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儿女成双福满堂 > 第一百零二章 府台公子

第一百零二章 府台公子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儿女成双福满堂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二章府台公子

    邱晨带着俊言俊章从西厢里出来,院子里也排开了桌子,安排满囤带的力工和林家帮工们吃午饭,邱晨和大伙儿招呼了一声,就进了正屋。

    正屋的堂屋里按了两张桌子,兰英带着帮忙的妇人们给男人们送上饭菜之后,也在屋里准备自己吃饭。海棠娘刘氏则带着两个小外孙阿福阿满在里屋炕上吃饭。

    自从放完麦秋假回来,邱晨带着孩子们就不和帮工们一起吃了。也正好海棠娘刘氏来了,这个变化也没引起什么反应。

    见邱晨带着两个侄儿进门,立刻就有好几个和邱晨相熟的妇人笑着招呼。

    “嗳,言哥儿、章哥儿还没去吃饭,快去吃饭吧,屋里你们奶奶还等你们小哥俩呢!”

    “瞧瞧,这俩小哥儿本来模样儿就俊,这一进学堂,行动斯斯文文的,又穿上这身秀才衣裳,真是越来越招人稀罕了!”

    “嗨嗨,这再过几年,上门说媒的还不得踏破门槛啊……”

    妇人们说着说着就有些笑谑起来,更有一个比较热情的妇人抱起从屋里跑过来的阿福,吧唧一下,亲在阿福的小脸上,把阿福囧的小脸儿涨红着,挣扎下地,也顾不得和娘亲说话,拉着懵懂的阿满扭头往里就走。俊言俊章也看着心惊胆战的,幸好被亲的是阿福,要是他们被亲上这么一下子,还不窘死!心中暗自庆幸着,俊言俊章也不肯再在堂屋里待了,喏喏地应了两声,低着头缩着肩膀,抱着木匣子仓惶从妇人们堆儿里钻过去,也仓仓惶惶地逃进里屋去了。

    小兄弟们的仓惶之态显然取悦了妇人们,哄然的大笑声,差点儿把林家低矮的屋顶子给掀了去。

    笑声里,青山家的瞅见邱晨还没进里屋,就知道是有话要说,略一思忖,笑着道:“刚刚两个哥儿抱得可是那两位贵人公子给的礼物?”

    邱晨满意地看了青山家一眼,笑着道:“是两位公子听说孩子们上了学堂给的一些笔墨之类的吧,我还没看……”

    说到这里,邱晨一顿,在人群中里找到脸色仍旧不虞躲在后边的季氏,笑着过去牵了季氏的手,温声道:“季婶子,你可千万别觉得心里不得劲儿。我和你说,那位公子是咱们安阳府台大人的二公子,他在那样的家里生人长大,想来都没来过村子里,不了解咱们村子里的风俗习惯,只拿他自己个儿身边的人来想事儿,这才误会了……”

    季氏根本没听清楚邱晨后边儿说的具体是啥,只睁着眼睛定定地看着邱晨,嘴唇动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当真是府台公子?”

    邱晨道:“这话我敢瞎说?当然是真的!婶子啊,人家府台公子可是亲自给你施礼呢,说起来,咱们还没谁有这个面子呐!”

    刚刚在大门口的事儿,妇人们都没有看到,季氏自觉丢了脸,回来后脸色不好看,却并没有瞎嚷嚷。

    这会儿众人听得邱晨说的话,虽然还不太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但却大致猜到估计是季氏在人家富家公子面前出了什么丑……不过,人们更多地还是被‘府台公子’这个身份震惊了。

    乖乖哟,府台大人家的公子呐!

    前些日子那刘炳善家来了个同知老爷的公子,尾巴差点儿翘到天上去,连小石头落水差点儿被淹死,那刘炳善一家也丝毫不顾及同村人的情义,还帮着那什么同知公子说话!

    相比起不被百姓所知的同知老爷来,府台大人才是真真正正,众所周知的大官儿呢!

