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茅山之阴阳鬼医 > 第675章 阴气冲天【第三更】

第675章 阴气冲天【第三更】

作者:鬼哭老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茅山之阴阳鬼医最新章节!

    一天的无聊车程,大家只能靠着电台节目来打发时间。

    “根据天文台最新报道,七天后将会出现千年难得一遇的日全食现象,届时在我国东南沿海一带将会是最佳的观测点,可气象局称,七天后东南沿海一带将有乌云笼罩,这让许多天文爱好者无比扫兴,据悉……”

    “换台换台!”阎宁说道,“最讨厌听这种节目了,什么八十年一遇洪水,五百年一遇地震,都是骗人的!”

    姜武玦随手换了个音乐电台,笑道:“阎宁哥,你怎么知道是骗人的?”

    “我记得我小时候,家乡筹钱造了座大桥,上头说是能承受百年一遇的洪水,结果呢?还没一个月就给洪水冲塌了,上头愣是说这次洪水是一百零一年一遇的!”阎宁不屑地说道,“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钱都给上头吞了,那桥建得像豆腐渣一样,风一吹就倒!”

    姜武玦一惊:“那要是闹出人命了怎么办?”

    “人血馒头从来都不缺敢吃的人。”阎宁无奈一笑。

    坐在后排的刑正说道:“但这次日全食,应该意义非凡吧?”

    姜武玦摸了摸下巴:“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呢。”

    “到时候咱们正在与长生教交战,哪有时间看日全食?”阎宁说道。

    “也是。”

    新茅山的车队浩浩荡荡,下了高速上公路,下了公路上山路,在第二天傍晚,总算是与龙虎山的弟子碰面。

    经过自我介绍,阎宁才知道这位龙虎山弟子名叫王建斌,拜在五长老门下,虽然是外姓弟子,但是从小在龙虎山上长大,与唐子轩关系匪浅。

    山路崎岖,王建斌带着新茅山的人马,山里行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待得耳边响起海风声,才算抵达了目的地。

    这是一个环形山谷,四周树木耸立,大大小小的帐篷就搭在山谷上方,此时正有龙虎山弟子在营地生火做饭。

    山谷只有一个出口,出口面向着东方的大海,海风吹进山谷,也带来了海浪声。

    姜武玦环顾了一下地形,便开口说道:“这儿易守难攻,倒是一个不错的根据地,只是……”

    “只是什么?”王建斌好奇地问道。

    “只是,这种地形虽然限制了敌人,但也限制了我们自己,若是长生教的人偷袭我们的粮草,恐怕……”

    “不亏是风水公良的传人!”

    这时候,唐子轩的声音忽然从众人身后传来。

    回头看去,唐子轩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两人熟人,正是腾毅与安钥晨!

    “阎宁!”

    唐子轩面带喜色,热情地与阎宁拥抱:“你可算来了。”

    阎宁与唐子轩也许久没见,此时见到唐子轩,发觉他与过去在龙虎山上变化很大,当初在龙虎山上,唐子轩还是一个愣头青,但如今一言一行,都像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

    阎宁注意到,唐子轩的侧脸竟然有一道刀疤,想必也是之前的战斗留下的。

    似乎感受到了阎宁的目光,唐子轩苦笑一声:“这道伤,是贺子吟留下的,我虽有消疤的金疮药,但却没有使用,想以此警示自己。”

    阎宁默默地点了点头,这是腾毅忽然发出一阵惊呼:“刑队?你怎么也来了?”

    “我来抓郝建那个没心没肺的东西!”刑正微怒道。

    “可你在建州的职务……”

    “辞了。”

    阎宁看着腾毅,忽然间也对刑正放下了戒备,郝建是长生教之人,不代表刑正也是,更重要的是,阎宁相信腾毅,而腾毅这些年跟在刑正身边,都未曾察觉到什么。

    唐子轩也和阎宁带来的人马一一打招呼。

    阎宁问:“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唐子轩一招手,就转身往山头走去,阎宁等人跟在他的身后,大约步行了十分钟,便来到了山头。

    放眼望去,一片蔚蓝的大海一望无际,几只海鸥在天空中翱翔,海平线上还有几只孤帆。

    “别被美景所迷惑,你们看那儿。”

    唐子轩指了指东南方向。

    阎宁等人低头看去,发现在东南方向,坐落着一个不大的小渔村。

    见到小渔村的时候,阎宁和姜武玦都不由得面色一变:“好重的阴气!”

    在小渔村的上方,阴气几乎要汇聚成一片乌云,那冲天的阴气甚至比阎宁等人在绝海监狱的恶灵空间都要浓郁得多。

    阎宁倒吸一口冷气:小渔村内,究竟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能聚集如此恐怖的阴气?

    安钥晨说道:“那就是小渔村,里面有许多道行高深的长生教教徒。”

    “贺子吟、白桐都在那里,”唐子轩说道,“这段时间以来,我们龙虎山不断加派人手,最终与长生教形成鼎立之势,奇怪的是,不论我们出洞多少人马,长生教也相应出洞多少人,我甚至未曾在战场上同时见过贺子吟与白桐。”

    阎宁听了,细细一想:“他们并不想以死相拼,而是想……拖时间。”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唐子轩说道,“可惜的是,我们龙虎山的人手也不够,所以一直无法攻破,不过现在你们来了,我们胜利的把握就变大许多了。”

    刑正默默地站在一旁,将唐子轩和阎宁之间的话全都记在了心里。

    阎宁望着远处的小渔村,见到里头有不少身穿红衣与黑衣的长生教教徒,想来这些人就是安钥晨所说的红衣教士、黑衣教士了吧。

    众人又站在山头商量了一阵,决定先观望一番形式,在决定如何进攻。

    回到营地,新茅山的弟子们正在忙着安营扎寨,姜武玦和阎宁则是到周围勘察了一番地形,大家各司其职,井井有条,一忙便直接忙到了天黑。

    吃过粗糙的晚饭后,阎宁独自一人,坐在山头,忽略了一旁的小渔村,尽情享受着大海的美。

    虽然建州处在沿海省份,但阎宁这么久以来,可从没有好好欣赏过大海的美。

    一连几个小时过去,阎宁也看不厌,中途姜武玦让阎宁回去休息,都被阎宁拒绝了。

    深夜,一个突兀的人影出现在了阎宁身后。

    “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吗?”

    阎宁回头一看,打招呼道:“刑队,你不也是一样吗?”

    【这两天老朽考试,今天只有三更,明天更忙,所以两更,月底有小爆发,大家不要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