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儿女成双福满堂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本心(二更)

第三百二十六章 本心(二更)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儿女成双福满堂最新章节!

    逛了一天,邱晨除定制了一套赤金花朵儿首饰一套珍珠首饰之外,居然再没花出一文钱去,不是她没有带够银子,也不是街上没有好商铺,只是,从金银铺子里出来,她面对满大街的玩具衣料吃食,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满儿喜欢什么……貌似,小丫头在家的时候,她做什么饭菜小丫头都会大声嚷嚷着好吃;买什么玩具、做什么衣裳,小丫头也是从来都笑嘻嘻地无比欢快地接受……那个胖嘟嘟的小丫头在她的印象中是不挑吃不挑穿,特别好养活的一个,可如今站在熙来攘往的大街上,她却突然发现,不是小丫头不挑,只是她一直忙碌粗心,忽略了小丫头的细微感情变化,自然地,也就不知道小丫头的喜好。

    都说知女莫若母,可她这个给人当娘亲的,居然不知道女儿喜欢什么……天底下是不是没有她这样的娘亲?

    或者说,她虽然占据了海棠的身体,成了福儿满儿的娘亲,本心上却仍旧没有母亲该有的心细如发和关怀至微?没有那种天生的本能的全心全意地爱护孩子们的心?

    青杏也沉浸在金灿灿亮晶晶的精美首饰中没有回神,近乎本能地跟随在邱晨的身后亦步亦趋,邱晨停下脚步,她也下意识地跟着停了下来,只不过,片刻,她就察觉到了邱晨的不对,太太这是怎么了?怎么呆愣愣地站在当街,说是看路上的人吧,那目光明明没有落在任何一个人身上……

    心里惊惧起来,青杏试探着呼唤:“太太……太太?”

    “唔……”邱晨应了一声回过神来,转眼看到青杏关切的脸,眨眨眼,绽出一抹笑来,“我盘算着接着去哪儿,可想想竟然有些茫然,满儿那丫头一去就是一年,都不知道喜欢什么了……走吧,咱们回家。”

    青杏眨了眨眼睛,回头看了看玉凤,两人交换了个眼色匆匆跟了上去。有些不明白太太怎么会不知道小姐喜欢什么……人喜欢什么不是一直都喜欢的,难道出去一年就不喜欢了?

    不过,青杏性格活泼开朗,也有些大咧咧的,心里虽然有疑惑,却不会钻牛角尖儿,太太么,自然有她们不懂的地方,她也不用去费心思,跟着太太走,按照太太的吩咐做事就够了。而玉凤则沉稳内敛的多,即使心里有疑惑,也不会这会儿大咧咧地问出来。

    回到家里,邱晨就一直有些闷闷的,不但没有了早上得到消息后的兴奋欢喜,连平日的开朗都不在了。也不用人伺候,只一个人坐在屋子里,或看书或写字……

    家人里多少都有些疑惑,玉凤和青杏更加疑惑,太太明明出门的时候还是满脸欢喜的,出去一趟也没遇上什么人什么事,怎么突然就郁郁起来了?

    青杏避开邱晨还偷偷地问了玉凤:“这几天太太遇到什么事儿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她昨晚刚到,这几天都是玉凤跟着伺候。

    玉凤微微皱着眉头想了想,摇头道:“没什么事儿啊……也就昨天唐家大姑娘来玩了大半天,过午又去了趟郭府……可昨天,今儿早上太太明显还没这样……”

    两个丫头眼睛对眼睛地愣了半晌,谁也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只好暂时抛开。玉凤小声道:“咱们尽心伺候着吧,太太身边别离人就是了!”

    青杏也想不出别的法子来,也只好答应着跟玉凤商量了接下来的分工,保证两人必有一人紧跟在邱晨身侧,哪怕不让进屋,也要在门口伺候着。

    邱晨自己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儿,默默地看了回书,写了几张大字,却因为静不下心来,字写的完全不能看,一塌糊涂丑的不行。将几张纸团了扔进垃圾篓,邱晨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起身往外就走。

    她怎么钻起牛角尖儿了?她本来就不是原来的海棠,本质上讲,也不是福儿满儿的亲娘,只不过,她努力在做,不管是从情感出发,还是本身的责任义务使命感,她都在尽力疼爱关怀两个孩子,今儿发现不足,以后修正、注意就好了,这么闹情绪做什么……她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

    失笑着摇摇头,挑开门帘子走出来,青杏猛地从门外的小板凳上站起身来:“太太,有什么事儿您尽管吩咐就好……”

    邱晨挑挑眉,目光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楞丫头关注在她脸上小心探查的目光,不由笑道:“没什么事儿……哦,走,昨天你们带来的青菜我还没看过,咱们去厨房看看去!”

