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儿女成双福满堂 > 第四百六十章 秦礼的愁苦

第四百六十章 秦礼的愁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儿女成双福满堂最新章节!

    日头仍旧东升西落,日复一日。

    只是,往常流水般的时光似乎突然放慢了脚步,日头升起来了,半天爬不到头顶,再落下去又遥遥无期……

    邱晨尽量让自己忙碌起来,忙完了授衣,又拾起了老本行,忙乎着带了两个方子去仁和堂,亲自看着人做了一批专治咳喘的橘红丸和人参海龙蛤蚧丸。还想尽办法提取了一些水杨酸,用特制的手工压片器试制了一些片剂,一并放到前边的铺子里出售。仁和堂五间门面的店堂上,草药柜子和成药柜台已成两分天下之势。

    仁和堂的成药效果好,在四九城里已经卖出了口碑。比如治疗伤风的银翘散、银翘解毒丸、防风散等等,不仅仅是患病人家回来买,好些人出门都会过来买一些带着,还有些人会买一些放在家里备着,有备无患。如今又有了专门退热的白色药片儿,受寒发热的病人,只需吃上一颗,盏茶功夫就能发出汗退了烧,比请郎中再抓药熬药快便多了。很关键的是这种药片价格便宜,一粒白色药片儿只用五个大钱,就是贫困些的人家也买得起。

    在水杨酸片售卖前,邱晨也一再地跟掌柜的强调了,售卖水杨酸片的时候,一定要嘱咐好了伙计。一是不能多卖,每人每次只能卖一粒。二是一定要对买药的人说清楚讲明白了,此药只用于外伤发热和风寒感冒发热,情况不明的发热不能乱用,还是要请郎中诊治才行。

    发热是人体免疫系统对外来伤害的应激性自我保护反应,有很多病症,发热只是初起症状,若是盲目单纯地退了热,很可能耽误了病情,造成严重后果;还有的病症,比如麻疹、水痘之类,初期也会发热高烧,这些病症都是以发散为顺,若是初期发热就服用了退烧药退烧,很可能造成麻疹、水痘病邪内陷,那就是病势逆行,很可能侵袭脏腑血脉,而一旦麻疹、水痘等病症逆行,很大几率的就会危及生命。

    这一天,秦礼坐在大门洞里,伸长了脖子巴望着街口方向,满脸颓然无奈地盼着夫人归来。

    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惹恼了夫人,从那天给夫人送了爷的信后,夫人就免了他随扈的差事,只让他在家里值守。就这样也还罢了,谁知道回家后连玉凤也不搭理他了,不管他怎么哄怎么逗都不睬不理,询问缘由吧,人家直接给她个白眼儿……唉,原来的妻子是多温柔多善解人意的一个人啊!

    秦礼真是忧伤加苦恼啊,你说他这是遭了啥孽了,这么磋磨他!

    那事儿……他还没敢说呢!

    秦礼心里一个激灵,难道是谁走漏了风声?

    转瞬,他又将心底升起的这个猜测否定了。不会,跟在侯爷身边的是秦义秦勇几个,断不会未经允许擅自穿什么话嚼什么舌头……那几个人,就是秦勇,虽然娶了青杏,也断不会这么做!再说,也没什么好说的不是……

    秦礼心里琢磨着,盘算着,脸上的郁闷烦恼之气越来越重,两道眉毛紧紧地皱在一起,拧成了一个疙瘩!

    同样被解除随扈任务的秦孝从旁边走过来,看着秦礼一脸愁苦,拎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一边喝着一边笑道:“你也别看了,有林嬷嬷和承影她们跟着呢,从前门过来,一路顺着宫墙走,不会有什么事儿的!”

    秦礼一腔愁苦化成了怒火,劈手躲过秦孝手里的茶杯,一口灌进自己嘴巴里,将杯子往桌上一扔,白了秦孝一眼道:“滚犊子,你小子心满意足地准备娶媳妇了,我……哼!”

