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大殷女帝 > 第157章 夜访陈府

第157章 夜访陈府

作者:繁华锦世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大殷女帝最新章节!

    殷玄呼吸沉重,因为那股抓不住聂青婉的恐惧感,他几乎失去了所有理智。

    王云瑶和浣东浣西素来在殷玄回到寝室里面的时候不敢多留,故而,在他狂风一般冲过来将聂青婉搂进怀里的时候她三人就赶紧把脸一别,匆匆地出去了。

    门一关上,屋内没了人,殷玄越发的放肆。

    不久之后,他把聂青婉抱到了床上。

    等结束,聂青婉气喘吁吁又泪眼蒙蒙,扬起手臂就往殷玄的脸上扇。

    殷玄扣住她的手,把她温柔地抱住,餍足后的男人格外的开心,那股恐惧感也被这样的肌夫相帖给扫的荡然无存。

    殷玄低头吻着聂青婉的脸,哑声说:“又要打朕,这种事儿咱们不是已经很熟悉了吗,你又在闹什么?”

    聂青婉气的怒吼:“是谁在闹!”

    殷玄微微抬起头看她,语气无辜:“朕没闹啊,朕只是在做正常的事情。”

    聂青婉气的一噎,这个男人怎么能用这么无辜的语气说着这么不要脸的话。

    聂青婉真心被殷玄的厚脸皮怼的不知道要怎么回话了,在这种事情上,她永远都是败者,他永远都是胜者。

    聂青婉不再说话,侧过脸不再看他。

    殷玄知道她不高兴,可是他很高兴,又加之这么之后,内心对她掌控不住的恐惧也散了,他就越发高兴了,他发现了一招万能的可以解决他所有烦恼的方法,那就是……

    殷玄盯着聂青婉的侧脸,缓缓的,凑上去亲了一下。

    然后就极为开心地抱起她去洗澡了。

    洗完澡过来,二人都各自换了衣服,聂青婉坐到了榻上去。

    殷玄瞅了她一眼,默默地去开门,让随海去通知御厨传膳,又把王云瑶和浣东浣西叫进来,让王云瑶去拿治疤痕的药膏给聂青婉涂一下,让浣东和浣西去把龙床收拾收拾,等三个姑娘都应下后他走了出去,不呆在屋里碍聂青婉的眼。

    等站在木质栏杆前了,殷玄把张堪喊了过来,问他今天聂青婉都去了什么地方,见了什么人。

    张堪全部回复了。

    殷玄听后,沉默着没应声,很久之后他才淡嗯一声,挥手让张堪退下了。

    等晚膳摆好,殷玄进屋去喊聂青婉,然后一起去了御膳房。

    吃完饭,殷玄让随海去备马车,聂青婉挑了挑眉,想着,这个时候备马车做什么,要出宫?

    殷玄今日在御书房对陈建兴说的去陈府看陈亥一事聂青婉不知道,她听了这话,虽然觉得殷玄今晚出宫的行为有些奇怪,但转而想到殷玄大概是想借今晚出宫之机,把她也带出去,好以方便顺利地将紫金宫里的那个冰棺给挪走。

    聂青婉不动声色,拿帕子擦着嘴角,又接过浣东递过来的漱口茶,坐在那里缓慢抿着。

    殷玄看着她,说道:“晚上跟朕一起去看看陈亥,白天朕抽不出时间,就晚上去吧,等看完陈亥,我们也在外面转转,正好现在月色好,马上要到仲秋节了,外面一定很热闹,朕带你去逛逛夜市,你自从进宫,就没怎么出去过,除了大名乡的那一次外,但大名乡跟帝都怀城不一样,你还没看过帝都怀城的夜市呢,朕陪你去。”

    聂青婉到底看没看过帝都怀城的夜市,殷玄清楚,聂青婉也清楚,聂青婉抬起头来毫无感情地掠了殷玄一眼,原本应该要拒绝的,但想到袁博溪和华州今天应该回了府,而且早上去看谢右寒的时候聂青婉也答应了王云峙,让王云瑶回华府一趟,中午那会儿王云瑶没回,说晚上回,所以晚上聂青婉也确实得找个借口出宫。

    于是聂青婉丢了一个字:“嗯。”

    见她应下了,殷玄高兴,问道:“现在去?”

