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第一百六十四章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最新章节!

    垂下眼睛,撒丫跑了!

    缩回小病房里,一个下午粉了一张小脸,没往外露面。

    倒是听来往经过的护.士们小声调侃议论,对于住进来的长相英俊财力雄厚住高级套间病房的病人,护士们八卦不停。

    “我刚才进去,沈先生自己把午餐都吃了。”

    顾爽爽撇撇嘴,果然挨一顿打就听话了!

    “那你看见他脸上两个五指印了吗?谁打的?”

    顾爽爽:“……”

    晚饭顾爽爽没去他的病房,下午那一出她在气头上,做了什么好半天才缓过劲儿,哪还敢见他?

    想围着医院外面转两圈,看看有没有手机买,她想联系小霜,不方便直接联系陆皓轩,问问小霜陆皓轩回去没有,毕竟是帮她忙,被四哥打了受伤了吗?

    在四哥的陪同下,顾爽爽这一路不好明目张胆地找卖手机的地儿。

    最后是四哥看穿,拿出自己的手机:“借给你。”

    顾爽爽尴尬,走到一边打给了小霜,报了平安自己的事没有多说,听着小霜哭着问什么时候回去?

    她不说话,回去A市么?

    静下心来的时候会想这个问题,是要回去的吧,学业,和他在法律上的夫妻关系,意气用事只是短暂一段时间,终归要回到现实。

    和他闹了一场,两败俱伤,他差点送命,顾爽爽认清内心,这场感情已有的裂缝她试着慢慢接受抚平。

    没有什么比看着爱的人活着更重要。

    小霜说陆皓轩回去了,身体无异,和顾子艺闹得不可开交。

    还说:“爽儿,顾海好像在外面有个儿子,还小呢,被蒋蓉揪出来了,一场大闹,顾海的公司搞出了状况,蒋蓉一派暗中支持陆皓轩,现在陆皓轩成了中流砥柱了,你那个爹啊……”

    顾爽爽没细听,这些个人,都不关她的事。

    和四哥在外面用了晚餐,打包外卖给谨怀哥和萧小姐,回到医院。

    这二人出来吃饭,温谨怀看见顾爽爽就问:“墨城晚餐的时候老说要吃什么糖?爽儿,午餐你喂的吧?你给他什么糖了?”

    顾爽爽喝着水一口呛住!

    捂着粉了的小脸站到一边,目不斜视。

    温谨怀不明白个中蹊跷,问了一句也就没说什么,转而和老四说起沈墨城的病情。

    顾爽爽拧着心仔细听着。

    很好的消息。

    男人强健的身躯底子到底好,今天早晨撤掉的引流管,腹腔积液排除的挺干净。

    手术大夫说两天后手术切口拆了线,腹部B超检查,血常规这些无大碍,就能考虑出院。

    顾爽爽心里头高兴着。

    温谨怀吃过晚饭,领着小丫头去之前给她做治疗的科室,安排了一系列的检查。

    一张张的检查单,顾爽爽看不懂,但是知道有一项是CT。

    绕着医技楼来回地跑,做完了所有检查。

    温谨怀递过来一瓶水,顾爽爽疑惑的目光里,他回答:“墨城交代的,要确定你的身体是不是彻彻底底好了。”

    顾爽爽大眼睛流转着,温吞吞地没说话。

    他自己病着,倒记挂上她了。

    夜里将近十一点。

    医生最后一次查房出来,顾爽爽守在病房门口,问护.士姐姐人睡了没有?

    得到他吃药后昏睡的答案,顾爽爽才轻轻推开门进去。

    病房宽敞整洁,病床靠着窗户,两层窗帘全部拉上,一室的黑暗又并不完全是黑暗,窗帘缝隙会透出城市远处近处影出来点点霓虹。

    顾爽爽呼吸放轻,仍旧嗅得到浓厚一层消毒水味道里他的气息。

    很刚毅,清冷,独属于他的味道。

    搬了椅子到病床边,却没坐下,昏暗的一点点光线里,辨认出如山峦棱角的他的轮廓,夜里看,很是浩瀚逼人。

    眉心皱着,眉骨很高,鼻梁挺得像山峰,薄唇抿着,迷人的样子。

    顾爽爽定定地瞧,不知怎么就想起谨怀哥说他要吃糖。

    脸颊红了一半,剩下一半的绯红里,她逐渐俯身低首,一脑子血气有些翻滚,嫣然热热地把自己的唇送上去。

    四片唇相贴,都有些干燥,她屏住呼吸,矜持的一动不动,感受他的唇纹,嘴角有笑意,已是满足。

    “来送糖了?”——黑暗中极为低沉的男性嗓音。

    顾爽爽大脑一轰,脸爆红地要起来。

    后脑勺被他温热的手心一把掌住,他吻上来。

    “唔……”

    顾爽爽挣了两下,见他仰头的费力姿势,担心他难受,便给了他,身子往他胸膛小心翼翼的贴。

    沈墨城满足,舌头在她粉香四溢的唇上舔了一圈,以温柔的力度撬开她的小嘴儿,入进口腔……

    男人的另一条手臂,轻搂上顾爽爽的小腰,逐渐热烫的掌心贴着薄薄的衣服,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游移,下滑到女人的臀上,柔摸的力度增了些。

    她身体上一阵柔软馨香,这软在他手心,香在他鼻息,不禁贪婪起来。

    身体起来反应沈墨城发出浓重的鼻音,呼吸加重带喘,用力吮着她的小舌,唾液交换的声音在静谧的空间里甚是靡靡。

    顾爽爽脸红了,小手下他胸膛搏动的频率快的让她担心:“没事吧……”

    男人皱眉喘了一口,汗湿的大手攥住她的小手,顾爽爽的小舌从他嘴里出来,但下唇又被他吮住。

    没完没了,好久,沈墨城放了人,意犹未尽呼吸不稳地在她搀扶下躺平,他的手背搁在眼睛上,有点痛苦的样子。

    这样两厢情愿的热吻,叫他不能自拔。

    吻后两人都没说话,顾爽爽手背上全是他掌心里的汗,明白他病中一个吻都很费体力。

    顾爽爽在椅子上坐下来,心跳如雷,脸颊潮热地平复呼吸。

    一个浓郁的吻后,全身血液升温,顾爽爽清晰感受着头皮发麻的感觉。

    夜色已深,顾爽爽瞧他闭眼皱眉在休息,她把他的手放回被子里。

    还没起身却被他拉住:“很晚了,留下来?”

    语气是疑问,但表达的是不容置喙。

    顾爽爽有些无奈,“你受伤呢,床这么窄,叔叔别任性。”

    他却皱眉,表情有些严肃:“谨怀老四都不在,没人送你回病房。”

    “我的病房就在楼下,我自己回去就行的。”

    “听话,在这里睡。”

    沈墨城说完,大手攥了她的细腕子,把她攥到身边,他另一手去开了床边的夜灯。

    夜灯光线下,男人瘦削的轮廓,紧锁眉头,他有他的顾虑,谨怀老四奔波数天,今晚去洗浴中心洗个澡好好休息一晚。

    她的病房这两天都是老四守在外面,今晚不在,他不放心她回去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