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至尊言灵师 > 003 邪神传承

003 邪神传承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至尊言灵师最新章节!

    “这是邪神的灵魂空间?”凤栖梧震惊道。

    宇文不是说,这里是万年前的古战场吗?

    第三燕明显地带着不屑道:“邪神大人英明神武,帮助他复活乃是我等毕生之追求,这灵魂空间的残片便一直是我第三家族掌管着,每百年开放一次,只为了等待大人转世之人前来!世人传言有误罢了。”

    他眼中依旧是带着虔诚,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虔诚,就连凤栖梧也差点将自己方才的构想推翻了。

    难道他们真的只是想单纯的复活那所谓的邪神大人?没有其他的目的?

    但她还是担心,不由得看看袂阙,怕他的前世苏醒之后,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袂阙似乎很是惊奇,这神秘的献涸山密地竟然是第三家族掌管的?

    不仅是他们惊奇,在场的除了第三家族的,谁不惊奇?

    这密地每一百年开放一次,每一次开放,莫不是将这南大陆之上最强大的势力吸引而来,探索了万年,却什么也探索不出来,这里对于世人是绝对神秘的一处地方。

    这密地竟然是第三家族的地盘!

    众人惊叹,这万年的探索果真是如傻逼一般!

    这只是人家设下的一个局而已,为的只是等一个传说之中的人。

    现在居然真的等到了!

    就连褚岚也惊奇,他的父辈爷辈也在这探索之列,褚家每次都是主力,未曾想到最后却是这么个结果。

    他不禁带着埋怨的语气对那第三老祖道:“师傅,你为何不早说!”

    第三老祖反而是委屈了,道:“乖徒儿啊,我不是早就告诉了你不要进来吗,你自己犯傻怪谁!”

    褚岚不语,退到了凤栖梧的身边,看看那虔诚的第三家族之人,再看看凤栖梧,最后有些羡慕嫉妒恨地看向了袂阙,悄声地在凤栖梧身边道:“或许你真的应该让他去试一试,我师傅他老人家从不问世事,乃是真正的世外高人,那第三家族的强大或许非同小可,这是个机会。”

    当然,褚岚也是有私心的。

    若是那袂阙的前世记忆苏醒了,或许就会忘了凤栖梧,那个时候,兵不血刃地便解决掉一个了。

    他不动声色地看向了白莲花。

    白莲花似乎也是猜到了褚岚的意图,朝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桃花眼中带着深邃。

    白莲花修行的时间虽然是比褚岚短,但他的花花肠子不会褚岚的少!

    也是个不好对付的人物!

    除了这朵花,就是欧武臣那半死不活的了,这个有点难搞。

    还有那升天的孔雀……

    想独霸凤栖梧,还有漫漫的长路要走啊!

    凤栖梧听了褚岚的提议,看向了袂阙,道:“夫君,一试如何?”

    袂阙沉默着,第三家族之人眼巴巴地瞧着他,个个紧张不已,就怕袂阙不答应。

    最后,见袂阙点头,道:“好吧,我随你们去看看你们那所谓的第三家族!”

    第三家族之人纷纷大呼,“属下恭迎邪神大人!”

    便前来将袂阙凤栖梧等人拥着,似乎是怕袂阙跑了似的。

    第三燕激动地道:“属下守候这邪神密地已经百年了,祖上之功更是难以言表,今日,总算是等来了邪神大人大驾!”

    看他那激动的模样,似乎还想给袂阙跪下,凤栖梧忙制止,道:“先带我们离开这里吧。”

    第三燕和第三老祖高兴地前面去带路了。

    凤栖梧总觉得这样很是不妥,这天下掉下来的馅饼实在是太诱人了,但也潜藏着未知的危险。

    但看得出,那第三家族的实力完全超越了自己,超越了斩界盟和暗黑联盟的总和,是超出了南大陆势力范畴的存在,就如隐世家族一般,若是他们想害袂阙,不用这么周折,她这般想着,也轻松多了。

