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儿女成双福满堂 > 第五百一十六章 让弟弟出来

第五百一十六章 让弟弟出来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儿女成双福满堂最新章节!

    “太太!”曲嬷嬷托着金镯子和簪子举到宜萱面前。

    宜萱只是瞥了一眼,就很是嫌恶地撇开了头,吸了口气,才挥挥手:“你就拿着吧!”

    “谢太太!”曲嬷嬷笑着道了赏,将镯子和金钗塞进怀里。又低声道,“那贱货还想多要几颗呢……”

    宜萱微微眯了眯眼睛,露出一抹狠厉的笑容来,冷声道:“这种事……嘴上有个把门儿的。嬷嬷是我身边的老人了,这一趟在侯府里想必也听说了侯府的养老供奉,我也正想着给嬷嬷一个老来安心呢!”

    刚刚得了一只金镯子一支金钗,怎么也值个几十辆银子了,曲嬷嬷也没怎么动容,但一听宜萱这句话,立刻抑制不住地露出满脸的惊喜,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朝着宜萱郑重磕了口头,道:“太太放心,老奴这一片心里只有太太和几个小主子!”

    宜萱伸手将她扶了起来,红了眼道:“嬷嬷是我的奶嬷嬷,从小看着我长大的,比姨娘都疼我……你放心,你好好养着身子,再陪着我过了这几年难处,我就给你供奉养老,让你安享晚年。”

    被宜萱这么一说,曲嬷嬷也动了情,拿了帕子给宜萱擦着眼泪,柔声哄劝道:“姑娘别哭,老奴身子骨壮实,一直陪着你,陪着你给小小姐寻了好亲事嫁了,陪着你看着两个少爷长大成人有了出息,娶妻生子……”

    邱晨自从那日开始,早孕反应就一下子汹涌而至,不说每日早起烦恶作呕,白天同样吃什么吐什么,嗅觉味觉也格外灵敏起来,别说做过菜的锅烧水熬粥她能尝出腥味儿来,就连厨房另一口锅做着鱼,再同时给她熬小米粥她都能喝出腥味儿来。

    没办法,陈氏干脆亲自盯着收拾出一间耳房来,布置了几口红泥小炉,让人拿来瓦罐盯着,熬粥,熬各种清口的汤水。

    白白软软的白米粥,熬得软烂糯滑;黄黄稠稠的小米粥,结着一层油皮,香气扑鼻,曾经邱晨最爱的素粥,如今端在眼前却不自觉地皱了眉头。明明是香浓的米香粥香,她却能闻到隐隐的令她作呕的味道……

    但是,再不爱吃不想吃,为了自己的身体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也得坚持。

    邱晨下意识地往后躲了躲身子,眨眨眼,抬头看着陈嬷嬷道:“嬷嬷,咱们去年秋天腌的泡菜还有没有?”

    陈嬷嬷手里端着米粥,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迟疑道:“倒是还有……”

    只是,腌泡菜为了提鲜用了鱼露,平常还有些人会觉得腥,夫人这会儿连米饭也觉得腥,那东西能行么?

    林嬷嬷在旁边看着陈氏的迟疑,拉了拉陈氏的袖子,招呼着月桂和承影:“你们两个伺候着夫人用粥,我和陈嬷嬷去看看泡菜!”

    说着话,拉着陈氏从屋里退了出来,离了里屋门口,陈氏就开口道:“那东西夫人怕是不能用,咱们不在里头跟夫人说好了,真的拿来,若是引得夫人难受的更吃不下去可怎么得了!”

    林氏低声道:“姐姐是急糊涂了……这有了身子的人可不能以常理论,爱的东西就是天上的星,不爱的就是地上的泥,那梅子酸的平日几个人能吃得,害口的人就能一气儿吃个不停……”

    陈氏看了看林氏,好一会儿才道:“那就拿来试试?”

    林氏点点头,陈氏转身就走:“你回去伺候着吧,我去拿!”

