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儿女成双福满堂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伤情好转

第一百六十七章 伤情好转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儿女成双福满堂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七章伤情好转

    一边往二院走,邱晨一边在心里琢磨,看来两进院子还是不够用。不说客房不够,客房里住了人,前院的客厅就不方便用了。二来,如今大兴、青山三家人都住在一进后座中,平日里大人孩子进进出出的看着乱不说,三家人晾个衣服晒个被子都得拿到东跨院去,很不便宜。

    东跨院后边,连通着学堂后边还有一大片地,把那边盖起来,分成一个个独立的院落给仆人们住,再把三进建起来,她和孩子们搬进三进,林旭、杨树勇兄弟和俊文兄弟住二进,一进单独拿出来做客厅和客房,以后再有客人留宿,就可以住东西厢,正房则完完全全专用于招待客人。另外,后座也可以收拾出一个小花厅来,一般的客人,就可以在这里稍坐、接待。

    不过,如今天寒地冻的,显然不是建房子的合适季节,倒是可以先把仆人们牵到后院的罩房里去,把一进的后罩替出来,收拾出个小花厅和一个账房来,花厅能见见客人,账房则可以给杨树勇、杨树猛兄弟二人用,在这里安排工作也便宜。

    心里琢磨着,三人已经进了后院,玉凤很诧异邱晨引了外客进了后院,却还是很知机恭谨地挑起棉门帘。

    邱晨进门,笑着招呼:“这屋里暖和!”

    玉凤已经伺候着云济琛和廖文清脱了斗篷,又打了水来给两人净了手,这才匆匆赶了去沏茶。还好,炕洞和炉子上都坐着热水,沏茶不需要现烧水,才没耽误太久。

    一时,上了热水,还送了一盘糖花生和一盘芝麻薄饼上来,邱晨端着茶杯暖了暖手,笑着问起两人打前站的情况。

    自从安阳府推出各式香皂,并随着南来北往的客商传播,香皂在江北已经成了一种新的奢华物品,许多富贵人家以用上安阳云家的香皂而自豪。江南因为路程遥远,实物流过去的并不多,但香皂的名声却已经被许多人听说,并且还被传为是宫禁中某位贵妃最爱之物,每日使用,终日体有异香。

    邱晨听到这话,差点儿把嘴里的茶给喷了。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像某朝香妃的传说故事呐!

    这一次出去,云济琛和廖文清首先在江北各主要城府签了经销商,每月按量供应。之后又去了趟江南,转了一圈之后,决定被香皂处方再推迟半年,等香皂在江南的影响力再扩大加深之后,再进行香皂配方的拍卖,比现在拍出的价格会更高。

    邱晨安心听着,听到拍卖延后,也只是微微挑了挑眉头,并没有提出任何意义。她要考虑的应该是再寻找一处场地,建一个制皂分厂,以提高香皂的产量了。另外,还得着手准备,沐浴露和洗发水的研发、生产。之前只是起步,在刘家岙还的各种不便宜还不太明显,大批量的原材料进出、产品出入,就需要更便捷的交通条件。嗯,比如安阳府,既是陆路交通枢纽,又有便利的水路交通--在火车没有发明前,水路交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一种稳定安全便捷的运输方式。

    只是,安阳府如今有呼延寻在,去那里开作坊,会不会牵连出其他的事情来呢?

    说了小半个时辰的话儿,云济琛去净房的空挡,廖文清终于开口询问:“秦将军情况如何?可方便见见?”

    “伤势恢复良好,至于见不见,我不敢做主,等会儿,我去问问。”

    也就说了两句话,云济琛就转了回来,邱晨笑着起身:“你们且坐坐,我去厨下看看,饭做得怎样了……对了,今儿的杀猪菜粗鄙,二公子可别嫌弃!”

    云济琛在林家吃饭不是一回了,虽说,每次用的食材确是村野味道,但经了林娘子手整治出来的菜肴,就格外香浓适口,而且,有一件不用担心,那就是绝对洁净。不用像别的乡村人家那般,杯盘碗盏黑黢黢的邋遢不堪,任他装了什么山珍海味,先就让人倒足了胃口了。

    邱晨笑着就往外走,廖文清站起来道:“外边冷,还是披上件斗篷的好!”

