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 > 第82章 吃醋,你亲我了对不对

第82章 吃醋,你亲我了对不对

作者:欲念无罪233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最新章节!

    原本云墨染是完全有把握在靠到合适的距离之时潜入水中,抓住赫连擎霄的脚腕将其拖到竹排上的,然而她却非常不小心地忽略了一点:赫连擎霄是会武功的,因此他的身体爆发力比普通人要强很多。正是因为这一点疏忽,赫连擎霄便抢先一步抱住了她的右胳膊!

    云墨染之所以能在水中宛如游龙,全仗着水性好,游泳的本领高,而这游泳所靠的正是双臂双腿,如今赫连擎霄突然将她的胳膊抱住,她的整个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紧跟着便咕嘟咕嘟连呛了好几口水,好不难受!

    “放手!”趁着浮出水面的空挡,云墨染厉声呵斥了一句,同时用力挣扎。然而对于死亡的恐惧令赫连擎霄的力气比平时大了很多倍,他宛如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一般死死地抱着云墨染的胳膊,宁死不肯放手,口中兀自喘息着说道:“云墨染……咕嘟咕嘟……救我……咕嘟咕嘟……救……”

    “放手我才能救你!”云墨染气得直想骂娘,却怎么也挣不脱赫连擎霄的手,“你先放开……”

    一句话未曾说完,一个浪头突然劈头打了过来,云墨染只觉得脑中一阵晕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与赫连擎霄一起被奔腾咆哮的河水径直往下游冲去!

    赫连苍宁自是不知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怎样的变故,方才他之所以能够听话地先去救赫连擎阳,是因为他看得出云墨染的水性的确很好。然而就在他将赫连擎阳成功救起之后,却发现这个水性很好的人居然与被救者一起消失了?难道发生了什么意外?!

    一念及此,赫连苍宁登时吓得魂飞天外,同时更加后悔自己的大意!方才应该先救云儿的!赫连擎阳虽然也比较狼狈,但短时间还不至于有性命之忧,可是云儿毕竟是个弱女子,又不会武功,纵然水性是不错,却依然最容易出现意外!

    悔恨之下,赫连苍宁疾声吩咐道:“阡陌,你先护送其他人去对岸,我要去找云儿!记住,任何人不准跟着我,不管谁出了任何差池,我都为你是问,明白吗?!”

    扔下一句话,他不等阡陌再说什么便扑通一声跳入水中,奋力往云墨染消失的地方游去。阡陌等人的水性比较一般,再加上此处河水湍急,他们若是因为护主心切而纷纷跳入水中,只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王爷!”看到赫连苍宁水中的身影,风无求等四人自是急得上蹿下跳,本能地就要往下跳。

    “不准跳!”阡陌及时一伸手拦住了他们,脸上神情凝重,“没听到王爷方才的话吗?要我们先去对岸!”

    “可是……”月无情眉头紧皱,几乎哭了出来,“王爷他……姑娘她……”

    “他们都不会有事。”阡陌肯定地说着,为四人打气,更为自己打气,“姑娘水性好,王爷功夫好,他们一定会来找我们的!我们先去对岸,莫让王爷为我们担心!”

    其实阡陌的想法很简单:先将风无求等四人以及赫连擎阳送到对岸,再回来找赫连苍宁,若是还看不到他将七小姐救回来,他便也跳入水中去找他们!

    赫连苍宁不仅是十九皇叔,更是苍生门的门主,他绝对不能出事!而阡陌作为苍生门的副门主,赫连苍宁的生死之交,他更绝对不会让赫连苍宁出事!因此他只要可以将风无求等人平安送到对面,便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去找赫连苍宁了!

    赫连苍宁咬紧牙关,一路游到了方才云墨染所在的地方,却一无所获。他自是不甘心,立刻屏住呼吸潜入水下一番摸索,依然没有任何发现。想着云墨染一定被湍急的河水冲到了别处,他试探着往下游慢慢地游了过去,一边前进一边仔细地注意着四周的情况,寻找着任何蛛丝马迹……

    然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到腰间一紧,已经被人拦腰抱住!对方显然也是方才竹排被撞翻时的落水者,是以此刻一遇到救星,他便抱得死紧,而且还在拼命地收紧双臂,试图更紧地贴在赫连苍宁的身上。

    难道是云儿?感觉到抱住自己的人手臂纤细,身材娇小,明显是个女儿身,赫连苍宁不由大喜,立刻用力将那人的手掰开,接着将她的脑袋托出了水面:“云儿……是你?”

    看清了这人的脸,赫连苍宁不由大失所望,因为她根本不是云墨染,而是安陵舞月!安陵舞月也没有想到她第二次在危难之中碰到了赫连苍宁,居然连害怕都顾不上了,哆哆嗦嗦地说道:“是……是我……十九皇叔,我们还真是有缘……多谢十九皇叔相救……”

    谁要救你?我要救我的云儿!赫连苍宁满脸黑线,一眼瞥见旁边正巧有一块岩石,干脆一抖手将安陵舞月丢了上去,口中冷冷地说道:“你在这里等梦羽国的人,我要去找云儿!”

    你……安陵舞月大怒,险些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就算你急着去找那个贱人,也用不着如此不顾我的死活吧?勉强压住心头的怒气,她故意装出一副娇怯怯的样子说道:“不要!十九皇叔,不要丢下我嘛!我好害怕!万一一个浪头……”

    什么叫怕什么来什么,今日安陵舞月是彻底明白了。就在她刚刚说到“浪头”二字之时,一个巨大的浪头还真就从她的背后突然打了过来,瞬间将她和岩石一起吞没了!待浪头消失之后,安陵舞月也早已落入了水中,而且无巧不巧的,正好落在了赫连苍宁的面前!

