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天才狠毒狂妃 > 四掌事

四掌事

推荐阅读: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天才狠毒狂妃最新章节!

    守卫山口的神兽被降服后,欧阳孤容一行人就马不停蹄的往天山深处赶去。

    仙界的时光流逝速度,应该比之先前的山洞中更加迅疾。

    这蔓延着皑皑白雪的天山一脉,才可谓是当之无愧的“山中无岁月,世上已千年”。

    一行人约摸飞行了一个时辰,螭龙的身形才渐渐放缓了下来,往平底上降落下去。

    到了一处类似于城门的建筑外,螭龙才沉稳的将承欢放到地上。

    “这是天门城,相当于人界中的京城。”螭龙也幻化出了人形,简要的介绍道。

    打量着面前巍峨壮阔的城门,承欢心中也不禁啧啧称奇起来。

    仙界的派头果然非同凡响,单单是这一道城门,就已经可以显示出绝对的权威来。

    “为防引人注目,咱们就只能步行进城去了。”螭龙沉稳的说道。

    到了这里,他俨然成了承欢和欧阳孤容的向导。

    “对于天门城,你很熟络?”承欢隐藏着自身的灵修,朝着身边的螭龙随口一问。

    然而螭龙的回应,却让承欢玉手顿时就是一怔。

    螭龙嘴边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来,风轻云淡的回道:“不熟,五百年前来过几次。”

    螭龙此举,明显是含有了逗弄承欢的意味。

    承欢正待发作,却只听达达的马蹄声奔涌而来,伴随着一个男子骄纵的喊叫声。“快让开!快让开!小爷的马蹄可是不长眼的!”

    还未来得及回转身形往声源处望去,承欢就直觉一阵强大的拉力,包裹着她往一旁闪身而去。

    沁入鼻翼的是一阵熟悉的桂花香气,依靠在对方结实的胸膛上,承欢不用抬头也已经知道是欧阳孤容抱住了她。

    “小丫头,你没长眼睛是不是!”承欢正欲抬头去看究竟发生了什么,没想到一个恶狠狠的声音反而抢白起来。

    蹙着柳眉往声源处望去,承欢只见一个黑衣劲装的男子,骑在马背上高傲的怒喝着。

    然而却是在隐约间,承欢闻到了自黑衣男子身上溢出的一股花草香气。

    “说你呢!发什么愣!挡了小爷的路还敢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小爷,难不成想色诱小爷不成!”见承欢怔在了原地,花渊又一阵暴喝出声。

    虽然承欢还被欧阳孤容揽在怀中,但是想来目中无人的花渊又怎么会把其他人放在眼中。

    正是这是,欧阳孤容的黑眸冷光一闪,右手已然一个术法捏在掌心中。

    “本王的女人还轮不到你来觊觎!”欧阳孤容冷峻孤傲的声音响起。

    随着欧阳孤容的话音同时响起的,还有花渊坠马落地的“嘭”声。

    欧阳孤容的话音方落,广袖一挥,手中的攻击就悄无声息的朝着花渊的胸膛铺了上去。

    花渊速来仗着家族门派的势力骄纵跋扈,加之修炼的又以暗器毒药为主,对于欧阳孤容冷不防的这一击,他可以说是毫无招架还手之力。

    “这就是目中无人的代价。”承欢也抬将一双清亮冷曜的眸子看着跌坐在地上的花渊,冷声说道。

    如若今日不是在仙界中,他们还稍有收敛的话。

    只怕这上下,跌落马背的就不是正吃痛揉着屁股的一个人了。

    而是一具目瞪口呆的尸体!

    “竟敢袭击小爷,给我看招!”花渊自然也不是好相与的对象,吃痛的立起身形,右手间依然一把白色粉末挥洒了出来。

    然而就在粉末被挥洒出来的同时,承欢已经双手合十挥舞在虚空中,在三人面前竖起了一道透明的防御结界来。

    她的猜想果然不错,对方正是用毒之人,故而身上才会溢出一股花草香气。

    所以才会在看到花渊神行暗动时,就迅速竖起了防御结界来。

    眼看着自己挥洒出的粉末,似是受到无形的阻力一般,就在距离承欢一行人丈许远的地方改变了去路。

    就在一瞬间,花渊挥洒出的毒药悉数反弹了回去,直直往他的面门上扑去。

    “啊!……”又是一声凄厉的尖叫声从花渊的口中发出。

    “你们给小爷等着,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捂着自己的脸一个翻身跃上了马背,花渊气急败坏的说道。

    承欢静静凝视着花渊逃窜而去的背影,一双泼墨瞳仁中顿时闪耀出一道光华来。

    只因为就在花渊离去的同时,欧阳孤容已经用密语术对着承欢和螭龙说道:“嘲风的情报机构中有这个男子的资料,他是万花门的四掌事,当今万花门门主的四徒弟。”

    “跟着他,一定能不费吹灰之力的找到万花门!”承欢眉开眼笑起来,用密语术将自己的话传到欧阳孤容和螭龙耳边。

    说罢,三人一个对视后,就虚朝着花渊离去的方向身形一晃追了上去。

    方才还团团围住的集市中,现在却只剩下了众人的面面相觑。

    那三个人呢?刚才不是还三个人一起愣在原地,怎么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就从自己眼前消失了呢?

    仙界虽然是仙人居住的地方,但是也并非所有人都有着高超的术法的。

    这里的秩序守则,其实同天山之外的凡尘俗世没什么两样。

    拥有灵修能力的人,都是经过开窍和苦修,才能有着异于常人的气境。

    可以通过对自身气境的提升,来幻化出繁多的术法来。

    但是修炼之人毕竟不是多数,还有许多都只是没有修为的平凡人,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安稳的人生。

    而今这些围观的民众,就是仙界中没有修炼过得平凡人。

    却说三人身形一动,就追踪着花渊的骏马而去。

    没过半柱香的功夫,就看到了正坐在马背上疾驰的黑影。

    想必中了自己挥洒出来的毒药的花渊,整急忙赶回去寻找解药呢。

    承欢一行三人也不着急,好整以暇的隐匿了身形跟在花渊身后,看着他在巷道间逡巡着。

    终于在疾驰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后,花渊“吁”的一声勒住了马头,在一扇侧门模样的朱门前停了下来。

    耳力强劲的承欢,却是在花渊跃进了侧门后,隔着木门就听到了高墙后嘈杂熙攘的声音。

    “看样子这里并非寻常人家的宅邸,咱么绕到前门去看看。”犹疑了片刻,承欢这才轻轻发声。

    欧阳孤容和螭龙并没有多言,跟在承欢身旁就循着一旁的巷道往前走去。

    侧门开在巷道内,那么正门应该就在正对外街的通道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