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茅山之阴阳鬼医 > 101.第101章 我讨厌威胁

101.第101章 我讨厌威胁

作者:鬼哭老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茅山之阴阳鬼医最新章节!

    一年前,一名叫做周济的年轻医生接手了李立国的病患,他潜伏在李菲菲身边,与郭文昌一同想要害死李立国。

    但因为阎宁与方士天的出现,两人并没有得逞,反而使郭文昌殒命,周济逃跑,不知所踪。

    短短一年的时间,阎宁再次与周济见面,周济居然已经是长生教的血护法了?

    周济看着阎宁震惊的模样,忍不住一笑:“穷小子,亏你还认得我。”

    阎宁沉声道:“怎么不认得,一只丧家之犬罢了。”

    “逞口舌之快!”周济不为阎宁的恶言所动,手中抓着露娜,“阎宁,没想到短短的一年时光,你进步得如此之快,不过——依然没法从我手里头救人。”

    “你想怎么样?”阎宁冷声问道。

    如今的情况已变,显然方富甲已经不是谈判中的关键人物,他只不过是长生教的一枚棋子罢了,在场最大的头目,是周济,这个所谓的长生教血护法。

    “喋喋,我就应该在一年前杀了你,和你那鬼师父,”周济阴笑着说道,“如今你问我想怎么样?哈哈,这个问题有意思,我呢,最喜欢看别人做选择题了。”

    “在医院的时候也是,问难产妻子的丈夫,保大还是保小;问病重的老人,是继续苟延残喘还是安乐而死……现在我也想让你做一个选择题!”

    周济一招手,站在远处的黑衣人忽然上前,他们推搡着一个女人来到了周济身旁,阎宁见到这个女人,顿时面色难看。

    “你怎么会在这里?”阎宁对着被绑的李菲菲说道。

    李菲菲面色惊慌:“我……是被他们抓来的!”

    李菲菲!周济居然将李菲菲给绑了过来!阎宁此时的心情跌落了谷底,因为他知道即将上演的是什么样的戏码。

    果然,周济将露娜与李菲菲抓在手中,笑着问道:“方家毕竟为我们长生教付出了许多,如果可以的话,我尽量想争取让方杰安全回来,这样吧,咱们以一换一,你把方杰给我们,我呢……放一个,杀一个。”

    放一个,杀一个?

    如果阎宁为了杜胖子,选择了露娜,李菲菲就得死,如果选择了李菲菲,阎宁便一辈子没脸面对自己的好兄弟。

    该如何选择?!

    阎宁的目光在李菲菲与露娜之间来回跳动,他丝毫不怀疑周济能在他赶到之前杀死她们其中一人,阎宁无论如何也不敢冒这个险。

    “怎么样,选好了没?你的时间可不多哦。”周济脸上挂着残忍的微笑,看着阎宁,似乎非常享受阎宁现在的表情。

    如果不是阎宁,一年前他就能害死李立国,一年前他就已经得到了破穹钉,带着两具血煞回到长生教!

    可是就在快要成功之际,突然杀出了一个阎宁,搅坏了他的好事,又杀出了一个方士天,直接将他的计划毁于一旦!

    之后的一年时间里,周济都不敢随意露面,虽然他贵为长生教的血护法,但失败的后果,依然严重。

    对于这样一个臭小子,周济如今见到了阎宁这幅痛苦的模样,怎么能不痛快?

    “还没做出选择吗?”

    阎宁的眉头一条,看向了身旁的杜胖子,杜胖子感受到阎宁的目光,将头撇到一旁,不敢与他对视,但他时不时看向露娜的眼神已经将他的想法出卖。

    反观李菲菲,她柳眉紧蹙,无助地看着阎宁,那眼神几乎要将阎宁融化!

    “我……”阎宁张开了嘴巴,却始终无法吐出心中的想法。

    救李菲菲,还是救露娜?

    “时间——到了!”周济突然微笑地说道。

    “等等!”阎宁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看着周济,“周济,你将两人归还给我,从此以后,我阎宁立誓不与你长生教作对!”

    “哎呀呀……”周济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你还是茅山吴门那个阎宁鬼医吗?为什么如此低三下四?”

    阎宁沉默不语。

    “其实,你手上还有一个筹码,可以抵一命。”周济说道。

    阎宁沉声:“你说。”

    “就是你身后的破穹钉,把它与方杰一起交给我,我就将两人都归还给你。”

    破穹钉吗?原来周济最大的目标是它。

    刚才在对付李建的时候,阎宁便已经见识到了破穹钉的强大,周济冲它而来,也说明了它对长生教一定有非凡的意义。

    但……破穹钉终究是死物,就算它再强大,在阎宁心中的地位都比不上一条人命,他轻轻叹了口气,将背上的破穹钉取了下来:

    “你一早说出你想要它,我们又何必僵持这么久?破穹钉给你,把人都还给我吧。”

    “不经过刚才的选择,你又怎么会这么痛快呢?”周济微微一笑,对手中的两人说道,“你们过去吧。”

    李菲菲与露娜闻言,连忙向阎宁跑去,阎宁也将推搡了一把方杰,示意他回去,而后将破穹钉高高抛起,抛向周济。

    见到破穹钉,周济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兴奋地笑容,他飞身向前,想要接住破穹钉,就在此时,他的脸色忽然一变,只听阎宁低声喝道:

    “天回地转,右阴左阳。上天节度,生化万方。吴门三十六鬼针,杀灭四十六邪祟。太少老君急急如律令!”

    面对周济,阎宁没有丝毫保留,三十六根金针直接暴起,形成一股巨大的旋风,朝周济飞去,周济面色一沉,急忙抽出两道符纸,口中飞快地念叨着口诀,他的周身顿时被一股血气包围!

    “老子最讨厌别人威胁我,我不想说第二次!”阎宁一跃而起,飞身接住了破穹钉,而后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银白色的寒光,那寒光划过天际,从三十六根金针形成的风暴中一闪而过,惨叫声顿时响彻整个护城河岸!

    金针形成的风暴卷起了河边的尘土,盖住了周济的身影,阎宁平稳落地,轻轻招手,便见李菲菲朝他跑来,一头撞进了他的怀抱:“阎宁!”

    阎宁连忙拍了拍她的肩膀:“已经没事了。”

    李菲菲的眼中含着泪光,似乎心中有愧,但她犹豫了一下,没能说出口。

    刚才周济中招,阎宁心中微微窃喜,以为大势已去,可尘埃落定之时,阎宁脸上的笑容却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