    秦礼张嘴想说自己天天被玉凤撵着睡地板,无限凄凉……可这话到了最边儿,他却猛地收住口又咽了回去。被老婆撵到地上睡的事儿做做就罢了,出了家门还是不能说的。说出来丢人不说,坏了自家老婆的名声……他就更没好日子过了!

    他不说,秦孝也从他浑身的愁苦愤懑上猜出点儿什么来,嘿嘿笑着,又给自己倒了杯茶喝着,戳戳重新转回头瞅向外头的秦孝道:“你说,咱们夫人怎么了?侯爷就要回来了,夫人不应该欢喜么?怎么这几天连笑脸都难得看到了?原来夫人挺和气,也挺爱笑的啊……”

    秦礼回头瞪着他,用目光让秦孝住了口,僵硬地咧咧嘴道:“嘿嘿,我就是说说……”

    秦礼狠狠瞪了他一眼,低声呵斥道:“夫人也是我们能议论的?”

    秦孝摸摸头,别着脸连连道:“不了,再不说了!”

    秦礼哼了一声,转回头去,重新愁眉苦脸地看向街口,秦孝不敢再乱说,也跟着他一起探着头往街口看过去,然后就听秦礼低声地嘀咕着:“……小公子那么大点儿……不就是做个药丸子么,原来也没用亲自看着,这会儿一去一天,用得着这么盯着么……”

    秦孝瞪着眼,终究是没忍住,嗤儿一声笑起来。秦礼不让他随口乱说,感情他自己也忍不住嘟哝啊。

    被秦孝的笑声惊回神,秦礼才发现自己不自觉地将心里的抱怨嘟哝出声来,尴尬恼怒地回头瞪着秦孝,见他笑的捂着肚子止不住,更是气恼,抬手一拳捶过去,秦孝笑的手软脚软的,根本没力气躲避,被秦礼捶倒在地,一边哎哟哎哟地呼着痛,一边想起来仍旧忍不住笑上一声。规规矩矩站在另一边的几个门子见此情景,连忙跑过来将秦孝从地上扶起来。

    秦礼也懒得再理会毫无形象的秦孝,转回身往空荡荡的街口看看,又抬头看了看天色,眉头皱的更紧了。这眼看着都申末了,大少爷和小姐都要下学堂回来了,夫人怎么还不见归来?不说夫人这些日子脸色好不好,但夫人对几个孩子真是没的说,若无重要的事情,每天晚上都会提前赶回来,等待大少爷和小姐放学,陪着他们一起吃饭说话……

    突然,一阵风从空旷的街道上吹了过来,夹着灰尘沙土扑头盖脸地卷过来,秦礼抬起袖子遮了遮脸,待风头灰尘过去,倏地站起来,回头对秦孝道:“起风了,变天了……不行,我沿着路去迎一下,你在家里警醒着些!”

    说起正事,秦孝也收了玩闹之色,正色答应了。旁边门上的小厮听了话,连忙飞跑着去马厩里牵了马来,秦礼接了马缰,抬脚跃上马背,头也不回地驱赶着马匹一路疾驰而去。

    秦孝目送着秦礼跑远,转过街口看不到了,随即肃容转回身来,站在大门洞里想了想,抬脚往大总管日常当值的账房走去。

    而此时,位于前门外八大胡同里的胭脂胡同,一座名唤大四喜的戏园子里,正上演着新戏‘楼台会’。扮相极漂亮的花旦正扯着水袖半掩着脸,微微转回头看向那倜傥的年轻才俊风流公子,回眸间春意满面风情万种,那杆细腰恰盈一握,回身旋转间,让那看客们看得目眩神迷,心神激荡……

    大堂中,叫好声打赏声,此起彼伏,一声高过一声。

    “……梁公子赏银五十两!”

    “曲二爷赏银八十两……”

    “赵大公子赏银五十两!”