    只可惜,林氏的猜测并没有成功,邱晨看到泡菜倒是欣喜,就着喝了不到一碗饭就又吐了……

    众人一筹莫展之际,秦铮匆匆拎了一篮子樱桃进来。

    “这个季节哪里来的这个?”邱晨刚刚吐干净了,喝了口淡盐水,正想着再勉强吃一回饭试试,一看到秦铮拎进来的樱桃,顿时觉得眼睛都亮了。红艳艳圆溜溜水润润的樱桃看在眼里,就已经满口生津了,胸口那股一直挥之不去的烦恶感似乎都一下子好了许多。

    看到几天功夫就苍白消瘦的有些脱形的妻子,秦铮一阵心疼。再看到妻子难得的露出的欣喜,也不自觉地跟着欣喜起来。

    几天来,他询问过穆老头儿,也打发人去城中所有孕产科郎中那里询问过,可对于孕吐基本没什么好办法,有的也给开了方子,却又被穆老头儿否定。穆老头儿说的简单,妇人有孕,孕吐害喜乃正常状况,过了那一段时期自然就好了,这个时节吃药可不好。更何况,那些方子里还有许多药物并不适合孕期服用……

    请教郎中无用,秦铮就又打发人四处里搜罗清口之物,好在这个季节不是冬天冰封飘雪的日子,他们自己的大棚里蔬菜瓜果不少,今儿打发出去的人居然寻回一小篮子樱桃来,让秦铮如获至宝,连忙送了回来。

    邱晨也不喝饭了,接了秦铮递上来的篮子,伸手捻了一颗直接送进嘴里,清淡却怡人的果香扑鼻而来,入口不是太甜,还有些微酸,却比现代那种经过许多技术改良后的大樱桃味儿更足,酸酸甜甜的,一颗小小的樱桃,就满口果香,口舌生津,胸口多日的烦恶似乎一下子消散了。

    “唔,好吃!”邱晨吃了一颗还想吃,陈氏笑着上前,将樱桃篮子接过去,“夫人且等等,我去洗一洗,马上就得!”

    经过邱晨这些年的培养,她身边的人都养成了良好的卫生习惯,瓜果要洗过,厨房里生熟分开等等等等,特别是跟着她进过疫区的陈嬷嬷,比其他人更有切身体会,知道这些看似啰嗦麻烦的‘规矩’真的有用,所以很主动地保持下来。自从邱晨又查出有孕,她就尽量把时间抽出来,回到邱晨身边伺候,吃的用的都要过了眼才行。

    邱晨眼睛几乎黏在樱桃上挪不开,却还不至于馋的失了理智,当即收手,看着陈嬷嬷将一篮子樱桃拎走,她也要了温水重新洗了手,没多会儿,陈嬷嬷就端了一盘子洗干净的樱桃回来,邱晨捻了一颗放进嘴里……唔,还用温水洗的,原来有些凉的樱桃稍稍有了些温度,吃到嘴里却没有影响好口感,似乎还将酸甜的味道激发了出来,果肉也柔软了好些。

    一连吃了几颗,邱晨才想起来,抬头看向陈嬷嬷道:“给孩子们留一点儿。”

    陈嬷嬷下意识地看向秦铮,见他点头,这才笑着应下。这个季节的樱桃可是难得的,夫人好不容易有个能入口的,若是不能再弄到,自然先尽着夫人……几个少爷小姐虽然也要紧,毕竟能吃些别的瓜果代替不是。

    吃了几颗,邱晨吩咐送一碗粳米粥来,将樱桃放进素粥中,就着樱桃的鲜味儿,竟喝了一碗粥,让秦铮露出一脸的喜色,陈嬷嬷等人更是双手合十祷念拜谢佛祖不迭了。

    樱桃之后,邱晨仍旧害口烦恶呕吐,却比之前连口水也喝不进去好了许多,每天吃着新鲜的水果倒是能够吃一点东西下去了。渐渐地,气色也好了些。

    靖北侯府全副精力地伺候着有了身孕的主母,完全没人理会什么南陈公主……

    邱晨害喜稍稍好些之后,终于有了精力理会这些事的时候,才得知,南陈使团已经被皇帝打发回去了。南陈公主却在南陈使者离开前暴亡于南陈使团的住处。

    不知道期间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南陈公主为何认定了是秦铮,但邱晨不想多追究,连想都不去想了。不管是不是真有其事,她都不可能拱手将自己的丈夫让出去,哪怕是分享都做不到……这样的结果,对别人不说,至少对南陈和大明,对她,都是最好的。

