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 第191章 她是谁?

第191章 她是谁?

作者:唐梦若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

    夜无绝看到那纸上记录的事情时,一张脸,瞬间的阴沉了下来。

    “这都是琴妃进宫前的一些事情。”初也看到夜无绝那阴沉的脸色,心中也有些担心,不再却再次小心地说道,“至于进宫之后的,就跟外面所传的一样,皇上半年来天天宠幸于她,而她也没有任何的异常,就跟其它的女人一样,天天陪在皇上的面前,天天逗皇上开心。”

    夜无绝的眸子微微的眯起,初也所调查的,琴妃进宫之前,温柔,贤惠,性格恬静,极为的孝顺,而且,以前,从来没有自己出过门。是那种十分胆小,十分羞涩的女孩子。

    但是,现在,皇宫中的那个琴妃却是跟这查到的有着太大的差别。温柔贤惠,这一点先不说,毕竟进了皇宫的女人,每一个都在不断的争夺中过日子的,温柔贤惠只能等死,所以,在那样的条件,谁都可能会变的。

    但是,就算再变,也不可能完全的变了,性格,脾气全变了吧?

    胆小,羞涩?从他几次与琴妃的见面中,他实在是无法从那个女人的身上感觉到这两点,虽然,琴妃一直并不张扬,穿着,打扮,甚至平时的做风,都算是比较的收敛的。

    但是,他还记的,他第一次见到她时,那时候,她虽然微垂着眸子,但是却看不出半点的害怕,甚至没有丝毫的紧张。

    平时,每个人,特别是女人看到他时,都会忍不住的害怕的,但是,那个女人,却一点的异样的反应都没有。

    而皇后那边,自然是想法设计的找她的麻烦,但是,每天也不见她害怕,而且都是极为巧妙的避过了。

    “就只查到这些?”夜无绝的眸子微微的抬眸,望向初也,脸上带着几分阴沉,而更让他奇怪的是,虽然说,女人的生活平时可能会比较的单调一些,但是毕竟会发生一些事情。

    而以初也的能力不可能会查不到的。

    但是,这上面的,却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写,只是一句,平时从来没有自己出门,平时在府中,亦是一直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所以,夜无绝觉的,要莫就是,这个女人的生活真的如此的单调,要莫就是有人事先对她的事情做了刻意的掩饰。

    而且,琴妃进宫之后的事情,只怕也有人对其做了刻意的掩饰。

    因为,初也查的,都是所有的人都知道的事情,根本就没有查到一点有用的东西,可以说,这一次,初也的调查,一点的价值都没有。

    但是,越是如此,夜无绝越是担心,越是怀疑。

    一个进宫半年,受尽皇上极宠的女人,她的身边,总会有一些特别的事情,不可能会那么的干净。

    他是在皇宫中长大的,对于这一点很是清楚,也见识过很多,就算你不想,有时候,面前的事情也逼的你不得不去做。

    而琴妃在这半年的时间里,受到皇上的极宠,那些其它的妃子,包括皇后,自然都是十分妒忌,自然都是想法设法的害她的。

    而她能够如此平安,除了皇上的保护,肯定自己还是有些本事的,但是,头天这一方面,亦是没有任何的消息。

    似乎,这琴妃就干净的如同一张白纸,不过以前在皇宫外,还是这半年的皇宫中,她的生活,都纯净的如同一张白纸,让人找不到半点的污点。

    一个人,活了这十七年,可能会找不到任何的错处吗?

    特别是这半年的皇宫生活中?!

    “是,就只有这些,而且,属下调查时,并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挠,极为的顺利。”初也想了想,然后沉声说道,只是,那神情间也微微的多了几分异样。

    这般的顺利,不见的就是好事。

    “太过顺利。”夜无绝微眯的眸子中慢慢的多了几分冷笑,就是因为太过顺利,反而让人感觉到更加的不真实。

    “行了,这件事情就这样吧?”夜无绝将手中的纸撕掉,淡淡地说道,只是,脸上的冷意却是更加的明显。

    看来,已经有人提前他一步做好了的准备,不管,这个人是不是琴妃,但是都跟琴妃脱不了关系。

    只是,夜无绝隐隐的还是感觉到,这里面的事情,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似乎还隐藏着什么。

