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破梦者 > 第九百七十五章 毁灭的星辰

第九百七十五章 毁灭的星辰

作者:许大本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破梦者最新章节!

    果然天外有天,若是之前,钟三浦依然对李天畴关于诸天万界的话有怀疑,可现在他完全相信了,不禁神色黯然,区区凡间界居然一直在强者环伺的世界里消无声息的生存了这么久,若非这末世之变局,恐怕依然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

    噗通一声,刚才在钟三浦眼里还颇为强悍的大衍忽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张开嘴又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的气息立刻萎靡了很多。

    “泡茶,快茶壶拿来换新茶。”一直不吭声的李天畤终于缓过一口气,立刻急声招呼钟三浦,三人都受了重伤,但现在的情况看,反而以钟三浦的伤势最轻,李天畤和大衍居然都动不了了。

    “你们没事儿吧?”重新紧张起来的钟三浦,手忙脚乱的在李天畤怀里翻找那袋无忧茶,然后又慌慌张张的倒水煮茶,很简单的动作居然被他忙出了一身大汗,大家都伤成这样,万一还有血族在周围环伺,那麻烦可就大了。

    “喝两口茶就能顺气。”李天畤说完这句话开始大声咳嗽,连续挨了对手两下重击,李修成的金身差点被锤扁,当时就丧失了战斗力,若非七焰烈甲大放异彩,紧接着叶刀偷袭,否则很难干掉那魔头。

    “道友如何?”

    “死不了。”大衍淤积在胸口的鲜血喷出后,要比刚才好多了,虽然面色依旧惨白,但说话稍稍有了点中气。

    “好像还没走?”

    “没走又如何?敢不敢再放马过来?”大衍恶狠狠的吐出一头血痰,怒视远方,一改之前世外高人的摸样,这次他打出了真火,与他对战的魔头极是凶狠,他很久没有打过如此痛快的架了,也从未打的如此窝囊,被对方处处先手强攻,最后拼了个两败俱伤,若不是李天畤催促他回救钟三浦,他真想拼着最后一口气与这魔头同归于尽。

    “血族的实力怎会如此强横?”

    “撞大运了。”大衍并不急着调息,而是不停的吐出血痰,他的血液是淡金色,落地之后便迅速消失不见,然后在周身渐渐有了一层淡淡的烟气,任寒风猛烈也无法吹散。

    “还记得老朽曾说的血族十长老么?今天咱俩一人撞上一个。”

    “怪不得这般厉害?他们与緋羽比如何?”

    “提鞋都不配,好在緋羽死了。”大衍一通连续的咳嗽,对着清冷的夜空深吸一口气,好像又爽利的一些,“与你对阵的叫遮天,跟老朽拼命的是煞尾,在十长老中不算狠的,但也不是最弱的。”

    “哈哈,遮天?从此血族再无此名号。”李天畤大笑,绝没想到刚才斩杀的是血族十长老之一,这对他来说是个巨大的鼓舞,虽然有些运气成分,但这一段时间的觉醒效果得到了验证。

    自大修罗神后,他很久没有面对真正强悍的大神魔,神通和修为境界到底恢复到了怎样的水平,心里没底,所以在面对磐莽时一直心浮气躁,总担心这魔头会脱困,所以总想着用一劳永逸的手段加固地宫的封印阵法,可越是这样,往往越容易出问题,同时也说明在面对强大的神魔时,他已先失了锐气,这绝非曾经战神的风格。

    这次则不同,因为血族横空出世,制造流云观血案,此后地宫被毁,磐莽逃离,李天畤已经没有了退路,以董老为代表的的凡生一族也没了退路,必须背水一战,必须怀着一举歼灭血族的决心,这才完全放开了心态。

    “莫要得意的太早,血族跟老朽一样,都受到凡间界大道法则的压制,难以发挥出十成十的修为,否则你不是遮天的对手,老朽就奇了怪了,为何你不受法则压制?”

    显然,在此次对战中,大衍也有暗中考察李天畤的成分,这样的考察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一种较量,结果是对方斩杀了对手,而自己只是跟煞尾拼了个两败俱伤,大衍明显落了下风,颇有点气不顺。

    “我顺规则之意,行规则之事,自然不受压制。”李天畤理所当然。

    大衍更气,正待要反唇相讥,无忧茶却送到了嘴边,此茶对于恢复血肉和元气有着极为可靠的效果,于是不再斗嘴,大口喝茶,李天畤也是如此。

    待元气稍有充盈,李天畤接连放出了三十六尊战斗傀儡,在营地周围组成了一个小小的防御阵法,紧接着又从‘幻化魔盒’中召唤出一堆灰不溜秋的小虫子,落地后四散而去,很快跑了干净。

    大衍看着啧啧称奇,指着李天畤手中的黑盒道,“这东西老朽听说过,原是灵宝真人的宝物,没想到会落到你手里。”

    李天畤嘿嘿一笑并不解释,麻溜将盒子收好,这玩意儿来路不正,谁知道宇文求同用什么手段搞到手的,原来是灵宝真人的东西,自然是来自仙界,看着不起眼的玩物,没想到极有实用价值,反正他现在越用越顺手。

    “若是刚才血族趁势攻击,咱们是不是没有任何机会?”

