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医妻嫁到饲养傲娇老公 > 第108章 我是丫头的人

第108章 我是丫头的人

作者:喻色墨靖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医妻嫁到饲养傲娇老公最新章节!

    那边,苏木溪因为一直替她说话,被人袭击了,眼看着她被人撞了一下,跟着她来的保镖立刻上前护住了苏木溪,“再往前一步,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杀了人还这么嚣张,这简直是没有王法了,咱们老百姓的活路都是被这些高高在上的人给堵死了,活不起了。”

    “活不起了……没有王法了……杀人偿命……”

    人群里此起彼伏的声音。

    就在喻色以为现场马上就要再度失控的时候,她看到苏木溪悄声安抚了她的保镖。

    否则,真的能打起来。

    而再打起来的话,就算苏木溪的保镖加上墨靖尧都很能打,但是,他们打斗的同时还要护着她和苏木溪两个。

    那打起来的胜算就打了折扣。

    这个时候,不得不佩服苏木溪的定力。

    喻色真没想到看起来雍容华贵的苏木溪居然可以为了她做到忍辱负重的地步。

    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可情势看起来依然与她这一方不利。

    耳朵里全都是讨伐她的声音。

    喻色闭了闭眼,随即拿出手机,开机。

    无数的未接电话,好多好多。

    原来她并没有被这个世界遗忘。

    “墨靖尧,让我跟他们走吧。”

    “不。”

    “我见过祝红了,我可以证明我自己清白的。”

    “不。”

    “会出事的。”

    “不会。”

    然,墨靖尧的‘不会’才出口,就出事了。

    祝刚一拳挥向了墨靖尧。

    “让开。”喻色眼看着那一拳头挥向墨靖尧的脸,急忙就要推开墨靖尧。

    只是身前的男人不动如山的站在那里,还是护她在身后,只微一撤头就避开了祝刚的拳头。

    祝刚恼羞成怒了,随即又一拳挥向墨靖尧的胸口,“有种你再躲。”

    他这一拳落下,倘若墨靖尧真的又躲了的话,绝对就招呼到喻色的身上了。

    “嘭”的一声闷响,喻色就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炸开了。

    墨靖尧被打了。

    他居然没有躲开。

    如果他侧身,绝对可以避开的,可为了护着她,他还是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生生的受了祝刚一拳。

    还有,他没有回手,没有挡开祝刚的拳头。

    祝刚一下子愣住了,实在是没想到墨靖尧居然没有避开,“你……你怎么不还手?”

    以他的认知,象墨靖尧这种尊贵若神邸般的总裁,绝对不会任由他打上去的,要么还手,要么让他打到喻色。

    结果,墨靖尧居然是硬生生的受了。

    “祝红死了,这是我替小色受的一拳,如果再来,我还手了。”

    冷冷的声音,他在压制着所有的怒气。

    “墨靖尧,上次在海边如果不是你救下阿红,她早死了,所以,我才忍到现在才出手,只要你让开让我们带走喻色,我不动你。”

    “不可能。”

    “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祝刚又一拳挥向了墨靖尧。

    这一下,只怕两个人男人就真的要打起来了。

    “住手。”

    “住手。”

    异口同声的声音。

    先是喻色。

    至于另外一道声音,则来自人群的外围。

    这一声,压下了人群里的嘈杂,吸引着现场的人下意识的全都看了过去。

    “聂董?”墨靖尧微愣。

    “聂建山?”苏木溪也愣住了。

    “聂先生?”喻色也是没想到这样底气十足的声音居然是来自聂建山。

    聂建山点了点头,然后淡声道:“让开。”

    他这一嗓喊出的同时,目光也是徐徐的掠过眼前的人群,包括祝刚带来的人,也包括那些不动声色任由事态发展的便衣。

    而他身后,也是黑压压的人。

    太多了,一时间根本无法确定有多少人。

    黑色的西装是标配,短短的板寸配上全都一米八以上的身高和健硕的身材,这些人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能打之人。

    祝刚的人自动自觉的让开了。

    因为要是真打起来,估计打不过。

    “丫头,出来吧,他们要是敢动你,必死无疑。”

    赤果果的挑衅,聂建山就是为了喻色而来。

    只是他开口,居然没人敢反驳。

    他带的人太多了。

    绝对碾压级别的。

    “聂伯伯,谢谢你。”喻色不好意思的还是站在墨靖尧的身后,突然间发现原来她这么幸福。

    虽然被冤枉了,可有这么多人护着的感觉真好。

    “还不出来?”

    “喻色,赶紧出去,还等什么?”苏木溪看到聂建山带了更多人来,也赶紧冲着喻色使眼色。

    趁此机会赶紧突围出去,不然她担心死了。

    人太多了,喻色这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她心疼。

    “不。”不想,面对两个大佬的相救,喻色还是拒绝了。

    她要是真的就这样离开了,一是不能平众怒,二是就真的坐实了是她害死祝红了。

    只有澄清了,她才会离开。

    “喻色你这个傻子,你为什么不走?”

    “祝红的死与我只有间接关系,并不是我毒害她致死的,这事,必须澄清。”

    “丫头,你说没害人就没害人,跟伯伯离开,伯伯给你做主。”聂建山不屑的瞥了一眼墨靖尧,就凭墨靖尧想要以一已之力护着喻色,根本就是没长脑子,他看不上。

    都说墨靖尧有本事,他看着也不过如此罢了。

    连个女人都护不了,他给差评。

    聂建山说着,就在身后黑衣人的簇拥下沿着让开的通道走向喻色。

    现场的人都要吓尿了。

    先有墨氏集团的墨靖尧,再有靳氏集团的靳太太苏木溪,这又加上一个凤鹭集团总裁聂建山,还带了这么多人来,现在看来,他们想带走喻色难上加难了。

    祝刚的脸色已经黑了,“你是谁?”

    “丫头的人。”聂建山瞟了一眼祝刚,一个小混混,他真不放在眼里,他带了这么多人,就是要碾压这个小混混的号召力的。

    “那你呢?”祝刚又看向苏木溪,苏木溪和聂建山他虽然不认识,但是看气场也能看出来与墨靖尧是同一类的人。

    “我也是丫头的人。”苏木溪一字一字加重语气,她可是喻色的粉,铁粉,“还有,未来我可能是喻色的婆婆,她会是我儿子的女朋友。”

    “不是。”不想,这个时候墨靖尧出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