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将门女的秀色田园 > No.111

No.111

作者:青青杨柳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将门女的秀色田园最新章节!

    青舒喊的那么大声,又那么急,离的不算太远的周伯彥快速跑过来迎上她,同时,被惊动的护卫也都往这边跑。地里干活儿的离的远,倒是没人注意这边。

    周伯彥问出了什么事,青舒也顾不得回答,扯了他往刚才的方向跑,还催促他快点儿,并指着前方的几棵树的方向。只是,那里除了那几棵树、地上的野菜野草,什么都没有,难道是她眼花看错了?

    青舒愣了,不自觉地慢了下来,并停下了脚步。怎么会?刚刚明明在的,还对着她笑的。

    被她扯着的周伯彥也跟着停下来,发现她只是盯着某处发呆,便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没有任何发现。

    护卫们赶了过来,看看四周,没发现什么异样,于是面面相觑地站在那里。

    青舒微皱眉头,不相信自己会看错。转过脸想跟周伯彥说话,这才发现护卫们,并盯着他们的脚下,喊了起来,“啊,我的野菜,走开,走开,都踩坏了,你们快走开。”

    护卫们默。

    青舒的眼睛这会儿在众人的脚底下转,一下就发现周伯彥的左脚下也踩着野菜,一脸不悦的数落,“躲开,你躲开,看看你,都把野菜给踩坏了,怎么那么讨厌!”

    周伯彥挪开大脚,不自在地问道:“你刚刚,是怎么了?”

    青舒睁着眼睛说瞎话,“还能怎么!不就是看你们站在那里无所事事的样子,好像很无聊,就想着找点事情给你们做。”“诺,反正你们闲着也闲着,帮我挖野菜吧!”

    周伯彥看护卫们往后躲,清了清嗓子,“他们不会挖,再说,也没有挖菜的工具。”

    青舒一指护卫腰间的配刀,“那不是。”

    护卫们按着配刀全跑了。

    青舒很不乐意,“哎,你们,回来。”可护卫们假装听不见,跑的远远的。青舒一手掐腰一手指着周伯彥的鼻子,“你看看你的手下,都懒成什么样了?只不过挖个野菜而已,都能跑的比兔子还快。既然他们不肯帮忙,那你来。”

    周伯彥无奈地问:“你大呼小叫地,就为了找人帮你挖野菜?”

    “对啊,要不然还能干嘛?快点挖,不挖够一篮子,本姑娘回去就把你们的包袱扔出府去。”青舒放下狠话。

    周伯彥哭笑不得地撩起袍角蹲了下去,“挖哪个?”

    青舒一指蒲公英的嫩苗,“这个。”

    “用什么挖?”

    “用手挖。当然,你要是能用脚挖也成。”

    周伯彥听的无语,观察了老半天,找不到下手的地方。蒲公英的叶子是贴着地长的,你想用手揪都找不到个下手的地方。直到小娟取了篮子来,分给他一个挖菜的刀,他才挖到了第一棵野菜。

    小娟见青舒指派贵公子挖菜,很是稀奇的瞅了一会儿,见贵公子那笨手笨脚的挖菜法,在心里很是鄙视了一下,跑去另一边挖。

    野菜已经有人帮忙挖了,青舒转移了注意力,若有所思地看向那棵大树,想了想,走了过去。经过先前发现的那棵甜草时,她停了一下,很快又抬步往前走。一步一步地走近,只剩十来米的时候,她停了下来,盯着自大树后头露出的衣裳的小小一角。因为那衣裳洗的褪了色,与树皮的颜色很接近,离远了看还真看不出来。即便走的近了,若不是故意去细心观察,还真不容易发现。

    青舒回头,见周伯彥根本没在挖野菜,而是背了手站在那里看她。她转回脸看了一眼大树,树后的衣角仍在,于是又回头,向周伯彥招了招手。等周伯彥走了过来,她一指前边几棵树中最粗壮的一棵,无声地说话,“有人。”

    周伯彥要叫护卫,青舒作了个噤声的动作,摇头,扯了他的袖子往前急走。周伯彥倒是配合,不过把青舒推到了身后。转到树后,周伯彥停下来一动不动,青舒从他后头探出头来,愕然。本以为人是躲在树后的,没想到只是一块儿包着什么东西的布,用匕首插在了树杆上。

    “咦,人呢?”青舒迅速四下看了下,还想往别处去看。

    周伯彥把她一下扯回来,不让乱走,然后拔了匕首,拿下做包裹状的旧布,打开,露出折叠整齐的纸来。“刚才谁在这里?”