    青杏眨眨眼睛,满脸爆开一层浓浓的喜色来。太太好像恢复正常了呢!

    “是!”青杏欢快地应着,陪着邱晨往外走,一边提前一步打起屋门的帘子,一边笑道,“太太,昨儿带来的可是咱们暖棚里的收的第一茬菜,还是少爷和几位表少爷亲手摘的,说是带过来给太太尝尝。”

    邱晨听得满心欢喜,也满心感动。虽说她做的很不够,不完美,但孩子们确实真心实意地濡幕她爱她……这一种被认可的感觉,这一种暖融融的亲情关爱可以说来的正是时候,让邱晨刹那间的迷茫和失措片刻消退。

    不管是什么原因让她来到这个陌生的时代,让她成了孩子们的娘亲、姑姑,成了这个大家庭的一员,那么她就是他们的娘亲、姑姑,就是他们的亲人。

    当初种菜是邱晨亲自参与的,几乎这个时代有的蔬菜都被她种了一部分。因为时间短,豆角、茄子之类生长周期长的蔬菜还没有坐果或者没有成熟,这次带来的大都是青菜,菠菜、香菜、小白菜、油菜、芹菜……还有看上去有些歪扭的四五根嫩嫩的小黄瓜,黄瓜顶端还顶着嫩黄的花儿,这让人一看就知道,必定是赶得急,小黄瓜还没长成就被孩子们心急地摘下来了……这其中更多的显现的却是孩子们对她浓浓的关爱。

    这个时候还能有这么鲜嫩嫩水灵灵的青菜吃,比那些天天白菜萝卜或者肉食可开口多了。

    邱晨看过之后,立刻就想到了一种特别合适的吃法,涮火锅!用家里备着的清汤做锅底,然后只烫青菜吃,用筷子夹上几根青菜往滚开的锅里涮两下,蘸上一点点调味料,既能够最大程度保持青菜的鲜嫩和营养,而且爽口开胃,清腻美味又没有负担,还有汤底保证的鲜香……唔,只是想一想就让人忍不住口水直流。

    吩咐厨房准备午饭,邱晨又拿了只篮子盛了些新鲜青菜,打发人给杨家铺子的杨老爷子和二嫂送过去。如今,杨家日子好过了,吃肉不再稀罕,倒是这个季节难得吃上青菜,想来没有人会拒绝这份新鲜的美味。

    午饭,邱晨自己就吃了一顿涮青菜,最后在汤中加了一小绺手擀面,真是饱腹又美味,吃的舒服又酣畅淋漓。

    一顿美味的涮青菜吃完,邱晨心里已经丝毫没了那种没归属感和茫然感,心情好了,情绪也高涨起来。小憩了小半个时辰,邱晨起身后,就兴致勃勃地去了后园。

    安阳城的林家宅子房屋不是太多,但后院却颇宽敞,除了修成小操场供孩子们锻炼的一部分外,还有好几亩地空闲着,夏秋两季有二魁两口子种菜,这会儿大部分菜都收了,剩下的零星菜畦,也就是几种多年生的蔬菜,比如韭菜、比如越冬的菠菜之类。好几亩地就这么空闲着放在那儿,实在是浪费……不若在这里也装上两座玻璃暖棚,自家吃菜方便不说,多余的也可以给二魁家添点儿收益。

    建起暖棚来仍旧交给二魁家打理,就不额外给他们发月钱了,家里吃了去多余的都让他们自由处理去,一冬天应该也能挣上几两银子补贴补贴。

    说做就做,邱晨欣喜地带了几个家人去后院丈量土地,然后打发人去木作行找木匠来看场地。她这片园子夏秋还是要腾出来种菜的,是以,暖房也要像刘家岙一样能够方便拆装,但也要保证能够抵御一些突然性灾害天气的侵袭……位于北方的安阳城,冬季还是常常刮风的,不能一阵大风给刮倒了。

    有设计图纸,有具体尺寸,木料也不用什么名贵的,木匠师傅看过之后就爽快地答应了下来,说是最多五六天就能搭建起来。邱晨跟木匠商量好了材料费工费,就转回来开始给刘家岙写信,让家良带着两名小学徒先把手头的活儿放放,先烧制一批平板玻璃出来。

