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天下第一妖孽 > 第121章 互相算计

第121章 互相算计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天下第一妖孽最新章节!

    苏墨看着面前含情脉脉的虞染,狭长的眸子微微凝起,表情带着一些似笑非笑。

    “没想到你们两个人居然会和好呢?”苏墨妖媚万分,却又轻轻的靠在他身上。

    和好?当然不是。虞染漂亮的眸子闪了闪。

    眼下为了共同的利益,虞染只有先和闻人奕联手合作,因为两个契约总比三个契约要好,他们只有联手一起缠着苏墨,方才能让那个师缨知难而退,毕竟,对方的实力委实是太强大了,眼下两个人心中都很有压力,武斗不成,只有智斗了。

    “对了,你和阿缨到底说了什么?你居然会妥协。”苏墨趴在榻上,双手托腮,深深看了一眼虞染颇为妩媚的问道。

    “没什么啊!”虞染的眼神轻轻一闪,轻笑一声道:“我是真的同他妥协了。”

    真的妥协?自然不是!虞染忍不住叹息了一声,不得不说师缨是个老狐狸,彼时此人居然神情悠然自得,气定神闲的告诉他——若是表现出太吃味的话,只会让苏墨对他生出厌恶,渐渐的失去兴趣,甚至于说男人之间的争宠与女人之间的争宠没什么太大的区别,越是表现出宽宏大量的模样,越是会令对方心生内疚。

    虞染此刻凝了凝眉,他就是一写书的,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当然是非常的明白与清楚。

    此后,二人暗自下了战书,到时候看苏墨究竟心中有谁?

    谁输了谁就走人,看谁笑到最后,笑得最好。

    而他想到这些后,深深吸了口气,敏锐的发现苏墨唇角似笑非笑的勾起,双眸清冷,心知不好。

    “卿卿难道不相信我?”虞染摸了摸鼻子,嘴角牵起浅笑,眉宇间却有些不自然。

    “我相信你居然瞒着我啊!”她眉梢一挑,嘴角露出冷冷的笑容,“想不到你的心思越来越多,不怕今晚我赶你出去?”

    “卿卿舍得?”虞染立刻趴在她身上,压住了她,轻轻蹭了蹭,仿佛要施展出十八般武艺。

    苏墨被他压的太紧,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若是未成婚前她当然不会客气,眼下又不可能真的出手打他,有道是烈女怕缠郎,自己并非烈女,这男人却是缠郎中的缠郎,这些时日,身旁的几个男人似乎都个个长了心眼,都是令人猜不透心思的。

    虞染依然笑意惑人的压在她身上,手脚不老实的揩油,一双漂亮的眸子水光潋滟,慢慢从袖子里拿出一把聚骨扇,生怕伤了她美丽的肌肤,轻轻地抛在地上,笑道:“墨儿,男人之间的事情,女人还是不要知道太多,总之我们大家都是为了你好,还有大家都好,此外我们这种男人都是心中有秘密的,因为神秘的男人方才可以吸引住卿卿不是?”

    苏墨轻嗤了一声,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

    此刻虞染那两道纤长的睫毛犹如扇儿,风情万种的眨了眨说道,“还有卿卿,今晚我可是巴巴过来侍寝的,你可不能让为夫空欢喜一场啊……”

    苏墨目光淡然的看着虞染,发现这厮居然一副如此狡猾的模样,不由得内心一阵鄙夷道:“你还要压着我到什么时候?不是说要侍寝吗?”

    虞染心虚的摸了摸面颊,却依然笑得惑人,“要啊!要啊!”

    半晌,苏墨的嘴唇轻轻的绽开一抹优雅的笑靥,妖娆百媚的说道:“那就放开我!”

