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 > 第五百六十九章

第五百六十九章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最新章节!

    “许先生,这是股权转让书和院长的辞职公告,我的话摆在这里,你有两天的思考时间,相信许先生这样混迹多年懂得为自己牟利的人,算得清利益得失,理得顺权势面前,服从现实的道理。许先生要是想掀起一场战争,谨怀也可以奉陪到底。”

    他话说完,果然不再多言。

    安涛气息像灭了大半,瘫在气派的老板椅里,一下子喘不上气。

    安果仔仔细细瞧着那从衬衫前襟口袋里掏出一份折叠文件的男人,薄薄的两张纸而已。

    她没想到,他居然会以泰仁院长和百分之二十的巨大股权作为下聘之礼。

    这摆明了,是在为妈妈和她讨伐。这么多年的卑躬屈辱,这么多年的委屈伤害。

    安果这一刻,被他迷住。

    不是因为他为自己和妈妈出了多大一口恶气,是为他不声不响,沉然睿智,却又那般体贴温暖的心思。

    这种男人,此生不嫁,是否后面生生世世都要后悔?

    ……

    周雪娟全程安静,没有看那人一眼。

    女人握着她苍老的手,转身要走之际,书桌后那人却猝然开口:“雪娟。”

    周雪娟脚步没停,走到了门口,见女儿女婿都看着自己。

    那人拄着拐杖走得急,拐杖一声一声盾在大理石地板上,十分的冰冷。

    “雪娟,你留下,我们聊聊。”

    安果第一个扭头,冷眉冷眼看向这个生下自己却没尽过一天父亲责任的男人,不知道他又动什么鬼心思了!

    “妈,夜深了,您身子不好要早点休息,我们回家。”

    周雪娟没说话,脚步跟着女儿出去。

    “雪娟。”安涛蹙眉,加重声音。

    温谨怀等在门外,单手插在西裤口袋,温润的视线扫了眼岳母,淡淡朝安果摇了摇头。

    安果侧头瞧妈妈,慢慢停住脚步。

    周雪娟松开女儿的手,脸上很是冷静,侧对着身后屋子里的安涛,冲女儿女婿说:“你们到楼下等我。”

    “可是妈……”

    安果又拉妈妈。

    她心底是知道的,这么多年,妈妈看着是恨透了安涛,但女人最可悲的也在此,最恨之人,往往是因为忘不掉而恨。

    妈***心看着很硬,人也冷硬。

    但那是对人的,妈妈这辈子,就栽在一个人渣手里,出不来。

    安果怕妈妈心软,怕妈妈难受,怕安涛出言伤害,这么多年被这个男人伤的实在够了。

    出头之日,一定要争住了这口气。

    “没事,果果。”周雪娟出奇的平静,眼神明朗。

    安果无法,被温谨怀牵过手,走出去。

    书房门关上。

    安果红着眼睛,想起小时候许多痛苦的事,想得要哭。

    这人拥她入怀,垂颈,双手捧住她的脸颊,说的温柔也认真,“上一辈的事情你干预不了,伯母她自己有判断,你一个人着急上火没有用。”

    这些安果都明白。

    她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心里,这时候,特别怕妈妈糊涂。

    书房里。

    周雪娟没有应邀入座,脸上也没有不耐烦。

    安涛坐了一阵,出神地望她,眼有戚戚然走过去,低声说:“现在的你多好,平和温雅,假如当年你不是那臭脾气,我也不至于在外面找。”

    “你要说什么。”周雪娟低头,站过去一些。

    这人拄着拐杖,年纪大了驼背了,身量还是高她许多,继续贴过来,“雪娟,当年那样对你,其实我是迫于王佳的压力。那时候她和卫生厅那边的关系很好,那时泰仁被查的当口,她提出要把你和果果赶出家门,我没法……”

    周雪娟一脸的疲惫,想笑,就真的笑出来:“安涛,你这人这辈子能不能有一次像个爷们?你还是二十出头为了我,不会打架硬断了两根肋骨也要保护我的那个男人吗?你不是了,多少年前你在我眼里就变得那样恶心。”

    他脸色难看,强行握住她的手,心下忍住脾气:“我去年心脏病发,我知道你还是放不下我的,雪娟,你来医院跟护/士打听过我,你当我不知道?说实话,我和王佳早过腻了,这个女人,她就想一辈子控制我,雪娟,我后悔了,还是你对我最好,我想念我们最穷的那时候,刚结婚挤在十二平米的房子里,一下班回来你就给我煮饺子,我做了手术很累,冲你发火埋怨为什么总是吃饺子,你委屈,哭着说饺子皮便宜,馅儿也便宜,又饱肚子,你还记得吗雪娟……”

    周雪娟低着头,气息平静。

    银白的鬓发挡住眼睛。

    安涛见她肩膀松动,忙伸臂拥住要安慰。

    不料手中拐杖被她一抽,人虚晃,他身子趔趄往后倒。

    周雪娟拿着那根拐杖,甩到摔落在地的男人身侧,垂着眼睛冷眼俯视,盯他许久,悲凉的仍旧是越来越陌生。

    她此刻内心真是平静了,指着错愕撑起上半身却爬不起来的这个男人,咬着牙齿微笑,落泪,“安涛,你接下来想说什么呢?把王佳母女赶出去,和我重归旧好,让我在温少爷面前说道两句,别把你手中医院的大权收走?”

    安涛抿嘴,来不及说话,周雪娟笑看他,安安静静地,闭着眼睛眨断眼泪,轻轻地嘲:“你是当我还爱你呢?”

    “安涛,我不爱你了。要说多恨也没有,对你这个人,我唯一希望死去后过奈何桥,离你远远的,生生世世不相遇。”

    地上那人,垂暮颓唐,忽然的心脏像被冰封住了一样,一声炸裂。

    从来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稳稳握住的,赶也赶不走,嫌弃也嫌弃不掉的那颗女人的心,原来早就不在他身上了。

    人说,你凭什么能伤害到我?

    因为我爱你啊,傻子。

    周雪娟抬手,擦掉眼泪,无比平静地,转身,选开门。

    门外走廊,橘灯若海,站着一对年轻男女,朝她露出关切笑容。

    周雪娟想,还是谢谢你安涛,给了我一个好女儿,这些年受我的气,却不曾抛弃我疏远我的好脾气女儿。

    ……

    三人下来客厅,径直穿过大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