    南陈公主一事,并没有闹大,就被压了下去,连向来多事的御史们都特别安静,连个弹劾都没上。

    邱晨不过叹息一声,就将此事丢开一边去了,她如今怀着身孕,不能劳心劳力不说,也着实对觊觎自家男人的女子生不出什么同情之心。

    眼瞅着四月过去,五月将近过去,天气一天比一天热起来的时候,五月下旬的一天早上,醒来之后,一直如影随形的烦恶作呕突然不见了,整个人不再恹恹的,神清气爽,精神百倍起来。

    她自己还没意识到,只是下意识地觉得饿,起身利落地洗漱过,秦铮和孩子们早练还没回来,她一边询问着早餐,一边抬脚就往外走,往厨房里去了。

    林嬷嬷和承影含光在身边伺候的,见她如此,承影和含光就要开口阻止,倒是林嬷嬷有些经验,承影和含光一开口就被林嬷嬷阻止了。

    她试探着询问邱晨:“夫人,您可是有什么想吃的?”

    邱晨兴致勃勃地点点头:“我今天早晨突然想吃糟鹅掌了……好像很久没吃过了,去厨房看看有没有!”

    自从邱晨害口,不说鱼虾在她面前提都不敢提,就是各色肉菜,也很久没敢端上来过了。邱晨更是好多天没开口要过什么菜了,更别说气味浓郁的糟鹅掌!

    林氏心中一喜,上前一步托住邱晨的胳膊笑道:“糟鹅掌也不是什么稀罕物,厨房里总是备着的……夫人,说起糟味儿来,李婆子糟鹅掌做得好,糟鹅也不错,弄上两只鹅翅膀撕了肉,就着素粥也很开胃!”

    一边说着,林氏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邱晨的反应,就怕引得夫人犯了恶心。只是,邱晨这一天完全没有不好的感觉,一听到糟鹅翅膀儿,竟忍不住有些口舌生津,立刻心动地点头道:“嗯嗯,是不错……说起来,五月就要过去了,鳜鱼也还新鲜,不知道有没有鲜活的鳜鱼卖……弄个松鼠鳜鱼酸酸甜甜的,也不错!”

    听了邱晨这一番话,林氏真是大喜与色,握住邱晨的手,满眼欢喜地看着邱晨的脸色,道:“夫人,您……是不是好了?”

    被她这么一问,邱晨自己也是一愣,顿住脚步,感受了一下,这才后知后觉道:“嗳,不让你说我还没注意到……还真是,没了那股子恶心劲儿了!”

    被她这么一确认,不说林氏,就连身后跟着的承影含光和几个二等丫头也个顶个喜形于色起来。

    含光欢喜道:“这下好了,夫人再害口下去,人都瘦脱形了……”

    邱晨笑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这具身体本就偏清瘦,经过两个月的折腾,又瘦了好些,手摸上去,就能清楚地感到骨头的硬感了……可想而知,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笑了笑,邱晨摸了摸肚子笑道:“胃口好了,几天也就养回来了!”

    丫头婆子们自然欢欢喜喜地应是,也不再阻拦,簇拥着邱晨一路往厨房去了。

    去了厨房,却也没敢让邱晨进去,只将小喜和李婆子叫出来,询问了,又拿了一点糟鹅掌、糟鹅和各色糟菜出来,让邱晨挑了几样,加到早餐中,就离开了厨房。

    厨房毕竟是各种味道杂乱浓重之地,邱晨虽说不再犯呕,却也不敢疏忽,万一再引发烦恶,就不好了。

    离开厨房,邱晨仍旧精神奕奕的,也不着急回房间,看着院子里仿佛一夜之间繁茂葱郁起来的花木,慢悠悠散着步子赏着景儿,一路走过去。不知不觉走进后园子,到了紫藤轩旁,看着已经葱郁成一片的藤架,邱晨禁不住感叹:“这一季的紫藤竟错过去了!”

    承影在旁边笑道:“这紫藤以后年年开,夫人以后尽管年年赏,到了明年这时候,还可以抱着小少爷一起来看……”

    邱晨转眼看看连声附和的丫头婆子们,笑着摇摇头道:“我倒是希望这一回是个丫头……满儿眼瞅着长大了,再生个丫头,粉嘟嘟的娇软软的多少好!”