    楼上四面包厢里的客人显然都要矜持些,任楼下乱纷纷一片,包厢里却一片安静着。

    戏台对面的包厢位置最好,正对着戏台的为天字号,只有两间,分别被称为玉阁和兰阁,谐着‘御、览’二字。

    兰阁中坐了两位公子,一位二十七八岁年纪,一身靛蓝锦绣衣袍,肤色略深,深坐在罗圈官帽椅上,端着茶慢慢喝着。另一边坐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公子,大概只有十七八岁,容貌清俊,面色白皙,穿一身宝蓝色绣大折枝芙蓉花的袍子,同样坐在罗圈官帽椅中,翘着脚,手里拿着一把开口松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嗑着,一边瞄着下边的舞台,也瞄着楼下乱哄哄的大堂。

    “噗……”吐出一片松子壳,年轻公子鄙夷地挑着眉道,“那小戏子是有几分姿色,可也不值当这样啊……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东西!”

    旁边年长些的男子脸色平静着,既没有因楼下的喧闹烦躁,也没对身旁小公子的鄙夷表示什么,只是默默地捧着茶杯子,看着杯子中渐冷的茶水,似乎那里能开出一朵花来。

    台上的戏渐入佳境,年轻公子一番花言巧语,连哄带骗着那小姐意欲求欢,那年轻小姐故作矜持,却满面含春,眼波如水,半推半拒,却是欲拒还迎……

    楼下众人看的热血沸腾着,一个个眼睛冒着光,乱七八糟地叫着好,也有人等不及茶博士们唱赏,直接将银锭子扔到戏台上去,发出咚咚的响声来。

    兰阁中的小公子皱着眉头撇着嘴道:“这编戏的人就爱这般编排,不是表哥表妹,就是书生小姐……别的不说,就咱们府里的女儿家,虽然比这京城里大方的多,也没有放任一个人跑出去的理儿。就是一个人出门,又哪个身边不是丫头婆子的跟着,怎么会落了单,被那穷酸书生瞧了去,还勾勾缠缠着做出这等丧家辱门的事体来……真有这样的,还能留着,早一顿乱棍打死了……”

    他一直不住口地说着,旁边靛青袍子的男子终于有些听不下去了,侧脸看着他道:“不过是那些穷酸文人编排来聊以安慰的东西罢了,你较个什么真儿!”

    小公子撇撇嘴,暂时停了下。戏台上那对露水鸳鸯相扶相携眉眼传情地转进所谓的‘绣帐’中去,戏也终于落幕。楼下叫好声暴起,那些花旦小生出来谢了幕转回后台去。戏台上短暂的沉静后,一阵锣鼓梆子急急如风地响起来,几个半大小子穿着猴衣一溜跟斗地翻出来,单手翻,后空翻,空中连滚翻……一溜花活儿耍的热闹好看,台下的看客们却仿佛失了兴趣,零落的一两声叫好,却是连一个打赏的也没有。

    小公子看着是个爱热闹的,看着高高跳起足有人多高的小猴子在空中翻转腾挪着,灵活好看,连身子都往前探过去,趴在包厢的扶栏上。

    一个小猴子踩着同伴的手,高高地翻起来,腾空转了两三圈方才落地,一个翻滚干净利落地起身。

    “漂亮!”小公子挥着手中的折扇大声赞叹着,正要吩咐人打赏,就听得旁边一直安静无声的玉阁里传出一道不大,却清脆悦耳的声音:“赏!”

    小公子闻声转回头去,恰看到隔壁包厢有个俊秀的小厮走到扶栏前,笑嘻嘻地探着身子道:“我们爷打赏五两黄金!”

    五两黄金官价就是五十两银子,在众多的打赏中不算少,却也不算太出头。可几十两银的打赏大都是给花旦青衣的,这些小猴子们不过是大戏之间的龙套垫场角色,几回见过这么大手笔的打赏了,一听这话,小猴子们纷纷喜笑颜开着,齐聚在舞台中央朝着玉阁方向拜礼,很可爱的是,小猴子们行礼也不忘了自己的本分,抓耳挠腮,拐子步,手搭凉棚等等猴戏动作仍旧做的一丝不苟着,旁边的玉阁里又是一声“赏!”

    那个清秀小厮又走到扶栏边高声道:“我们爷打赏小子们一人一套冬衣!”