    “昨天在食铺遇到的人。我刚才走过来,他就坐在这树下对着我笑,我就去叫你。可他一下就不见了,我还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周围没人,青舒说的无所顾及,见他把东西收起来,问道,“你不看吗?”

    周伯彥按住她的肩膀,“你能不能好奇心不要这么重?昨日如此,今日也是如此。若是对方有恶意,你就这样凑上去,出了事怎么办?”

    青舒推开他的手,“他要伤我,昨日就动手了。”走了几步停下来,回头瞪站在原地的他,“喂,别忘了要挖满一篮子的野菜,别想糊弄过去。”

    不多时,只见小娟凶巴巴地指挥着锦衣护卫们挖野菜,而周伯彥站在麦地前不知道在想什么。

    青舒很忙,忙着抓陈乔江这只“老母鸡”护着的两只“小鸡”。青阳和洛小荣缀在陈乔江身后,一边笑一边忽左忽右地躲避青舒这只“老鹰”的抓捕。这要是苏妈妈在,早把青舒念叨死了。

    在庄子里吃过午饭,陈乔江耍赖不想走,还拉着青阳和洛小荣不撒手,意思是他不走,这俩也不能走。

    青舒上去直接揪他耳朵,“臭小子,又皮痒了是吧!赶紧上车。”

    陈乔江哀哀叫着麻利地上了马车,离了青舒的势力范围还不忘回敬青舒一句“凶巴巴的臭女人,一辈子都嫁不出去”。

    青阳生气地捶他,不许他说姐姐的坏话。

    回府之后,青舒换了身衣裳,带着小娟和铃兰在开春后辟出来的菜园子里忙活。这个菜园子不大,一共就五个菜畦,是青舒专用的小菜园子。青舒把孔老先生去年给的种子和收集到的一点辣椒种子种在了这里,每一样种了一菜畦。当它们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青舒着实兴奋了,因为她确定了孔老先生给的种子是西红柿的种子。如今西红柿秧儿和辣椒秧儿都长到了一扎多长,完全可以移栽了。

    空着的三个菜畦前两天已经翻整过一次,现在还要翻整一次,然后刨了栽西红柿秧儿和辣椒秧儿的坑出来。这个活儿由青舒和小娟干着。而铃兰负责挑水,把西红柿秧儿和辣椒秧儿的菜畦浇透,如此一来,等下好起西红柿秧儿和辣椒秧儿。

    她们三个正干的认真,青阳带着洛小荣来凑热闹。见青舒的额头有汗,青阳以为青舒累了,抢了青舒手里的镐头要代青舒干活儿。

    青舒逗他,“镐头都拿不动,还想刨坑,可别弄伤了自己。”

    青阳一拍胸口,“我拿的动,力气比姐姐的大。”放下话,学着青舒刚刚的样子开始在翻好的菜畦里刨坑。

    青舒笑眯了眼,“要看好哦,两个坑儿之间的距离既不能太近,也不能太远,深浅也要把握好。”然后一指自己刚刚刨好的坑,“以它们为准。”

    青阳停下瞅了瞅,“我知道。”然后继续干活儿。

    洛小荣盯了一会儿,小声问青阳,“哥哥,我要做什么?”

    青阳这下被问住了,想半天不知道给洛小荣安排什么活儿。

    青舒向洛小荣招了招手,“来姐姐这边,帮姐姐弄菜秧子。”

    洛小荣腼腆地笑着走到了青舒身边。青舒拿了铁锨,把握着距离挖了一铁锨下去,然后往上翘了翘,把铁锨拿开,蹲了下来,从松动的土中抓了一根西红柿秧轻轻一提,西红柿秧儿的根须上带着些许的泥土出来了。

    青舒抓了松动的少许泥土,将其包裹到拔出来的西红柿秧儿的根须上,递给洛小荣,“帮姐姐放进弄好的小坑儿里,好不好?”