    ……赫连苍宁暗叫倒霉,怎么跟这个讨厌的女人这么有缘?然而就在这时,安陵舞月居然如赫连擎霄一样,手脚一阵胡乱扑腾,紧跟着死命地抓住了赫连苍宁的胳膊!赫连苍宁猝不及防,登时如云墨染一般被她拖拽得失去了平衡,整个人都落入了水面以下!

    冰凉的河水瞬间将他淹没,他只来得及感到头顶一凉,几口冰冷的河水已经呛入了口中,好不难受!

    可恶!赫连苍宁恼怒异常,立刻狠狠地一挥手想要摆脱安陵舞月的钳制。可是水中毕竟不比陆地,根本无处借力,何况安陵舞月又抓得那么紧,一时之间还真不容易挣脱。就这么耽搁了一个瞬间的功夫,赫连苍宁已经不由自主地被咆哮奔涌的河水往下游冲去……这两人真不愧是心心相印的一对,连遭遇都相似得令人哭笑不得。

    云墨染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被冲出去了多远。自从被赫连擎霄抱住胳膊之后,她整个身体就失去了平衡,更不再受自己的控制,结果两个人一道被毫不留情的河水往下游冲去。

    但即使如此,云墨染的状况依然比赫连擎霄要好得多。身为雇佣兵时长期艰苦的训练本就锻造了她一身非同一般的本事,就连在水中憋气的功夫也非一般人可比。因此每次因为失去平衡而没入水中时,她便暂时屏住呼吸,免得因为呛水而窒息。当被浪头卷上水面的时候,她再趁机深吸气……总之在这般反反复复的调整中,她居然一路保持着清醒。

    赫连擎霄便没有那么好的本事了。之前因为他的脑疾,他本就很少下床,更别说学会游泳了,是以抓住云墨染之后他才会死也不肯放手。然而正因为如此,他很快便陷入了昏迷之中,只不过即使昏了过去,他依然下意识地紧紧抓着这救命的稻草。

    明显地感觉到抓着自己的双手开始放松,云墨染知道赫连擎霄差不多应该昏过去了——也必须得昏过去了,否则若是继续如此僵持下去,她云墨染虽然不会有事,赫连擎霄却绝对会因为窒息而死。

    云墨染一边喃喃地咒骂了一句,一边猛一用力,终于将自己的胳膊从赫连擎霄的钳制中解脱了出来。来不及松口气,她立刻一把抓住赫连擎霄慢慢下坠的身体,用正确的姿势带着他向前游去。必须得尽快到达岸边,否则她也快要支持不住了。更重要的是,赫连苍宁一旦发现自己不见了,他一定会跳入水中找自己,他的功夫虽然高绝,水性却未必绝佳,万一……

    想到赫连苍宁,云墨染虽然心中焦急,却尽量沉住了气,一边用单手奋力划水一边思索:很明显,他们如今是被河水往下游冲,而这条河是南北流向的,也就是说,如果顺着流向慢慢往西边靠拢,那么只要到达岸边,也就说明他们已经成功地渡过这条河了!虽然这条河宽得很,不知道何时才能到达岸边,但总比漫无目的地瞎游强得多吧?

    一念及此,云墨染不再犹豫,立刻顺着河水巨大的冲力尽量往西边靠拢。如果河水是静止的,她只需直接横穿河面即可。可是如今河水不但在流,冲击力还大得可怕,她不得不顺着被冲击的方向尽量一点一点地偏移。换句话说,无论相对于这条河的下游还是对岸来说,她走的都是一条斜线,而且是尽量往河的对岸倾斜。

    如此一来,虽然她游的路线会比较长,但只要不出意外,便总会有到达岸边的时候。而且河水本身就是在往下游奔涌,她其实根本不必花费太大的力气来划水,只需要尽力让自己一点一点地往西边移动即可,河水便可以慢慢将他们送到对岸的某一处了。

    云墨染这个思路无疑是正确的,因为就在不知过了多久之后,她终于看到了陆地!尽管并不怕死,也知道自己必定不会死在这里,但是在这一刹那,她还是有一种从地狱回到阳间的兴奋感!

    而且更令她兴奋的是,河水流到此处之后,因为河面变得更宽,水流也相对平缓了不少,激起的浪头也变得小了。顾不上多想,云墨染立刻拼尽最后一点力气尽力往岸边游了过去。赫连擎霄虽然还有一点点气息,但却一直昏迷不醒,还不知能不能挺过这一关……

    双脚终于踏上了实地,云墨染却来不及体会那种重生的喜悦,立刻把赫连擎霄拖到了远离岸边的干燥草地上,并立刻动手实施抢救。首先,她将赫连擎霄的身体翻转,让他趴在自己支起的腿上,好尽量将腹中的河水吐出来。片刻后,水已经吐得差不多,赫连擎霄却依然死气沉沉,完全没有醒转的迹象!

    糟了,不会是死了吧?云墨染眉头紧皱,迅速为赫连擎霄做了一番检查,最终确定他还有微弱的气息,但必须进行心脏按压和人工呼吸,才能最大可能地救回他一条命。

    “便宜你了……”云墨染哼了一声,立刻动手将赫连擎霄平放在地上,使其平卧,并解开了他的衣领,自己则跪在了他的左侧,捏开赫连擎霄紧闭的嘴,口对口地吹了一口气,紧跟着,她以左手掌根部紧贴按压区,右手掌根重叠放在左手背上,并使全部手指脱离胸壁,开始平稳而有规则地垂直向下用力按压。大约每按压4~5次,就口对口吹气一次……

    如此这般反复进行了多次,赫连擎霄原本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终于渐渐变得红润了些,呼吸和心跳也开始慢慢恢复了。觉察到这一点,云墨染暂时停了下来,抓过赫连擎霄的手试了试,已经可以摸到脉搏跳动。接着,她放开手,又捏起他的眼皮看了看,确定瞳孔回缩也正常。换句话说,抢救成功,赫连擎霄这条命算是被她从阎王爷手中抢回来了!

