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 > 第085章 久别再见正情浓

第085章 久别再见正情浓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最新章节!

    “这么说来的话,您的见识和智慧一定很高了!”灵鸠灿烂一笑。

    哪怕现在她已经小孩的模样,不过灿烂笑起来的时候,依旧带着股纯真的气质,极其容易让人放下防备。

    “哈哈哈,小丫头,你少来奉承老树。”古树树叶又是一阵的抖动,发出洪亮的笑声,“想说什么就说吧,老树在这里呆久了,也是好久都没有和人说过话,就当是给你来到这里的奖励吧。”

    灵鸠双眼眯成了月牙儿的弧度,对还意图咬对方一口的国宝君招招手,一边问道:“您是这座古宫的主人吧?”

    国宝君听话的飘到了她的头上。

    这一瞬,灵鸠感觉到似乎又一道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一扫而逝。

    这是属于古树的目光!

    灵鸠毫不怀疑自己的直觉。

    “算也不算。”古树的答案很模糊。

    灵鸠道:“我听人说,之前先进来了两人,您知道那两人在哪里吗?”

    古树反问:“他们和你有什么关系?”

    灵鸠直言不讳:“长得好看的那一个是我的男人。”

    古树又是一阵的沉默,紧接着有点嘶哑的声音响起:“两人长得都好看。”

    一道水幕出现,这就好像是灵鸠在木皇那里曾经看到的水镜一样,从里面呈现出两道画面。

    这两道画面出现的人,赫然就是宋雪衣和元少。

    灵鸠知道这画面并非现在发生的现况,因为里面呈现出来的是宋雪衣和元少刚刚入了宫门的景象,随后两人各自出现在不同的地方,遇到的袭击却出奇的相似。

    “他的实力也不弱啊。”看着水幕中元少对付十几棵树人依旧从容的情形,灵鸠暗暗留了心。

    古树问道:“他就是你的心上人?”

    灵鸠一脸古怪的看向它,“这副凶神恶煞的长相也能叫好看吗?”这句话说完,她隐约看见古树树身上的斑纹有点像个人脸,然后扭曲了一下。

    她嘴角悄然的一勾,又将目光放回水幕上。

    里面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元少出现一片古老林地盘膝入定,宋雪衣则进入了一间古树屋,注意到树墙上的古老文字和刻画,陷入了沉迷的阅读中。

    古树的声音响起,“本来老树已经答应了木皇,第一传承者在木氏中选取。只可惜木氏中多年来都没出现一个资质过人的天骄。老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眼前也就这两个孩子的天资最好。”

    “难道我天资不好吗?”灵鸠讶异道。

    古树毫不犹豫道:“你的体质不适合。”没等灵鸠顺势问起体质的问题,古树已经再次说道:“本来老树更看中这位,只可惜他体内灵根已经有灵,还有虚空王草这等凶物共生,老树的传承交给他也无法共存。”

    “我就说啊,宋小白怎么可能比不上他,原来只是捡了宋小白的漏。”灵鸠轻哼哼。

    一道复杂的视线又扫在了身上。

    这回灵鸠依旧装作没有发现的样子,侧头朝古树笑眯眯的说道:“不过看样子,你也没有亏待宋小白啊。这树屋里面的也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古树不在意道:“一些上古流传下来的古药方子而已。”

    灵鸠恍然大悟。能让宋小白这么痴迷的也只有和丹药有关的了。

    知道宋雪衣安然无恙之后,灵鸠就坐回了地上,对古树道:“您既然能看宋小白,是不是别的人也能看到?”

    “任何一根草木都是老树的眼睛。”古树的回答如此。

    明明直接回答是或者不是就行了,偏偏要用这么装X的说法。灵鸠耸了耸肩,笑道:“那您给我看看封思彤他们的情况吧,就是和我一起进来的那六个人,别跟我说您不知道,要知道他们六个,加上我都被您嫌弃了。”

    古树默默无言,水幕中还是依着灵鸠的话,出现孙谷兰等人的人影。

    他们虽然并不在古宫里,却都没有生命危险。

    灵鸠放心了,就朝古树问道:“您为什么不让他们进来?”

    古树道:“和木皇的约定。”

    “哦。”没有想到木皇还留了这一手啊。“如果不是云碧的话,估计我也会被您排斥在外吧?”