    学戏是个苦活儿,不说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在成名成角儿之前,吃不饱穿不暖是普遍现象。已经是十月的天气,这些半大孩子们穿着单薄的猴戏衣裳,在台上翻着跟头打着把式,下了台就只能蜷缩在后台的角落里互相挤靠着取暖。刚刚那五两金子他们没份儿,但指着名儿赏的冬衣却能穿上身,小猴子们更加欢喜着,有几个干脆猴模猴样地跪下磕起了头……

    邱晨看着这些孩子们微微眯了眼睛,心里发着酸,终于起身道:“回去吧!”

    阿福阿满要放学了,她也要赶回去,好好陪着孩子们了。

    一身小厮服饰的承影暗暗松了口气,连连低声应着,忙回头吩咐人下楼备车,她则小心谨慎地紧紧跟在邱晨身后,出了玉阁,沿着灯光昏暗着楼梯下了楼,径直绕到戏园子的后门上了车,往靖北侯府而去。

    兰阁的小公子还趴在栏杆上努力地探着头往隔壁看过去,想看看这个有志一同的是何许人士,那边靛青锦袍的男子已经站起了身,淡淡招呼道:“走了!”

    “嗳,刚刚不是还听得有滋有味儿的,咋说走就走了?接下来可就是‘挑滑车’了,你不是最爱那出?那个武生耍的一手枪还看得过去……嗳,嗳,你咋说走就走哇……嗳,你等等我!”小公子诧异着,一迭连声地询问着,眼见着同伴看都不看他径直走了,也连忙加快脚步追了上去,一直追下楼,上了马,小公子喘息了半天,才略略平复了,瞪着旁边气定神闲的青衣男子怒道,“霍非栢,你这是又发哪门子疯啊?”

    霍非栢意态闲散地控着马,平静无波的目光深处却隐隐掩着些亮光,也不回头,淡淡道:“你不说要去吃会宾楼的鸳鸯五珍烩?来之前我就打发人去定好了,那东西十天半个月可没有一回,你不去……那就回府吧!”

    “什么好东西,说起鲜美来,还能及得上咱们那的飞龙汤?”小公子不屑着,片刻,又忍不住道,“鸳鸯五珍烩,哪五珍呐?……那啥,回去也要吃饭,要不咱们就去尝尝?”

    霍非栢瞥了他一眼,不发一言地一抖马缰,驱马飞驰起来。

    小公子愣了愣,也连忙催马跟上去,后边的护卫小厮也不紧不慢地驱马跟上来,护卫在两人身后,如影随形。

    秦礼一路找到仁和堂,也没能迎上夫人一行。询问仁和堂的掌柜,说夫人带着人已经回府了。秦礼也没多想,连马也没下,兜转马头,又沿着另一条路往回跑去。

    天眼瞅着黑下来了,又起了风阴了天,指不定就要下雪了,夫人身边就带了林嬷嬷和几个丫头,虽说那几个都有功夫,可毕竟没有经过实战……真遇上什么事儿,秦礼怕那些人应付不来。在这京里,直接真刀实枪的不多见,倒是那些魑魅魍魉的鬼魅伎俩屡见不鲜,花样百出,也更让人防不胜防!

    侯爷这一次虽说几经波折,又有赵国公拿了头彩,分了些眼睛去,可毕竟又是大捷归来……某些人可一直盯着靖北侯府伺机而动呢!万一夫人出个什么事儿,他也没脸见侯爷了!

    秦礼一路忧心忡忡地赶回靖北侯府,隔得老远呢,秦孝就小跑着迎了上来。秦礼连忙用力带住马缰,马儿吃痛,唏律律一声长嘶,来了个人立,又落下,才止住脚步,烦躁不安地踏着蹄子。

    瞪视着冲上来的秦孝,秦礼怒道:“什么事儿找急忙慌的,不要命了?”

    秦孝挠挠头憨笑几声,连声道,“刚刚夫人就回来了。我这不是想着你着急,赶紧出来给你报个信儿嘛!”

