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天才狠毒狂妃 > 月亮石

月亮石

推荐阅读: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天才狠毒狂妃最新章节!

    时间就这样在承欢的牵挂中,过去了十数日。

    小小的**别院中虽然也有婢女青衣小厮照顾着,承欢每日只需照看天隽,但是愁思甚多的承欢还是不可遏制的清减了下去。

    娇小的她本就显得清瘦无比,这段时间的清减,承欢愈发显得憔悴起来,几乎清瘦得像是弱不经风一般。

    “王爷,可需要我先去代为通传一声?”欧阳孤容一行人的脚步渐渐接近风门,青龙这才开口问道。

    “不必了,在天门附近的客栈住下吧,她现在大抵不想再见到我。”欧阳孤容一挥手,冷峻的语气间不自觉的多了几分无奈。

    死生不复相见,承欢这句冷冷的诀别词还一直铭记在欧阳孤容的心头。

    既然承欢不愿再和他想见,那他不出现,就已经是对承欢最好的保护。

    青龙还欲开口说什么,却已经被欧阳孤容广袖一挥阻了回去。

    虽然身心都受到了重创,但是他这个大哥的身份和威严还败在面前,他决不允许这个时候,让儿女私情羁绊住了自己。

    承欢倚坐在凌驾在潺潺流水之上的小桥间,虽然怀抱着天隽,她的心却早已飘扬到了过往那段浓情蜜意的时光中去。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眼看着皎洁月光照耀下的小桥流水的景象,承欢又不禁呢喃出了这《雨霖铃》来。

    没想到古代此人的佳作,到了愁思并发的女口中,当真这样的合情合意,似是专门为哀婉的承欢写就的一般。

    “天隽,你可曾念想你的父亲了?”逗弄着襁褓中的天隽,承欢又是一阵不经意的问道。

    抱着眉眼和欧阳孤容愈发相似起来的天隽,承欢几乎每天都要这样问上数遍。

    这段时间以来,她对欧阳孤容的思念之情也愈发浓厚起来。

    真是多情自古伤离别,只有在真正的诀别之后,欧阳孤容的好处才一点点的跳脱到承欢眼前,让承欢悔不当初。

    似乎是感应到了承欢的思念之情,躺在襁褓中睡得香甜的天隽也不禁微微蹙起了小小眉头来,展露出一丝不适的表情来。

    “你也念想他了?只可惜,我们现在已是死生不复相见了。”承欢看了一眼怀中蹙起小小眉头的天隽,复又回转眼眸看向皎洁的皓月。

    “小姐,夜寒露重,仔细受凉了。”正是这时,承欢的另一名贴身婢女青衣为她披上了兽皮长氅,柔声说道。

    自从她们被调派来风门服侍承欢后,就再也没在这位风家大小姐脸上看到过一丝笑颜。

    即便是逗弄天隽的时候,承欢脸上那抹笑意都像是虚浮的,全然没有真正笑的意味在里面。

    眼看着愈发清减的承欢,婢女青衣也十分不忍。虽然以前从未服侍过承欢,但是在山庄时也略曾听闻过这位风家大小姐的传闻。

    据说她出声就带来了天地异象,更是在外出游历的时候怀上了皇族的龙裔,年纪小小就已经突破到了女所不能突破的武术灵修限。

    然而正是因为经历过的多多,承欢的身体也之孱弱,曾经一段时间还昏迷了个月之久。

    “山庄今日可曾传回消息?”承欢这才收回了神思,沉稳的问道。

    “二小姐说老爷的身体已经康复,山庄重建工作也已经告一段落,不日之后就能返回山庄了。”婢女青衣如是回道。

    听到众人都已经安康的消息,承欢这才安心起来,轻轻将天隽转交到婢女青衣的手中说道:“外头露重,你把天隽抱进屋吧,我再坐一会。”