    “累死我了……”终于松了一口气,云墨染立刻一屁股跌坐在地,累得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了。看着呼吸越来越平稳的赫连擎霄,她突然撇了撇嘴,哼了一声说道:“真是够便宜你了,害得本姑娘跟你嘴对嘴地玩亲亲……”

    幸亏方才的一幕赫连苍宁不曾看到,否则他还不定怎样吃醋。不过这句话他虽然不曾看到,赫连擎霄却隐隐约约听到了,只可惜听得不算太真切而已。

    很长一段时间,赫连擎霄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在何方。他只记得竹排翻了之后,他被河水冲得晕头转向,好不狼狈。然而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云墨染奋力向他游来,真是又惊又喜:云墨染还是在乎他的,她心里还是有他的!否则为什么那么多落水者她谁都不理,甚至不理会赫连苍宁,第一个便跑来救自己呢(拜托,那是因为你看起来最狼狈,最容易挂掉好不好)?

    于是,他顾不得面子地扑了过去,希望云墨染救他一命。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他的意料,云墨染不但未能救他,反而连她自己也被河水冲得乱七八糟,根本找不到东西南北了……

    接下来的事情,赫连擎霄便没有什么印象了,因为不久之后他就彻底昏死了过去,所以他并不知道云墨染带着他经历了一番怎样的辛苦,才借着河水的冲击力慢慢爬上了岸。

    然后,当他的意识慢慢恢复的时候,他只是隐隐约约觉得胸部正在被人不停地按压,而且每按压几次就会暂时停下来,紧跟着就会有一股淡淡的幽香靠近鼻端,伴随着这股幽香,有什么虽然冰凉但却柔软滑腻的东西便会贴上自己的唇……如此这般反复了许多次。接着,有个人似乎喃喃地说了一句什么:“……嘴对嘴……亲亲……”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多时,赫连擎霄的意识进一步恢复,可是脑中却还残存着方才那种按压的感觉和幽香的味道。然而当他慢慢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又发觉身边什么都没有,难道方才的一切真的只是错觉吗?

    “醒了?觉得怎么样?”

    身侧突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赫连擎霄本能地一扭头,才发现云墨染就坐在离自己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正静静地看着自己。方才那种隐隐约约感觉到的按压和幽香,难道是来自于她?

    “你救了我?”赫连擎霄挣扎着坐了起来,发觉除了浑身有些发软以外,并没有太明显的不适感。转动脑袋看了看四周,他继续问了下去,“我们这是在哪里?”

    “我救了你,不过我也不知道我们在哪里。”虽然密林内温度较高,但是一阵山风吹过,浑身湿透的云墨染还是不由打了个寒战,“但可以肯定的是,如今我们已经在河对岸了。殿下觉得怎样?如果没什么大碍的话,我们便沿着河岸往上游走,应该可以找到他们。宁皇叔如今不知怎样了,我担心……”

    听到只顾为赫连苍宁担心,赫连擎霄心中登时异常不舒服起来,也不知是因为恼怒还是因为吃醋,他冷冷地打断了云墨染的话:“此刻还不行,我浑身发软,无法走路,必须再休息一下。”

    云墨染眉头一皱,继而无声冷笑:浑身发软?浑身发软你还有力气吃醋发脾气?装作善解人意的样子站起身,她点头说道:“既如此,殿下便在此处休息一下再走,我先回去找宁皇叔他们……”

    “站住!”赫连擎霄颇有些恼羞成怒,迅速从地上爬起身拦在云墨染面前,“云墨染,你太放肆了!本王身为皇子,身份尊贵,你不但不尽全力保护本王,反而要将本王扔在此处不管?你凭什么?!”

    “殿下这话好莫名其妙。”云墨染依然冷笑,眸子清冷如冰雪,“殿下身手不凡,我却是毫无内力,敢问殿下怎会需要我保护?”

    “我……”恼羞成怒之下,赫连擎霄不由红了脸,却强撑着不肯放行,“你……你也知道你毫无内力是不是?那你还到处乱跑?跟本王在一起,本王至少可以保护你!”

    保护?等你保护,我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就像刚才,若不是你抓住我的胳膊不放,咱们何至于跑得这么远?

    云墨染淡淡地摇了摇头:“不敢劳烦殿下,我必须尽快回去找宁皇叔他们,不能再耽搁了。殿下请在此休息片刻,等力气恢复了再跟上来不晚。”

    说完,她绕过赫连擎霄继续往前走。赫连擎霄气得面红耳赤,再次一晃身子拦在了她的面前:“你……”

    可是云墨染已经没有功夫跟他闲扯,是以她根本连眼皮都不抬,脚底下顺势踏出了几个诡异的步子,瞬间从赫连擎霄的面前闪了过去,正是赫连苍宁教给她的“魅影修罗剑”中的步法!这套剑法奇诡怪异,步法更是令人眼花缭乱,赫连擎霄根本就抵挡不住,不等他反应过来,眼前已经没有了云墨染的影子!

    “你……云墨染你……”赫连擎霄刷的一回头,才看到云墨染已经离他很远,不由咬牙切齿地追了上去,“站住!你给我站住!我有话问你!”

    云墨染步法虽怪异,却吃亏在不能展露内力,是以赫连擎霄几个起落已经追了上去。情知她的功夫经过赫连苍宁的亲自调教,自己根本拦不住她,赫连擎霄也就不再自取其辱,只与她并肩而行,口中跟着追问道:“云墨染,我问你,方才你是如何救我的?你是不是……亲……亲我了?”

