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 > 第五百六十二章

第五百六十二章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最新章节!

    她挣扎不开,拉扯间宝宝大哭,安果心系孩子,没有还手的机会。

    安雪扑过来,往她手臂里扯孩子的胳膊。

    “你干什么!”安果叫起来。

    这女人却红了眼,宝宝的后衣领被她一把揪住,安果去扯,脚上却绊到安雪之前丢下的保温桶,一趔:“啊!”

    安果瞪大眼睛,大人小孩往后倒,屁股落地剧痛,胳膊也磕到。

    儿子的啼哭声震天。

    “宝宝?宝宝哪里摔倒了,天哪,宝宝……”安果惊慌大喊。

    楼上突然传来急促的开门声,门板撞到墙上,更剧烈的声响。

    紧接着是沉沉的脚步声。

    楼下人不约抬头。

    安果抱着宝宝查看,只看了一眼,男人下楼梯的侧影如风,清然中旋起一股子冷厉,藏青色睡裤水线型垂坠,腰带松垮系在紧窄腰腹,边下楼梯边还在套上衣,露出的那一角眉眼,沉到冰冷,清隽的睡眸,冷中仍是有些惺忪。

    安果松口气,屁股疼的开花,胳膊肯定破皮了,索性也不起来,哄着怀里啜泣大哭的儿子。

    安雪在旁,僵成石化,“温……温大哥。”

    那男人下来楼梯,光着一双修长白皙的脚,骨感十足。

    淡粉色的薄唇抿得霜白,没开腔说话,踢开保温桶径直走到安果母子面前,弯腰,大手接过儿子,另一手臂把住女人的纤腰。

    拧眉把人搂起,紧捞在怀,垂颈吐气凌然,问她:“怎么不叫我?”

    安果抬头,瞧他阴沉的五官,眨眼便是委屈,不愿说话。

    心里却想,怎能没有点小心思,主动叫他下来对峙安雪和被安雪‘欺负’之后被他发现,哪样能让他起火?

    这人没多看她,一双焦然的眼眸垂落,卷起她的衬衫袖查看胳膊肘的伤口。

    破皮见红了。

    他低声问:“还有哪摔倒了?”

    安果摇头,“就屁股。”

    “儿子呢?”

    她抬头时与他低垂脖颈的距离很近,安果答:“在你怀里,没哭了。”

    这人撩开小毯子,把小家伙眼角的泪珠子揩掉,小肉胳膊小肉腿轻轻拉出来看了看,小后脑勺也看了看,嘴里发出一贯逗小家伙的声音,摇了摇。

    小东西也是忘性大的,不疼了,对着爸爸泪眨眨地笑了笑。

    温谨怀这才放心,单臂搂着怀中女人,往客厅沙发走。

    那站在门口,抖成筛糠满目不可置信的人,他倒无视的干净。

    安果一句没说,都依着他,被他摁着乖乖坐下。

    这人清越的双眉拧得很紧,情绪看得出正在坏头上,把儿子给她抱着,转身去一楼芳姐的房间取了药箱过来。

    把箱子放在茶几上,他俯身拿了棉签碘酒,给她处理胳膊,“破皮要弄掉,忍着点。”

    “恩。”安果都听话,咬着嘴唇移开视线。

    这会儿瞧见男人紧窄的后腰,上衣衣摆挂在裤头,露出白皙的一块背脊。

    好死不死,两道刺目的红痕。

    安果小脸一下子热了,他刚才穿衣太快,衣摆都没撩下来。

    她默默伸手,给他扯下来了。

    安果余光瞧了眼门口,索性恶毒了:“等下你也处理下后背,有处抓破了。”

    温谨怀反应了两秒,是对他说的。

    男人侧影修长清若,垂来一眼,深沉的,什么也瞧不出来。

    安果知道他肯定闻出味儿来,一时又觉得自己对付安雪的这样子在他面前,很俗很小心眼吧。

    她低头。

    这人眉深目邃,倒没说话。

    涂了他自制的药膏,贴了纱布,安果的胳膊终于被他放开。

    这人低头忙碌,收拾药箱,也不晓得什么时候会理那门口不肯离去的女人。

    安果也觉得没意思,如果安雪是个识趣的,自取其辱到这个地步,就走吧。

    大家都不尴尬。

    ……

    温谨怀把药箱放回芳姐的房间,去卫生间洗了手。

    出来就被门口一直被无视终于受不了的女人哭着叫住,“温大哥。”

    安雪忐忑,可是更多是愤怒和不甘!

    朝那高大挺拔,沉然伫立的身影走了过去,这会儿又是柔弱,脸上遍布伤心欲绝,“温大哥,这是怎么回事,我姐姐怎么会在温大哥家里?”

    温谨怀没什么耐心。

    男人五官沉然若静,不说话时安静又斯文,可当他透出一股子不能近身的气场时。

    还是有些可怕的。

    他去茶几那边拿了烟,走到距离安果很远的门口位置。

    身后安雪跟过来。

    他垂颈点烟,一身睡衣睡裤沐在透进屋檐的晨光里,有金色的阳光落了肩头和侧脸,那部分的轮廓就像漫画一样。

    成熟中很是内敛的,安静美感。

    望着这人,安雪就总忘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她又哭啼,委屈万分:“温大哥,你别不说话,我不是质问,可是我和你的婚事都定下来了,你怎么能留宿我姐姐呢,还有,你的儿子将来会是我的儿子,现在你让姐姐抱着小少爷,这不合适……”

    男人修长的手指夹着烟,离开薄唇,视线沉然如水地扫来:“要说的有几点。第一,我和你有哪门子婚事?第二,你的姐姐,安果,她是我孩子的亲生妈妈。第三,你刚才推倒在地的,是即将成为我妻子,这个房子,整个温家的女主人。她怀里的,你也知道是小少爷,安雪,凭你安家,这孩子你摔不起。”

    安雪张着嘴,没法说话,脸孔煞白,只抓住了一点:“温大哥你开什么玩笑?小少爷怎么会是我姐姐生的!安果去年出国今年才回来的,她陪顾霆去做手术,温大哥,我姐姐深爱顾霆的你不知道吗?你被她骗了!再说,安果和你生下孩子,这事我怎么不知道!我怎么不知道!”

    这人情绪看着已经不好,抽口烟:“安二小姐,质问就有些失礼了。安果是我孩子的亲生妈,这事需要及时通知你?”

    安雪没有形象地哭,眼底瞥了沙发那边一眼,一片阴狠:“可她凭什么!温谨怀,去年我没死皮赖脸纠缠你,是你有那意思要和我们家联姻的!”

    他盯着烟柱,吐出烟雾,眉眼清净时让周围一切也嘈杂不起来。

    挑眉,认真又实在地问面前女人:“我是有联姻的意思,安小姐,安家有两位小姐,可我中意的不是你。”

    声音极轻,又安静道:“sorry,让你误会。”

    安果听得明白,道歉的成份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