    大衍很认真的想了想,“没有,但可以一起拥抱广袤的虚空。”

    这番话李天畴和钟三浦都听懂了,尤其是李天畤,对大衍顿时肃然起敬,未料到对方灭杀血族的决心如此坚定,一起拥抱虚空很有点文艺范,其实就是一起死翘翘,听起来轻飘飘,却充满了决绝的味道。

    大衍一直对李天畤的观点不认同,对异界生物进入凡间界的态度也一直很模糊,跑来与血族为敌,除了对这个种族的厌恶之外,恐怕更多的是为了履行承诺,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作为圣山圣殿的守护者,他们的坚守似乎是被动的,但执行起来却异常坚决,神殿里存放的那些东西太过恐怖,李天畤只见到了神界殿堂,却窥一处而知全貌,九座殿堂应该一致,存放了神、魔、仙、佛、鬼蜮、修罗、妖等最强悍诸天中多数强者的核心能量,庞大无匹的能量,足以动摇底层规则和秩序,恐怖一词都不足以说明这股能量的可怕和重要性。

    李天畤很感谢大衍的信任,如此重要的圣殿对他敞开,所以他对大衍的信心也源于此,但他不知道另外七位守护者的态度,更难以揣测大衍口中那位大能者的目的,但血族的存在是否威胁到了圣殿的安全?可为什么只有大衍出手,而其余七位却无动于衷呢?

    李天畤想不明白,元界其实是一个很难说清楚的世界,他们作为诸天世界的一员,却游离于世界之外,甚至漫长的历史长河里都很少发出过自己的声音,除了‘元界之子’惊鸿一瞥,元界实在难有存在感,或许正因为他们处在宇宙的相对底层,拥有着超然的地位吧。

    不管怎么说,大衍的态度再次给予了李天畤极大的鼓舞,也稳固了他战胜和剿灭血族的信心。

    “血族隐忍很久,此次准备充分,势在必得,道友有何想法?”

    “荒原自然是重点,但也不可忽视那三处空间裂隙。”大衍言及此处便停顿下来看向钟三浦。

    李天畤明白大衍的意思,钟三浦想了想也大概知其意,尽管很没面子,但自身实力差强人意,留在此地帮不上忙,还可能成为累赘,而且在这种紧要关头显然也不能计较什么,于是认真道,“我明日一早便回去,不管能找到几位同道,都确保三处裂隙无恙。”

    “尽力而为便可。”大衍点头。

    “感谢!”李天畤则慎重的行了一礼。

    钟三浦点点头不再说话,他今日受伤颇重,喝了无忧茶以后忽然感觉到精神状态无比饱满,受创的脏腑也感觉舒服了许多,心知此茶的神奇与珍贵,便到篝火另一侧专心打坐疗伤,不再参与谈话。

    皎月当空,夜空如洗,璀璨的星河中仿若童话世界里的明珠,令观者由衷的赞叹宇宙世界的博大和广袤无边,在西北方远端,有一颗普通暗淡的星辰忽然绽放出耀眼的橘红色光芒,只是一瞬间,便开始缓缓向地平线右侧坠落,拉出长长的尾焰,就如超级彗星一般一往无前,最后消失在视野中。

    “它死了,是巧合么?”作为目击者之一的李天畤心有所感,总觉得此时这颗星辰的毁灭与现在面临的问题有某种联系。

    如此壮观的星辰毁灭,就像烟花升腾在夜空一般绚烂和短暂,寻常人无法看到,因为它太遥远,也或许可以借助天文望远镜一睹其风采,但对于李天畤和大衍来说,看到它却不是难事,他们甚至可以看到星辰爆炸时的若干细节,那是崩塌以后,万物皆虚化的末日景象。

    此刻二人的心情都很凝重,又是一方世界毁灭,却如放烟花一般随意和普通,让坐在荒原的二人有种极不真实的感觉,庞大与渺小之间隔着遥不可及的距离,于是变得虚幻起来。

    “那是百足界,用凡生对星辰的称呼是北门宿三,传闻血族势衰时曾借力于百足界,以期在鬼蜮卷土重来,后来居然成功了,未料想,百足界也完了。”

    大衍喃喃自语,平淡的口吻描述着一个传闻,事情极其简单,却又惊心动魄,让李天畤若有所思,但片刻后悚然一惊,“他们会不会故伎重演,以期垂死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