    哟?你感觉到了?云墨染脚步不停,摇摇头淡淡地说道:“没有。”

    真的没有,因为那根本不叫亲,而是人工呼吸,只是口与口的接触而已,与亲吻无关。

    “你休想否认!”赫连擎霄显然不明白什么叫人工呼吸,立刻大叫了起来,“我都感觉到了,方才你趁我昏迷的时候亲过我,而且应该还不止一次!你还一边亲一边摸我的胸……”

    我拜托你,那叫心脏按压好不好?若非这双管齐下,你早就一命呜呼了,哪里还有机会在这里跟我胡搅蛮缠?情知他根本不可能明白这些现代医学知识,云墨染并不打算解释,接着摇头说道:“真的没有,那只是你半梦半醒之时产生的错觉、或者是幻觉而已。殿下也不想想,当时你还在昏迷之中,我只怕你性命不保,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何况……我为什么要那么做?”

    赫连擎霄一愣,登时有些难堪起来。是啊!人家为什么要这么做?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一厢情愿地想要跟云墨染再续前缘,可是云墨染却都对他不假辞色——其实想想也是,既然能够得到十九皇叔的青睐,谁还会选择他这个连十九皇叔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的区区皇子?既然如此,云墨染有什么必要趁他昏迷的时候对他又摸又亲?这确实是说不过去啊……

    但是反过来说,刚才那感觉那么清晰,那么真实,根本不像是错觉,更不是幻觉!他明明就是感到有人在按压他的胸口,而且闻到了那股幽香!一定是云墨染隐瞒了什么!

    想到此,赫连擎霄固执地摇了摇头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我知道那绝对不是错觉!所以我还要问问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绕口令啊?云墨染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淡淡地说道:“我也说过了,什么都没做,殿下不必再多说。如今最重要的是尽快找到宁皇叔他们,至少应该先想办法让他知道我们已经平安……啊!是了!”

    刚说到此处,云墨染突然想起赫连苍宁曾经交给她一个竹管样的东西,说是紧急时刻便可拉掉上面的圆环求救。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她还特意用油纸将竹管包了起来!

    想到此,她立刻伸手自怀中掏出了那个油纸包打开,果然发现虽然在河水中泡了许久,那竹管却完好无损。大喜之下,她立刻取出竹管,一把拉掉了上面的圆环,只听砰的一声大响,一股七彩云烟腾空而起,瞬间升上了半空,而且一直飘飘摇摇,经久不散。

    云墨染发出信号的目的只是为了让赫连苍宁知道她已平安,免得他着急或者四处乱跑去找自己。然而令她不曾想到的是,就在她发出信号之后不久,另一股七彩云烟紧跟着腾空而起,同样经久不散!

    太好了!那就是说,赫连苍宁也已经平安!因为他曾经说过,阡陌等人的信号弹打出的云烟都是单色的,唯有他和云墨染手中的信号弹才会打出七彩云烟!换句话说,这个发信号的人必是赫连苍宁无疑,而他既然可以发出信号,岂不就说明他已经没事了吗?

    而且最重要的是,从那股七彩云烟出现的位置来看,赫连苍宁不仅如自己一样来到了对岸,而且离自己似乎并不算太远!想到此,云墨染立刻兴奋地大叫起来:“快看!是宁皇叔!他没事了!太好了!快走!”

    一个“走”字出口,云墨染瞬间施展出魅影修罗剑中的步法,眨眼间就窜出去了老远。赫连擎霄又气又怒,却也无计可施,只得恨恨地跺跺脚跟了上去,心中十分绝望:此时的云墨染满心满脑都只有赫连苍宁一个人,这可如何是好?如今只能寄希望于安陵织星姐妹真的有办法让他们分开了……对了,说起来不知这姐妹二人如何了?当时两艘竹排相撞,并且全都翻了个底朝天,他们姐妹二人也掉入了水中,不知此刻是否已经获救?

    云墨染猜得不错,此时赫连苍宁离她的确不算太远,而且也的确已经脱险。因为一时大意而被安陵舞月抓住胳膊之后,他与云墨染一样出现了短暂的狼狈。只是不久之后,他便也如云墨染一样想到借着河水的冲击力慢慢往岸边靠拢——总之两人的想法基本上是一致的。

    只是唯一的不同在于,赫连苍宁摆脱安陵舞月的钳制时比云墨染要容易得多。因为他毕竟是个男子,而且功夫卓绝,安陵舞月又是身娇体弱的女子,他自然占尽优势,反之,云墨染则占尽了劣势。

    正因为如此,赫连苍宁便更早地抵达了对岸,手中还拖着同样昏死过去的安陵舞月。来到离岸边远一些的草地上,他眉头紧皱、强忍厌恶地帮安陵舞月吐出了些水,确定她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之后便随手将她扔在一旁,站起身四下张望着。

    不知道云儿究竟在哪里?是已经抵达了河岸,还是依然留在水中?当时她究竟遭遇了什么,才会消失了踪影?按说她的水性那么好,应该不至于出事的!那么,她会不会与自己一样,也被河水冲到这下游来了?既如此,那就先沿着河边找一找好了!

    想到此,赫连苍宁毫不犹豫地迈步就走,对于依然在昏迷的安陵舞月看都不看一眼,都不怕她会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野兽给生吞活剥了!

    不过……那又怎样?十九皇叔一向生性淡漠,除了极为亲近的生死兄弟,他什么时候在乎过别人的死活?何况安陵舞月一直对他心存不轨,真当他看不出来吗?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云儿如今还生死未卜,旁人的死活关他什么事?他肯将安陵舞月从河水中带出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若不是受了云墨染的熏陶,以前的他连这种事都不会做!

    顺着河岸一路往下游而去,赫连苍宁一边走一边仔细地注意着河面上的状况。然而走了好一会儿之后,他却依然没有看到云墨染的影子,登时有些心烦气躁起来,其中还夹杂着一丝他不愿也不敢承认的恐惧:难道云儿已经……

    不行!既然岸上没有,那便到河里去找!心急担忧之下,赫连苍宁的耐心很快耗尽,脚步一动就要冲进奔腾的河水中。然而就在此时,不远处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股七彩云烟,绚丽夺目!