    决定了走一步看一步,先见识一下那第三家族了再说。

    凤栖梧将斩界盟之人遣去了出口等待,和袂阙白莲花一起随第三家族去一探究竟,他们说要将此地封印的力量解封了,先将邪神残余的力量请出。

    褚岚也将暗黑联盟的人遣退了,独自跟着凤栖梧前去。

    路上,凤栖梧小声地问褚岚:“你那师傅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褚岚蹙眉,道:“那一年我出了风澜国,逃到了南方,便遇见了我师傅……”

    那个时候的褚岚,容貌被完全毁了,不仅是内力被完全废了,就连筋脉也全部被毁了,禇匈将他所有的路都堵死了,他几乎已经没有了任何翻身的可能了。

    可是褚岚并未放弃。

    东方不落将他放走的时候,他身上只带着东方不落给的一些盘缠,和一头一劫不到的马,那马不是普通马,而是修炼过的兽族。

    那马带着褚岚逃出了风澜国,那个时候,他已经身无分文,衣衫褴褛,除了一头马和一条命之外,一无所有,势力、亲信、家人,什么都没了。

    可是他复仇的决定从未间断。

    为了活下去,他忍痛卖了马,换了一大笔钱,准备用这钱去重新修炼,可是修炼之前,他必须将浑身的筋脉重新修补!

    筋脉被废,基本上已经没有任何修复的可能了,但褚岚不相信。

    他小时候曾经听说过,这世界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有些世外高人隐居在名山大川,若是有缘能寻到那些世外高人,他的筋脉便有救了。

    于是,褚岚循着这么一个飘渺的传说,走遍了名山大川,寻找世外高人为自己修复筋脉。

    那段时间,他生活得如同乞丐,看尽了人性的丑恶,世间的冷暖,可他从来不会伸手要钱,一路之上,靠着做苦力赚钱路费,就算是再落魄,也不失皇子风范,天生便带着一股皇族的高傲之气。

    就在那个时候,他遇到了第三老祖。

    不是在名山大床之中,而是在他做苦工换取路费的码头之上。

    那日,他做了一天的工,领到了工钱,天却下雨了,他无处可去,便在码头的一处破屋之下躲雨,一个胡须花白的老者醉意阑珊地过来与他挤在一处躲雨。

    后来,那老者收了他为徒,帮助他修复了筋脉,那自然就是第三老祖了。

    褚岚用了十年的时间,突破成了六阶绝世强者,开始了自己的复仇之路!

    至于为何第三老祖要收单单收他为徒,褚岚打死也不说……

    后来才知道,老祖当时身上出了跳蚤,要褚岚给他挠挠,褚岚想着,两人挤在一起,那跳蚤难保不会蹦到他身上。

    于是,小小的帮了他一把。

    这便就是缘分吧!

    凤栖梧听着褚岚的诉说,心却无法平静。

    虽然对于他那段悲惨的经历,他只是几语带过而已,但她也知道其中的艰险。

    他能走到今日这个地步,不比自己付出得少……

    “为何你当初不听她的话,放弃复仇,做一个普通人?”凤栖梧突然问道,也是替东方不落问的。

    褚岚笑笑,笑中带着苦涩,他道:“放弃?我为何要放弃?我只是输了一次而已,我这一生,从来不是一帆风顺,偶尔输一次绝对不可能让我放弃!”

    若是他当初放弃了,现在的褚岚恐怕还在某个码头之上,做着苦力,看着工头脸色小心翼翼行事,没有尊严,没有未来……

    “是啊,为何要放弃?”凤栖梧唇边勾起一阵笑意。

    若是自己当初放弃了,放弃临死之前的最后一搏,她现在恐怕不知道在何处。

    若是转世之后放弃了修炼,她现在只是个南幽王的下堂妇。

    谈话之间,众人已经走到了这密地的深处了,对于这里,凤栖梧已经是无比的熟悉了,这一段时间之内她几乎是将这里面的每一寸土地都探索了一遍,毫无发现。

    “就是这里了。”第三燕突然停住了脚步,叫停了众人。

    这里只是一片随处可见的昏暗沙漠,实在看不出哪里藏有玄机。

    到了此处,一只汗津津大手突然便握住了凤栖梧的柔荑。

    凤栖梧看袂阙十分紧张的模样,他忙安慰道:“夫君,不用怕,这是你的机会。”

    袂阙的紧张显而易见了,甚至连额头之上都沁出了汗水,他有些担心地道:“不知道为何,来了此处,我心中就越发的紧张了,就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般。”

    凤栖梧也能感受到他的紧张,那手心之中全是汗水,呼吸也是诡异地急促。

    难道这里有什么东西吗?