    众丫头婆子被她说得笑起来,却没有谁真的附和这话。

    这个时代可不讲究男女都一样,但凡怀孕几乎都盼着生儿子……当然,像杨家那样缺女儿的除外。特别是邱晨这样的情况,在几乎所有人的眼中看来,趁着年轻多生几个儿子,站稳了脚跟,万一以后靖北侯的热乎劲儿过去,再纳了什么新人,也不会影响到她的地位了。

    当然,那些人根本不知道邱晨心里的打算。

    这些日子,秦铮除了早晚带孩子们锻炼之外,就是操心着打发人往各处搜罗新鲜瓜果了。

    等他带着孩子们从校场练功回到沐恩院,意外地没有看到妻子,询问之下,才知道妻子居然带着人去了厨房,又一路散步去了后园子,不由担心地追了过来,阿福阿满和几个孩子则被他留在大厅里自己用早餐。

    邱晨和丫头婆子们看了一回景致,正要转身回去,后头有眼尖的丫头已经看到了大踏步找过来的侯爷:“夫人,侯爷来了!”

    这一早上没有恶心作呕感觉得邱晨,听到秦铮来了,也满心欢喜地转回身,想着跟丈夫分享这个喜讯呢,秦铮已经大步走上来,伸手将邱晨扶住,微微皱着眉头,盯着邱晨的脸色道:“怎么跑出来了……”

    话说到一半,也看到了邱晨一脸的清爽愉悦,不再是每天的灰暗气色,不由怔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小心翼翼地问:“你,你是不是好了?”

    邱晨展颜一笑,点头应道:“嗯,今儿早上突然好了,不恶心了!”

    秦铮闻言露出一抹喜色,却终究不放心,上上下下端详啊了一回,这才揽住邱晨的腰身,带着她转身往回走,一边柔声道:“刚刚好些了,也要小心些,在院子里走动走动……用过早餐还是请穆先生诊诊脉,看看能不能走动……”

    听着他有些絮叨的带着担忧的话,邱晨虽然觉得好笑,却也只是抿着嘴微笑,并不出言打断,更不反驳。那样冷清果决的人,能这般絮叨、优柔,还不是因为关心她和孩子。

    丫头婆子秦铮走过来之后,行礼请了安之后,就自动地落到后边去,远远地隔着十来步跟着了。

    自家侯爷跟夫人恩爱有加,府里的人早就习惯了,没有谁觉得异样。

    邱晨由着秦铮半拥半抱地带回沐恩院,孩子们差不多吃饱了。看到邱晨精神足了许多,连带着脸上那股子恹恹的病气也没有了,都欢喜不已。特别是昀哥儿和致德两个小的,这些日子邱晨身体不舒服,对他们照应不上,都觉得倍受冷落,今儿邱晨精神好了,看到两个小的自然抱过来亲热一番,让两个孩子也高兴起来,偎在邱晨怀里不肯起身,还是秦铮一手一个将两个小东西挖出来,这才让邱晨脱身,得以用早餐。

    没了犯恶心作呕的感觉,邱晨食欲大好,看着桌子上的各色早点都想吃。可她也知道,这许多日子以来害口折腾,脾胃虚弱的很,一下子吃的太多了,对脾胃伤害很大不说,饮食不加节制,孩子太大了,将来生产也会增加难产系数。

    努力克制着,她还是津津有味地吃了一碗素粥,两只鹅油卷,两只杂面饽饽,诸如糟鹅掌、酱鸭舌、糟鹅翅膀之类的小菜也吃了不少,不说前些日子害口的时候,就是比平常的饭量也略略多了些。

    俊文俊书和林旭看着邱晨吃的香甜,也都欢喜不已,放了心辞过,带着阿福阿满一起出门读书去了。致贤致德也欢欢喜喜地辞过去前院上课了。只有昀哥儿爬到邱晨跟前,上上下下打量着邱晨道:“娘亲,嬷嬷说您要给儿子生弟弟了……弟弟在哪儿?让他出来跟昀儿玩!”

    ------题外话------

    又到每月的那几天了,昨天送走朋友,就直接趴窝了。吃了止疼药也不管用……唉,就码出这么些来,亲们先看着,好了,尽量多码……

    另外说一声,故事准备收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