    聂青婉道:“可以。”

    殷玄便拉着她站起身:“我们回去换衣服,换好了就走。”

    聂青婉没拒绝,随着殷玄一起出了御膳房,回寝宫换衣服,殷玄没让随海进屋伺候,让随海去备马车,王云瑶和浣东浣西在殷玄收拾好出来后进去伺候聂青婉换衣服。

    等马车备好,殷玄和聂青婉各自换好衣服出来,殷玄就拉着聂青婉要上马车。

    聂青婉想到闹闹,就让随海去把闹闹提过来。

    闹闹自晚昏那会儿回来就窝在陶龟罐里一动不动,大概是累了,聂青婉就让浣东把陶龟罐提到外面荫凉又花香四溢的草丛里,由宫女们陪着。

    这会儿出去,她又想带着它了。

    随海听了,赶紧要去提那个小祖宗,结果,殷玄喊住了他,殷玄对聂青婉说:“不带它,它看上去极小,你白天带着它,晚上也带它,让它没时间休息,会影响它成长,晚上夜市的人很多,极为哄闹,小心把它弄丢了,还是放在宫里吧,宫里安全,还能让闹闹安静的睡觉。”

    聂青婉想了想,她倒也不是离不开闹闹,非得走哪儿带哪儿,就是觉得是个乐子,不过殷玄说的也对,闹闹还小,需要足够的休息,这会儿大概也还在睡觉,那就不带了吧。

    聂青婉没坚持,说道:“那就让它呆宫里吧。”

    随海哎了一声,不跑一趟了,等殷玄抱着聂青婉进了车厢内,随海跳上去,赶马车,王云瑶和浣东浣西都跟上。

    马车一路出了宫,先去陈府,进府门之前,聂青婉对王云瑶说:“你回华府吧,王云峙听说昨晚你也在凶杀现场,他十分担心你,不亲眼看一看你安然无恙,他不会放心,我一会儿也会回府看看母妃和哥哥,你在华府等我就好。”

    王云瑶原本也是打算晚上回一趟华府,让她哥哥宽心的,所以并不是推辞,但还是向殷玄请示了一下,殷玄道:“去吧。”

    王云瑶向两人告了安,转身往武华街走了去。

    殷玄示意随海去敲陈府的门,门敲开,殷玄拉着聂青婉走了进去。

    随海跟在后面,浣东和浣西也跟在后面,马车就停放在门口,陈府的家仆出来看护。

    陈府一家子人自吃了晚饭就在家里等皇上大驾光临了,陈建兴早上从御书房离开回了陈府,就把皇上说晚上要来看陈亥的话说给了家人们听,家人们听了,都各自松一口气,然后忙碌着晚上接驾之事,唯独陈温斩,皱起眉头,缄默地扯了一个不咸不淡的冷笑。

    陈温斩昨夜斩杀了九井,没有几人知道,但早上消息一传开陈家人就全部知道了,本来昨晚陈温斩杀了九井之后又回了烟霞殿,说是睡,其实几乎一夜没睡,现在时局这么紧绷,他哪里睡得着,而他也很清楚,杀了九井,就等于惹上了暗月楼,暗月楼既是江湖上的杀手组织,就一定会报复陈府,陈温斩得想个法子,解决这档子麻烦事儿。

    故而,一夜没睡,全在想事情。

    天没亮他就跳下了房顶,还不等他伸伸胳膊,陈津就来了,直接把他带回了家,这一回去就没能再出去,他被家人们扣住了。

    家人们的意思是,皇上不传他入宫,他就不必再入宫了,至于烟霞殿的那个差事,也不做了,反正陈府如今是皇上的眼中钉肉中刺,多一桩‘大逆不道’的事情只会让他们退的更快,而且,陈温斩昨晚杀人有功,皇上也不会定他的罪。