    云济琛端着茶杯似笑非笑地看了廖文清一眼,也跟着附和道:“文清说的是,这么大冷的天的登门,若是林娘子受了寒,可就是我们二人的罪过了。”

    邱晨笑着应了,玉凤也把她的灰鼠皮斗篷从里屋拿了出来,邱晨披上,对云、廖二人挥挥手,留了玉凤在屋里伺候,自己系着带子出了屋门。

    大厨房在前院,邱晨出了二院,径直走进大厨房,看着几份菜色都是熟肉、杀猪菜,都已经做好,等着上菜。邱晨略一寻思,吩咐大兴家的添几个清淡的素菜。

    一个糖醋白菜心,用大白菜最中心的嫩菜心,洗净焯水,切细丝,加发好的海米,糖醋料芝麻油拌匀即可。一个凉拌海蜇皮儿,这个更简单,把水法好洗净的海蜇皮儿切丝,加蒜末醋盐香油调匀即可。一个老醋花生,这个略略需要掌握些火候,没有洋葱,就用了一点点大葱白儿,同样香脆可口。再弄一个红油猪耳,一个凉拌猪皮冻儿,又撕了一只熏兔。最后,用云、廖二人带来的金华火腿做了蜜汁火方,一个腌笃鲜,再加上一小盆杀猪菜,一大盘蒜泥白肉。荤素搭配下来,也算是看得过去了。

    这些菜,大兴家的出了腌笃鲜和蜜汁火方两样江浙菜没做过,其他的都跟着邱晨做过,腌笃鲜和蜜汁火方也简单,邱晨略略交待几句,大兴家的也就明白了。

    邱晨从厨房里出来,径直去了前院正房。

    她刚进门,唐文庸就从屋里迎了出来,一脸急切道:“这都过了午时了,怎地还不摆饭?”

    邱晨觑着一脸惫懒的唐文庸直笑,这人初见傲娇的可以,完完全全是一副大家公子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混熟了居然可以这么不管不顾。只不过,邱晨也知道,别看唐文庸跟她说笑随意,但吃饭那个细嚼慢咽,优雅有致,却已经刻进了骨子里,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学得来的。

    瞥他一眼,邱晨笑道:“你我可以大口吃肉,不怕怎地,将军身上有伤,可不能吃大荤大腻之物,荤腻之物生痰生热……这还是你跟我说的!”

    唐文庸瞅瞅里屋,笑道:“他喝水喝的发胀,根本吃不了多少东西,不必理会!”

    邱晨笑着摇摇头,并不跟他纠缠这个话题,敛了笑容道:“回春堂三公子廖文清和安阳知府二公子云济琛造访,你问问将军见不见……还有,廖文清知道将军在此,是昨日赵先生传回去的消息。云济琛没问,估计还不知道。”

    谈及正事,唐文庸也收了惫懒之色,点点头进了屋,片刻,就转了出来,对邱晨道:“将军有伤在身,不便见客,让我过会儿去见见。你摆好饭派人过来叫我一声即可。”

    邱晨点头应了。唐文庸又道:“将军身份不必言明,你顺带嘱咐一句,将军在此只是寻医疗伤,伤愈即刻回转北边……”

    秦铮升靖北侯,可也因伤停了镇北大将军一职,由洪展鹏暂代值守北边,这几乎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情。唐文庸说秦铮伤好即刻转回北边,用意无非就是混淆他的身份行踪……至于其他,是否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她弄不懂,也与她无干,不用她操那些心。

    毫不迟疑地点头应了,邱晨转身出了前院正屋。正好孩子们放学归来,邱晨干脆站在正屋的廊檐下看着孩子们欢快地跑近。

    阿满笑呵呵地第一个跑到邱晨跟前,邱晨俯身将圆滚滚的小丫头抱进怀里,摸摸棉手套中的小手热乎乎的,圆鼓鼓的苹果脸虽然被寒风吹得有些发红,却也不冷,这才放了心。想起昨晚唐文庸说的什么骨骼精奇之类的话,不由也暗暗寻思上99999了,每回小丫头总是跑的最快,平时她只以为是大孩子们更稳重些,如今看来,这孩子还不到两岁就能跑能跳不说,心思也远比同龄人聪慧灵透的……难道,她的女儿将来真要成就一位江湖高人?

