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天下第一妖孽 > 第158章 一个不慎

第158章 一个不慎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天下第一妖孽最新章节!

    容夙守在不远处,很是羡慕的坐在一旁,目光看向远古大阵的周围中心,傲然的眯了眯眸子,精致俊美的容颜在淡淡月色下面没有半分瑕疵,忽然毛遂自荐道:“姬公子,我的血如何?我与墨儿是本命契约,我也很想出一份力。”

    姬白面无表情的回眸看他一眼,目光淡然道:“容公子,你的血这柄剑并不需要,如今阁下的实力没有完全恢复,更何况这剑里的血液必须是夫妻契约才可。”

    “啧啧,某些人真是自作多情,却又浪费感情。”虞染翘着腿坐在另一旁,神情慵懒,目光得意的看了一眼容夙,他早就发现这小子心思不纯。

    “关卿何事?”容夙吁了口气,胸膛又挺直了一些。

    “小子,该你想的可以想,不该你想的不要想。”虞染很是随意地坐在那里,回眸看了一眼师缨,但见师缨唇边似笑非笑,此人与姬白一样,俨然没有把容夙放在眼里。

    容夙的眼神微微一冷,面容带着三分傲气,这些个男人委实太可恶了。

    他只是平日没有血肉之躯而已,而且也没有想到那个女人身边很快就会出现了四个契约者。

    他毕竟是情窦初开,哪里想到会这么快就沦落到这个地步。

    心想自己的血也要迟早加入剑内,到时候他也就是真正的契约者之一。

    随后,姬白的元婴很快便喷出了一口紫色的火焰,师缨的元婴也紧接着喷出金色火焰,那剑仿佛经过了千锤百炼,此刻透过金色与紫色包围的火焰光圈,剑身越来越薄,越来越锋利。

    在锻造最后的阶段,两人的元婴也越来越吃力,就在这短短锻造的半个时辰内,二人已经不断使用了十几颗五品的灵石。

    终于,剑身已经发出了铮鸣之声,恍若龙吟。

    二人的灵力再次恢复到巅峰,猛然催动着元婴的火焰。

    而此时,外围的光圈骤然收缩,姬白双手不停的掐着法诀,面无表情,一道道灵力与火焰打在了宝剑之上,而他的神识也更为费力的操纵着这一切。

    “哧哧!”几声轻微的火焰声传了出来,那剑身不断抖动着,终于破开了两道元婴的火焰,腾空而出,如龙在空中飞旋,周围天地变色,虚空仿佛都在嗡嗡的颤抖着。

    几人经过了一番努力,终于炼制出了这一柄绝世名剑。

    虞染好奇道:“都说慢工出细活,一柄绝世名剑不是要锻造几个月,或者锻造失败几次才会成功一次。”

    容夙鄙夷的看他一眼,“阁下这个金虞堂堂主真是孤陋寡闻的人物!慢工细活是对于那些并不熟练锻造的人来说的,姬白公子乃是千年剑修,又是天下第161章方面的改变。把前面的发丝削短了很多,削出了细碎的刘海。眉毛也简单的修饰了一下,画的浓了一些,眉峰突出,这样看上去已减少一些女子的柔媚,却多了三分英气,却是该死的好看。

    他甚至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觉着这女人不会真把自己当成了断袖?

    苏墨斜睨着花惜容,不论如何,这位爷好像都想要自己欣赏一下他的剑,这种要求实在是很贱非常贱,就是再自恋也不会把此物放到旁人眼皮子下面欣赏吧?

    “爷,我已经见过了。”苏墨指尖轻轻的敲了敲桌子,语气与往常一般的说道。

    “哦?觉着如何?”花惜容忽然邪惑一笑,悠悠的问道。

    “爷不觉着自己很无聊么?爷的确是器大好活,想要如此打击小陌不成?”苏墨故意瞪了他一眼,那是带着嘲弄味道的眼神,而她就像一个小辣椒,她这样浑身充满媚意的刀马旦,一旦眯起眸子来,反而更加让男人心情澎湃。

    “不管怎样,爷只是喜欢小陌,觉着要和小陌开诚布公,何况爷的身子只有小陌清楚见过。”花惜容凑到她耳畔,忽然用牙齿轻轻的咬了咬她的脖颈。

    对方实在是一个妖孽到了极致的男人,苏墨的脖颈不由起了一片鸡皮疙瘩,却依然端坐不动。

    花惜容的眼眸里闪过一丝诡谲之色,妖娆的笑了笑,总是觉着苏墨的表现很有趣。

    她知道她越是躲避,他越想要缠上来。

    索性一动不动,任由他为所欲为。

    这个女子懂得隐忍,也是鬼灵精怪的,以为自己变成百依百顺的木头美人后,他蹭一蹭就失去了兴趣,然而花惜容却是认真的喜欢,并不是那种有一时兴趣的男人。

    于是花惜容抱着她为所欲为,甚至嘴唇亲吻到了她的锁骨处,苏墨终于忍无可忍,“爷难道喜欢男人?”