    而皇上是明处的敌人,暗月楼杀手却是暗处的敌人,陈家人不敢让陈温斩出去,怕他有个好歹,虽然陈温斩是厉害,可暗月楼享誉江湖,那也不是好惹的,不说陈温斩这段时间不能出门了,就是他们陈府,如今也下达了禁足令,没有非出门不可的理由,陈府里的人,不管是主人还是下人,全都不能出门,以免遭到暗月楼的报复暗杀。

    陈建兴领了殷玄的令,领兵当差小南街,一日里都胆颤心惊,但好在,没有遇到危险,暗月楼那边没有动静。

    但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不能持久,所以众人对皇上晚上到来一事就越发的期待,只要皇上来了,以窦延喜为首的陈家人就会向皇上请辞,从此隐姓埋名,归于山野,那样就能躲过暗月楼的追杀了,虽然担任高官也是保命的方法之一,但皇上不容他们,那他们就不做夹面墙了,只能辞官,走隐姓埋名这一条路。

    马车停在陈府门口,殷玄先下马车,又伸手将聂青婉从马车上抱下来,等把她放在地上了,他伸手整了整她的衣服,又看了看她的妆容,没有发现不妥后,拉着她,进了陈府大门。

    门一开一合,门外寂静无声,门内跪了一大片人,陈府上至主人下至仆人全都跪在那里,参拜。

    殷玄拉着聂青婉的手,站在屋檐与月光之下,尊贵耀目,聂青婉换掉了去聂府所穿的绿色长裙,换掉了去紫金宫所穿的玫红宫裙,穿了一套紫色的牡丹花长裙,雍容华贵,二人牵着手,站在那里,仿若造物主捏造出来的最登对的一对。

    陈温斩跪在人群中,抬头扫了殷玄一眼,又扫了聂青婉一眼,冷峻的桃花眼里渗进了无尽冰晶,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沉默地跪着。

    其实陈温斩知道,殷玄来陈府,大概可能真的是冲着看陈亥来的,但也不排除他是故意来气他的,因为昨晚,他又给他出了一道难题。

    陈温斩确实没猜错,不得不说,曾经随太后一起浴血九州的那六个人物,真的对彼此都很通透了解。

    殷玄来陈府看陈亥是真,气陈温斩也是真。

    殷玄想的是,你把朕气了一通,朕也非来气气你不可,你不是觊觎婉婉吗?朕就非在你面前跟婉婉大秀恩爱,气的你吐血。

    世上最小气男人,除了殷玄,当真没谁了。

    殷玄拉着聂青婉,站在那里接受陈府所有人的参拜,参拜完,殷玄说:“起来吧,朕就只是来看看陈亥,看完朕还要带婉婉去逛街,就不磨蹭了,你们领朕过去吧。”

    窦延喜连忙站起来,亲自带着殷玄去了延拙院。

    陈津、陈建兴、陈间和陈璘以及陈温斩陈裕等一众子弟全部站起来,尾随其后。

    殷玄拉着聂青婉进了内室,随海和浣东浣西守在门口,拦住了陈府一众子弟,卧室里只有殷玄和聂青婉,以及窦延喜和窦福泽,还有伺候陈亥的尹忠。

    殷玄走到床边站定,自下而下地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陈亥。

    聂青婉也走到床边站定,自下而下地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陈亥。

    陈亥面目安静,像自然沉睡,没有一丝痛苦的神情,这个样子倒像极了聂青婉今日在紫金宫里看着冰棺里自己尸体时的样子,但是,陈亥并没有死,所以,这个样子是假的吧?

    聂青婉在心底里冷笑了一声,没趣地在旁边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去。

    她不嫌弃这屋中的摆件,殷玄倒是挺意外。

    不过,她不看陈亥,这倒在殷玄的意料之中。

    殷玄站在那里,冲旁边的窦福泽问:“陈老一直没醒过吗?”

    窦福泽低头回答:“没有。”

    殷玄问:“还有生命危险吗?”