    凤栖梧担忧地看向了第三家族所指的方向,见那方向确实是什么东西都没有。

    众人站定了,第三燕过来,走向了袂阙,单膝跪下,恭敬道:“邪神大人,此地便是你前世的埋骨之地,我第三家族已经在此守候了万年了,今日终于等到您回归了。”

    那邪神的墓地,竟然在此处?

    袂阙眼中的迷茫更深了,他步步走向了那空荡荡的平地之中,踩踩脚下的沙粒,突地对身边的凤栖梧道:“夫人,我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这大概真的是你的前世吧——”凤栖梧道,可是却不曾放松他的手。

    心中突然有种隐隐地担心,若是袂阙真的回忆起了前世的事情,完全地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的思维以前世为主导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如何?

    凤栖梧和袂阙的感情只是维系在婚姻和血脉之上的,或许有点朦胧的爱情,但并不浓烈,并不如她和白莲花欧武臣那般经历过生死劫难磨练而出的爱情坚固。

    看着袂阙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她突地有些失落。

    袂阙却突然对她笑一笑,道:“栖梧,你放心。”

    他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心思,他们之间的感情太过于顺利了,顺利到没有经历任何的刻骨铭心,可袂阙却从不想放弃。

    凤栖梧艰难地笑了一笑,两人携手走入了那片荒地之中。

    袂阙闭目,静静地感受着这里的气息,鼻翼微微地蹙动着,再一睁眼,他对凤栖梧道:“我好似真的来过这里。”

    第三老祖也过来了,道:“邪神大人,此地隐藏着您前世的尸骨和一部分力量,若是您能吸收了那力量,那我等这多年的努力也不算是白费了。”

    袂阙皱眉,道:“可是我不曾感受到任何动静,这里也没有任何东西,如何吸收?”

    袂阙的听力一向都是非常强大的,若是此地有东西,他定然能够感受到。

    凤栖梧看了看周围,带着疑惑道:“那力量到底在何处?”

    第三老祖摇摇头,道:“其实我等也不知晓,只是知道此地有着邪神和我五大家族前辈的遗骨,至于具体藏在何处,祖先有言,只要是邪神大人的转世身回来了,便就能找到了。”

    众人看向了袂阙,等着他的惊人发现,他也疑惑地朝凤栖梧看看,不知所措。

    凤栖梧叹了一口气,对第三家族的众人道:“难道就没有什么提示吗?”

    第三老祖思想了片刻,突地恍然大悟,对袂阙道:“血!邪神大人的血可以寻到遗骨所在地!”

    袂阙听之,面露难色,但还是伸出了手指,咬了一口,从指间挤出了一滴血来,他时常放血,已经习以为常了。

    那血滴入了脚下的沙粒之中,便没有声息。

    过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凤栖梧有些着急,问那老祖:“看来血没用,或许我夫君根本就不是你们所说的邪神转世之身。”

    这时候,袂阙却突然大叫:“夫人,我们快走!”

    他不由分说地便拉起了凤栖梧的手臂,快速地逃离这片沙地,众人看他那焦急的模样,纷纷也是退避,凤栖梧直接便拉着袂阙的手,腾空而去,才飞出没多远,那一片沙地便发生了剧变。

    只见那一瞬间,地面便裂开了一个巨大的裂缝,伴随着一阵阵的天崩地裂,天地忽然便变得越发昏暗了。

    轰隆隆——

    古老而苍凉的声音响起,从那地底传来,那一片沙地继续开裂,一个巨大的裂缝在不断地裂开,从那裂缝之中迸射出金光阵阵。

    “啾!”小孔雀被吓到了,飞到了褚岚的肩膀之上,瑟瑟发抖。

    众人看见那裂缝扩张到了最大之后,有什么东西缓缓地从那裂缝之中冲了出来,慢慢地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那似乎是一座宫阙,已经非常老旧了,简直就是断壁残垣,灰尘遍野。

    大地停止震动的时候,那宫阙的底座也和大地持平了,名符其实的平地之中升起的宫殿。

    众人惊魂未定地围了上去,那第三老祖突地激动地大喝了一声:“这就是邪神大人的坐化之地灵九宫啊!”