    古树没有回话,算是默认了。

    它不说话,灵鸠一时也没有了声音。

    “你在想什么?”古树缓缓问道。

    它放低的苍老嗓音,的确像是个寂寞久了的老人,渴望和人交谈。

    灵鸠想也没有想的应道:“什么也没想,等宋小白什么时候学成醒来了,就什么时候出去好了。”

    “张嘴闭嘴都是宋小白,你对他还真是用情至深啊。”古树的语气说不出的嘲弄还是感叹。

    灵鸠乐呵呵的说道:“人生难得两情相悦啊~”

    古树严肃道:“小丫头,修炼一途,重在断情。”

    “嗯?”灵鸠昂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古树。

    只可惜,古树并没有脸,看不到它的表情,只能从它的声音分辨它的情绪,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老树给你讲个故事吧。”

    “您说。”

    “上古时期,天地初开,万物有灵,稍加刻苦修炼就能大成,有些得天独厚者生来就有逆天之能。”古树的语气沧桑悠远,有种神奇的魔力,让灵鸠有种坠生在那个时期当中的幻觉,感受上古时期的淳朴和得天独宠,“这里面最得天独厚的当属某只大妖,谁也不知道它是何时出生,又是何时现世,反正等它出世时候已是顶尖的修为,拥有倾世的容貌,逆天改命的天赋本领,以及让所有生灵都为之疯狂的珍稀能力。”

    “原来它可以得到一切,偏偏爱上一个凡人,为了让那凡人长生,不惜为他逆天而行……”

    灵鸠懒洋洋的打断它的话,“最后的结果是不是大妖修为尽废,更惨一点就是魂飞魄散。”

    古树哑然,“你如何知晓?”

    “这都是几百年的老黄历了。”灵鸠笑道:“什么仙不能动情,妖仙不可共存,仙凡相恋没有好结果什么的,就没有新鲜一点的?”

    “要不也来给你讲个故事吧。”灵鸠想了想,还是选了个当世听到的,“从前也有个大妖,曾在关押在明月阴暗处,被某个明月仙君看守……最后他们也都死了,不过听说魂魄还留在月亮上,每逢中秋相见。”

    灵鸠说起的故事,正是宋雪衣曾经对她说的。

    “明月仙君。”谁知道,听完这故事的古树竟然有了反应,对灵鸠道:“他们的魂魄并不在明月上,你这故事都是世人胡编乱造。”

    “咦?您怎么知道,该不会……”灵鸠想到一个可能,“我们说的两个故事的主角是一样的吧?”

    古树再次默认了。

    “哈哈哈哈。”灵鸠发出大笑声,“我就说故事不可靠吧。”

    “丫头,你没明白老树的意思。”古树叹息。

    灵鸠笑声不止,“我知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就是说修炼不能动情。只是我觉得,如果连自我的感情都没有了,还不是行尸走肉吗。”

    古树没有声息。

    “每个人的道路都不一样,我觉得这条路走对了就会一直走下去,哪怕最终发现自己错了,我也能自己承受失败的后果,不会后悔。”

    青衣少女笑容璀璨,双眸仿佛凝聚了星河晨光。

    古树发出一声浓重的叹。

    时间流逝,一连十日的时间里,灵鸠都呆在这里,每日除了陪古树说话就是发呆。

    一人一树的谈话,小到家常互相的挖苦,大到修炼上的理解。十天的时间,对于灵鸠来说,收益良多。

    古树不愧为古树,虽然不知道它到底活了多少年,可以凭它的讲解,让灵鸠之前无法理解的领域渐渐的松解。她相信,只要她愿力收集足够,突破聚灵境达到灵动境完全是一个念头的事了。

    *

    “丫头!”

    这日清晨,一道包含着一丝无奈包容的吼声响起。

    接着一阵地震闪摇,古树巨大的身影直立。犹见一个纤细的身影挂在它一根树枝上,手里拿着一柄圆刀。

    “嘿嘿。”灵鸠发出腼腆的笑声。

    古树的树身上浮现一张老人的脸庞,摆着一副无奈的表情,嘴巴挪动:“你就不能安分点?”