    虞染刚刚笑眯眯的松开她,正准备享受一番眼前的盛宴,却感觉眼前一道白光闪过,却是对方修长的一条美腿,还未看清楚状况,紧接着身子滚落在地,臀部一阵疼痛袭来,却是被对方踹到了榻下。

    虞染立刻吸了口冷气,揉了揉痛处,“卿卿,你谋杀亲夫不成?”

    “是你不给我说实话,惩罚你。”苏墨却是轻轻的凑上前去,伸手勾住了虞染的脖子,呼吸清甜宛若幽泉清风,口齿里带着淡淡芬芳的香气。

    “墨儿,不可以?”虞染失望的看着她,这是不让他侍寝不成?

    “榻上热,地上凉快不是?”苏墨却是侧过身子,妩媚的轻笑一声。

    虞染眼眸张了张,没想到这女子居然如此热情,他的指尖不由在地板上抚摸片刻。

    无双城的船舰房屋当然不是寻常的地面,而是华贵的木质地板,光可鉴人。

    面对眼前女子那倾世的风华,目光扫过她窈窕的腰身,修长的双腿,那姿态雍容妩媚,艳光四射,虞染几乎觉着这六月天似乎热得令他血脉喷张,浑身发烫,精血沸腾,不由眼神惑人的笑道:“地上也很好,能让卿卿给为夫泻火真的很好……”

    苏墨冲他勾了勾手指,虞染立刻不顾翩翩君子的形象,飞快扑上前亲吻她的嘴唇,二人都是善于舞蹈的人,每每相遇都是如火如荼,如风遇到了浪,抵死缠绵,一番亲密之后几乎全身都已经软了下来。虞染仿佛跳过了一场激烈的舞蹈,他此刻浑身是汗,慢慢抬头,“卿卿?”

    苏墨两条修长的腿缠着他,恍若一只美丽的蛇妖,昂着美丽的臻首,唇边轻叹,唇色妖娆,低声轻喃道:“染。”

    虞染忍不住伸出食指点了点她的嘴唇,接着吻了吻她道:“卿卿,你不在我身旁时,我就觉着时间过的很慢,然而你在我身旁时,我就觉着时间过的却是真快。”

    苏墨美眸轻抬,却是似笑非笑,“有多慢?又有多快?”

    虞染不假思索道:“慢的如同一日三秋,快的如同弹指一瞬。”

    苏墨扬了扬嘴唇,坐直了身子冷淡道:“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不过两情若在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她衣衫虽不整齐,眉宇虽然冷漠,骨子里却是无尽的魅惑。

    虞染立刻凝眉,“那诗是我最不喜欢的,狗屁不通的歪诗,都怪卿卿契约太多。”

    一句话如石击心,苏墨指尖轻轻掠过鬓发,轻笑:“我却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的契约,但是我们毕竟是修行人,可以提升实力与寿命,只有我们的修为提升了,寿命长了,又可以保持现在的样貌,我们自然才可以长久的陪着对方。”

    可惜眼下让她觉着郁闷的是修行的时间不足,稳固苏家势力的时间亦不够用,万事开头难,虽然她步步为营,依然觉着时间不够用,不由得眉宇间透出一丝沉沉郁色,这世上没有几个十六岁达到淬体期的人,而她却想更进一步,是的,她还是不满足。

    她觉着自己快要突破了,却是不知道为何难以突破。

    难道就是因为她太年轻的缘故?十六岁的凝脉太过于逆天的缘故?

    虞染瞧着她的模样,不由一怔,他的女人可不是一门心思扑在风花雪月上的女子。

    这个女人很有主见,很聪明,又美得倾国倾城,做事情有条不紊,所以喜欢她的肯定大有人在。

    在他心中也只喜欢这样的女人,绝世**!