    县太爷出门都是鸣锣开道,前呼后拥的,让百姓们望而生畏的。府台大人呐,人家可是整个安阳府最大的官儿,管着整个安阳府呐……那在老百姓眼里差不多就是高高在上,高入云端的人物儿了。

    没想到哇,没想到,她们这一辈子居然还能在自个家门口看到一回府台大人家的公子!

    啧啧,就说看着那位公子长得俊、气势足,看着就不是一般人儿……原来人家是府台大人家的公子啊!

    屋子里寂静了片刻,随即就纷纷议论起来。邱晨目光一转,就见一众妇人双眼放光,脸色绯红,一脸兴奋地,颇有些像现代那些追星族见到自己心中偶像的样子……

    季氏也没了刚刚的灰头土脸,满心不甘怨恨,转而脸放红光,双眼晶亮满脸喜色了,和周边几个妇人热情而自得地描述着自己与府台公子的‘亲密接触’。

    邱晨翘了翘唇角,和兰英、青山家的打了个招呼,掀帘子进了里屋。

    一帘之隔,与堂屋的热闹喧哗不同,里屋炕上,刘氏带着四个小的围着炕桌坐着,四个小的安静地吃着饭,刘氏则坐在窗户根儿,借着亮光做着针线……此情此景,加上炕桌上饭菜馥郁的浓郁香气,让邱晨烦躁紧绷的心,一下子宁静下来,平和下来,刚刚挂满了脸的公式化笑容不知不觉放柔了,变成了嘴角眼梢发自内心的欢喜美好。

    “娘,你怎么不赶紧吃啊……饭菜凉了,吃了对肠胃不好!”心中欢喜满足,可话出口却是最平实无华的语言,甚至带了一丝丝埋怨。只不过,这平实的话语和并不甜腻的语调里,连邱晨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溢满了关切。

    刘氏笑着抬头:“这么大热天儿的,等一会儿凉不了……”

    话虽这么说,可还是顺着闺女的意思搁下手里的活计。邱晨也不让刘氏下炕,从屋角的盆里洗了布巾子递给刘氏擦了手。

    又动手给刘氏舀了一碗汤递到手里:“娘,先喝口汤……”

    刘氏本来就是外柔内刚的性子,对儿女们要求严格,却也真心疼爱。闺女这一举一动都是真真切切地关怀,她自然不会有异议。

    杨家没有食不言的讲究,邱晨也没有。

    喝了汤,刘氏道:“刚刚你拿回来的那俩小匣子,还有刚刚俊言俊章拿进来的我都搁在屋角的箱子里了……”

    邱晨给满儿擦着嘴巴,漫应了一声,随即又伏在刘氏耳根儿悄声道:“那俩大匣子也就罢了,那俩小匣子里是那两位公子送来的建作坊的银子,娘,你这几天可帮我看好门儿啊!”

    这几天,看那么多村里的妇人们来帮忙,刘氏总是坐不住,每每都会去找活计做。邱晨看着心疼,说了几次都不管用,此时说起这些东西来,她一下子有了依仗。刘氏年轻时尝过被人抢夺家财的滋味儿,把财物看的紧。只要一说这个,老太太指定再不用她说,也不会离了这间屋子了。

    果然,刘氏一听就暗暗吸了口气,盯着邱晨看了片刻,同样小声道:“你这房子一眼看到底,这些东西也没个地方搁……等盖新屋的时候,可记得一定要打几个暗柜子,以后有什么要紧的物儿也有地处搁放!”

    老太太这个主意不错,邱晨连连应下。心下却为自己的灵光一闪暗喜不已。

    邱晨把两个匣子和那只装了香薰暖球儿的荷包放进屋角的箱子里,和老太太使了眼色,这才招呼外屋的妇人们:“婶子嫂子妹妹们,不管谁家的公子来了,咱们也得先吃饭啊!”

    这一声招呼让众妇人才晃过神来,都说笑着继续忙碌起来。只不过,邱晨看着,妇人闺女们动作都比平时利落了许多,走道儿都一溜风的!