    窦福泽道:“暂时没有,但若一直这么不醒,恐怕就险了。”

    殷玄点头,目光又重新落回在陈亥的身上,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不会一直不醒的。”

    殷玄十分清楚,他前脚走,后脚陈亥就会醒来。

    殷玄知道陈亥已经脱离了危险,所以也不花费太多的时间看他,来看他,也只是走个过场而已,刚在门口说给陈家人的那一番要带婉婉去逛街的话就是为了不多留。

    殷玄转身,对窦延喜说:“好生照顾陈老,等陈老醒了,让人通知朕一声。”

    窦延喜连忙应道:“是。”

    殷玄便走到聂青婉面前,把她拉了起来,往门口走。

    出了门,还不及走出延拙院,陈津率先一步,朝着殷玄喊了一声:“皇上。”

    殷玄脚步一顿,扭头看他:“有事?”

    陈津扫了一眼旁边的聂青婉,低头拱手道:“臣有话想与皇上单独说。”

    殷玄闻言,也往身边的聂青婉看了一眼。

    聂青婉说:“我回马车上。”

    说着就要甩开他的手。

    殷玄却不松,扣紧她的手,对陈津道:“有什么话就说吧,没有什么事情是婉婉不能听的。”

    陈津微微一怔,这话着实让他有些意外,在陈津看来,皇上确实很宠这个婉贵妃,可是,再宠也不可能宠到要让她‘垂帘听政’的地步,虽然说是打算退了,可到底心有不甘,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逼到如此地步,哪可能不义愤填膺?纵然只是一对一的较量,输给一个女子,男人脸上也是没光的,更何况,现在输的,是整个陈府。

    当然,在如今的陈津的心里,他以为陈府之所以会输,有一大半原因是因为皇上,若非皇上想给这个女人后位,不想让他们陈家拦在官道上,他们陈家也不会输,可追根究底,这个女人才是源头,但其实,没有殷玄,他们只会输的更惨。

    陈津已经无力再跟殷玄争辨,他也不敢争辨,皇上都不介意让这个婉贵妃‘垂帘听政’,他又有什么好介意的。

    陈津往地上一跪,双手放在脑前,脑袋抵在青石板地上,沉着嗓音说:“家父遭此大难,至今未醒,陈府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有人操持料理,家母年事已高,又要照顾家父,实在力不从心,我身为长子,不能放病中的父亲不顾,不能看母亲劳心劳累,故而,臣想辞官,照顾家父,照顾家母,臣知道,以小家舍大家,是臣愚拙,也有愧于皇上的隆恩,可臣若是连小家都顾不好,又如何能顾好大家呢?”

    他将整个身子都俯低了下去,言语切切地说:“望皇上恩准。”

    殷玄站在月光铺洒的院中,看着跪在那里的陈津,那一刻,他十分的清楚,陈津想干什么,自陈亥受伤辞官起,他们陈府当朝为官的人就会以各种理由辞退,直到退到一个人都不剩。

    这是他亲手布的棋,逼着他们走的这一步路,这也是他期待的一幕,亦是他等待的一幕,可真正等到了这一幕,他却并不高兴。

    大概在他们所有人的心里,他这个帝王是无情无义的吧。

    早年弑母,如今排挤恩臣。

    可能他们都在想,他这个王,是没有心的。

    可他们不知道,他也有心,只是,他的心遗落在了不该遗落的人身上,找不回来了。

    难道他不想找回来吗?他也想,可他找不回来了呀,他的心早已给了别人,连他自己都办法再拿回,所以他不是没心,他只是一不小心把心给丢了。

    殷玄顿了片刻,慢慢的松开聂青婉的手,走到陈津面前,弯腰将他拉了起来。

    看着陈亥,殷玄有些怅然若失地说:“你能舍大家顾小家,也是一种勇气,朕没有什么可责怪你的,你为官之时兢兢业业,不负朕的厚望,不负百姓们的信任,如今要走,朕也不会为难你,朕……准了。”

    一句‘准了’,似乎就此君臣两断。

    殷玄有些难过,可那张向来深邃莫辨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淡漠从容,完全支撑起了他一个帝王该有的绝情绝义,可没有人知道,他的心也在疼。

    陈津眼眶红了红,本来被殷玄亲手扶起是一种莫大的恩宠,他着实有些受宠若惊,而听了殷玄的话,他更加眼眶湿润,而后面两个‘准了’落地,陈津一时也有些怅然若失。

    多年政坛生涯,就此别过。

    自今夜过后,他大概再也见不到这个少年帝王了,也再也不能帮他分忧分劳,在金銮殿上铿锵一语了,豪言壮志了。

    自古君臣,又莫不是父子兄弟呢?