    “哦,夫人回来了?”听到秦孝的话,秦礼明显松了口气,连声音都和缓起来。

    秦孝拉着他的马缰,秦礼也就顺势下了马,跟秦孝并肩一起往府里走,一边问道:“回来多久了?你可见到了?”

    秦孝立马苦着脸摇摇头:“夫人连车帘子都没撩,径直进二门去了……我哪里相见就能见到的!”不光夫人见不到,自从允了婚,他连蒸雪都见不到了。往日,蒸雪还经常到二门外传个话什么的,如今好,据说天天守着小公子在沐恩院,连屋门都不出了,真正成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害得他天天望眼欲穿相思成灾。

    秦礼却没理会秦孝的苦脸,一边往回走着,眉头又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从仁和堂到靖北侯府,中间虽说有无数小胡同通联着,可能够行开车辆的却不过就那么两条……他去的时候没有多想,就那么一路赶过去的,回来的时候,他怕错过,可是一路留意过的,也询问过路边店家的,可没谁见过靖北侯府的马车。夫人爱朴素不差,车子没有太过奢华装饰不差,可侯府的规制在那里,就是车子也比平常官宦人家宽大上许多,加上又是双马驾辕,在京城里并不多见,照理说,有这样的车子路过,路边的店家总有人能注意到才是,不可能没一个人看到……

    邱晨回到屋子里,神情并没有太过阴沉,神态轻松着进净房洗漱了,将身上的青莲色竹叶暗纹长袍去了,换了一身家常穿着的半旧茧绸袄裙出来,汪氏和蒸雪已经带着昀哥儿过来,昀哥儿见到娘亲,眼睛一亮,屁股一撅利落地爬起来,摇摇摆摆地朝着邱晨走过来,来到邱晨跟前,双腿一软,直接扑进邱晨的怀里。

    邱晨满脸笑着,连忙伸手将小东西接住。昀哥儿不哭也不吵,用力抓着邱晨的衣襟,将自己拉着站起来,攀住邱晨的脖子就把自己当成口袋般挂在了邱晨身上,软软地喊:“娘……”

    独属于婴孩娇娇软软的,还有些含混不清着,却让邱晨的心蓦地软成一汪水。

    她紧紧地抱住昀哥儿,低着头靠在昀哥儿的肩膀脖颈上,蹭了蹭,这才抬起头来,绽开一脸的笑意道:“昀儿在家做什么了?”

    昀哥儿紧紧将自己窝在娘亲的怀里,磕磕巴巴道:“觉……觉……蛋……飞……”

    睡觉觉,吃蛋蛋,玩飞飞……

    虽然都是单字蹦出来的,邱晨却也听明白了,看着儿子一脸的认真跟她说着话,邱晨心里更是酸软的一塌糊涂,抱紧昀哥儿,亲了亲,由着丫头们伺候着脱了鞋,抬腿上了炕,揽着昀哥儿,从怀里摸出一个工艺简单却不失可爱的木雕鸟哨儿来,举到昀哥儿面前道:“看看这是什么?”

    昀哥儿满脸欢喜着,伸出小胖手来,准确无误地一把抓住,抬着眼看着邱晨绽开一个大大满满的笑容来,小嘴儿咧的大大的,露出当门上下四颗小白牙来……

    邱晨低头亲了亲小家伙儿的大脑门儿,笑着顶了顶额头,娘儿俩嘻嘻哈哈地笑了一回,邱晨一回眼就看到昀哥儿下边牙床的右侧又露了个白点儿,又惊又喜道:“哥儿又长牙了!”

    蒸雪看看含光,连忙笑着道:“是啊,今儿晌午还是嬷嬷先看到的……奶娘也说,哥儿这几天又咬了她几回!”

    小孩子长牙时,因为牙床发痒,会不自觉地咬东西,甚至咬母亲的奶头……昀哥儿四个多月长第一颗牙齿的时候,邱晨就不止一次被他咬了。小孩子没个轻重,咬住了就不撒口,还是陈嬷嬷教她用手指堵住孩子的鼻孔,孩子就会松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