    云儿?!赫连苍宁大喜过望,一颗悬在半空的心终于扑通一声落了回去!信号弹既已发出,那就说明云儿已经没事了!对了,自己也该向她报个平安才是,怎么把这一点给忘了?

    满怀喜悦之下,赫连苍宁立刻取出自己的信号弹发射了出去,同时展动身形向云墨染所在的位置奔去。

    因为心急,赫连苍宁几乎将速度提升到了极限,连一向不轻易施展的失传绝技“乱云飞”都使了出来,风驰电掣一般向前疾奔。他只觉得耳边刮过呼呼的风声,两旁的景物更是飞一般向后倒退,突然,一袭熟悉的身影骤然映入了眼帘!

    “云儿?!”赫连苍宁狂喜万分,一边纵声疾呼一边疾奔而至,一把将云墨染搂入了怀中,“云儿!你没事!你没事!你没事……”

    他一连说了好几次“你没事”,双手却是越搂越紧,似乎恨不得将云墨染嵌进自己的身体里,此生此世再也不分离半步!怀中的人虽然衣衫浸湿,却依然可以让他感受到那淡淡的、散发着幽香的体温,那么真实……

    重见赫连苍宁的刹那,云墨染也难掩心中的喜悦和兴奋,同样紧紧抱着面前这个已经融入她生命中的男人。随后而来的赫连擎霄看到这一幕,一张脸早已黑得宛如锅底,当着赫连苍宁的面却偏偏一个字都不敢说,只得咬牙转过了身,眼不见心不烦。

    虽然盼望着时间就停在这一刻算了,然而如今毕竟还有很多事要做,片刻后云墨染便轻轻挣了一下,略有些无奈地说道:“宁皇叔,我已经没事了,你先放手好不好?你力气好大,勒得我都快喘不过气了……”

    “嗯?哦,好。”赫连苍宁闻言,忙不迭地松开了手,“云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不是说你水性很好吗?为什么……”

    云墨染欲言又止,不由转头看了赫连擎霄一眼,然后才苦笑一声说道:“那都是意外。当时我见二皇子离我比较近,而四皇子则离你比较近,因此才请你去帮四皇子,我来帮二皇子。谁知道我刚一靠近,二皇子便抓住了我的胳膊,令我无法动弹,这可是入水救人时最忌讳的事情,结果我们便一起被河水冲走了……”

    如此说来,岂不是与自己的遭遇十分相似?自己也是因为被安陵舞月抱住了胳膊,一时无法脱身才被冲到下游来的。转头看了赫连擎霄一眼,赫连苍宁淡淡地说道:“原来是这样。不过既然你们没事便好,云儿,我们边走边说,尽快回去与阡陌他们汇合吧。”

    “好。”云墨染点头,跟着赫连苍宁向前走去,“宁皇叔,阡陌应该看到我们的信号了吧?”

    “嗯。”赫连苍宁答应一声,“因此如今他知道我们都已平安,应该不会到处去找我们了。云儿,你是怎么将擎霄救上岸的?真是难为你了……”

    赫连擎霄此时已经连头都抬不起来了,一半是因为恼怒,一半是因为羞愧。原本他还以为云墨染第一个冲过来救他是因为对他还有几分意思,如今才知道原来那不过是因为“就近原则”?而且更丢脸的是,居然是因为自己的失误,才害得他们两人被河水冲到了这么远的地方?

    当着赫连苍宁的面,这个脸算是丢大了……

    就这么一走神的功夫,云墨染已经将自己救回赫连擎霄的经过简单地叙述了一遍,末了反问道:“宁皇叔你呢?你可救起四皇子了?还有,你为何会跑到这里来?是来找我的吗?”

    “擎阳已平安无事。”赫连苍宁点了点头,“不过我之所以会跑到这里,情形跟你差不多。当时我见你突然没了踪影,便过去找你,结果……”

    云墨染听罢不由瞪大了眼睛,简直哭笑不得:“什么?你把安陵舞月一个人扔在那里不管了?她还昏迷未醒,你不怕她被野兽……”

    “关我什么事?”赫连苍宁淡淡地打断了她的话,“我从水中将她带出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莫忘记就凭梦羽国以前对你所做的一切,我就算看着她被淹死,旁人也无话可说!”

    云墨染眨了眨眼睛,突然苦笑一声:“话虽如此,可安陵舞月毕竟未曾直接参与那些事情……”

    “正因为如此,我才将她救回到了岸上。”赫连苍宁笑了笑,满脸无辜,“至于此刻她是死是活,是可以平安回去还是成为野兽的美餐,就看她的造化了。”

    安陵舞月还是很幸运的,因为她不但在落水的时候碰到了功夫卓绝的赫连苍宁,而且也并不曾成为野兽的美餐。

    昏迷之前,她记得赫连苍宁将她扔在了一块岩石上,然后便想去救云墨染。她自然又妒又气,想要缠着赫连苍宁先救她回岸边。谁知就在这时,她却又被一个浪头打到了水里,并且本能地抱住赫连苍宁……不久之后她便如赫连擎霄一样,什么也不知道了。

    而当她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首先感觉到的是一阵阵凉意,然后耳边便传来了咆哮的水声。难道……自己还在水里不成?!

    一念及此,安陵舞月吓得一激灵,居然猛地睁开眼睛翻身坐了起来,然后她便发现自己就躺在岸边的草丛里,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咆哮的河水依然在不停歇地奔涌着!

    自己怎么会在这里?看样子大部队并不在此处,而且当时她记得两个人都被河水直往下游冲去,难道是被河水冲到这里来的?可是不对呀,这里离河边比较远,河水根本冲不到这里!