    匆匆在屋里吃了一碗饭,邱晨就又出了屋,西厢那边儿仅仅上了四个野菜,一大盘卤肉片儿,她还要去整治几个菜送上去才像样儿。

    堂屋里的妇人们仍旧在吃饭,邱晨也没停顿,只略略打了个招呼,就去了院中的锅灶那儿。一盘小鱼、一盘大半斤的大鲫鱼都已经洗好,上午已经炸了个六七成熟,邱晨要做的已经很简单了,她支起平底锅,倒油烧热,把炸过的大鲫鱼放进平底锅再稍稍把两面都煎一下,然后倒入调好的调味汁,在添上半碗水,让汁水没至鱼身一大半处,盖上锅盖小火慢慢靠上十分钟。

    那边鲫鱼在平底锅中靠着,邱晨又把小鱼放进滚油中再略炸一下,炸熟炸透,炸的小鱼的骨肉酥脆,捞出油锅后,趁着热,倒上备好的醋,撒上香葱和香菜沫儿,一道酥脆鲜香,又带着醋香的鳞炸小鱼就做成了。

    这会儿,鲫鱼也恰到火候。打开锅盖,就见锅里刚刚添的汁水基本已经靠尽,滋味儿全部吃进鱼肉中去了,鱼肉软糯外皮却带着微微的酥焦。邱晨拿了三只椭圆形的碟子过来,将三条鲫鱼小心翼翼地铲出来盛在盘子里,上边同样撒上香葱和香菜,招呼林子和大壮给西厢送进去,她则去了后院。

    前院和堂屋里的锅灶,一个被妇人们占着给力工们做饭,另一个让邱晨拿来炖肉了。她那个昨晚上就炖到火上的菜肴,是在后院蒸酒的锅灶旁边,支了一只红泥炉子,上边炖着一只封着口的黑陶坛子。

    邱晨来到炉子旁,仔细看了看坛子口封的桑皮纸,看到桑皮纸微微泛了黄色,就知道坛子里的菜肴已经到了火候了,于是把炉子里残余的炭火掏了出来。然后回到前院,拿了三只精致的细瓷青花小碗儿和一只同花色的平盘,洗干净,放在一边待用,然后拿了两块干净抹布去了后院端了那只黑陶坛子回来,招呼着俊言俊章拿了洗好的盘子和瓷碗,一起进了西厢。

    云济琛和廖文清今儿还真是开了眼界。

    昨儿廖文清让陈掌柜捎话过来,嘱咐林娘子不用为难,做些农户的特色饭菜即可。原本他想着能有上一次秦铮到林家时,品尝到的那种特殊调料就好,从秦铮的反应上廖文清也看清楚一件事儿,那就是越是这些高门大户的公子,吃惯了山珍海味美味珍馐,对那些早已经没了意思,反而对新鲜物事比较感兴趣。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回云二公子上门,林娘子一改奇特的调味料,转成了实实在在的农家饭,而且,这种农家饭菜,不论是在云二还是他眼里,竟也新鲜奇巧的可以。并且,味道还着实是不错。

    先前四盘山野菜就不说了,清香爽口开胃。后来上的一大盘卤肉……说实话,这种东西在大户人家都是上不了桌面的,大户人家待客谁也没有弄一大盘子肉端上来的,这又不是农村人吃的席面儿,上一盘子肉解馋!

    可林娘子就端上了一大盘子肉来,还别出心裁地搭配了一溜儿小蘸碟儿。

    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云济琛和廖文清按照那孩子说的,弄了蒜泥芝麻酱调和在一起,然后夹了一片看起来不太肥腻的肉沾了,咬了一小口……唔,这肉也不知怎么炖的,早已经酥烂了,入口一抿就化了,而且肥而不腻,沾了蒜泥和芝麻酱之后,又中和了所剩不多的肥腻,刺激了食欲,竟是相当的爽口!

    两个人一尝之后,又连连夹了两片吃了,继而就开始尝试着用不同的蘸料来作味儿,竟是各有千秋,但同样的好吃爽口!

    这一吃,两人直吃了五六片肉才住了口,继而再夹点儿凉拌的山野菜吃吃,满嘴的香浓瞬间被一股清新的山野气所代替,还真是荤素搭配得当!