    给自己找着活儿的邱晨,又忙碌充实起来,也神情愉悦欢快起来。

    傍晚时分,云家商队送来几篓子鱼虾海产过来。再冷就不能下海了,这一批海鲜也算是冬季来临前最后一批了。

    邱晨亲自见了云家商队的小管事,问过海铺子那边的渔民们,因为有了鱼干、咸鱼等产品外销的途径,生活改善了不少。在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他们中已经有人更换了之前的小舢板,换成了能够承受更大海浪风力的大船,这样,来年他们就能够去到更远一些的海里捕捞打鱼,会有更好更多的收获,从而相应地拥有更好的生活。

    邱晨细细地问了一遍,包括渔村里的老人孩子们怎样了,还好这位小管事是专门跑这趟线的,与那些渔民们接触较多,一年也要去渔村里几趟,是以对那边的情况了解的比较清楚,回答起来也详细的很,邱晨听了很欣慰,也很满意,打赏了这个小管事二两银子,看着他欢欢喜喜谢了赏退了出去。

    亲自去厨房里看了看几篓子海鲜,有新鲜的黄花鱼,有鲙鱼、有梭鱼,有海捕大对虾,还有一些海胆、海星、海参、八带、扇贝、皮皮虾等小海鲜,邱晨依次拿篓子分了,只留了一小部分,大部分都交给曾大牛,快马送回刘家岙去。

    晚上的饭菜,青菜又不是重要的了,邱晨看着顺子家的带着小喜和两个厨娘,一样一样开始料理海鲜。海胆除去一部分壳,打入鸡蛋蒸熟;海星直接入笼蒸,蒸熟之后,剥出肉来,加碎猪膘肉,加鸡脯肉泥,再加少量的姜汁调味去腥,做成丸子,滋味比蟹粉狮子头更鲜美浓酽,做成馅儿包混沌包饺子包小笼包,也无不鲜美可口;海参干晒,做成干品以后用;八带汆熟,或直接切段儿凉调,或放韭菜段儿爆炒。至于扇贝,蒸熟后直接蘸小料儿吃就鲜美无比,也可以做汤,清炒……皮皮虾更是直接汆熟蒸熟即可,最简单的办法,保留最纯净的鲜美。

    鱼类只做了个清蒸黄花,至于鲙鱼、梭鱼,都被邱晨用盐培上,置于室外可以保鲜两三日,慢慢再吃不迟。海虾全部汆熟,除了部分作为盐水大虾直接上桌,剩下的大部分则放入竹箪子里晾晒,几日后就成为虾干,冬季用来煲汤、提鲜、做馅儿都非常鲜美。

    她这边收拾着,就打发了人去郭府传讯,让林旭带着郭家大老爷和郭家四少爷过来吃晚饭。一顿鲜嫩爽口的烫青菜加各种美味鲜美小海鲜,邱晨又让人烫了高粱红酒,老少三人吃的满足喝的畅快,直到戌时末,方才吃饱喝足,郭家小四搀着颇有了些酒意的郭大老爷告辞回转郭家去了。

    陈氏带着丫头婆子去临湖水榭打扫整理了一天,就清理干净。如今的临湖水榭已不是邱晨待客时的四面大敞,四面都装了落地的门扇,冬季关闭门扇,能有效阻挡外面的寒风冷气;到了夏季,可以将门扇大开,四面八方的风毫无阻碍的穿堂而过,又会变得凉爽宜人。而且,临湖水榭下边到水面有一个一米半高的夹层,夹层里置了炭盆子,到时候,临湖水榭里温暖如春,却不会有丝毫的烟气。

    窗明几净,帘幔无尘,陈氏带着丫头婆子打扫完卫生,又布置了家具和帘幔诸物,也不过花了一天时间。邱晨第二日一早就跟了陈氏直临湖水榭,推开顶天立地的大门,一股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不会觉得烦恼的是,这股子热气既没有浓烈的脂粉香,也没有水边建筑一般都会有的水腐潮霉的气味儿,淡淡的果香,从架子上案几上摆放的一只只果篮里散发出来,令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而且,舒缓放松,不由自主地就放松了心神,愉悦欢快起来。

    ------题外话------

    家里的天然气故障了,找燃气公司来维修,忙了大半晌午……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