    念头一闪而过,就被她甩开一旁。以后怎样还早着,如今且看着儿女侄儿们身体康泰,无病无灾地长大就好。

    抱着阿满亲了亲,又俯身抱了抱紧跟着跑过来的阿福,邱晨笑着招呼俊文四兄弟,打发了小厮丫头回家吃饭,她自己带着孩子们回了二进院。

    一边往里走,邱晨就将云济琛跟廖文清来做客的消息告诉了孩子们,俊文俊书几个还罢了,阿福阿满一听廖文清叔叔来了,立刻欢喜起来。

    阿满甚至兴奋地有些急不可耐,嫌娘亲走得慢,扯着邱晨的手往前走。

    阿福阿满见了廖文清,自然是一副亲密情形。邱晨也没看到廖文清什么时候带进来的,满满两只大箱子,都是他去江南带回来的稀罕玩意儿。除了徽墨湖笔宣纸歙砚之类的文房之物,就是一些江南特产的玩具吃食,什么泥人、陶人,什么状元饼、梅子干之类。廖文清打开箱子,孩子们的注意力立刻被箱子里的稀罕玩意儿给吸引了,一个个双眼晶亮,满脸喜色。

    还是俊文俊书年龄大些,更稳重懂事,脸上也透着喜色,却还知道克制。拉拉兴奋不已的俊言俊章和阿福阿满,兄妹们一起给廖文清行礼道了谢。

    邱晨含笑看着孩子们,“这些礼物,廖叔叔既然送来了,早晚都是你们的。这会儿,咱们要吃饭了,都去洗手。”

    俊言俊章扯扯大哥二哥的衣襟,俊书笑着看看四个小的,开口道:“姑姑,我和大哥把箱子抬进去吧!”

    今儿,云济琛和廖文清做客占了客厅,孩子们自然要进里屋去吃。孩子们要把箱子搬进去……这点儿小心思她还看得出来,但也觉得不算失礼,也就顺着孩子们的意思笑着应了。

    安顿了孩子们,邱晨就吩咐玉凤通知厨房上菜。

    转脸,邱晨看了廖文清一眼,对云、廖二人道:“前几日,北边一位有过几面之缘的将军受伤,来我家疗伤。那位将军刚刚传了话,因有伤在身不便见人,就安排身边的唐先生过来见见二位。”

    云济琛微微露出一丝诧色,随即笑着道:“竟不知有将军在此疗伤,按理应该我等去看望才对!”

    邱晨笑着摇头道:“那位将军不过是打听着咱们家治了疗伤药,又有酒精等物,恰逢其会来了此处,稍稍休养几日就要转会北边,本来不想惊扰地方……”

    说到这里,邱晨话语一顿,抬眼看了看云济琛和廖文清,见二人都露出一副恍然之色,这才接着道:“碰巧二位上门遇上,也没那么些礼法规矩了,大家都是偶遇。”

    云济琛点头道:“如此……那就劳烦林娘子替我二人引见引见了。”

    邱晨含笑颌首,转身招呼俊文:“你去前边请唐先生过来用饭吧!”

    俊文应声而去。片刻,引着唐文庸转了回来。一起回来的,还有杨树勇和杨树猛。

    云济琛和廖文清自然起身相迎,几人说笑着寒暄了一番。邱晨看着大兴家的带着玉凤和青江家的上了菜,就跟众人告退,回了里屋。留下杨树勇和杨树猛在外间相陪。玉凤跟青江家的、大兴家的在一旁伺候着。

    杨树勇和杨树猛兄弟二人,本来四处跑车就比普通庄户汉子见多识广,来了林家后,出入应酬,交接往来,也算见了不少世面,招待客人,虽然谈不上言之有物,却也不至于失了礼,怯了场,加之廖文清、云济琛和唐文庸都互相应承,这一顿饭吃的也算皆大欢喜。