    再来两盘看着卖相并不太好的鱼,炸小鱼只有铜钱大小,可吃在嘴里却是满满的香浓酥脆;稍大些的鲫鱼看着油腻腻的,吃起来却同样鲜香满口,一丁点儿腥味儿都没有,而且皮酥刺软,真是令人惊喜!

    吃过一气儿,杨树勇举杯带着两人喝了一杯酒,林家娘子带着两个侄儿又进来了。这一回更奇,林娘子手里居然端着一只粗苯的黑陶坛子。云济琛和廖文清已经被林娘子的一再出新勾起了兴趣,也不吃喝了,只满眼期待地看着林娘子招呼侄儿把大盘子放在桌子上,她这才把手中的黑陶坛子放到盘子上。

    这只青花细瓷大盘,虽说不是说很么名贵瓷器,可从精美的花纹、莹润的釉面上也能看出,是很上乘的瓷器精品了。这么精致的瓷器偏偏不用来盛放食品,而是做了一只黑粗笨重的黑陶坛子的垫底儿……就这,已经让人暗暗赞叹了。

    安放好黑陶坛子,邱晨慢慢地揭开坛口用来密封的桑皮纸,用干净的抹布擦去坛口几不可见的纸屑后,这才小心翼翼地把坛盖儿打开--

    一瞬间,随着热气氤氲而出的,就是满满的扑鼻的浓香!

    这股浓香是如此诱人,令人垂涎,即使云济琛也忍不住吸了吸鼻子,诧异道:“这是什么菜?!”

    廖文清则是毫不掩饰地赞叹道:“好香啊!”

    邱晨微微含着笑,取了小碗过来,给三人分别盛了一碗,道:“这是我偶然从一本书上看到的,据说香气浓郁,能够让隔壁的和尚都忍不住跳墙而来,是以得了一个名字,就叫‘佛跳墙’!”

    嘴上这么说,邱晨却暗暗地摇头。

    这坛‘佛跳墙’实在是有些勉强。这个时代的食材毕竟有限,即使得了几款干海货,品质却谈不上多好……想想现代极品的佛跳墙,那才叫一个香!

    云二公子舀了一勺放进嘴里,禁不住连连感叹道:“林娘子,若是你开个酒楼,想必也会客似云来!”

    “呵呵,云二公子还真是,在我家吃饭还不忘自家生意……你们慢慢吃哈,我要去收药了!”

    在几人的笑声里,邱晨带着俊言俊章出了西厢,打发俊言俊章带着阿福阿满去学堂,她则又取了一些干货发上。刚刚那一坛算是试验品,既然成功了,自然不能亏待了孩子们。

    发干货最少也得七八个小时,等到临睡前炖到炉子上,炖到明儿中午给孩子们吃正好。

    发上干货后,邱晨又麻利地包了二十个鸡蛋大小的小笼蒸包,与那些讲究的馅料不同,她今儿蒸的小笼蒸包是马榨菜的,加了油吱啦,蒸出来之后,上好白面发的皮儿雪白细腻,咬一口,内里的馅儿却鲜绿色的,鲜嫩浓香,别有一番风味儿。

    云济琛和廖文清这一顿饭吃的真是爽口又美味,既有山野菜,又有厚重滋补的佛跳墙,对林家这位娘子自然也更加刮目相看。两人一直盘桓到未时末,邱晨收完了罗布麻,这才动身离开。

    临走,邱晨给他们每人捎了一筐子的野菜,另外把佛跳墙的做法眷写了一份,交给云济琛。

    “这道菜滋补却不厚腻,浓香软嫩,特别是适合老人进补食用。云二公子若是不嫌弃,就给老夫人做了尝尝吧!”