    本来对殷玄是存了怨的,可殷玄这么一拉,这么一说,陈津就丝毫不怨他了。

    只要皇上心里知道他们陈府无愧于他,这就够了,英难难过美人关,自古帝王莫问情,一个动了真情的帝王,是福亦是祸,早点儿躲开,也好。

    陈津又跪下去感恩:“谢皇上。”

    殷玄这回没拉他了,只静默地站了一会儿,他侧脸笼在暗光下,看不真切表情,只听他低低地说:“好生照顾陈老吧。”

    说完,不等陈津再回话,亦不等他再站起,殷玄淡漠雍容地转过身子,走到聂青婉身边,拉住了她的手。

    当殷玄的手指扣住聂青婉掌心的那一刻,聂青婉明显感受到那指峰微微的张力,很重,压抑着一股沉闷的情绪。

    聂青婉抬头看了殷玄一眼,月光下的少年帝王俊如神邸,美若天仙,淡薄的唇带着天生的冷意抿起,侧脸弧线微绷,越发显得矜贵而高不可攀,睫毛垂下,被月光折射成一片暗影,那暗影下是一片风平浪静还是波涛汹涌,聂青婉不知道。

    但聂青婉知道,他此刻并不高兴。

    聂青婉没吭声,转回头,跟随着他的脚步,出了陈府。

    在彻底踏出陈府的大门之前,她扭头,往后看了一眼,看到陈府的所有子弟们站在那里,沉默地看着他们走远,像是一种无声的告别。

    聂青婉又去看陈温斩,陈温斩却盯着月光,看的出神。

    聂青婉收回视线,一脚踏了出去。

    等陈府的门关上,殷玄抱着她上了马车。

    马车在启动前,殷玄扭头,往后看了一眼,府门深深,印在月光之下,一时变得极为遥远。

    殷玄想着,他是什么时候第一次踏进陈府的呢,好像没有特别的印象,因为殷太后时期的陈府,并不显赫,当时有聂家,有殷氏皇族,有被太后极为器重的夏家,哪里有陈家的一席之地,纵然陈家也是百年世家,门庭广罗,远远凌驾在其他世家之上,可比之聂家,比之殷氏,他们渺小的如同蚂蚁,后来,蚂蚁变成了大象,如今,大象又还回了原身,也罢,就让历史在这里终止吧,等聂家落,那么,太后时代就真的彻底中止。

    殷玄收回视线,倚靠在华丽的车厢壁上,他一时不想说话,只手臂将聂青婉搂的很紧,力道大的几乎要将聂青婉揉进骨血里。

    他无惧于失去任何人,他只要有她就够了。

    聂青婉轻轻呼了一声‘疼’,殷玄蓦地张开眼,松开她,抬手揉了揉她的脸,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吻住了她。

    等这个吻抚平了殷玄难受的内心,他冷峻的眉眼缓和了一些,带起了点点笑意,指腹摩挲着她的唇,将她又往心口搂了搂,笑着说:“去华府吧,早上朕去御书房后就给晋东王妃和晋东世子写信了,他们应该早已经回府,你既想回去看一看他们,那就去看一看他们,之后你若想逛街,咱们就去逛街,不想逛街的话我们就回宫。”

    突然想到什么,他又道:“回宫前朕再带你去一个地方。”

    聂青婉问:“什么地方?”

    殷玄说:“到时候去了就知道了。”

    殷玄隔着车帘让随海打马到华府去,随海不耽搁,等浣东和浣西也坐好了,他就扬起马鞭调转了马头往武华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