    果然看见那破旧的匾额之上,写着三个无人认识的古体大字,那大概便是万年的字体了。

    “灵九宫?”袂阙疑惑,似乎觉得这名字煞是熟悉,便提步往那宫殿之中去了。

    “一起!”凤栖梧追来,挽住了他的手,两人一道步入了那摇摇欲坠的宫殿之中。

    宫殿并不大,走入其中之后,首先看到的便是一尊亮光闪闪的人像。

    那人像栩栩如生,面部表情也是十分的生动,那是个男人的雕像,一身白衣,盘腿坐在地上,就算是过了如此悠长的岁月,他依旧是光鲜如初。

    “那竟然是——”袂阙看到那雕像人脸的时候大惊失色,就连凤栖梧也大吃一惊。

    那竟然是袂阙啊!

    一模一样的脸蛋!

    就算是转世了,脸也是不会转世的!

    袂阙依旧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那雕像,而凤栖梧则是走近了,认真地看起了其他的细节了。

    见那雕像如玉一般的透亮,心脉之处埋着一把匕首,鲜血累累,那人面上似乎透着解脱的光泽,但眼神之中却有着焦虑。

    那大概就是邪神的雕像了吧!

    凤栖梧心中默默地想着,想不到袂阙的前世竟然也是个如此风姿迷人的人儿,这破败的宫阙之中,唯有那一个雕像还保持着光鲜,不染半点的尘埃,如玉人般的完美,透着乳白色的光晕。

    “那就是邪神大人的遗骨啊——”随后进来的第三老祖看见那邪神雕像的时候,由衷地赞叹了一声,带着发自心底的虔诚。

    他首先跪下,带动了身后的一大群人接连跪下,唯有凤栖梧袂阙白莲花和褚岚等人未曾跪,呆呆地看着那玉人。

    那竟然是真人?

    死了万年的真人竟然还是这般栩栩如生!

    果真是大神!

    就连凤栖梧也不禁有拜服的冲动了。

    但见袂阙上前去,修长的十指往那邪神遗体之上触过去,触到之后指尖是一阵冰凉。

    “我感受到了他临死之前的绝望和悲凉——”他低声道。

    “邪神大人本想一死以求解脱,可是思想着若是自己的灵魂转世了,定然又会为祸一世,故而灵魂也不得安生。”第三燕道,看着那静静安坐的邪神,眼中闪耀着对强者的拜服。

    “还有我五大家族的先祖!”不知道是谁大喝了一声。

    众人看去,见邪神遗骨的身边,跪着五个人影,已经是五个死人了,也是如邪神那般尸骨不化,保持着死时的模样,有老有少,低垂着头,以一个谢罪的姿势结束了生命。

    “唉,先祖愧对于邪神大人的托付,一生也没有能寻到邪神大人的转世之身,每一个先祖在临死之时都会来此坐化,以求追随邪神大人而去。”第三老祖感叹道。

    凤栖梧也为那五个弟子的忠心所微微地触动了,未曾想他们还有如此的忠诚。

    “先祖啊,大人的转世子孙们已经寻到,你们可以安息了!”第三家族之人又一阵跪拜,恭敬不已。

    而袂阙依旧是看着那邪神的尸身,喃喃自语:“这就是我的前世?”