    毕竟,这所有的一切,似乎又太明显了一点,会不会是有人知道他会怀疑琴妃,所以,才会刻意的去做这一切呢。

    “找个机会,让琴妃的父母进一次宫。”夜无绝沉思了片刻,突然说道,他总是觉的,一个人不可能一下子变化那么大。

    而上一次,琴妃的父亲进宫时,她却拒绝见面,所以,夜无绝怀疑,这里面,或者会有些问题。

    皇宫中,皇上的气色明显的好了很多,琴妃正陪在他的身边,将宫女端过来的药一口一口的喂给皇上喝着。

    皇上此刻的神情间带着几分轻柔,隐隐的,似乎还带着几分笑意,似乎十分的享受,一双眸子望向琴妃时,也是那种再明显不过的柔情。

    “皇上,把这药喝了,你的身体就能够恢复了,你快点好起来,臣妾就开心了。”琴妃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微微的眨着,望向皇上时,慢慢的弯起,轻笑是再明显不过的开心。

    “这些天,让你受委屈了。”皇上的眉头似乎微蹙了一下,隐隐好像有着那么的一丝不满,声音中却带着些许的歉意。

    他此刻说这话,应该是为了先前琴妃说的,这些天,她来看他,皇后都不让她进来的事情。

    “不会呀,臣妾从来都没有觉的委屈呀,臣妾只要能够看着皇上好起来,其它所有的事情都无所谓了,臣妾这些天不能看到皇上时,便天天为皇上祈祷,希望皇上能够快点好起来。”琴妃却是不在意的淡淡一笑,一脸的纯真,一脸的真诚。

    她那样的神情,似乎皇上就是她的一切,就是她的天。

    “朕明白你的对朕的心意。”皇上的脸上更多了几分柔情,望向她时,眸子中的笑意也更加的明显,那话语更是极为的轻柔,带着一种让人感动的情愫。

    “恩,皇上明白就好了,臣妾从来不求别的,只求能够陪在皇上的身边,那怕是一天,臣妾都是开心的。”琴妃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激动,那话语的声音中也明显的有了几分起伏,说出的话,也更加的煽情,更加的动人。

    女人的甜言蜜语是最容易让男人迷乱的,更何况是像琴妃这种根本让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的女人。

    当她对着一个男人说,他就是她的天,他就是她的一切,她的生命中只要有了他,就有了快乐,她只要能够看着他平安无事,她就开心。

    有哪个男人,能够拒绝这般的**?

    而更重要的是,她从来都不会主动的跟他要什么,这半年来,她从来都没有主动的求他做什么事情。

    “皇后娘娘驾到。”只是,恰恰在此时,外面传来太监略显尖锐的声音。

    皇上听到那声音后,眉头似乎下意识般的微微轻蹙。

    “皇上,皇后娘娘来看你了。”琴妃却是红唇微动,淡淡地说道,那声音中并没有太多的异样,但是,那脸上似乎略略的带着几分黯然,似乎还有着几分不舍,将她那小女子的心理完全的表现在了她的那一张脸上。

    她,似乎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会全部的写在脸上,因为,她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

    “妾身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走进房间,琴妃便连连的行礼,极为的规矩,极为恭敬,并没有因为皇上对她的极宠而过分的张扬。

    “恩,起来了。”皇后看到她,也并没有太多的意外,只是,轻轻的扫了她一眼,然后走到了皇上的床前。

    “皇上,臣妾给皇上熬了汤,皇上要不要尝一下。”皇后望向皇上时,脸上漫开几分淡淡的笑,很轻,很温柔,还带着几分亲切。

    那语气也是完全的商量的口气。

    平进的皇后可以说是有些嚣张的,但是现在的她,却是温柔的。

    皇后是聪明人,自然明白,有琴妃在,她若是再去一味的嚣张,皇上只怕会越来越对她不满。

    皇上的眸子望向她,然后又望向了她端过来的汤,眸子深处似乎快速的闪过了什么。

    “刚刚琴妃已经为朕熬了汤,朕也喝过了,你先拿回去吧。”皇上微微的停顿了一下,然后沉声说道。

    皇后端着汤的手微微的一僵,脸色也微微的一变。

    皇上不喝也就罢了,竟然还说,已经喝过了琴妃的,所以不需要她的了,琴妃的能喝,她的就不能喝吗?