    十天的相处,已经让古树对于灵鸠纯良表情下的无耻耍混性子了解得大半,对于她表面的腼腆视而不见。

    “您这么大,给我一小节木头也没什么吧?”灵鸠依旧不死心。

    古树树枝抖动,像人手一样的把灵鸠拽下来,“别人要割你的血肉,你给吗?”

    灵鸠耍混,“就冲您这体积,割一截木头,就跟扯我一根头发一样。要不,我用根头发和您换?”

    “滚。”古树树枝挥了挥。

    灵鸠被挥出几米远。

    “咿呀!”国宝君不满的瞪着古树。

    古树叹道:“一大早就被你这丫头给磨醒了。”

    灵鸠无辜道:“您要是给我了,我也不用大早就做偷偷摸摸的活了。”

    “你还有理了!”古树无语。

    灵鸠继续无辜脸。

    过了一会儿,灵鸠玩够了,就收起了脸上的表情。谁知道,一截散发着浓浓生机的断木落在她的面前。

    “拿去吧。”

    灵鸠有点呆愣,“早知道不磨你了你就给,前几天贼都白做了。”

    “滚!”古树人脸露出了怒容。

    灵鸠抱着那一截有她半个手臂长短的木头,毫不犹豫的翻滚在草地上,左边滚了一圈又滚右边一圈,然后在古树和旁观了一切的夏侯乖乖目瞪口呆的神色下淡定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衣摆,“滚完了。”

    古树还没有回神过来,灵鸠厚颜无耻的问道:“我再滚两圈,您再给我一截木头怎么样?”

    “……”差点又脱口而出滚字的古树生生忍住。

    夏侯乖乖捂脸。以前常听人说自己无耻,今日才知道什么叫真无耻。偏偏人家无耻,还真能得好处,为什么自己无耻,总是被人人喊打?

    “你该走了。”古树忽然轻声说道。

    灵鸠动作顿了顿,笑道:“我就说您怎么突然这么大方,原来是饯别礼啊。”

    古树没有否认。

    灵鸠手里出现一个食盒,挂在古树的一根枝桠上,笑道:“这十几天劳您照顾了,一点小心意不要嫌弃啊。”

    古树看了食盒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老树嫌弃。”吃了它一地的青玄木精,还坑走了它许多重要的知识,最后被赠予一根本体的精木,却只得到了一盒凡人的点心,这交易太亏了。

    灵鸠正经道:“礼轻情意重!”

    古树这回没说话了,用树枝挥了挥,意思就是让她滚吧。

    这回灵鸠没有滚出去,抓起已经恢复过来的桃花伞朝古树指着的水幕走去。

    当她即将进入水幕的时候,古树的声音响起,“丫头,记住老树说的话,情深不寿啊。”

    灵鸠停下步伐,回头朝老树看来,笑颜灵动淡然,“您日日都要跟我说这几句,是不是曾经被某棵树伤过啊?哎,单身老汉就是搞不懂。”幽幽的叹息。

    老树复杂的脸色顿时扭曲,一副要骂灵鸠又不知道该怎么骂的表情。

    灵鸠发出一阵大笑声,“放心好了,下次有机会再见的话,我一定活得好好的。要知道,还有一句话叫做,祸害遗千年!”说完这句话,她就一脚踏进水幕里。

    青衣少女的身影消失在水幕之中,留下古树沉默的看着。

    “哎。”一声苍老的叹息飘散空气,唯有古树自己听得见。

    “诛邪在她手里也就罢了,连它最终也落入她手里了吗。”如果灵鸠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想尽办法套古树的话,所谓的诛邪和它是什么意思,听古树的语气好像很不普通。

    “吱吱。”金色的光团出现,落在它的枝干上。

    古树道:“现在的你跟着她,只会给她添麻烦。”

    金团光芒消失,露出里面拳头小猴的模样,一双对于整个猴脸来说过于大,却并不夸张的眼睛眨了眨,用不太流利的人语说道:“她,香。”

    “现在的你能看清她的本源吗?”古树问道。

    金色小猴晃头晃脑,仿佛包罗万象的神秘眼瞳闪过一抹神秘的流光,稚嫩又低哑的声音响起,“不。雾,看不到。”

    “罢了,在你还未出生之前就被禁锢吞噬,伤了根源,加上才出生没多久,也难怪看不清。”古树说:“你呆在老树这里可以保你暂时安然,一旦出去,生死都不管老树的事了。”

