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茅山之阴阳鬼医 > 27.第27章 夜探鬼窝

27.第27章 夜探鬼窝

作者:鬼哭老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茅山之阴阳鬼医最新章节!

    “如果只是当晚死去的尸体,表现症状最多不过是出现尸斑,可今天那具尸体,已经出现严重腐败,也有巨人观的特征。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刑正说道。

    “如今法医是通过尸检判断的,想知道我们茅山吴门的人是怎样看出来的吗?”阎宁沉声道,“我在现场感受到了浓烈的怨气,但是却没有见到死者的鬼魂,这很反常。”

    刑正问道:“你是说死者的鬼魂被抓走了?”

    “如果只是抓走了就好了,”阎宁苦笑了一声,“死状如此凄惨,死后的鬼魂能力恐怕不弱……”

    刑正明白了阎宁的意思,也开始担心死者的鬼魂会危害人间,于是极为认真地对阎宁说道:“我代表建州市的人民恳请你,出手解决这件事。”

    阎宁想了想,这久保田光多半是冲着自己来的,但刑正想要他出手,他必须摆摆谱,否则刑正以后不管任何事都会来找他。他必须让刑正知道找他是要付出代价的。

    于是他犹豫道:“我不过是一个道门小童,而那个即将出世的女鬼怨气极重,只怕我难以招架啊……”

    刑正为官多年,瞬间并明白阎宁的意思,苦笑了一声:“昨天还是茅山吴门第十三代传人呢,现在就变成道门小童了。得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案子解决后,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只要我办得到的,刑正义不容辞。”

    “别整这些虚的,”阎宁嘿嘿一笑,“腾毅还欠我一千呢!”

    刑正一愣,没想到阎宁还在惦记钱的事,微微有些动怒,说道:“如果只是钱的问题,你去跟腾毅说吧,他会满足你。”

    “行,到时候帮我转到市孤儿院的账户就好。”

    阎宁说完,便转身上了楼:“刑正大队长,我知道你是好人,但我也是凡胎肉体,而每一次抓鬼都是在刀尖上舔血,你是为了保护市民而找上我,我没你那么高尚,我只想保护我自己和我身边的人,而冒险送命的工资,当然不会低。”

    刑正坐在大厅内,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因为误会了阎宁而干笑两声,但他眼中欣赏的光彩却越发浓烈,如今像阎宁这样目的简单,只谈金钱的人,虽然庸俗,但已经不常见了。

    ……

    很快,阎宁收到了腾毅送来的资料,他独自坐在房间中,翻阅着久保田光的信息。

    原来这家伙是在百年前来到建州市的,当时建州民风彪悍,这小鬼子又只身一人,还没来得及联系上部队,便在这条街口的菜市场被乱棍打死。

    至于死后的事情,历史上自然无法找到。但有趣的是,腾毅送来的资料中,还记载了附近三条街这百年来比较轰动的灵异事件。

    其一,久保田光死后,经常有深夜路过的行人或者司机在街口声称看到一个手拿武士刀的小鬼子,面目狰狞地扑向他们。

    其二,百年来,死状诡异的案例居然已经有数十之数,几乎隔年便会发生一起,当然,为了不引起恐慌,这些报道都被相关部门刻意隐藏了。

    其三,事故最为频发的地点,是临街的一家洗浴中心中,特别是在最近十年,发生灵异事件的报告不断从那家洗浴中心里传出。

    看来,久保田光多半是躲在那里。

    阎宁收起资料,又去探望了一番杨柳与依依,杨柳在阎宁的照顾下已经恢复许多,有依依陪着她,阎宁倒也放心。

    他特意在杨柳房间外多设置了几道道符,这才回到房间中。他准备先发制人,先去会会那久保田光。

    不久,阎宁背着海绵宝宝书包、口袋里揣着道符、手里提着桃木剑,便从窗户跃下,已是凌晨,街道上并没有人,否则要是被人见到他这幅模样,多半要骂他神经病了。

    阎宁快速地在小巷中穿行,转眼便来到洗浴中心门口,令他觉得惊讶的是,这家洗浴中心居然大门紧闭,里头也一片漆黑,看不出任何在营业的模样。

    “难道他们今天休息?”阎宁皱了皱眉头,洗浴中心在阎宁心中的概念还处于夜夜笙歌的认识,凌晨时分是他们生意最好的时候,可如今这家洗浴中心居然歇业关门,这不太正常。

    阎宁拿出依依给他的电话,打给了刑正,说明了事情,刑正毫不犹豫地说道:“你别轻举妄动,我现在就带人过去。”

    “等你们来了,鬼影都找不到了,”阎宁翻了翻白眼,“我先进去一探究竟,你和腾毅带点精锐过来,记住,人在精不在多。”

    说完,阎宁便挂断电话,望着诡异的洗浴中心,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跃,翻墙进了洗浴中心。

    这家洗浴中心的规模不小,围墙后是一片院子,当中还有一个游泳池,阎宁绕过游泳池,正准备翻进二楼的窗户,眼角余光却撇到了一个黑影,让他无语的是,原来洗浴中心的大门并没有锁上,那个黑影推着门就进来了。

    “这时候还能来这鬼地方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由于距离太远,阎宁无法得知黑影究竟是活人还是鬼魂,他决定不管是人是鬼,抓起来问一问便知,于是他偷偷绕到了黑影身后,趁着黑影不注意,突然跳了出去,把背包里的黑狗血一股脑全倒在黑影的脑袋上。

    “卧槽!”那黑影鬼叫一声,就想逃跑,阎宁哪能让他如此轻易逃跑,上前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黑影顿时跌进了游泳池。

    “妈的,又钓鱼执法?!”

    黑影在泳池里怪叫着,阎宁顿时明白了这黑影是人,赶紧把他拉了起来,定睛一看,这家伙原来是一个长相猥琐的年轻人,目测年纪比阎宁大一点。

    “你这是滥用私刑,我见过你的脸了!我告诉你,我舅舅可是市特警队大队长,有你好看的了!”猥琐男叫嚣道。

    阎宁翻了翻白眼,要是刑正真有这样的外甥,不给气死才怪,他直接给了猥琐男两巴掌,把他打得七荤八素:“别出声,否则我淹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