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 > 第五百四十七章

第五百四十七章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最新章节!

    她没有见过这种人。

    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把黄雀在后玩得不动声色,一愣一愣的、贱、男、人!!!

    之前玩她,现在发现了真相,又来一招录音!

    她气的……身体四肢百骸,要炸,要炸!!!

    “……”

    “温……”

    这人出了卧室,长腿慢条斯理走在走廊。

    安果憋着一肚子的气,追他:“温谨怀。”

    不理。

    “温医生。”

    不理。

    “温谨怀你把录音给我!你怎么能这样?”安果毫无办法,直跺脚气道:“我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起了私心,为了阻止你和安雪结婚把宝宝送到婚礼山庄让你看了一眼,我错了,从始至终就不该让你知道宝宝的存在!你这种人!”

    “我这种人?”他翩然回头,侧影修长凛冽,眯起眼睛笑着说话:“三十四年,我没有给任何一个女人机会碰我,我知道很多女人都想和我有点什么,我嫌弃,反感。安果,做错了事就要承受代价,承担后果。你偷了我的种生下我的孩子,一再隐瞒,你问过我的意见没有?现在孩子,你以为你拿的回去吗?我很生气。”

    安果被他的眼神威慑吓住。

    他打开次卧,眉目寡冷:“进去睡觉,对你的处置明天说。”

    客房的门口,僵立对峙。

    安果还想为自己辩驳,争取一下。

    可是眼下的情况她到底没有硬碰硬。

    这人沉在光线下的一双眼底,压着明显的波纹,幽冷锐深,如他方才说他很生气时那样,即便是斯文平淡的语气。

    安果也知道自己恐怕真惹着他了。

    任何人都有脾气。

    何况,他只不过看着比别的男人温柔那么一点。

    温柔的男人有脾气起来,大概就是今晚这样。

    她心里不服,什么叫做对她的处置?

    事情已成此,千错万错也是过去了,怎么说不也为他可能绝后的温家留下了香火?

    现在只不过被他用卑鄙手段取得了证据,直接让自己处在了极度被动被打的局面。

    安果脑子里悄悄骂自己,也是蠢!

    他的城府,之前也不是没有领略,今晚她太着急不设防了。

    安果管住自己这张在他面前总能冲动的嘴,粉唇紧抿,眉目深锁,思量来去。

    夜深宿在他这里不像样,可是回家又怕一个变数。

    宝宝就在一楼。

    她微微抬头:“我能和儿子一块睡吗?”

    面前男人气息浓重,干净的一股子清寒冷漠。

    安果不再作声,低头转身进去。

    这人从外面把门关上,没有上锁。

    安果杵在门板前,听他沉沉离去的脚步声,心脑都是一个乱字,叹了一声。

    过片刻佣人敲门。

    安果开门,芳姐手里拿着一套棉质的碎花睡衣套装,仍旧是和蔼微笑:“才从少爷嘴里知道,小姐你姓许。”

    “谢谢。”安果无心神,强笑一笑,接过睡衣。

    芳姐端详着她,压了压声音又道:“姑娘你别愁,我们家少爷是正人君子,你睡这里放一个百个心。另外呀,既然你是小少爷的亲娘,虽然芳姐不知道你和少爷之间发生了什么,少爷一般是没有脾气的,性格冷,但是温润,稳。这睡衣就是少爷让我给你拿的呢,我没穿的,小姐你将就,少爷怕你认床睡不好,他待女性,从我们夫人到任何一个女性,都很温柔绅士。安小姐你不要着急,试着沟通,我们少爷也很好说话。”

    安果知道芳姐是一片好意。

    她心道,那人就是长得一副能骗人的温润样子罢了,嘴上苦笑:“谢谢您,我了解了。”

    芳姐离去。

    安果握着门把手,发了许久的呆,这脑袋里也没见理清了什么。

    苦恼又烦闷,心里记挂着谁在楼下的小家伙,却也不敢再擅自溜下去,万一再惹他,夜里被赶走也是有可能的。

    离儿子近一点,总也是好的。

    洗了澡,躺进床里,一股子没有被人睡过的清新味道,蚕丝被刚进去很冷。

    安果哆嗦着,紧闭着眼睛,无一丝一毫的睡意。

    心想那人是睡楼下和儿子一起么?还是就在隔壁的主卧?

    她脑海里闪过许多事,纷繁复杂,不曾想过会有今天,奇奇怪怪的,睡到他家里来了。

    心里知道今后恐怕要惨。

    也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什么意思?

    有话一次性说清楚不行?

    非要到明天。

    给她七八个小时的煎熬。

    安果却不知,隔壁房间里,床上一道修长的身形,那人已沉然入眠。

    是真的去了一趟深圳,一台手术将近十个小时,派了人跟着她所以准确知道她的行踪。

    温谨怀紧急赶回。

    人会疲累。

    何况他没有墨城和简章柯那样的体格,他偏文弱。

    男人的手里,握着一支录音笔。

    睡前是听了一遍的。

    之前用安神香把她迷晕,从地毯上把人抬到床上,温谨怀做了一件事。

    取了她几根头发。

    后把儿子抱过来,只算着等她醒来,傻眼。

    听着录音,男人的手臂横在左边胸口,沉沉起伏,心跳健稳略快。

    一时锁眉,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

    他虽早在白萱萱来家里那晚上猜到安果是自己孩子母亲的这一可能性。

    听她亲口证实,情绪还是有落差。

    有些复杂吧,七分的愤怒,三分的淡淡喜悦和心口着地的感觉。

    总好过,孩子的母亲是其他他不认识的女人。

    安果,安果。

    她倒贼胆子真大,二十七岁的小丫头片子,也沉得住气,算计到他头上来了。

    ……

    翌日清晨。

    六点还差几分,安果竟然睡着。

    一晚上心里压着事,到了拂晓,精神却扛不住,眼睛一闭沉沉睡去。

    身边有点点动静把她吵醒的。

    闻得轻绒的奶香,安果脑海一闪,立刻睁眼,卧室不太亮,窗帘拉开一边,刺得她眯起眼睛。

    撑着身子侧过来,果然身旁的被窝里,小四方形的毛毯上躺着她的小宝贝。

    大黑眼睛清清亮亮,眨呀眨呀的,咕哝着小嘴发出声响,不晓得几时醒的。

    “早上好,调皮蛋。”

    安果低头,扑着就亲过去,不愿放嘴,“木马~儿子,宝贝,宝贝哟。什么时候来的妈妈身边,再亲一下我的小心肝……”

    当母亲的心情忽然变美丽。

    小家伙穿的整齐干净,白色小花点的婴儿装,带着小月帽子,安果抬手抹了抹他眼角的一点小眼屎,跪在床上亲昵的把小脚丫往自己怀里窝:“真乖,也不哭,我的乖宝贝呢……儿子,要吃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