    一时间,皇后突然感觉到的心中有些发寒,几十年的夫妻,却不如一个只进宫半年的女人,就算他对她厌恶了,对她不满的,但她现在怎么说还是皇后,他总要在妃子的面前,给她留一点的情面吧。

    但是,他竟然就这么的回绝了她,丝毫都不顾及她的感受。

    “好了,你先回去吧,朕累了,想要休息了。”皇上见皇后呆呆的愣在那儿,半天没有反应,眉头再次微微的轻蹙,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而此刻,他那声音中似乎也隐隐的带着那么一丝的不满,还有着些许的疲惫。

    皇后的身子明显的一僵,一双眸子快速的抬起,直直地望向皇上,那眸子中有着太多的难以置信的错愕。

    一时间,她真的不敢相信,皇上竟然就这么的赶她,说累了,想要休息,所以赶她离开,但是,琴妃却可以留下。

    虽然这半年来,皇上一直宠幸着琴妃,但是对她却也是客气的,像在这样的场合,也是会给她留着情面,不至于让她难看的。

    但是,现在,皇上竟然这般的对她,当着琴妃的面,这般的对她?这以后让她如何在琴妃的面前树立皇后的威严呀。

    “怎么?还有事吗?”皇上对上她的眸子,神情间似乎更多了几分不满,就连那声音中,似乎都多了几分冷意。

    皇后那僵滞的身子微微的轻颤,心中突然暗暗冷笑,还有事吗?她还能有什么事吗?

    皇后的唇角慢慢的扯出一丝冷笑,然后慢慢的垂下头,恭敬却又有些生硬地说道,“臣妾告退。”

    她是骄傲的,虽然,她平时为了儿子的事情,可以不顾一切,甚至不惜做出一些跟自己的身份不符合的事情。

    但是,在其它的妃子的面前,她却绝对的不允许自己被人耻笑。

    说话间,她没有等皇上回答,便转身,向着外面走去,她走的很快,没有丝毫的停留,也没有太多的犹豫。

    更没有回头,所以,她没有发现,当她转身离开的那一刻,皇上的眸子中隐隐闪过的几分复杂的情绪。

    “皇上,为何要骗皇后娘娘呀?臣妾并没有给皇上熬汤呀。”皇后离开后,琴妃眨着那大大的眼睛,一脸疑惑的道。

    “现在,朕哪还敢随便喝别人送来的东西?”皇上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那声音中隐隐的带着几分无奈,却更有着几分沉重。

    “但是,她是皇后娘娘呀,应该不会的、、、”琴妃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疑惑,再次的问道,一脸的天真,一天的纯净,找不出半点的其它的异样。

    “这皇宫之中,朕不知道还能相信谁?”皇上却是再次微微的摇头,打断了她的话,那声音中似乎带着几分让人心酸的感觉。

    说话间,他的眸子望向前方,但是那眸子的余光,却是微微的望向身边的琴妃的。

    他的话语微顿了一下,然后再次望向琴妃,神情微微的缓和了些许,唇角慢慢的扯出一丝轻笑,“朕也就是相信你了。”

    此刻,皇上的眸子直直地望着琴妃,似乎是极为深情的望着她,但是却又似乎是在细细的观察着她的神情。

    琴妃听到他的话,突然的笑了,笑的极为的开心,同样是一脸的天真,一脸的纯净,“听皇上这么说,臣妾真的好开心。”

    此刻,她丝毫都不掩饰自己的喜悦,就那么明显的表现出来。

    若是换了其它的妃子,听到皇上这样的话,多多少少会有些有些拘谨,就算开心,也不会这样的表现出来。

    而有些心思细密的人听到这话,只怕反而会惶恐不安。

    但是,此刻的琴妃的表现,就如是一个天真的孩子,那反应看起来,是那么的真诚,不带半点的虚伪。

    皇上望着她的眸子中,似乎快速的闪过了什么,很快,让人很难捕捉到,随即,皇上的脸上也漫开淡淡的轻笑,一脸宠爱地说道,“你呀,就像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