    这时候外面门口的风铃声叮叮当当的响起,预示着外面正有人过来。

    苏墨侧过眸子,立刻飞快的进入榻内,身形美丽的如白色的蛇,接着飞快的拉好了帘子,她眼下衣衫不整的模样实在不宜见人,就是熟悉的人也不想让对方看到,她的骨子里还是太保守,上次在船上与师缨契约是她唯一一次的放肆,现在想起来还是心中有一些不舒服。

    但见帘子层层叠叠,从外面一眼看过去影影绰绰,朦朦胧胧。

    虞染看着她的姿态不由轻笑,不论她如何强大,如何内心自强不息,还是一个小女儿情态。

    外面很快便传来了另一个男子的声音道:“虞染,你还在此地?”

    “闻人,我当然在此地,难道我陪着卿卿,还要陪着你?”虞染轻笑着说道。

    闻人奕冷淡道:“虞染,你这个人向来占有欲太强了,至少我觉着,我们与墨儿一起的时候,应该考虑让她尽早的提升实力,你在某些事情方面太过于心急了。”

    此刻,虞染循声望去,但见闻人奕穿着白色衣衫站在门帘外面,远远看去,他清俊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玉树临风,清冷如玉。

    虞染魅惑一笑,慢条斯理的站起身子,披着一件华贵的玉色萝烟的轻纱中衣,慢慢整理好衣衫走了出来,上前伸手拍了拍闻人奕的肩膀,低声道:“表兄,你这么早过来就是来指责奚落我的?”

    闻人奕嫌弃的避开了他的手指,冷冷说道:“把你的脏手拿开。”

    “我的手指很干净。”虞染右手轻轻的展开来。

    “谁知道刚才摸过什么脏东西。”闻人奕看了一眼他的小腹,意有所指。

    “我只摸过卿卿,难道你嫌弃卿卿。”虞染厚着脸皮说道。

    “当然不是,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闻人奕的声音很低。

    虞染接着没有好气的提醒他道:“闻人奕,我们两个人可是要先对付旁人,互相攻讦的事情可是没有好处?你别想在背后捅我一刀,否则本公子就要和师缨联手,到时候挤走的可就是你了。”

    闻人奕冷冷看他一眼,唇瓣抿成了薄薄的一道直线,慢慢道:“我了解你的性子,你不会做出那种蠢事。”

    虞染也道:“所以你也不要逼我做出什么蠢事。”

    闻人奕的面容冷若冰霜,犹胜深山顶峰那白色孤傲的霜雪,此刻低声道:“我知道,不过我方才所说的是实话,如果我们二人真的为她好,就要为她付出多一些,多牺牲一些,不能时时刻刻总考虑满足我们自己的**。”

    闻人奕言语逼人,声音传入屋中,却让虞染觉着每个对手都是那么难缠,这话让苏墨听到,还不知道有多么感动!

    这个闻人奕表面一本正经的,骨子里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立刻大声道:“不错,我们以后要多替墨儿考虑,以后索性你就去陪着你的母亲,我会好好替你照顾墨儿的。”

    “别闹了,染,现在换我来陪墨儿,你去看望姨母吧。”闻人奕目光冷寒。

    “闻人,我说了让你记得过上一个时辰后才来,你似乎来早了一炷香的时间。”虞染微微的扬了扬嘴唇,却是非常不满意。

    “在下的确是早来一炷香的时间,我怕你纵欲过度。”闻人奕冷冰冰的说道。

    “不是吧?恐怕是你自己想要纵欲过度。”虞染毫不示弱的看他一眼。

    闻人奕轻叹一声,冷冷道:“若是为了墨儿,我们两个谁也别争,我只要让她尽早达到凝脉。”

    虞染也笑道:“其实本公子已经教会了她无双城的雷电召唤,我觉着自己问心无愧。”

    闻人奕接着道:“但如果不达到凝脉,她只是淬体期而已,寿命与寻常人无异。”

    虞染不由懒洋洋的靠在门前,黝黑深邃的眸子一转,轻轻摸了摸面颊,“纯阴之身提升实力哪里那么容易?此事当然要从长计议,你究竟想要出什么馊主意?”