    洛小荣双手接过,一脸认真地答,“好。”然后颠儿颠儿地挪着小步子,像护宝贝一样捧着手里的秧儿去了弄好坑儿的菜畦里,一下就为难了,他瞅了半天,不知道放哪个坑里好,于是回头,“姐姐,要放在哪里?”

    青舒忍不住笑,“一个坑里要放一个,你看着放好了。”

    洛小荣哦了一声,放进脚下的小坑儿里,又颠儿颠儿回到青舒身边。

    青舒看着唇红齿白的像个小姑娘一样的洛小荣,觉得可爱的不行,“姐姐亲一下好不好?”

    洛小荣立刻不好意思起来,不过却扭捏地把小脸往青舒面前一点一点凑过去。

    青舒越发觉得可爱的不行,忍不住亲了两口,然后把手里根须上包着泥土的秧儿递了过去,“诺。”

    洛小荣再次双手捧住,不过有话说,“姐姐,这是两个。”两棵秧儿在一起,根须上包了泥土。

    青舒笑道:“姐姐知道,要两棵放一起,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一棵没能活成,还有另一棵在。等下咱们要补上刚才那个少的一棵。”

    洛小荣似懂非懂的点头,跑去放进了小坑儿里。

    青阳噘着嘴,镐头一放,移到青舒身边蹲下,也不说话,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青舒觉得奇怪,“怎么了?”

    青阳不说话,低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抓着菜畦里的泥巴玩儿。洛小荣过来和他说话,他也爱搭不理的,很是反常。

    青舒似乎想到了什么,左右一看,除了小娟没别人,便迅速在青阳的脸蛋儿上亲了两口。

    青阳的小嘴立刻弯了起来,拿过青舒手里的秧儿跑去往坑里放。

    青舒差点笑出声来,把另一个递给等在一旁的洛小荣。

    正刨小坑的小娟背过身去,抖着肩膀。

    等起出来的秧儿够了,青舒教青阳和洛小荣裁秧儿。先把放进坑儿中的秧儿扶正,然后将旁边的松土填进坑儿里,稍微压实秧儿根旁的土,然后浇上水,要浇透。

    他们三个正弄的满手泥土,刚被丫鬟婆子哄着洗过澡的陈乔江跑来了,气的直跳脚,说有好玩儿的不叫他,过分等等。

    事情一下就变成像打仗似的了,青舒不时要警告陈乔江一句,这才避免了陈乔江祸害珍贵的菜秧儿。

    一菜畦的辣椒、两菜畦的西红柿栽好,没动的两样秧子还有很多。青舒一琢磨,带着人在内院溜达,觉得哪里能辟出菜地来,便吆喝着让开出来。别家府上人家是种花栽花,只为美观,青舒却恰恰相反,弄得整个内院里走哪儿都能看到或大或小的一个菜畦。等到了夏天,除了装饰门面的前院有几棵花草以来,古府的其它地方连一棵花都找不到,只要是绿色植物,不是树就是菜。

    山里的三棵紫果子树,青舒让留下两棵在山里,移栽了其中一棵和底下新生长出来的五六棵小苗到自己住的院子中。不过,死了三棵小苗,成活率差不多是一半。

    晚上洗过澡,擦干了头发,躺到被子里准备入睡的时候,青舒突然想起白日里周伯彥从树上拿走的纸。她猜那是信,不知道里面写了什么?

    早起的时候外边有点阴,天空飘着零星的雨点。吃过早饭,青舒将昨日栽下的西红柿秧儿和辣椒秧儿都看过一遍,回去后翻自己随手记东西的记录本,总感觉忘了做某件事一样。

    小鱼从外头进来禀报,“小姐,彥公子请您过去一趟。”

    青舒头也不抬,“告诉他,本小姐没空儿。”

    小鱼又道:“可是小姐,彥公子请您过去是为了向您道别的。”

    青舒眨了眨眼睛,“他终于要走了?”

