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 > 第二百五十七章

第二百五十七章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最新章节!

    今天的行程是先领着十位老总去科技园实地考察,午餐后稍作休息,便有车接这些老总们去城南的科技园。

    顾爽爽这些接待员,上午十点统一抵达盛世酒店,不管老总们醒没醒来,接待员都得耐性等候着。

    上午十一点。

    老总们陆续来到盛世酒店的豪华自助餐厅,有两位带着妻子,李总和张总。

    顾爽爽接待着李总和李夫人。

    李夫人体态丰腴,但并没有暴发户的趾高气扬,她观察着顾爽爽布菜添碗,一开始看到顾爽爽的长相和身段眼神很利,但交谈中顾爽爽不动声色说,她早嫁人了,孩子都有两个了。

    李夫人捅了捅丈夫的手臂,“小顾是年轻妈妈呢,挺辛苦的,咱们别给人小姑娘添麻烦,多照顾着点。”

    肥肚的李总偏爱单身妩媚女孩,对生了孩子的有什么兴趣?他敷衍地朝妻子点点头。

    李夫人嘴角的笑容,算是真正露出了一丝。

    顾爽爽察言观色,想起昨天接待李总的女接待员,长得很妖娆,看来产生不愉快是真的了。

    她此刻掂量,李夫人嘴角的笑容,和李总徘徊在别处的目光,知道自己安全也过关了,松了口气:“李总,李夫人,二位慢用。”

    顾爽爽转身去拿搁置在长桌一角的毛巾,擦擦手心里的汗。

    斜前方就是餐厅入口,顾爽爽的余光瞥见那里许多人,当中被簇拥的一道,修长挺拔的黑色身影。

    气场优雅冷酷,身形高大完美。

    他今天穿很正式的西装,打了领带,一丝不苟。

    顾爽爽继续往前走,拿毛巾,擦了手心的汗,她本要往回走,脑海却闪过王经理说的那些话。

    鬼使神差地没管住自己的脚。

    她拿了一个碟盘,辗转在长形餐桌周围,不时往碟子里放一个自己都不知道的什么餐点。

    不一会儿,门口的一行人往这边过来了,五官成熟俊美的男人,他仍旧卓然而立在人群中央,不管旁人离他多近,总自动有一股无法逾越的距离感。

    沈墨城面目清冷,漫不经心在听一位老板说着什么,偶尔淡淡颔首。

    妖娆的女接待员为他挑选餐点,时不时嗲着问他:“沈老板,这个您喜欢吗?沈老板,那个……”

    他突然侧身,一脸严肃正经地挑了下眉,嗓音极度低沉地看着女接待员,说了句:“足够软的,我都喜欢。”

    女接待员一愣,脸上飞起两朵红云。

    女接待员一愣,脸上飞起两朵红云。

    簇拥的老板们眼神都或多或少,暧.昧起来。

    他却淡漠,一双修长笔直的腿,像是漫步,视线慵懒地扫过色泽可人的各式早点。

    顾爽爽端着餐盘,手指僵硬麻木她不觉,隔着很多人,看着他那张脸。

    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发疯了吗?有病了吗?可就是想看清楚他脸上有没有疲惫。

    她认得那种疲惫,从前每次夜里和他完事后,第二天早晨他会有疲倦的样子,不浓,仔细点能看出来。

    突然地,他往这边瞥过来一眼,像是随意地扫视,速度很快,没看见她似的。

    顾爽爽一下便从他眼里看到了淡淡的几根血丝。

    她放下碟子,转身就走。

    却冷不防听见他淡淡磁性的声音,在吩咐女接待员:“选几样女孩爱吃的甜糕点,送去总统套房,该醒了。”

    顾爽爽加快速度往自己桌子走,脚心被高跟鞋的硬底戳的生疼。

    ……

    午餐过后,十二辆商务车在这老总们逐一往城南出发。

    顾爽爽走出酒店,王经理从旁边过来:“小顾,盛世沈老板同意了接待员的对调申请。”

    “哦。”

    王经理瞧着她面无表情的样子,推了她一下:“现在后悔可没用了,喏——”

    顾爽爽顺着王经理的目光看过去,那个对调的小玲接待员走在那人身侧,雨中为他撑伞,自助餐厅里小玲接待员穿的还是正规职业装,此刻换装神速一袭修身连衣裙,胸前鼓鼓,走动间离他极近,这个角度,不难看到女人的胸擦着男人矜贵的黑色衬衫袖臂。

    一个恨不得往上贴,一个也不拒绝。

    “关小玲拽什么呀,人沈老板总统套房有位正的呢……”

    王经理还在说什么,顾爽爽听不见,冲进雨里,上了李总的车。

    脑海里浮现出他昨天赶走她出门说的那句:当我真稀罕你?以为一个男人四年能不碰女人?

    呵。

    昨天不欢而散,扫兴了吧,对她这幅身体没兴趣了,今天就露出本来面目。

    忍不住么,深夜叫女人上总统套房解决需求?正牌女友晚上伺候,白天莺莺燕燕围绕不停?

    他那副该死的皮相该死的身家倒有这个本事!

    顾爽爽在车里,胸腔里憋出一股子烈火,这火烧得她极度不好过!

    她重重闭上发疼的眼睛,越发为自己心底那份刻进骨头的感情感到愚蠢不堪!

    ……

    下午三点半,在科技园研发中心新产品展场的会议完毕。

    老总们相继离开,顾爽爽一等留下来帮助技术部的同事们收拾展场。

    二楼观景台伫立一道还未离开的高大身影,手指间一根香烟,面目清冷眺望环形窗外雨后初晴的鱼白天空。

    男秘书走过来,“沈总,您的电话。”

    沈墨城垂下眼眸,捻灭了眼,皱眉接过手机,扫了眼来电,“周律师——”

    “周你妹!”温谨怀一向温润的嗓音暴跳如雷。

    沈墨城二话不说要掐断通话。

    “你敢掐断我今晚就去爽儿家,我当媒人,我要把她撮合给GE总裁,我看着人挺登对……”

    “温谨怀。”

    冷气嗖嗖,寒彻入骨。

    “如果杀人不犯法我真想一刀捅了你个麻烦老东西!你让周律师在起草什么鬼东西?”

    “别管。”

    温谨怀心累:“你和爽儿又怎么了?我一天不盯着就像股票一样,上厕所前涨停,出来后给我跌停……”

    男人单手插进西裤口袋,转身,视线盯着楼下展场忙碌的小身影,语气四平八稳:“一切从一场没上成的床说起,要听么?”

    温谨怀:“……”

    旁边站着的男秘书:“……”

    “……总之墨城,欲.求不满也不是这样的,你真把这份东西给爽儿,你俩就完蛋了你知不知道?!”

    “你在把她往外推,她本来就恨你防着你……”

    男人在裤袋里的手又抽出,长指慢条斯理捏上峻挺的鼻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