    闻人奕目光深深看他一眼,语气冷漠地道:“如今,妖界入口最近已经打开,那里资源很多,不如我们带着她再去一次,说不定她会很快的提升实力。”

    虞染嗤笑一声,“她已经去过一次妖界了,也不过是提升一部分实力,你娘重病在身,你却要随着苏墨一起外出,实在太不知道廉耻了!”

    闻人奕则目光一沉,“虞染,这种时候我也不想说什么了,既然我脱不开身,那么你可以与师缨带着她去,我在这里应付其他的事情,如此,你应该没有什么意见了吧?”

    虞染嘴唇勾了勾,带着惑人的笑意,却是语气不屑地道:“恐怕是你想要让我与师缨鹬蚌相争,你隔岸观火,坐山观虎斗,看我们二人两败俱伤,然后再渔翁得利不是?”

    闻人奕眉头挑了挑,两人互相对视,目光冷漠,各怀心思。

    一时间,二人之间仿佛抚开了重重云雾,一瞬间变得争锋相对,哪怕是统一的战线,也不忘把对方拉下马来。

    这时候屋中忽然传来第三个男人冷傲的声音,却是神识传音道:“我说……你们两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虽然有些事情想的很好,不过可惜却是想错了最重要的步骤。”

    “阁下是谁?为何不现身?”闻人奕冷眸一凝,不由冷冷地问道。

    “是我。”但见容夙的身子从内室的天书中出现,身子悬浮在半空中,慢慢漂浮而来,双手抱臂,一脸傲然的模样。

    “阁下是何人?”闻人奕并没有惊异不解的神色,目光若有所思。

    “闻人公子应是第一次见到本公子,不过我却对你们并不陌生。”容夙站在那里目光冷傲地看着闻人奕,声音亦非常低,自然不欲让苏墨听到他们的谈话,“在下做个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做容夙。”

    “容夙?的确是第一次见面。”闻人奕的面容冷冷淡淡,他从姬白那里听过了这个少年。

    “容夙!又是你这个小子,你方才说我们弄错了步骤,你难道有什么高见?不过我们又凭什么要听从你的高见?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虞染立刻眸子斜睨,没有好气的看着他,俨然对容夙的说辞非常怀疑。

    闻人奕深深看他一眼,“不错,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容夙目光冷傲,讥讽一笑:“忠言逆耳,就看阁下听不听了!”

    虞染冷哼一声,懒得理会这个少年。

    容夙却也高高在上说道:“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与苏墨认识的时间比你们要长很多,而且我也是跟着她最久的,更是你们当中最了解师缨的人。”

    闻人奕立刻轻轻的“哦”了一声,微微动容,“愿闻其详。”

    容夙给他一个赞赏的眼神,慢慢地道:“阁下是个聪明人,不像某些人!”他扫了一眼虞染。

    虞染不由竖起了眉头,发现眼前这个小子非常欠揍。

    容夙已经从空中落下了身子,向前迈出两步道:“因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本公子对于师缨也是非常的厌恶,此人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因为我知道他在那女人心中地位非常不一般,他可是苏墨此生最爱的男人,你们两个人必须联合起来对付他一个,同时苏墨也不能留在你们任何一个人的身侧,否则她看到你们欺负她的心上人,到时候一怒之下,走的恐怕就是你们二位了。”

    虞染与闻人奕虽然听着心情不悦,但是面容都是若有所思,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看来他们还是低估的师缨的地位。

    容夙轻笑一声道:“所以本公子可以说出一个一石二鸟,一箭双雕的办法!”

    虞染与闻人奕异口同声问道:“什么办法?”