    那就是说,有人救了自己,是谁?按照当时的情况,除了赫连苍宁不会有别人。可是如今他去哪里了?连自己都上了岸,他没道理还在水里,那就一定是……去救云墨染了?可恶!他居然将昏迷的自己扔在这里不管,然后去找那个贱人了?!他就不怕自己若是被野兽吃了,会无法向梦羽国交代吗?

    推理出这个结论,安陵舞月气得满脸通红,而且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居然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转着圈地尖声大叫:“十九皇叔!十九皇叔你在哪里?快来救我!救命啊!救命!十九皇叔……可恶!”

    喊了半天,嗓子都已有些嘶哑,回答她的却依然只有轰隆隆的水声。不得不停下喘了口气,安陵舞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索着下一步该如何做。在这里等是绝对不行的,梦羽国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这里,何况天色已经不早,万一天黑之后还无法与大部队会合……很多野兽都是喜欢夜晚出来捕食的!

    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安陵舞月闭了闭眼,脑子急速地运转着。虽然从未经历过这样的考验,但她既然有资格被其父皇派来协助梦羽国夺取那股神秘力量,那她自然就不可能是遇到困难便只会哭鼻子的瓷娃娃。

    紧张地思索了片刻,安陵舞月已经有了大致的方向:照方位判断,如今她已经在大河的对岸,而且因为是被河水冲到这里来的,所以她的速度应该比梦羽国的其他人快。何况当时竹排翻了之后,两位皇子与两位公主皆已落水,在未曾把人全都找回来之前,他们绝对不可能继续上路。

    换句话说,如今他们还没有找到自己,就一定还留在原处或者沿着河水往下游寻找,只要自己顺着岸边往上游走,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可以与他们碰头的!

    虽然这个推测并不一定完全准确,但是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只能跟老天赌一赌了!不然怎么样?难道等赫连苍宁再回来找自己?天方夜谭!

    打定了主意,安陵舞月一边喃喃地咒骂着一边往上游走去,不过因为呛水昏迷导致元气大伤,身旁又没有人扶持,尽管她尽力赶路,速度依然快不起来。

    不知向前走了多久,却依然没有看到大部队的影子,疲惫不堪的安陵舞月便泄气了,而且开始怀疑自己的思路是否正确。就在她停住脚步想要考虑一下是否另寻他法时,突听背后有人说道:“宁皇叔,那不就是舞月公主吗?”

    ……云墨染?!你居然真的没死?!

    安陵舞月刷的回头,才看到身后不远处并肩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正是赫连苍宁与云墨染,而赫连擎霄则站在两人身后,脸色十分难看。

    看到云墨染,安陵舞月可谓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居然转过身飞奔而来,咬牙切齿地大叫道:“十九皇叔!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

    “过分?你是说我把你从河水中救出来很过分?”赫连苍宁淡淡地挑了挑双眉,气不死人不罢休,“既如此,我可以重新将你送回到河里。”

    “你……”安陵舞月越发恼羞成怒,原本就通红的脸越发像是要滴出血来,“十九皇叔,你何必如此侮辱人?你既然将我从水中救了出来,又为何丢下我不管,只管去找这个女人?万一我被什么野兽吃了……”

    “你跟她比?”赫连苍宁眸中的温度瞬间降至了冰点,却偏偏又带着一种令人无地自容的讥讽和嘲弄,“你配吗?你有什么资格跟她相提并论?你算什么东西?记住,我没兴趣侮辱你,是你自取其辱!”

    赫连苍宁这四句反问每一句都锋利如刀,将安陵舞月的尊严劈得七零八落,拼都拼不起来!涨红的脸瞬间苍白,安陵舞月气得从里到外地哆嗦:“你……你……你居然……我好歹是梦羽国堂堂公主,你居然……”

    赫连苍宁一声冷笑,拉着云墨染便走:“云儿,我们快走吧,莫让阡陌他们等急了。”

    “呃……是。”云墨染答应一声,心下却有些同情安陵舞月,觉得她十分可怜。不过俗话说得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若非她心术不正,存心不良,赫连苍宁怎会如此待她?

    见赫连苍宁直接无视自己,安陵舞月气得肺都要炸了!然而那又如何?赫连苍宁的身法一施展开来,瞬间便出去了老远,她若再不及时跟上,非得喂了野兽不可!

    无奈之下,她只得咬紧牙关,将这些羞辱全都吞进了肚子里,却用深沉阴冷的目光盯着云墨染的背影:云墨染,你这个贱人!少给本公主得意!你以为如今有十九皇叔撑腰便了不起了吗?等你连命都丢在布拉吉尔峰,我看你还怎么神气!放心,十九皇叔不是你的,绝对不是!

    一行四人先后往上游而去。赫连苍宁将自己的内力通过掌心输送到了云墨染的体内,因此两人的速度比另外两人要快得多。然而不管怎样,就在他们向前奔行了许久之后,终于看到前方不远处,阡陌和风无求正脚不点地地飞奔而来!

    太好了!终于看到自己人了!云墨染登时高兴万分地连连跳脚,指着前方说道:“快看快看!是他们啊!宁皇叔,是他们!”

    “嗯。”赫连苍宁点头,唇角勾出一抹温暖的笑意,“我方才便说他们不会有事,如今你可信了?不再担心了吧?”