    “爷只喜欢不男不女的人。”花惜容弯了弯嘴角,语气认真的说道。

    “真的?”苏墨不由一怔。

    “假的。”花惜容媚笑深深。

    看着这个说谎变脸如翻书一样的妖娆男人,苏墨口中虽然没有言语,心想这个男人真是软硬不吃,很缠人,很缠人,简直让她无法摆脱。

    但见花惜容俊美的面容带着恶魔般的笑容,坐在她身侧,抱住了她的身子,此刻苏墨看上去高贵端庄、风华万千,花惜容却是满脸的妖娆,就在两人一推一搡在碰触中,总是难免发生一些肢体碰撞,随后她发现自己真的碰上了某物,反手一扫,翘的老高,花惜容心里倒吸了一口气,不由笑了笑,“如何?”

    苏墨睫毛翘卷如羽扇,手中发烫,“无耻。”

    花惜容慢慢的点了点头,“爷就是无耻。”

    苏墨立刻站起了身子,打开了屋门,回身对他冷冷道:“爷还是出去吧!”

    花惜容唇边似笑非笑,伸手整了整衣衫,斜着身子靠在桌子上,指尖轻轻点了点桌面道:“小陌,门外面可是有客。”

    苏墨一怔,回过眸子看去,但见谢千夜还是惯常的富家公子打扮,穿着一身暗紫色绣金锦袍站在外面,负手而立,而他的发束用紫金冠高高束起,越发显得男子目如点漆,器宇轩昂,如明珠美玉,风华照人,夜晚的风夹杂着外面淡淡的热意,划过谢千夜的面庞与耳畔,鬓边的发丝轻轻拂动着,而他面无表情地望着屋中的两人一言不发。

    “叶老大居然来了。”花惜容唇边带笑,“过来喝酒。”

    “你们方才说看什么剑?”谢千夜慢慢走了进来,语气冷漠的问道。

    “没什么,爷收藏了几把名剑,让小陌和我欣赏,然而小陌却是不领情。”花惜容淡淡的一笑。

    “哦?”谢千夜慢慢的坐了下来,目光深沉,随意的端起桌前的酒杯,慢慢的嗅了嗅,“倒是好酒。”

    “叶老大随便喝,我向来对朋友从不吝啬。”花惜容妖娆的笑着。

    “酒乃穿肠毒药,偶尔可以品尝,却不能贪杯,尤其空腹不能饮酒,否则自毁修为。”此刻谢千夜慢慢抬起头来,随意地放回了杯子,姿态如行云流水,一举一动充满了贵气,而他的生活向来非常自律,从来不会做任何不该做的事情,对于酒与美色他都敬而远之。

    “叶老大不必担忧,吃的有,小陌特意从外面带来了一些,对了,小陌把你给叶老大带来的东西拿出来。”花惜容风情万种的笑了笑,伸出食指慢慢挠了挠鬓侧的发丝。

    “这个是我带来的,可以么?”苏墨把带回来的十几种膳食端了过去。

    “放着吧,可以用来下酒。”花惜容轻轻敲了敲桌子。

    谢千夜凝了凝眉,面无表情看了一眼苏墨送来的各种膳食,却是并没有动一下筷子。

    苏墨有些无趣的放在了桌前,看来这个男人养尊处优,不是什么东西都要的。

    花惜容一只皓玉般的手臂斜侧着支着脑袋,歪着头打量谢千夜,满头如云的发丝倾泄在一侧,不由地轻笑了一声道:“叶老大,这里是魔界,可不是天空城,我想您很久没有出来了吧!”他知道这个谢千夜可不是那么容易伺候的。

    “的确很久没有出来了。”谢千夜端身正坐,语气沉稳。

    “既然出来就要尝尝美食,否则岂不是辜负了周围的风土人情?”花惜容唇边笑意绽放。

    “我不饿。”谢千夜斜飞入鬓的长眉一抬,浑身上下不经意地释放出冷冽霸气,优雅说道。

    “叶老大真是言不由衷。”花惜容微微一笑,慵懒道:“晕车一定很难受吧!”

    “已经无事了。”谢千夜面无表情的凝眉,依然是高高在上的神情,惜字如金,双腿交叠,双手轻松的放在小腹上。

    如今,苏墨俏目不由得慢慢看了对方一眼,她与谢千夜相处的时日不多,但是与他一起的感觉就是有种莫名的压力,而且与他一起总是容易让人生出一种马首是瞻的感觉。

    这就是快要达到化神期的威压,她曾在她师尊身上感受过这种气势。

    这种威压是他刻意收敛过的,也只有金丹后期的实力方才可以与他随意相处。

    而那个前世囚禁着她的,夜夜让她侍寝的男人,身上也有这种类似的气息。

    彼时,她在那强大的威压气息下几乎无法动弹,无法反抗,只能心中默默承受着,而身体却在承受他带给她的无限欢愉,让她每晚身子都进入天堂,翌日心情却又仿佛落入地狱。

    若非知道天空城高手如云,若非知道他从不沉溺于美色,她一定会从头到尾的怀疑此人。

    ------题外话------

    昨天是系统抽了,所以发的章节跑到前一卷去了,几个小时后又恢复原状,却把我着急的死去活来,一直没有码字,今天这个是第一更,晚点还有一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