    容夙昂起俊美的面容,冷笑一声:“两位都是消息灵通的人,如今不但是妖界奕打开了空间入口,据说魔界也打开了通道入口,三界可以互通,能提升实力的不一定是妖界,还可以是魔界,所以她现在适合去的是魔界……”

    “魔界?”虞染目光诧异。

    “魔界?”闻人奕不由蹙眉。

    “不错,魔界。”容夙唇边轻笑。

    “她一个人去?”虞染挑眉。

    “不,我和她一起去。”容夙傲然回答。

    “小儿,你以为我们看不出你的心思?你也是喜欢苏墨的吧?”虞染轻哼一声。

    “阁下,你真蠢。”容夙慢慢的上前两步,故意手臂与虞染轻轻一碰,却从他手臂处穿透了过去,接着说道:“我可是没有血肉之躯,与苏墨一起又能如何?”

    “你还真可怜!”虞染忽然轻笑,“某些方面似乎与太监无异。”

    容夙立刻目光一冷,却是不怒而笑,目光优雅微微一笑道:“阁下真是太不自信了!其实去魔界不止我一个男人,还有别的男人。”

    “是谁?”闻人奕目光冷冷的问道。

    “花惜容。”

    “花惜容?那个憎恶女人的男人?”虞染闻言不由一怔。

    “你们都知道他根本就不喜欢女人的,所以我们两个跟着苏墨很安全,亦或者说苏墨跟着我们两个很安全,哪怕就是你们不放心,搞定了师缨后,也可以一同过来的。”容夙轻声解释,目光中却闪耀着不易察觉的光芒。

    “等等,小子。”忽然虞染轻笑一声,上前勒住了容夙的脖子。

    这时候他的手臂却没有穿透过去,而是勒住了实质性的身体,虞染立刻冷笑,“我觉着你肯定隐瞒了什么对不对?譬如你现在如何穿过我的身子?”

    容夙居然没有挣扎,而是目光一闪,唇际泛起一丝冷笑,“虞世子,你不应该碰我。”

    他忽然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蓦然间化成猫儿的模样,大声叫道:“墨儿,墨儿。”

    虞染看着手中的黑猫儿,不由一怔,却是没有松开。

    “虞染,你们在做什么?”苏墨已经穿戴整齐,徐步从屋中走了出来,一眼望去风华万千。

    “墨儿,他要掐死我,他要掐死我。你看看虞染在欺负我。”黑猫儿四腿乱蹬,大胜哭诉着,“我与苏墨立下本命契约,如果我死了,她的身子也会出问题。”

    “没什么,我只是在逗着玩儿。”虞染立刻放下了容夙,拍了拍它的脑袋,同时不忘在他尾巴上踩了一脚。

    苏墨双手抱怀,冷冷看着眼前一幕,唇边似笑非笑。

    容夙立刻来到她面前,轻轻蹭着,却被苏墨踢开。

    “你们别再闹了,原来你们一直对师缨看不顺眼,原来如此,还以为我的神识还与以前一样?几位还真是幼稚。”苏墨媚眼轻抬,却是瞪了瞪虞染,又接着瞪了瞪闻人奕,接着又瞪了瞪容夙,被苏墨那明察秋毫的眼神看着,三人不由心中一跳。

    师缨站在树下,看着夜空月色,唇边浅笑。

    他与苏墨在一起时,当然不会忘记传授一些加强神识的方法。

    他的绝技当然都会传授给那个女人,为了他的利益,也为了苏墨的利益。

    这时一个白发男子走出来,淡淡道:“其实阁下才是一个隔岸观火,以不变应万变。”

    师缨微微一笑道:“知我者,姬公子也。”

    姬白冷冷看着师缨,说道:“若是要提升这个女人的实力,去魔界的确是最好的办法,让花惜容与她一同过去,必然有大利益。”

    师缨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这件事情我会和墨儿说的。”

    姬白点了点头,接着向前走去,黑色衣衫随风飘扬着,依然是一脸的冷漠。

    师缨却在树下伸出指尖,抚过那纷飞的花瓣,笑了笑,“为何在下总觉着姬公子……对墨儿有些不一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