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茅山之阴阳鬼医 > 233.第233章 生门?死路?

233.第233章 生门?死路?

作者:鬼哭老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茅山之阴阳鬼医最新章节!

    “阎宁!”

    “老大!”

    庄小雅和曹鹿的呼喊声瞬间被巨响吞没,阎宁被卷入百人坑,随着上百具的白骨与猩红的泥土一同落下!

    庄小雅想要跳进百人坑中救人,王天赐急忙拉住了她:“送死?”

    庄小雅急得快要哭出来:“快救他!”

    “这是生门,他不会死的。”王天赐淡淡地说道。

    “怎么会是生门,棺材脸你看到没有,老大和那些骨头一起掉下去了!”曹鹿也喊道。

    “我说是生门,就是生门,难道你们希望阎宁死?”王天赐冷声说道。

    庄小雅和曹鹿听了,不由得闭上了嘴巴——对于墓的结构,王天赐比他们了解无数倍,若是王天赐都说死定了,那阎宁就真的九死一生,可他说阎宁会活着,阎宁肯定能活下来。

    喵大宝也说道:“放心吧,你们看这百人坑的土都快流干净了,说明下面不但有很大的空间,还有空气流通的甬道,以阎宁的本事,绝对不会出事的。”

    喵大宝说完,庄小雅和曹鹿这才放心了一点,可望着还在下落的百人坑,他们的眉头未曾松开过。

    “我们进冥殿,与他会合。”王天赐说完,转身离开了百人坑,往墓穴深处走去。

    喵大宝跳到了庄小雅肩头,安慰了她几句,庄小雅叹了口气,也和曹鹿跟上了王天赐的脚步。

    ……

    “卧槽我的天我勒个去!”

    此时的阎宁正在甬道中急速下滑,他手脚并用,想要抓住一个着力点,可甬道无比光滑,除了一点死人骨头之外,他啥也没能抓到。

    阎宁无可奈何,只得随波逐浪,下落了足足有三分钟,他忽然感觉眼睛一亮,而后直直落下,随着一声惨叫,他总算是落在了地面。

    “咦,怎么不痛?”

    阎宁缓了缓,忽然感觉屁股底下软绵绵的,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身下居然压着一个白衣女子。

    “白桐?”

    阎宁一愣,没想到好死不死,自己从百人坑中落下来,正好压在白桐身上!

    “阎宁!!!!!!”

    白桐挣扎地站了起来,将阎宁推到一旁,此时的她头发蓬乱,头破血流,哪还有先前在夜市上那副高傲的模样,活生生一个泼妇!

    “咳咳……”阎宁尴尬一咳,对白桐挥了挥手:“嗨?”

    “我嗨你妈!”白桐忍不住爆了粗口,阎宁搞出的雪崩,直接将她阴差阳错地冲进了墓穴中,可这间墓穴乃是死门,唯一的出口在脑袋上三十米高的地方,墓壁光滑,她根本没法出去,与鬼臣走散了的她足足在这里被困了一天。

    好不容易有点动静,没想到竟然是阎宁带着一堆烂泥巴和死人骨头下来了,这个挨千刀的阎宁还直接砸在自己的身上,把自己当做肉垫!

    “女孩子家家的,被随便就问候人家母亲……”阎宁说道。

    白桐几乎要气炸了,冷着脸忽然冲上前,一拳便朝阎宁打去。

    阎宁面色一变,喊道:“喂,狐狸精,你打我媳妇儿的事我还没跟你算呢!”

    “去死吧!”白桐的拳头虎虎生风,哪还会思考那么多。

    阎宁急忙抬起了冥破,挡下白桐一击,而后飞快地拔出刀刃,反手削去,白桐非但没有伤到阎宁,自己的手腕倒被划出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白桐吃痛,猛地收手,与阎宁拉开了距离,她还没想到拿着冥破的阎宁身手如此了得。

    如今鬼臣与邪空不在她身边,若单是她与阎宁对抗,或许……会被阎宁一刀斩杀。

    阎宁收起冥破,也无心恋战,早在落下之时,阎宁就已经发现了这间墓室的情况。

    墓室大约有百来平米大小,高十丈有余,周围的墓壁光滑无比,甚至还涂上了蜂蜡,想要从脑袋上那个出口出去,是绝对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当然,若是两人合作……或许还有一点可能。

    阎宁可不想将自己的小命交代在这里,所以他宁愿与敌人合作,不伤白桐的性命。

    “我说……狐狸精,咱们先离开这里,再分个胜负好不好?”阎宁提议道。

    白桐冷笑一声:“杀你也是我的任务之一,若是能把你永远的留在这里,我死了又有什么。”

    “话不能这样说,你要想想,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在等着你呢,比如说,”阎宁眉头一挑,“你还是处吧?”

    白桐气得俏脸涨红,恨不得将阎宁撕碎:“少废话!轮不到你管!”

    白桐自然是处,之前和曹鹿在一起不过逢场作戏,每到关键时刻就施展媚术,其实都是曹鹿一个人在床上撸。

    阎宁耸耸肩:“反正我不是了,我也没什么遗憾,不过看情况,你肯定比我先死,到时候我就把你的尸体嘿嘿嘿了,十天十夜,最后*****也是个挺不错的结局。”

    “你……”白桐指着阎宁,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她从来没见过如此无耻的人。

    她贵为长生教护法,长生教上上下下,谁敢用这番语气调戏她?

    阎宁嘿嘿一笑,干脆席地而坐,他的背包中还有许多食物与饮用水,正巧忙乎了一天也没进食,阎宁直接全拿出来,摆在地上大口吃喝。

    白桐虽然体质特殊,但是也着实饿了一天一夜,她望着阎宁那副贱样,气不打一出来,无奈自己又打不过阎宁,万一贸然出手,被阎宁斩杀,到时候尸体还要被阎宁侮辱……

    想来想去,白桐只能气呼呼地坐在地上,闭目养伤。

    阎宁将压缩饼干吃得吧唧响,好像在吃酱牛肉一般,喝水声也毫不留情地发出咕嘟咕嘟声,这声音在安静的墓室中又格外清晰。

    “额——爽!”

    吃饱喝足后,阎宁还毫不客气地打了一个饱嗝。

    “够了!”白桐捂着肚子,指着阎宁喊道,“你要么杀了我,要么别折磨我,我告诉你,我白桐就算是死……”

    白桐说着,忽然感觉阎宁的面色有些变化,她还以为是自己的话起了效果,可又猛地看到阎宁转身撒腿就跑,这才意识到问题所在。

    她颤颤巍巍地回过头,便见到自己身后的白骨上好像趴着一只巨大的甲壳虫。

    咔——

    甲壳虫用力的双钳轻松地将白骨剪短,随后……无数甲壳虫铺天盖地地从红土中钻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