    那一篮子野菜云济琛就特别喜欢,想着回家给奶奶尝个新鲜,这又有了佛跳墙的做法,更是欢喜不尽,双手接过那薄薄的一张纸去,拱手给邱晨连连做了两个揖,方才和廖文清一起欢欢喜喜地上车,在仆从们的簇拥下,离开了林家,沿着池塘边缘的青砖路,驶向村外,驶离了刘家岙这个小山村。

    府台大人的公子来了林家做客的消息,由那些妇人们和力工们传出去,仿佛插了翅膀,不等云济琛和廖文清离开,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刘家岙。

    是以,好些村里人就闻风赶了过来,却不敢到林家近前,只避在几十步之外,遥遥地观望着。

    眼看着两个锦衣绣袍的公子从林家出来,两辆马车也都是锦围绣帘,连那些健仆豪奴,也一个个穿着绸缎,气势非凡,那些心存怀疑的人,也消了心中那点点不愿相信。

    到了这天晚上,帮忙的人吃过饭回了家,连帮忙的妇人们也拾掇完毕走了,只剩下自家人聚在炕上,邱晨就把白日云济琛和廖文清拿来的两只匣子拿了出来,打开给五个孩子看。

    云济琛里边无非是湖笔、徽墨之类的四套文房四宝,虽然清贵,但也就是读书用的物件儿,倒也罢了。廖文清送的盒子里,却是文房雅物儿,印章、镇纸、笔洗、笔架、笔筒……有鸡血、有田黄、有名瓷、有竹根黄杨……竟是件件精致,无一不是价格不菲之物。

    得!邱晨只好把这两只匣子都收起来,言明,以后谁读书有了进益,这些物件儿就是奖品!

    阿满把着云济琛送的匣子不撒手,爱不释手地把玩着那些精致的笔墨花笺之类……没想到,还很让她寻出了不一样的东西,竟然在纸张下边搁着七个精致的锦缎绣花荷包,邱晨接过来一看,每个荷包里都搁了些笔锭如意、代代封侯之类的金锞子,每个荷包里六个金锞子,都用丝线穿成了串儿,系了缨络,把玩或者做腰上的挂件儿,都是极好的。

    邱晨一寻思,就知道这些东西是云济琛算着自家所有的孩子,包括娘家侄儿在内每人一份儿的。于是就让俊章先替不在这里的俊礼挑一个出来,交给刘氏替俊礼收着。又让俊言替俊书挑了一个,让俊文替俊书收着。剩下的五个,这才撒手让在场的五个孩子自己挑去,他们大人就不管了。

    说笑了一回,大家就早早地收拾睡了。明儿就要正式开工了,还有得忙乎受累呢!

    与林家的一片祥和欢喜不同,这一晚,村子里好些人家都睡不着觉了。

    这些人中,上一回被大魁家的和收成家的忽悠着来找林家麻烦的八祖爷和十一祖爷家,特别烦躁。

    八祖爷的儿子刘满山也不过四十来岁,刘满山和刘满银岁数相当,平日里也算是特别要脸的人。今儿风闻林家和府台大人家挂上了关系,连忙赶了去,很可惜的,去晚了一步,没能亲眼瞻仰到府台公子的尊容,很遗憾的回到家,还不甘心地感叹了几句。

    “啧啧,真是想不到,林升这一死,他那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媳妇,居然就这么显了出来,先前炒药制药也就罢了,没想到,不过几个月的功夫,居然连府台家的公子也上门做客……啧啧,还真是能耐的……”

    刘满山他老爹八祖爷心里膈应,却没脸开口反驳,倒是他老娘和妻子听他对一个寡妇这么盛赞,心里别扭起来。

    刘满山他老娘,也就是村里人称八祖奶奶的许氏一撇厚厚的嘴唇道:“有啥了不起的,之前有升子镇着,那娘们儿不敢勾三搭四的,这升子一死,没了管手儿,仗着那张脸子耐看点儿,勾搭回来人还好意思张扬……真真是,不嫌臊!”

    刘满山他媳妇田氏听婆婆这么说,也立刻跟进道:“就是,就是,这女人家,最重要的不就是伺候好男人养好孩子?像林家寡妇那样儿的,裤腰带一松开……”

    一听自家老娘媳妇说着说着就奔着下三路去了,话说的这么粗俗露骨,刘满山一阵烦躁,猛地一推饭碗,一把把筷子拍在桌子上,猛然站起身来,朝着田氏呵斥道:“够了!就你这样的,别说松开裤腰,就是脱光了也没人屑得多看一眼……”

    田氏被这突然来的喝骂给骂愣了,瞪着眼看着刘满山,竟忘了反驳!

