针已经出现在阎宁面前,阎宁没有妄图用金针对抗白胡子老头,但拖延一点时间,却是绰绰有余!

    “你敢威胁本座?”白胡子老头眼中杀意浮现,就连站在他身边的郝建都感觉到有些扛不住了。

    仙人难道真的如此强大吗?郝建本来以为自己的修为还算不差,但在这个白胡子老头身边,一个眼神就足够让自己失去战斗的欲望。

    而被白胡子老头瞪着的阎宁更是脸色煞白,但他也明白,此时要是退缩了,等待他的一定会是死亡,所以阎宁硬着头皮,伸手往里头作势一探:“那我就把它放出来了!”

    “住手!”白胡子老头果然脸色大变,额头上都冒出了汗水。

    阎宁也很想擦汗,但还是装作一副冷静的模样:“不想我放它出来,你们就给我老实一点!”

    白胡子老头听了,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但最终还是退后了几步,退到了屋外。

    仙人都退下了,郝建更不敢多待,也走了出去。

    见白胡子老头退下,阎宁更加相信这个药鼎中的小人对白胡子老头意义非凡,于是他计上心头,直接坐在了药鼎上,问道:“老头儿,你不是仆人吗?怎么又变成仙人了?”

    白胡子老头感觉一阵憋屈,但还是答道:“这秘境里头也就我一个人,待着无聊,时间久了就人格分裂了。再说了,这么大的宫殿,要是没个下人,我这个仙人不是很没面子?”

    阎宁和郝建都有些无语,看来这仙人不是待久了精神分裂,而是待久了精神失常……

    “所以,前面的三关你都是闹着玩的?”阎宁问道。

    “那倒不是……”白胡子老头犹豫起来。

    “说!不说我就把药鼎里的小人放出来了!”阎宁说着,又要伸手抓向药鼎里的小人。

    “停!我说!”白胡子老头恨不得将阎宁碎尸万段,“秘境和造化玉碟都是幌子,我骗你们进来,只不过是想找个伴,找个下人来服侍我罢了。”

    郝建的脸色也变了,他们努力了这么久,却被这个挨千刀的仙人这般玩弄,说好的造化玉碟,怎么变成了竞选仆人了?

    白胡子老头继续说道:“我平常也没啥爱好,就喜欢下下棋,所以第一关考了你们的棋艺,棋艺太烂的人,是没资格待在我身边的;第二关考的是厨艺,既然要服侍我,至少做出来的饭菜要入得了我的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