    虽然已经是深夜,承欢却并没有起身进屋的意思。

    目送着婢女青衣带着天隽进屋后,承欢甚至不觉一直抱着天隽的手臂发麻,甚至是一阵阵微风拂过,承欢都丝毫不觉冷凉。

    全身心跌进思念之中的承欢,对外界的感知能力已经下降了许多许多。

    也正是因为这样,对于那个悄然隐到了庭院中一棵花树后的颀长身影,耳力甚好的承欢才会并无丝毫觉察。

    看着静坐在小桥上的承欢,隐在花树后的欧阳孤容也是心头阵阵抽痛。

    风蚀的本意就是让承欢远离纷争的漩涡,在这里静养。没想到就算是远离了一切纷争,承欢却还是不可遏制的消瘦了下去。

    不过是十数日不见,没想到承欢竟然已经是人比黄花瘦。

    远远看着憔悴不堪的承欢,欧阳孤容想到自己曾经给承欢造成的种种伤害,想到她自己独自一人背负着的重重压力,心头的抽痛丝毫不逊于承欢。

    力稳住了自己想要跨出前去的脚步,欧阳孤容冷峻的面容上又愈发面无表情起来。

    这个时候,他很想去跟迈出步去和承欢相见,但是亦想到承欢过往的冷漠,想到自己苦苦的追求却得不到的原谅,心中顿时又失却了相见的勇气。

    把玩着手中的半月石,承欢就这样倚坐在石桥上沉沉跌进了睡梦中去。

    这段时间的愁思,已经将憔悴不堪的承欢折磨得没了人形,现在因为经受了初秋深夜的寒风,额头已经微微发烫起来。

    “你还是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叫我怎能放心的下啊。”身形一闪,欧阳孤容已经迅疾出现在了承欢身后,眼疾手快接住了承欢手中将要坠落到流水中的半月石。

    “这半月石原是我留与你的信物,你至今还把玩着它,是因为对我的恨意愈发浓了起来么?”拦腰横抱起承欢,欧阳孤容将半月石塞回承欢脖颈中,无奈的说道。

    欧阳孤容不敢想象他们二人之间还有情意流转,所以对于承欢把玩着半月石的唯一合理解释,也只生下了浓厚的恨意了。

    “小姐……”听到异动转出屋外的婢女青衣,没想到却看到了这样温情的一幕。

    那个在山庄中被广为赞誉的贴身侍卫,正轻柔的横抱起承欢,不知正在深情的呢喃着什么。

    “小姐的厢房在哪?”见到转身出来的婢女青衣,欧阳孤容沉稳的问道。

    “这边……”婢女青衣径自引着,带着欧阳孤容往承欢的屋室走去。

    风门虽然已经久不住人,但是风蚀一直都派人精心修缮着这所风氏一族的古老宅院。

    不仅是对祖先留下的遗物的一种崇敬之意,还是为自己一家人留下的一个后备基地,以防万一日后天宇山庄又被皇族视为眼中钉,日后风族老小也能留下一个落脚的地方。

    故而风门虽然没有天宇山庄那样宏伟,也是有着兜兜转转的亭台楼阁的。

    怀抱着承欢走在着兜转的楼阁中,向来孤傲的欧阳孤容竟然也贪心的想要时光就这样停顿下去,停顿在他怀抱着这一抹软香的时刻,让他们恒久以这样静美的姿态走下去。

    但是无奈,时光总不可能因为他一个人停留下来。

    不过片刻,轻易就打开了一间朱门,轻声说道:“到了。”

    “不要告诉小姐我来过,如若明日小姐问起,就说是她自己回房歇息下的。”临进屋前,欧阳孤容却还谨慎的吩咐道。

    承欢不愿见他,那么他就一定要将这一切做得不着痕迹才是。

    轻易犹疑的点了点头,这才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年少的她十分不懂这两个人为何要这么折磨彼此,明明心中都无限挂牵着对方,就算是她这个侍女也看得出来。

    然而他们两人却偏偏要躲避着对方,在对方看不见的时候,悄悄的挂念着对方。

    翌日深夜,承欢复又静坐在了小桥上,怀中还是抱着正玩闹得欢的天隽。

    虽然两颊上已经飞起了两团潮红,承欢却还是亘古不变的坐到了石桥上赏起月来。

    “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入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低吟着一咏月诗,承欢的神情又变得寂寥起来。

    咏月咏月,只可惜今夜皓月已被层层云团遮掩住,只有星星点点的星光漏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昨夜她竟然会感受到了欧阳孤容的气息,那结实而挺拔的胸膛,正如之前怀了天隽时候,欧阳孤容每夜不辞辛劳的将随时昏睡过去的她,沉稳抱回房中的感觉。

    把玩着承欢脖颈间的半月石,天隽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一直咿咿呀呀的似在对承欢说着什么。

    正是这时,被天隽把玩着的半月石在寂黑的夜中散发着那阵宛如皓月一般的皎洁光华,先前几日因为皓月当空,承欢也未曾注意到半月石的光华竟然这么璀璨夺目。

    然而似乎有着照应一般,半月石的光华直直射向了庭院里的一棵花树下,那里同样照射出了一道皎洁璀璨的光华来。

    那股熟稔的光华,似乎也是一块半月石发出的。

    “什么人!?”承欢怀抱着女天隽,在发声的一瞬间,已经脚尖点地一跃而起朝着花树下奔去。

    欧阳孤容正打算闪身离去,无奈承欢已经先他一步的奔了过来。

    终于在避无可避的情形下,欧阳孤容才无奈的迈出了一步,沉声说道:“欢儿,是我。”

    承欢一听来人那低沉厚实的声线,数日来抽痛着的心尖顿时就是一颤,这个声音就算烧化成灰承欢也认识——欧阳孤容!

    被团团云层围住的皓月一瞬之间竟然又显露了出来,洒落下了一地的皎洁光华,映衬着天隽手中和欧阳孤容手中的半月石,显得愈发光滑夺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