    其实云墨染根本不必为阡陌等人担心,因为她与赫连苍宁才是应该被担心的人。当时看到云墨染不见踪影,赫连苍宁立刻跳入水中寻找,并严令阡陌等人不得跟随。阡陌无奈,只得先将风无求他们送到了对岸,心中却早已打定主意,若赫连苍宁迟迟未归,他定会入水相助。

    抵达对岸,其余人等看不到赫连苍宁与云墨染,立刻围拢来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几人却都只是摇头,命众人一旁等候,并小心伺候好赫连擎阳。众人无奈,只得满腹狐疑地退了下去。

    抿了抿唇,月无情突然开口说道:“其实我有些不懂:姑娘驾驶技术那么好,当时她应该完全可以躲开的,为何还是……”

    “你不明白吗?我可以告诉你。”阡陌叹口气,回头看了他一眼,“其实七小姐方才不是躲不开,而是不愿躲。因为她一旦躲开,安陵风漓的竹排便会撞上我们,懂了吗?”

    什么?众人闻言不由面面相觑,风无求更是有些张口结舌,似乎不敢相信:“可……可咱们不过是玉王府的侍卫而已,王爷贵为皇叔,姑娘又是王爷的心上人,二皇子与四皇子更是身份尊贵,他们哪一个不比咱们……”

    “你说这样的话,便太不了解七小姐了。”阡陌笑了笑,“在七小姐的眼中,哪里有过高低贵贱之分?她待我们每一个人都与待她自己一模一样的。王爷更是如此,咱们虽名为王府侍卫,实际上哪一个不是他的生死兄弟?若当时掌舵的是王爷,他必定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风无求慢慢点了点头,突然满脸愧疚之色:“可是这样一来,王爷和姑娘就……阡陌哥,如今我们可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干等着吗?”

    “自然不是。”阡陌摇头,“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先回去看一看,或许会碰上王爷呢?倘若看不到,我们再想办法。”

    “我也去……”

    “不行!”阡陌想也不想,立刻拒绝了风无求的申请,“如今王爷和姑娘都不知下落,我们若都离开,谁率领兄弟们保护四皇子?你们在这里等着,无论找不找得到,我会尽快回来告诉你们一声!”

    风无求等人无奈,只得目送阡陌驾驶着竹排往回划去。划到出事的地方,他仔细地来回找了几圈,却没有任何发现。因为水性并不算绝佳,他自然不会贸贸然就往水中跳。否则若是赫连苍宁与云墨染回来了,他却又挂掉了,那不是纯粹捣乱吗?

    因此方才驾驶竹排过来之前,他便取了一根早已准备好的藤条,一头拴在竹排上,一头拴在自己的腰上,这才跳入水中,潜入水下仔细地摸索起来……

    虽然这样一来可以保证他不会因为河水太过湍急而出现意外,但是因为藤条的长度有限,所以可供他搜索的范围就比较小了些。无奈之下,他只得随时将竹排移动一下位置,然后再继续潜入水中摸索。

    如是这般反复了许多次,却毫无所获,阡陌却已经精疲力尽。想到自己已经过来很久,风无求他们必定已经着急了,他只得暂时放弃寻找,驾驶着竹排返回。

    众人果然已经等得望眼欲穿,看到阡陌平安归来才松了口气,可是看到他依然孤身一人,众人却都忍不住心中一沉:没找到?难道王爷和七小姐已经……

    “阡陌哥,怎么样?”风无求迫不及待地开口,“有发现吗?”

    “有的话,我会是一个人吗?”阡陌抖了抖身上湿漉漉的衣服,“不过方才我往回走的时候突然想到,王爷和七小姐很可能已经被河水冲到下游去了,不可能还留在出事的地方!”

    此言一出,众人皆忍不住眼前一亮:对啊!一定是这样!风无求更是兴奋地连连点头:“对对对!那我们只要沿着河边往下游走,应该就能碰到他们了!阡陌哥,我们走吧!”

    “莫急。”阡陌摇了摇头,“虽然我推测他们可能已经到了下游,但究竟在河的这一边,还是那一边呢?这我们都不知道,因此……”

    然而就在这时,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道绚丽的七彩云烟,鲜艳夺目,久久不散!紧跟着,第二股七彩云烟腾空而已,更加令人目不暇接。众人一见先是一愣,片刻后还是阡陌首先反应了过来:“是王爷和七小姐!这是他们发出的信号,他们已经没事了!”

    “没事了?太好了!”

    “好!好!”

    “幸亏没事……”

    众人自是狂喜万分,个个激动得上蹿下跳,不知该如何表达心中的喜悦。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终于真正放了心,可以长长地出一口气了!

    等众人喜悦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些,阡陌才接着说道:“照情形来看,王爷与七小姐果然已经到了对岸,只不过在更下游的位置。这样吧,我和无求前去接应一下,你们留在这边等候,等与王爷他们汇合之后再说!”

    顾不得处理身上湿透的衣衫,二人立即沿着河岸往下游飞奔,终于和正赶往上游的赫连苍宁等人迎面碰上了。远远看到他们,阡陌和风无求顾不上多说,加快脚步奔到面前扑通一声单膝跪地:“属下守护不力,害王爷受惊……”

    “非你们之过,起来吧。”赫连苍宁的声音很温和,的确没有丝毫怪罪之意,“阡陌,其余人怎样?”

    “毫发无伤。”二人起身,阡陌开口回答,“四皇子虽也受了些惊吓,但并无大碍,其余兄弟都没事。”

    “好。”赫连苍宁点头,“梦羽国那几人呢?”

    “两位皇子还好,只是被河里的岩石划了几下,受了些皮肉伤。”阡陌一边回答,一边转头看了安陵舞月一眼,“只是织星公主……怕是有些麻烦。舞月公主无碍吗?”

    “什么?!”安陵舞月登时忍不住尖叫起来,“喂!你说本公主的皇姐怎么了?!怎么麻烦了?!快说!”

    你喂谁?就凭你也有资格喂我?阡陌无声冷笑,面上却并无异常:“织星公主落水之后,可能是因为不小心撞到了岩石,因此右上臂的骨头已经撞断。不过这并非致命伤,真正麻烦的是她在水中时间过长,此刻还在昏迷,而且呼吸越来越微弱……”

    “什么……”安陵舞月傻了眼,突然没命地窜了出去,“皇姐!皇姐你不能有事!皇姐……”

    云墨染也愣了一下,眉头一皱问道:“阡陌,你说的是真的?安陵织星真的快不行了?”

