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 > 第二百七十三章

第二百七十三章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最新章节!

    顾爽爽开着车进小区的时候,迎面正出来一辆黑色的普通轿车。

    一晃而过,彼此谁都没注意到谁。

    先上楼,洗了个澡提了提精神,没有心思睡觉,顾爽爽下楼去敲王***家门,想知道昨天谨怀哥来这接孩子们的情况,看能不能可能打听到什么。

    王奶奶家却没有人。

    ……

    九点的半山别墅,因为高度,仍旧笼罩在秋末清晨的薄雾里。

    别墅二层的超大卧室里,温馨的小碎花超大的床上,受伤的男人宽阔厚实的怀里,蜷卧着小小两个包子。

    爸爸和他的一对龙凤胎,呼吸相闻,睡得脸上都带出了浅浅笑容。

    左侧动了动,雪糕醒来,大眼睛惺忪茫然,爬起小脑袋四处看。

    发现,自己枕着死活爹的胳膊,趴在他胸膛上,居然睡得流下了不可原谅的口水!

    雪糕愣了半天,漆黑大眼睛里倒不是多意外,相反的,心里还有小小的甜蜜,这甜蜜让他小嘴儿翘了翘,不过很快他就有一系列问题,这是哪里?几点了?妈咪呢?

    沈墨城醒来是因为有一只小短腿踹到了他腰侧的伤口。

    痛啊!

    蓦地睁开眼眸,眼底的阴翳却被猝不及防的光华取代。

    女儿醒了,穿着小肚兜小裤衩子,粉肉嘟嘟的,在他怀里,他手臂上,他胸膛上爬,小短腿一脚一脚毫不客气踩在他一个一个伤口上,一只小袜子掉了,另一只……也快掉了……

    沈墨城侧了下脸,五官正好埋进了那只掉在枕头上的小袜子上。

    头回闻见袜子,是香香的,***香味。

    小袜子被一只小手拿走了,沈墨城抬头,对视上女儿呆蒙蒙的葡萄大眼睛。

    小雪糕就这么看着这个好看的男人,看着看着,小嘴儿一扁,哇一声哭起来:“这不是我家,我的妈咪呢,葛葛,妈咪呢?我要妈咪……”

    “怎么了宝贝?”男人大手轻轻地握着小包子的胳膊,可是怕握坏了,不知所措地撑着身躯起来,一转头瞧见儿子踮脚正在够床头柜上的座机。

    一不小心,座机砸在了地毯上。

    一时间,温馨平和的卧室乱成一团,哭的哭,捣蛋的捣蛋,剩下一个焦头烂额的男人。

    “小雪糕?”

    “呜呜……”

    “宝贝,怎么了,为什么哭?”

    “妈咪……”

    “不要哭了可以吗?”

    “呜呜呜……”

    “宝贝,先停一停……”

    “呜呜呜呜……”

    柔软的床随着小包子的哭声起起伏伏。

    男人的大手,笨拙得不像话,给女儿擦眼泪,重了,给女儿整理一下挂歪了的小肚兜,更歪了,摸摸女儿水嫩嫩的小短腿,不料刚抬起这只不及他一根手指围度的小腿儿,pia的一下,女儿没站稳,摔跤了……

    “你、你刚才是推了我吗?”小屁股盾在床上,哭得小胸腔一鼓一鼓的小人儿,睁开水哗哗的受伤大眼睛,小指头指向爸爸。

    爸爸举起双手:“sorry,我没有,我摸摸宝贝的腿……”

    “那你、刚才就是摸我了?”

    沈墨城:“……”

    “呜哇!……妈咪说女孩子不可以随便被人摸摸,不可以!呜呜……”

    沈墨城此刻……

    好想死一死……

    皱眉把女儿抱到床中央,男人下床,白色针织衫腰侧隐约渗出血迹,他完全察觉不到身体的痛,因为头疼得要爆炸了……

    扭头一瞧,儿子也不过来哄MM,冷不唧唧地瞥老爸一眼。

    老神在在地抱起座机电话,研究这个从没见过的古董座机式电话究竟该怎么打,要打个电话给妈咪的。

    妈咪说过,醒来看不见她,就给她打电话。

    好不容易号码拨出去了,那头电话嘟嘟嘟的声音也响了,可是妈咪不接电话!

    雪糕皱起小眉头,依稀听见房间内有熟悉的手机铃声?

    循着熟悉的铃声,小雪糕在小置物架上面找到了一个熟悉的包包,妈咪的!

    果不其然,手机在里面。

    雪糕抱着妈咪的手机,漆黑有神的大眼睛转了转,冷飕飕地转过身看着床边一臂拄腰一手在挠头的高大男人。

    沈墨城无比后悔啊。

    别墅没有请佣人,谨怀辛辛苦苦帮他把孩子送到这里,他就绝情地赶走了谨怀这个灯泡!

    心眼小,怕温谨怀温柔值高更得两个宝贝喜欢。

    现在好了,完全对付不了这两个小混蛋。

    哭的哭,拆座机电话的拆座机电话,拆完了又去拆漂亮的落地窗帘,拆地毯……

    好多好多分钟过后——

    “别哭了。”

    “哄不好了是不是?!”语气,加重。

    床上小小的一团,肚兜歪了一团,抽哒哒地停了一下,堵在眼睛上的两个湿漉漉的小拳头松了松,朝这面向凶恶的男人瞅了一眼。

    “妈咪……妈咪可以哄好的。”小嘴儿撅撅,那么可怜兮兮又认真无比地回答爸爸。

    “……”

    沈墨城想起什么狂奔下楼,从冰箱里拿了棒棒糖,又狂奔上楼。

    哭声小了点,估计也累了。

    拆了棒棒糖的包装,把棒棒糖递过去:“吃这个吗?叔叔有这个!”

    沾着泪水的小手接过了,伸出小舌头舔了一口,眼泪串串还在掉,又舔一口,口水啪嗒嗒地讲话:“蜀黍你为什么不早点拿出这个呀?”

    沈墨城那张脸,总之,挺好看的……

    有了东西堵住嘴儿的小二货没空哭鼻子了,爸爸用他有着薄茧的温暖大手把女儿抱到床边,五指包着女儿的小屁股,让她坐好了。

    又去床那头捡起一南一北的两只小袜子。

    沈墨城皱眉望着女儿的小脚丫,比了一下,不及他二分之一个巴掌大,小海绵一样粉粉白白的,五个小脚趾头更是袖珍得不行。

    他这辈子只摸过太太一个女人的脚。

    太太的脚也很小,春天的时候脚底肤色最美,白皙中透着粉,好像从来不曾走过路,没有一点茧。

    女儿的脚,随了妈。

    小小的腿,没有骨头似的,沈墨城下手得格外着轻,袜子总算穿了一只。

    穿另一只的时候,小家伙不配合了,蹬着小短腿吃着棒棒糖自己一个人撒欢。

    “宝贝,还有一只袜子。”

    “我自己可以穿,吃完糖糖就穿。”小雪糕开心了,大眼睛还有点红呢,不过舔着棒棒糖对爸爸露出了笑容。

    沈墨城也笑,傻笑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