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 > 第五百四十八章

第五百四十八章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最新章节!

    门口传来笑声:“安小姐,别给小少爷喂,刚吃了冲奶把了屎尿的。”

    安果扭头,一嘴的笑意:“芳姐您送孩子过来的吗?谢……”

    “可不是哦,少爷抱过来的。”

    安果倒是一愣,嘴角笑意打住在最明媚时,心下嗡嗡,跳得快。

    他?

    她眼睫辗转,咬住下唇,不说话。

    芳姐瞧她那样,笑转话题,“少爷起得比我早,给小少爷冲了奶,洗了温水澡,小家伙舒服了就不闹了,不然从三点就开始哭的,白天睡得多,晚上尽折腾,不过在他老爸手里,倒是很乖,主要少爷太会伺候这小魔王了。”

    安果倒没怀疑那人照顾孩子的能力和技巧。

    只不过昨晚还那样生气,清晨去大方地把儿子抱过来她身边?

    这又是几个意思了?

    昨晚给了她一晚上的巴掌,清晨这颗糖,安果吃得别别扭扭,不情愿,却叫他的行为给弄舒坦了些。

    和儿子在床上腻歪了一会儿。

    安果起身。

    芳姐指了指走道尽头:“有全新的洗漱用品的,安小姐。”

    “谢谢您了,芳姐。”

    洗漱完出来,芳姐说抱孩子去把尿。

    安果说不用,她当妈***来做这些就好。

    “行,安小姐,那我下楼准备早餐,你一般吃西式还是中式?”

    “我都可以的,芳姐别麻烦,简单就行。”

    芳姐笑:“厨房有少爷亲自栽种苏叶,茴香,少爷偏爱药膳粥,味清淡。安小姐要是吃得惯茴香,那我弄点茴香瘦肉粥。”

    安果点头,心绪却叫芳姐话中的那人牵走。

    她倒见过别墅庭前一整排的盆栽。

    都是他亲手栽种培植?

    难怪这院子有一股不同于小区别的别墅的味道,原是药植香气。

    给小家伙把尿,偏是把不出。

    赖在安果的怀里,小肉手指往她胸口玩。

    安果低头,噘嘴嗔他:“没得吃啊,傻愣愣的别看妈妈了,看也没用,早上喝了奶,十点钟再说。”

    小笨蛋也不知听不听得懂,手指头一丁点,看着可爱要命,想扯妈***长头发,却没力气扯住,不泄气,一个劲儿地抓。

    安果抱他下楼。

    别墅客厅不大,装饰风格也似那人性格,极是简约,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这是装潢过的,因为实在有点朴素,清一色的白。

    厨房传来声响,一点清淡的茴香香气。

    安果走过客厅,不见那人,可能在楼上书房干什么吧。

    管他。

    她发现有一道侧门,应该是通向别墅的院子的,安果拿了沙发上的毯子裹紧儿子,从侧门走出去。

    深秋清晨,空气中有霜露和植物的味道。

    她站在门口,迎着升出的冬日微微眯眼,深嗅空气一时心境开阔,冲怀里裹着的小家伙低语:“太阳是圆的,金黄色的,因为有太阳,世界万物才得以生长,宝宝你也是一样,不过你现在不能出来,等太阳再大一点,妈妈抱你在二楼晒晒。”

    自言自语一阵,低头发现木走廊外面的下面草地,就是那一盆盆摆放整齐的绿植。

    视线再往右边,是一个小型的玻璃绿植屋,四面玻璃可看清内部景象。

    里面是更多的,需要温室的一些植株,还有花卉。

    安果瞧了几眼,心想这么大的数量难道都是那人栽种亲自打理?

    玻璃房里,半人高植株后却安然一道修长的侧影闯入她视野。

    男人手里一把剪刀,一手一本书,微微弯下高大身躯,带着无框眼镜,眉宇微蹙正给植株剪枝。

    一身纯白的扣式居家服,麻料垂身,衬得那身形的比例完美又清瘦,乍看似仙。

    侧对着她,阳光摄入,垂他半边脸,那样子安安静静却又真如‘温润似玉’这四个字,雅达沉然,颇有耐心,一边修剪一边仔细凝神地考究书籍。

    若这全城名媛淑女知道,他温谨怀,待植物都比对她们有兴趣,作何感想?

    安果觉得这人真有趣。

    难怪不用娶妻生子,他还真不是个凡人,三十四岁血气方刚正值壮年,不去声/色/犬马花天酒地,养一屋子植物?

    哪一点像食这人间的烟火?

    安果想到,那种退休的老年人,大清早起来就对着盆栽修修剪剪,那是实在无事可干。

    他倒不是。

    他是如此迷人了,这个戴着眼镜,穿白衣,身高腿长的斯文样子。

    真真,像那玄幻小说里冰沉玉洁的上仙之人。

    安果看得一时管不住自己的眼。

    心说怎么了,心脏跳的就有点失控。

    真没什么好看的,她也就他修剪了多久,她看了多久(⊙o⊙)……

    ……

    芳姐在厨房那边大嗓门喊吃饭。

    安果抱着娃匆匆从侧门跑回客厅。

    把小家伙放下看了看,没拉,半睡半醒的样子。

    芳姐说不碍事,回自己房间推两个摇篮床出来,安果没想到小小的别墅怎么哪儿都有小家伙的床?

    芳姐笑:“都是少爷买的,楼上楼下都有小少爷的婴儿躺床,照顾方便。”

    安果心下微微异样。

    尤其见过他刚才在花房里那温柔的模样。

    温柔,又多金,且还面面俱到的这种男人,怎么就是他温谨怀呢。

    她嗔恼,生出奇怪的心思,想要是和这人以正常方式遇见,相识的话……

    侧门传来动静。

    安果和芳姐的视线都从摇篮床里抬起。

    侧门打开带来一阵清晨的风,吹得那人柔软的短发黑色海浪一般,趴伏在干净清润的额头眉角。

    白色上衣的袖子还是卷起,修长手指里那把大剪刀被他弯身放下,拂干净衣袖。

    见儿子在客厅里,立刻关上了侧门。

    他走来,安果立即移开视线。

    在婴儿床前,长腿停了片刻,似瞥了眼小家伙,侧过安果,走向卫生间,“芳姐,给我拿衣服。”

    芳姐哎了一声,上楼。

    几秒,安果扭头,瞧他遗然清立的背影,鼻息都还是他身上沾染的植物香气和露珠的清冽味道。

    小家伙咕哝了一声。

    她低头,幽幽的心口不太安静,低声冲儿子道:“我猜你爸吃苏叶茯苓薏米茴香这些长大的,性格都是一股子清高的药味,哼。”

    浴室哗哗的水声。

    安果眼睫低垂,推着宝贝儿子走到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