    刘满山烦躁的仿佛浑身都要冒火,上一回他去了镇上打短工,林家起屋他没赶上,听说人家一日两顿肉菜管够吃,临了一个力工还按照每天一百文发的工钱!

    一百文啊!他去镇上给人家扛活儿,一天累死累活,吃两面卷子啃咸菜,不过一天给五十文!整整比林家给的工钱少一半儿啊!

    原本,他想着和林家拉拉关系,要是能去林家做个帮工就好了,听说林家帮工不但工钱高、饭管的实惠,还每年四季发衣裳,逢年过节还发肉发赏钱……一年下来,最普通的帮工都能挣下二三十两银子!

    他去镇上扛活儿,累死累活不说,活儿还赶不上趟儿,一年下来,能挣下三两银子都是感谢佛祖了。

    三两和三十两,整整差了十倍啊!

    偏偏,他爹糊涂,被大魁和收成两家破落户给忽悠着去林家找麻烦,找麻烦不说,还正撞上人家家里有贵客,给吓得回来生生病了一场,本来就没存下几两银子,一场病请郎中抓药的花去二两多!

    这会儿,人家林家连府台公子都巴结上了,他们一家人不说好好想想,怎么和林家修复关系,争取沾点儿光吧,自家娘和自家黄脸婆居然还这么开口就侮辱……说话这么不注意,在家里还罢了,若是出去也这样,传进林家人的耳朵了,他们家就永远别想和林家搭上关系,沾上光了!

    “伺候男人管孩子,就你这样的伺候,好人也给你气死了……伺候,你伺候个屁啊!”仍旧觉得不解恨,刘满山指着田氏继续大骂。

    田氏终于回过神来,哇地一声哭嚎着朝着公公婆婆跪下了:“爹,娘,您二老要给媳妇做主啊,您二老看看,他爹当着一家人的面儿这么骂我,可让我怎么活哇,我不能活了……”

    “你还知道当着人的面儿骂你你委屈?那你说话不管不顾的,不论当着谁的面儿都胡言乱语的,若是传到林家的耳朵里,你想想,人家可是和府台公子挂了钩的。那是府台公子啊,想要捏死你,还不跟捏死个小米羊儿似的……”

    八祖奶奶许氏这会儿才总算明白过来,自家儿子是替林家寡妇说话,抱不平呐。他不好意思顶撞自己这个当娘的,就冲着儿媳妇去了……

    “你个不孝子,那林家寡妇是你的啥人啊?你为她这么上急?你还认得我是你娘,这是你替你生儿育女的媳妇吗?……”许氏火气冲起来,抬手就去拍打刘满山,一边儿拍打还一边儿骂着。

    有了许氏出头,田氏更觉委屈,哭嚎的也更起劲儿了,一时间,八祖爷家里乱成了一锅粥!

    “够啦,都给我滚,你们爱吵都滚出去吵!滚啊……”八祖爷气得浑身打颤,努力吼出这么一嗓子,然后眼睛往上一翻,从椅子上扑倒在地。

    老头儿突发状况,哭的不敢哭了,骂的也顾不上骂了,一起挤上前去,刘满山伸手将自家老爹抱起来,却见老爷子脸色发黑,特别是口鼻处成了青紫色,已是进气少出气儿也不多了……

    另外几家还有些隐隐的吵吵,都在八祖爷突然猝死的消息掩盖下,被人忽视了。

    第二天,林家这边喜庆热闹地正式开工,挖地基。只不过,因为八祖爷的猝死,使得原来说好了来林家帮忙盖屋的力工抽不出身来了。这个时代宗族观念极强,八祖爷的辈分儿又在那里,刘家几支几家的,只要不出五服的子孙们,都要去给八祖爷吃服戴孝守灵……

    林家起屋盖房子时间有限,这人手一下子少了许多,自然就没办法按计划完工了。

    满囤爹和满囤与八祖爷出了五服,只是一大早过去帮着搭了灵棚,就仍旧回了林家开工。

    一说这个情况,邱晨默默沉吟片刻,就跟满囤爹商量:“大川叔,咱们村里的人手不够使的,那让相邻村里有亲戚的帮忙去喊喊人,反正咱们都按天发工钱,只要地里活儿不忙的,过来干上一个月,也能得三两银子回去!”

