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4935章 父亲的回忆

第4935章 父亲的回忆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最新章节!

    两个时辰前,祥宁城内,叶凌月和凌日、九念等人,已经悄然潜入了祥宁城。

    “城主府看上去很是平静。”

    叶凌月在远处暗暗观察着。

    经历了城主府偷袭时间后,星河凤飞居然没有加强戒备,这一点,倒是叶凌月很是意外的。

    尽管城主府看上去一片静谧,可叶凌月没有立刻潜入,而是先和众人商讨起来。

    夜凌日去过一次城主府,所以对里面的地形熟悉一些,他将城主府的地图大抵画了出来。

    早前发现九念和封天令的厢房,都已经被标了出来,还有星河府的地牢。

    星河府的地牢,就设在外院的下方,星河凤飞对这些难民并不是很重视,也没有派太多人手把守。

    但是难民的数量不少,想要营救,尤其是要将他们带出去,也不是很容易。

    夜凌日分析道。

    “阿日,你小子不错啊。”

    叶凌月看着阿日分析的井井有条,很是欣慰。

    阿日还是阿日,百年过去了,这一点还是没有改变。

    “都是些老底子,当初爹爹教的,死几次都忘不了。”

    阿日笑了笑,俊逸的脸上,有了些许的傲意。

    提到父亲夜北溟时,姐弟俩都沉默了片刻。

    “阿日,你不怪爹爹了?”

    当初,阿日的死,和夜北溟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是我自愿的,怪不得爹爹。阿姐,当初,爹爹和我说,你很可能会遭遇不测。我们一家人,若是想要再团聚,必须有所牺牲。既是要牺牲,我作为家中的长子,自是要第一个站出来。只可惜,最终我还是没能保住你。”

    夜凌日一脸的黯然。

    “爹爹一直瞒着我,哪怕是你死之后,面对我的指责,他也从未多说过。爹爹这闷葫芦的脾气,还真是讨厌啊。”

    叶凌月苦笑。

    夜北溟想来早就从大长老口中得知她会以身化太虚的事。

    他深知,一家人只有在三十三天,才能再团聚。

    阿日和阿光,显然是在爹爹的安排下,以另一种方式进入了三十三天。

    早知如此,爹爹为何当初就是不说。

    “也许爹爹也有不得已的苦衷。阿姐,爹爹他是不是也到了三十三天,为何这么多年来,一点他的音讯都没有?”

    夜凌日忍不住问道。

    关于娘亲云笙,双胞兄弟两都是曾经听说过。

    过去百年来,娘亲在佛宗中,也是后起之秀,声名不下道门的长孙雪缨。

    可是夜北溟和叶凌月却是音讯全无。

    如今,阿姐都出现了,可是爹爹他……

    “阿日,你要相信爹爹,我们俩,可都是他一手教导出来的。我相信,爹爹一定在三十三天的某个地方,等到时机成熟,我们一家人总会相聚的。”

    姐弟俩相视一笑,一切都在不言中。

    夜色,更浓了。

    一晃,已经是凌晨前后,城主府内,一片静谧。

    “不知道,赤赤身在何处。”

    九念担忧道。

    她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救出赤赤,以及一些被星河凤飞抓去的难民。

    尤其是赤赤,她的生死,牵动着他们的心。

    “赤赤是星河凤飞的贴身护卫,想来,和她形影不离。”

    叶凌月最头疼的也是这一点。

    这意味着,她们必须和星河凤飞正面冲突。

    她们讨论了片刻,叶凌月决定,由她和九念去找赤赤,其余人等,去救那些被关押在地牢里的难民。

    “阿姐,你和九念单独去,真的没问题?”

    夜凌日还有些担心。

    星河凤飞身上,可是有星河老祖的救命令牌的。

    “放心,那令牌能救星河凤飞一次,救不了第二次。”

    叶凌月观察过那块令牌,那是一种蓄力法宝,星河老祖在对抗帝莘时,已经消耗了大量的天力,那块令牌已经不足以保护星河凤飞了。

    她们真正要担心的,应该是赤赤。

    虽然有了破解铭虫之法,可叶凌月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拿下赤赤。

    最差的打算就是,一旦发现不对头,她们就用瞬移符逃出来。

    一干人等在城主府外,就兵分两路。

    夜凌日和赤烨、溪芸等人,循着夜凌日老的路线,潜入城主府。

    叶凌月则是和九念单独前去找赤赤。

    星河凤飞的院落,位于城主府的正西位置。

    “九念,待会若是见了赤赤,你一定要想法子接近她,将这瓶人血,洒在她心口处。”

    叶凌月在替九念治疗时,发现九念的心口处的铭文,是最重要的。

    正是那一处的铭文,起到了控制全身铭文的作用。

    若是能够化解这一区域的铭文,赤赤就可以恢复部分神智。

    “至于星河凤飞,交给我处理。”

    叶凌月看了眼星河凤飞的屋子。

    里面漆黑一片,看样子,星河凤飞已经歇下了。

    九念颔首,两人互对了一个眼神,两人同时,闯入了星河凤飞的房中。

    叶凌月迅速祭出符箓,一张石化符朝着的床榻方向掠去。

    可是这时,一道黑影从旁袭出。

    “赤赤,住手!”

    九念认出了那股熟悉的气息,他叱了一声,一掌挥向了来人。

    两人同时往后退了几步。

    “果然如爷爷所说,你们还真是冒死来了。”

    一阵冷笑声,星河凤飞从屋外走了进来。

    星河老祖说,铭虫并非是完美无缺的。

    叶凌月成了五级铭师,她一定是得了叶敏的传承。

    叶敏当年,就曾研究过铭虫,只是考虑到那法子太过霸道邪恶,才中断了。

    星河老祖当年追杀叶家时,曾经在叶家的书房里发现过一页叶敏的笔记,才靠着那笔记研究出了铭虫。

    既然有笔记,就很可能有破解之法。

    星河老祖算定了,叶凌月等人,不日一定会来抢人。

    “星河凤飞,我们又见面了。”

    叶凌月睨了星河凤飞一眼。

    赤赤和九念对了一掌,看到九念,赤赤没有半点神情变化,依旧是一脸的冷漠。

    “早前在息安镇,有剑魔帝莘帮忙,你们逃过了一次,没想到,你们还敢来,还是说,剑魔帝莘在外头等着你们?”

    星河凤飞看到叶凌月,就想到早前星河老祖说的话。

    虽然不是同一个人,可眼前的叶凌月,光是听到她的名字,星河凤飞就觉得一肚子的窝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