    邱晨带着孩子们在里屋吃完饭,给孩子们净手洗脸,重新梳了头,打发了孩子们去了学堂,外边的一桌也吃喝到了尾声。

    一时,上了饭吃过,扯了残羹剩饭,玉凤重新送了热茶上来,邱晨打发她们去吃饭,大伙儿又重新坐了,泛泛地聊了一会儿,云济琛就跟廖文清告辞离开。

    下午,邱晨就跟杨树勇杨树猛商议,把后院的后罩房装修一番,让大兴三家搬到后院居住。把前院的后罩收拾出一间小花厅和一间账房来。并把俊文俊书俊言俊章四兄弟和杨树勇兄弟都搬进后院,把一进院子的东西厢都整理成客房。如今,秦铮占了一进正房的西屋,也不好挪动,先把西厢房做成临时的待客场所。

    杨树勇兄弟自然没什么异议,各屋子里的东西都是崭新的,搬家也不过两厢里替换一下,倒也不费多少功夫。一下午时间,就把杨树勇兄弟、俊文兄弟东西都搬进了二进院的西厢房。因林旭不在家,他的房间暂时不动。

    第二天,忙碌了一天,后院的一溜倒座房就收拾齐整了,无非糊糊墙纸、糊糊窗户,再把帷幔门帘的装一下,大兴三家也顺顺利利地搬到了后院。

    比起在一进院中居住,搬进后院后,各家晾晒个被褥衣服方便的多了,孩子们放了学也可以四下里跑跑玩玩,不用怕惊扰了客人。三家倒是无不欢喜的。

    之后,大兴又带着青江顺子将前院后座收拾一番,整理出一个小花厅和一间账房。还留出一间房子略略收拾了,用来招待小厮仆从等人。前院的西厢也略作收拾,挂了两幅字画,摆了几只瓷瓶之类,也是一个简单的待客之所了。

    忙忙乎乎的,时间飞快地过去,青杏当天退了热之后,又休养了三日就大好了。邱晨看着气色确实不错,也没有咳嗽之类的后遗症,就准了她回来应值。

    秦铮的伤情也恢复的不错,除了前两天出现过术后热之后,一直没有再出现什么其他情况,到了整八天上,邱晨跟唐文庸又给秦铮换药,确定缝合处愈合良好,就给他拆了缝合线,重新清洁一番包扎起来。

    至此,邱晨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拆线愈合良好,伤口再复发感染的可能性就很低了。当然,还要良好地休养,服药。

    这些日子,孩子们每日早晚跟着秦义锻炼,邱晨没有跟着去看过,但孩子们每每回来并不叫苦,反而都是一脸的欢喜。另外,最显著地变化是,孩子们的饭量都增加了许多。俊文俊书成子都比平日多了一个馒头,几个小的饭量也明显增加。另外有个变化就是走到冷地里也不再畏寒,更加生龙活虎起来。倒是被唐文庸称之为骨骼精奇的阿满没有特殊的变化,仍旧活泼好动,欢喜快乐。

    转眼,又是一旬过去,又到了林旭放旬假的日子。这一次,邱晨干脆让青江赶车,她自己跟着去了县城。

    呼延寻还会不会接林旭不说,她至少要去见一见林旭。有些话,她还要跟林旭说一声。

    路上的积雪还未化透,但经过人来车往,积雪已经压实,也早已不复最初的雪白,黑黢黢的泥土下,往往隐着一片片冰面。马蹄踏在这样的路面上常常会打滑,杨树勇杨树猛赶车经验丰富,临出门将马匹的四蹄都用粗布包了,这才让马车能够比较顺利地行路。

    因为路不好走,邱晨不过卯时中,就从家里出发了。木制的车厢外加了毡帷子,车厢脚踏中加了炭盆。座位上铺了狼皮褥子,身上裹了灰鼠斗篷,脚下又踏着熏笼,倒是不觉得怎样冷。

    ------题外话------

    倒霉的,肚子疼不算,还犯了痔疮,坐都不能坐……都不知前后哪里疼了……

    用了一天药,好歹晚上能偏着坐了,码了这些……

    明天就可以正常码字了,后天多更……

    这次不会食言了……掩面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