    他似乎还是不可置信,又伸出手去,伸向了那依旧刺在邪神心脏之中的刀。

    但在触到那剑的时候,他浑身一颤,似乎是如遭了雷击,浑身一震抽搐,那尸身之上的乳白色光晕竟然争先恐后地往他的身体之中钻去。

    袂阙大叫一声,晕倒在那尸身旁边,而那光晕还是如有生命一般,源源不断地往他身上汇集,片刻便没有踪迹,消失不见了。

    “夫君!”凤栖梧大惊,忙将袂阙扶起,见他已经没有了意识,心慌意乱,忙给他把脉,见他脉象非常不稳,时而如惊涛般的狂猛,时而又如平湖似安稳,看不出所以然来。

    第三老祖走来,一查探袂阙的状况,道:“他无事,邪神大人的力量正在进入他的身体,正在慢慢地改造这一世他的筋脉,很快他便会醒来的。”

    虽然他这般说了,但凤栖梧还是担忧,看着袂阙身子吸收了那光晕之后,那寸寸皮肤竟然也绽放出乳白色来的光彩来,整个人被笼罩在如梦似幻的光彩之中,令人看不真切。

    邪神尸身之中的光晕完全流入了袂阙的身体之中后,那尸身不再有光泽,一阵阴风吹来,那尸身迅速风化,眨眼便成了一堆白骨灰,随风而消失了,那另外的五具尸体也是这般。

    第三燕感叹道:“祖先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可以安息了——”

    众人心中感慨,可现在不是时候,这片大地又开始了震动,与方才这片宫殿出现的时候一般。

    “快离开这里,灵九宫就要消失了!”第三燕大呼道,众人已经鱼贯而出,凤栖梧将袂阙抱上了铁牛的背,带着白莲花一起飞出了那宫阙。

    出了灵九宫,身后又一阵惊天动地的震动,众人再看时,见那灵九宫又缓缓地沉入了地下,最终,裂缝合拢,那一片大地又是一处宁静的沙粒,什么也没有了。

    那灵九宫和灵九宫所埋葬的人,终于可以安息了,恐怕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了。

    众人对着那方向又是拜了几拜,算是对强者的一种敬畏。

    而凤栖梧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袂阙,他静静地睡在铁牛的背上,浑身被那乳白色的光晕笼罩着,正进行着某种蜕变。

    凤栖梧看着他,时而眉头紧蹙,时而又放松,似乎昏迷之中正经历着什么事情,他现在很不好过。

    “夫君,夫君!”凤栖梧连唤了几声,都不见袂阙醒来,她便也不打扰他了,只是在一边默默地守候着。

    她心中却是七上八下的,总觉得袂阙醒来之后,她面对的将会是一个陌生人。

    她默默地坐在铁牛的背上,将袂阙放在自己怀中,看着他的容颜发呆,甚至是有些贪婪,似乎是怕下一刻,这张脸会变得陌生,陌生得她都认不出。

    众人停下,等袂阙醒来。

    第三老祖又围着他的乖徒儿转悠去了,褚岚不厌其烦,想跟凤栖梧套套近乎都不行,只得远远地眺望两眼。

    白莲花照看着小孔雀,不予余力地将自己一身的高潮赌术教给它,才没半天,小孔雀已经能用它的鸟脚熟练地甩出豹子了,花脸猫看着他们玩骰子,在一边急得团团转,奈何自己这爪子确实是不如小孔雀的灵活,只得看着干瞪眼。

    欧武臣也出来了,因为凤栖梧的实力极速提升,他的实力也是水涨船高,也达到了五劫之境,他出来便看见凤栖梧抱着昏迷的袂阙,脸上带着浓浓的担忧,他便也安静地站在一边,随着凤栖梧一起,默默地守候着袂阙。

    第三家族的领军人物第三燕也过来了。

    “凤小姐!”他很是小声,似乎是怕吵醒了袂阙一般。

    “前辈有何事?”凤栖梧还是恭敬地道。

    第三燕道:“此番邪神大人醒来之后,他的部分记忆会苏醒,到时候,还望凤小姐不要阻拦他。”

    这话的意思,凤栖梧也懂,她看向了袂阙,眼中带着爱恋。

    “若是他愿意,我又何苦阻拦。”

    若是他真的变成另外一个人,那也是他的选择……

    ------题外话------

    两周年纪念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