    小鱼抿嘴笑,“是呢,小姐。听顾石头说,京中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需要彥公子亲自回去处理。”

    青舒收起记录本,“他人在哪里?”他走了,膈应人的三皇子却留在这里,她觉得讨厌。

    小鱼答道:“还在住的院子里,说是正在收拾东西,少爷已经过去了。”

    一听青阳已经过去了,青舒便没派人去叫青阳,带了小鱼过去。

    一见青舒,抱着一个包袱站在院中的顾石头咧嘴一笑,大声向屋中人禀报。

    青舒问青阳是不是在这儿,顾石头回答说在。青舒点了点头,走了进去。周伯彥和青阳的说话声自里间传出来,青舒咳嗽一声,走入里间,没想到卢先生也在。

    青舒给卢先生行了礼,问周伯彥,“你找我有事?”

    周伯彥一推摆在炕上的一个锦盒,“带着它不方便,想托你保管一段时日。”

    青舒没有接的意思,“你可以请卢先生帮你保管。”

    卢先生一摆手,“不可,不可,先生粗枝大叶的,有时候连自己的银子都找不到,哪能保管他的东西。”

    青舒这才点头,“行,暂时放我那儿。你最好锁上,丢了东西我可不负责。”

    周伯彥倒是一点都不客气,“成,你帮我找把锁子锁上。”不过,马上拿出一个宝蓝色的锦帕,放到锦盒上,“这是谢礼,不要推辞。”

    青舒看着眼熟的锦帕,不自在地道:“你不给找麻烦上门,我便很感激你了,谢礼就不必了。”

    周伯彥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却交待青阳,“照顾好姐姐。”

    青阳一脸不舍地看着他,“嗯,我能照顾好姐姐,哥哥不要担心。”

    青舒听的有片刻的无语。

    卢先生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周伯彥,捋了捋胡子,“放心吧,是你的,总归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周伯彥不自在地咳嗽一声,起身,“我走了,事情办妥就赶回来了,你们忙你们的,不必相送。”

    青舒一侧身,挡住他的去路,“三皇子的事要怎么办?”

    周伯彥将捏在手里的纸条递了过来。

    青舒微愕,狐疑地接了。

    周伯彥眼中带笑,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不动声色地伸手轻轻地握了一下她垂在身侧的手。

    又被占了便宜,青舒霍地转身要骂,周伯彥却头也不回地大步出去,而青阳过来靠在了她的身侧。她动了动嘴,最后没有骂出口。

    无意中将周伯彥的小动作看个正着的卢先生心里那个乐。

    周伯彥走了,卢先生带了青阳去学堂授课。

    青舒走过去,抱起放在炕上的锦盒,低头瞅着放在锦盒上的宝蓝色的锦帕,叹了口气。按理,她现在的性子对这个时代而言很突兀,有一点点的惊世骇俗,不应该有男子喜欢才对,不是吗?可周伯彥到底是怎么回事?受刺激了还是怎么着,居然说要和她成亲。

    不过,古人的报恩方式很多时候都是以身相许或娶恩人之女这样的。难道他这是要报恩,所以才要娶被“一生旺夫,又一生无子”的流言缠身的她吗?

    具体是怎么回事,她不知道,但她猜,她的将军爹似乎对他本人或他在乎的什么人有恩。否则,他不会无缘无故地在每年的大年三十晚上千里迢迢地赶到她爹的墓前,给她爹烧纸磕头。

    青舒摇头,管他呢,想那么多没用,过好眼下的日子最重要。小鱼要接青舒手里的锦盒,青舒没给。若她记的不错,这个锦盒是周伯彥装重要书信的盒子,可不能出任何差错。又不重,她完全抱的动。

    青舒刚把锦盒抱回房,锁进箱子里,铃兰过来禀报,说是程娘子来了,程娘子说先前古府拜托她打听的事有眉目了。

    总算是有消息了,青舒起身往外走,“如今人在哪里?”

    铃兰跟在后头说人在前院的偏厅,苏妈妈正在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