    “像孩子有什么不好吗?像孩子那样无忧无虑,不会有太多的烦恼,也不会有太多的伤痛。”琴妃仍就笑的一脸的纯真,那神情,那语气更加的像一个孩子。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皇上,头也微依在皇上的肩膀上,再次轻笑道,“我在皇上的身边,就永远可以像一个孩子一样的快乐。”

    那话语中带着几分撒娇的语气,却又带着几分动情的感动,此刻只怕任听到她这样的话,都会情不自禁的完全的被她融化掉了。

    皇上的手,轻轻的揽住了她,一双眸子微微的敛起,恰恰可以看到她的头顶,有那么一瞬间,皇上那满是柔情的眸子中似乎快速的隐过了一丝冷意。

    不过,却又很快的掩饰了过去,只是,揽着她的手,微微的收紧了些许,将她紧紧的揽在了怀里。

    第二天,夜无绝一大清早便进了皇宫,因为,按着皇上昨天的吩咐,夜无绝今天要代替皇上早朝。

    大殿之上,夜无绝虽然没有穿龙袍,但是那份威严却仍就是让人无法忽略。

    夜无恒站在大殿之中,脸色极为的阴沉,一双眸子中更是那毫不掩饰的冷意,昨天,还是他站在那龙椅之上,但是今天却换成了夜无绝。

    下面的大臣们看到夜无绝坐在那龙椅上时,也是神情各异,那些维护夜无绝的自然是一脸的欣喜,而那些已经暗中归顺了夜无恒的,都是一脸的担心,心中更是忍不住的害怕。

    谁都知道,这种情况下,是最难选择的时候,若是你站错了队,那么,等待着他们的,就可以会是身败名裂。甚至连性命都不保。

    皇上已经醒来的消息,他们也都听说过了,心中都明白,三皇子今天之所以能够坐在那龙椅上,肯定是皇上的意思。

    这皇上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就是打算把这皇位让给三皇子的,三皇子登上皇位,那是早晚的事情了。

    唐老将军的眸子望向坐在龙椅上的夜无绝时,神情间明显的带着几分复杂。

    整个早朝,众人都是各怀心思,所以,便也没有几个人提到什么重要的事情。

    就连平时话最多的尚大人,今天也一反常态,竟然没有发言,对于皇上中毒的事情,也什么都没有说。

    退了早朝后,夜无绝便直接的去了皇上的寝宫,孟千寻刚刚回到京城,虽然,皇后对她极为的不满,但是,她还是应该每天进宫去给皇后请安的。

    更何况,昨天晚上夜无绝曾经提起关于琴妃的事情,今天,孟千寻也想进宫,观察一下琴妃的反应。

    当夜无绝带着孟千寻走进皇上的寝宫时,发现今天这儿倒是热闹的很,琴妃自然是正陪在皇上的身边。

    而皇后也在,不过,皇后只是端坐在一边,相对于琴妃的殷勤,显的十分的冷淡。

    大皇子与他的王妃也已经来了,大皇子坐在离皇上不远的地方,那椅子是为他特别制作的。

    他的王妃仍就是安静的站在他的身边,若是她不出声,别人很容易会忽略掉她。

    因为,她的身上就有着那么一种极为安静的感觉。

    “绝儿,你来了。”皇上看到夜无绝时,脸上便下意识的微绽开笑容,那笑容应该是最真实的,也是最亲切的。

    经过了这件事情,他对夜无绝更多了几分信任,甚至更有了几分依赖。

    更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夜无绝的身上。

    以前,他还担心着其它的皇子会妒忌,不敢表现的太过明显,而且,他也尽量的对其它的皇子们做一些弥补。

    但是,现在看来,那些根本就没有用,反而,更会引起他们的不满,甚至都敢给他下毒了。

    “参见三皇子。”琴妃见夜无绝进来,倒是站起身,恭敬的行礼。

    夜无绝只是随意的扫了她一眼,但是那一夜,却隐过太多的复杂。

    初也那边应该安排的差不多了。

    “皇上,琴妃的父亲邹大人进宫要要见琴妃娘娘。”恰恰在此时,侍卫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了进来。

    夜无绝在听到外面的侍卫的声音时,一双眸子再次装似随意的望向琴妃。

    而皇上的眸子也是随即转向了琴妃,很显然,两个人都想要看看琴妃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