    “嗯,是真的。”阡陌点了点头,“安陵风啸将她从水中救出来的时候她便昏迷着,后来他们帮她简单地处理了一下断骨之处,又帮她吐出了腹中的水,但她一直没有醒过来。方才安陵风漓已经过来问了好几次,问七小姐回来了没有,因为七小姐医术高明,希望七小姐能施以援手,救安陵织星一命。”

    施以援手?救安陵织星一命?就凭她以前做的那些事,我不直接动手杀她算我菩萨心肠,我还施以援手?身为雇佣兵,我从来不信“以德报怨”那一套!

    云墨染冷笑一声:“走吧,先回去再说。”

    当下几人迅速追上安陵舞月,很快与各自的大部队会合了。看到赫连苍宁与云墨染平安归来,赤凤国所有人自是欣喜无限。不过不等他们尽情享受这种劫后重生的喜悦,安陵风漓已经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双手抱拳说道:“七小姐,小妹织星怕是有些……七小姐医术高明,有起死回生之能,万望七小姐救救织星!”

    人家既然找上门来,直接拒绝显然并非上上之选,云墨染便立刻起身说道:“风漓太子谬赞了,我曾不止一次说过,我只是长于外伤处理,内在调养几乎一窍不通,绝对称不上起死回生。不过此次织星公主并非受了内伤,我倒可以替她看看,至于能不能救……”

    “是是是!能不能救全看天意,风漓明白!”得到允诺,安陵风漓已是大喜,连连点着头让出一条路来,“七小姐请,织星已经……”

    云墨染点头,迈步走到了安陵织星的面前。昏迷中的安陵织星就躺在岸边的草地上,身下铺了一件衣服。她撞断的右臂已经被简单地包扎了一下,软绵绵地放在身侧,而此刻的她除了胸口还在微微起伏,根本一点声息都没有。

    见云墨染半晌没有做声,梦羽国众人的心早已高高地吊了起来,安陵风漓更是迫不及待地问道:“七小姐,情况如何?织星她还……还有救吗?”

    云墨染暂时没有回答,蹲下身仔细替安陵织星做了一番检查,结果却意外发现她的后脑上居然有一处明显的突起,显然也是因为撞上岩石的缘故。联想起自己之前曾经做过的一些脑科手术,她立刻不动声色地启动了体内的电子晶片,替安陵织星做了个迅速而全面的检查,结果不出她所料:因为剧烈的撞击,安陵织星后脑那处突起其实是因为淤血的缘故!而那淤血无巧不巧地正好压迫着她脑中的视觉神经!

    换句话说,在淤血散开之前,安陵织星会出现失明的症状,至于这失明要失多久……还不是她在这个现代社会中蜚声国际的的脑科专家说了算吗?只要她不开刀替安陵织星把淤血清除出去,她就一直失明好了!让她也尝尝那种被世人嘲弄的滋味!

    冬槐,我要让害死你们的人,一个一个地付出代价!云墨染无声冷笑,面上却故意眉头一皱说道:“怎么会伤到这里?这下可麻烦了……”

    “哪里?!”安陵风漓急忙抢上一步,看到那个突起之后也是脸色一变,“这……七小姐,会有多麻烦?”

    “不知道。”云墨染摇了摇头,“织星公主如今还未醒过来,谁也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症状……”

    “那七小姐能否让织星快些醒过来?”安陵风漓迫不及待地反问,“只要七小姐能够救活织星,风漓必定重谢!”

    其实早已看出安陵织星的状况跟赫连擎霄差不多——自然,除了脑中的淤血,因此采用心脏按压和人工呼吸相结合是完全可以救活的,云墨染却故意神情凝重地叹了口气:“这个……织星公主落入水中的时间太长,我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不过风漓太子若是愿意,我可以尽力一试。但还是那句话:能否救活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好!好!七小姐请!”安陵风漓连忙退到一旁,满脸希冀地看着云墨染。尽管云墨染的话说得十分保守,他却依然坚信她必定能将安陵织星救活。

    云墨染不再多说,先确定安陵织星腹中的河水已经吐得差不多,这才如法炮制,每四到五次心脏按压,接着就俯下身口对口做一次人工呼吸……

    “啊!就是这样!”看到这一幕,赫连擎霄陡然大叫了起来,神情间说不出是震惊还是狂喜,“云墨染,你方才……”

    他的声音突然停止,就像是突然被冻结了一般。因为就在他开口的一瞬间,赫连苍宁陡然一回头,两道冰冷的目光瞬间如冰箭一般向他射了过来,带着足以冻结一切的温度!在这样的目光之下,莫说是开口说话,就连呼吸都险些停止!

    成功阻止了他,赫连苍宁便接着转回了头,然而赫连擎霄缓过一口气之后,却兴奋得面红耳赤,仿佛捡到了什么宝贝一般:没错,是这样,就是这样!怪不得自己昏迷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人在摸自己的胸口,摸一会儿之后又觉得有什么柔软芳香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唇,原来是因为这样!

    也就是说,云墨染真的趁他昏迷的时候亲过他!云墨染,这次我看你还怎么抵赖!一边想着,赫连擎霄不由得意地微笑起来。

    云墨染这种救人的法子众人显然闻所未闻,更别说是亲眼所见。是以看到她在安陵织星的胸口不停地摸来摸去,他们还只是感到有些奇怪而已,毕竟他们都是女孩子,谈不上什么非礼不非礼。然而当他们看到云墨染居然与安陵织星玩亲亲……险些个个都跟赫连擎霄一样惊讶地大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