    金色小猴抓了抓脑袋,一副纠结的样子,不舍的看了眼水幕,最终垂头丧气的坐在枝桠上没动。

    古树则陷入自己的思索中。

    “天道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还是说,这就是目的。”

    水幕忽然发生一阵波澜,令古树回过神来,它树身上的人脸消失,金色小猴也扫了一眼,然后几个跳跃隐没入茂盛的树叶之中。

    水幕中出现木皇的面容。

    “尊者。”木皇的声音传来。

    古树用没有情绪的语气说道:“古宫已经开启,木国血脉都已进入,能得多少好处都看他们自己的造化。”

    木皇面露一抹感激的神色,随后道:“朕见宋雪衣他们也入古宫了。”

    古树道:“这点,你无需在意。”

    “是。”木皇知道对方不想说,自己多问也无用。

    水幕人影消失,古树似乎也失去了所有的兴趣,整个身体埋入土地里,化身一片山林。

    天旋地转,灵鸠再次体验了一次从天而降的感觉。

    只是这回还没有等她自己平稳的落在地上,身体在半空就被人抱住,熟悉的清香味传入鼻息,使得她还不犹豫的伸出手回抱住对方,勾起嘴角露出个讨喜的笑容。

    “宋小……”

    话语还没有说完,灵鸠就被接下来的变故给弄得一懵。

    身体落在一片柔软的地面,周围被溅起花瓣飞舞,空气中漂浮着仿佛酒香般醉人的味道。

    这一切都不是让灵鸠失神的原因,而是头顶宋雪衣鬼魅莫测的神情。

    他静静的望着她,黑眸里却凝聚着某种残酷的侵略,好像化身野兽,即将撕裂眼前的猎物,拆分吞吃入肚。

    “鸠儿怎么来了。”宋雪衣轻声问道。

    灵鸠察觉到他不是在问人,而是在自言自语,仿佛对灵鸠到来感到奇怪,却欣然接受。

    “因为我想鸠儿了吗。”说这话的时候,宋雪衣指尖轻柔的抚摸过灵鸠的脸颊。

    这份连指尖抚摸都能传递的温柔令灵鸠熟悉,知道眼前的人是真的宋雪衣,并不是幻觉或者别人假扮。

    “宋小白,你怎么了?”之前不是好好的在书屋里看古方的吗?怎么会出现在这片花圃,还有这样的宋小白,怎么看都不对劲。

    然而她的话语刚刚说完,嘴唇就被人堵上了。

    灵鸠一怔,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水幕,古树很有可能在偷窥。

    “云碧。”心中意念起来,国宝和夏侯乖乖都被丢在了外面,云碧漂浮起来,落下一片罡罩笼罩灵鸠两人,使得外面的人都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刚刚做完这些,灵鸠就觉得自己的下巴被人用手抬起,使得自身非常的被动,只能承受着口腔里更加激烈的侵略。

    宋雪衣的嘴唇很软有点凉,却因为两人的摩擦而渐渐的生暖,随即让灵鸠在意的话,他嘴唇里有股奇异的香味,伴随着气息的交融,渐渐也侵略了自己的口腔。

    灵鸠眸子一睁,腹部升起丝丝的灼烧感,伴随着时间过去,灼烧感越来越明显,不痛却刺麻,让她有种预感。之前才消失的那个血红图腾,估计又生出来了。

    “唔。”浑身似乎都在这一刻变得异样的敏感。

    ------题外话------

    嗯~那什么,刚刚写完这一章的结尾,心情还未平复,就屁颠屁颠先来跟你们絮叨絮叨~脸红屁股红的先给大家来一段XD甩操舞,舞完360°鞠躬感谢上个月大力支持着咱的大家!感谢大家的理解关心和一如既往的热情!爱你们!群么么!

    今天一起来,发现月初凶兽们又将黑萌顶上榜了,问我开心嘛,肯定开心死了,也感动死了,然后今天我要马杀鸡、疯甩操、陪睡、生猴子!(金色小猴:咦?莫非我是被某货生出来的?雅蠛蝶!)

    再恭喜w5201314zhi小煊晋升状元,同喜同喜~

    ——再再就是:亲亲锁爷,看到题外话请出现下,黑萌第三弹活动最终以你的奈何卿太萌定为出版书名,所以你将获得追加奖励,看到请加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