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 > 第六百三十五章

第六百三十五章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最新章节!

    这么一个大大的讽刺。

    她要敲门,车门从里头打开,简穆青斯文儒雅的眉眼,“瞧我还挺准,江小姐果然回来了。”

    她心里整装,脸上爽朗,“简先生神机妙算哦?”

    “辛苦。”

    江紫琳扭头看拍在她肩上的男人手,眯了眯眼,嘴上微笑:“拿钱办事,简先生客气了。”

    “江小姐谦虚,季明在你手里那么听话,跟中了蛊一样,得好好犒劳你,请你吃饭,江小姐赏光吗?”

    “那恭敬不如从命。”她落落大方,“车停在那边,BU大方,派给我的车这么壕。”

    简穆青走在前,扭头眨眼,“不,是我大方,这车我向组织里申请的,香车配美人。”

    一路有说有笑,仿佛看不见路边那对等救护车的男女。

    江紫琳让出驾驶座,摘了发圈放松地倒在副驾驶座椅上,关上车门:“那简先生试试这车的速度,我歇歇。”

    简穆青莞尔,瞥一眼窗外,手指攥动方向盘,低笑,“遵命。”

    简章柯冰沉抿唇,看着精良改装过的玛莎拉蒂,绝尘而去。

    他起身,怀里脸色惨白的女人意识昏迷,紧紧攥住他的衬衫。

    医院的车几分钟赶到,韩素灵没有醒,她组的人这时都不在这边,没有办法,简章柯只好一同上车。

    把人送到医院,急诊抢救,个把小时他在门口抽烟,脑子里心里装的都是那女人经过他身边时,冷冷的哂笑,后来和简穆青离去,和声细语。

    他越不想的,她偏偏就要横着去做!晓儿那样警告过她的,这女人,又什么时候把他放在眼里了?

    “先生你是209床病人家属?”

    简章柯扔了烟蒂,回头,点点头,又摇摇头,“认识。”

    医生狐疑地看了眼,显然那位病人女士眼里两人关系可不是这样,一醒来就找这位先生。

    “简先生是吗?病人的哮喘从小就有,这种哮喘是有一定促发性和危险性的,你是她的朋友吗?嘱咐她平时多注意,工作别太较劲儿,气急攻心就容易引发……”

    简章柯也没听。

    到门口时,简章柯见韩素灵的组员来了两个,门开着,韩素灵在里头朝他张望。

    他抿嘴冲两个组员点点头,心里挂着事儿,眼睛也没看房间里,“既然有人看着,我还有事,先走了。”

    “章柯……”

    韩素灵脸色苍白,几番撑身,起不来,眼睛里灰蒙蒙的,轻声乞求,“你能不能留下,陪我一会儿。”

    “章柯……”

    韩素灵脸色苍白,几番撑身,起不来,眼睛里灰蒙蒙的,轻声乞求,“你能不能留下,陪我一会儿。”

    两个组员都奇异地看过来,组长对简二少的称呼和表情,难免不让人所觉奇怪。

    简章柯五官略沉,高大身躯定了几秒,转身进病房关上门,言辞颇是冷厉,“我们在执行任务中,韩组长别忘了!你混到组长级别,应该知道公私分明,这样让你的组员猜测我和你的关系,你是有心还是无意我不管,军心一乱,我问你,任务还怎么执行?!”

    韩素灵落下眼眸:“抱歉,是我一时急了没注意场合。”

    他紧皱眉头,不再看她,也不再说什么。

    病房里一时静默无声,这世间难熬。

    韩素灵抿着苍白的唇,微微抬眼,静静看他。

    七年过去,这具严肃高大的身影,更犹如铁铸一般,增添了无比的男人沉着魅力,沉峦青黛的山一样稳重,宽厚的肩膀,刚直不阿的脊梁,一切都还是她从前就仰慕的模样,他一点没变,或者说是变得更有成熟男人的张力了。

    却还是那般直钉钉的性子,不懂变通,说话难听,一口一个命令。

    知他一向一是一二是二,钉是钉铆是铆。

    最初她不明白父亲看上他什么了,她二十出头,也喜欢军人哥哥,可小女生的心思不定,难耐一成不变的严肃刚沉寡言少语。

    她当年就是觉得他太冷硬如刚,死板严肃,不如简穆青那般风雅解趣。

    可当年,她大错特错,错在轻浮,太不懂事,这些年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真男人,可靠的,稳重,值得依靠的男人,明白了,越是沉默,木讷,那人才越是真心爱你的。

    而眼前这个男人,却对她冷漠冰霜了。

    她一脸疲累,甚至连婉转都省了,望着他时是动情的,这一片刻恍惚她眼底那些算计和犹豫都没了,眼睛里水雾一片,颤声问他:“章柯,我不想再折磨自己了,我们重新来过好吗?”

    空气哀落,无人应答。

    她不甘心,瞧着他紧锁的眉宇,燃起那一丝希望,堵在他心底自己的分量,堵他们过去那段感情的分量。

    “章柯,你的脸上都是复杂,其实你放不下我对吗,不然你这么多年为什么不结婚?你死心眼,实心眼,你不原谅我的背叛,这是你心里的一个结,我知道,但我也知道,你还爱我……对吗?”

    简章柯背对她,闭眼沉思,许久转过身,黑眸冷湛分明:“未必见得。”

    “什么?”韩素灵盯着他,不明白他这四个字针对的是她哪一句的回答?还是,别的什么意思。

    但她心底打鼓,是慌乱了。

    简章柯一句不愿废话,面无表情出了病房,也没和她的组员打招呼,径直走了。

    到了楼梯口,长腿迈动的步伐才缓缓停下来,他望着窗外四点来钟的下午,梅雨时节,淡淡的雨丝从那些偏偏阴沉的乌云里沁下来,笼罩天空。

    他的心里又是怎样一番光景?

    一时空洞的也和这成林的天空差不多。

    七年的时间,他的确是死心眼,这是他性子里最大的一个缺点,认定了,就不改。

    简章柯听母亲肖云看电视剧时感叹过,说别看女人哭哭啼啼要死要活,放下一段感情,女人汪汪比男人干脆狠绝得多。

    母亲幽幽地看着他,又说,别看那些男人表面上混蛋瞎玩,不把女人放在眼里,结束一段感情他们花天酒地或是忙于事业,丝毫不见受影响。

    可是夜深人静,只怕夜深人静。

    男人在感情里的痛,偶尔一下,一下,不要命,不扼呼吸,绵长的痛,来的轻盈又久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