    杨树勇立刻跟着点头,又问:“要不,我去镇上捎个信儿回去,让杨家庄子那边多来几个人?”

    邱晨摇摇头:“大哥,杨家庄子毕竟太远了,来人路途遥远不说,来到这里,咱们还得安排住处,人家还撇家舍业的……咱们先看看周围村里人手能不能凑够再说吧。成不成的,今儿晌午就有准信儿了。若是凑不够,咱们再去杨家庄子叫人也不晚!”

    杨树勇点点头,不再应声。

    满囤爹连连点头,立刻就叫上满囤去过来林家的力工们中发消息去了。邱晨也不闲着,也去跟来帮忙的妇人们说了要去周围村里找人的话,这些妇人们好些都是外村嫁到刘家岙来的,原本林家可着刘家岙找帮工,她们相帮娘家也帮不上,这回林家人手不够了,要去四周村子里找工人,她们就能叫自家兄弟来,年纪轻的媳妇子,甚至盘算着把自家老爹和兄弟都叫来,四口人一个月,就是十好几两银子……能好好贴补贴补娘家的日子了。

    一个个外村媳妇兴奋地满脸冒光,一个个本村媳妇也不甘示弱,她们娘家是本村不错,可备不住,四周村子里还有其他亲戚啊,一样做活挣工钱,谁挣不是挣啊,自己能传过话去,挣了钱最起码还念自己个儿一份情唻!

    是以,邱晨话音未落,面前的一大群人就呼啦啦跑走了。

    于是,没到晌午,林家就聚集了比原定人数多出几倍的人来。邱晨看着黑压压一片的人头,还有不断往林家来的……也有些眼晕!

    对于挑力工她没经验,索性都交给杨树勇和刘大川负责。不过,她也嘱咐了两个人,看着好的索性多留些人手,尽快把房子院子建起来。

    相邻四围村子,都是土生土长的,差不离过来过去的都认识。是以,对于挑选人手,满囤爹刘大川也算是心里有数。

    他也不说得罪人的话,只指着一堆大青砖,让来应聘的人们,每人每趟搬五块,搬到指定位置码好。在半柱香功夫中,全搬完的搬得多的自然留下,搬不动的就离开。

    前后用了两柱香工夫,刘大川就筛除了一小半儿人。剩下的大概有八十多号人,依着邱晨的意思,就都留下试用一天,一天下来,有毛病的手脚不干净,偷懒磨滑的就剔除去。

    还别说,经过刘大川那个办法筛选出来的,都是身强体壮又肯吃苦受累的,这干起活儿来都特别卖力。

    如此一来,那位悲催的八祖爷的猝死非但没有耽误了林家盖屋起院子的工期,反而比之前预期的工程速度还加快了不少。

    林家是五月初九开的工,只用了十五天,前后两进,堂屋耳房厢房倒厦俱全的四合院儿就建成完工了。就在邱晨准备继续翻盖西院的时候,回春堂来人了。

    这回来的不是别人,却是回春堂商队的大掌柜廖海!

    是时,天色已晚,邱晨送走了力工和帮忙的妇人们,正坐在院子里和满囤父子、杨树勇商量着翻盖西院的计划,猛听得门上铜环被拍的啪啪作响,杨树勇立刻起身去院门口应门。

    大门打开,也站起身来的邱晨就听得杨树勇一声惊呼:“廖大掌柜,你何时回来的?我家二弟和旭哥儿他们呢?”

    ------题外话------

    今儿被朋友拉着去看‘私人订制’了,没能码完,抱歉,明儿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