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第一百五十四章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最新章节!

    因为他的睫毛那般疲惫地刷过了她的耳廓,再没抬起。

    他的声音那样嘶哑,嘶哑到令她不敢听,听一下心脏都要痛得碎裂。

    他说:“十七天九小时三十六分钟,你这样折磨我,这样地折磨我……”

    顾爽爽一窒,心脏像是被这把声音猛地撕扯了一下,颤抖着,在他怀里抖如筛糠,终究,终究是磕在他肩头闭上了眼睛,呼出气的那一刻,眼泪也掉下来。

    汹涌成一串一串,成河,坠在他的白色衬衫上。

    被迫与他十指交叉的拥抱里,彼此用尽力气,心跳像是两面鼓相互撞击,没有做愛,却比做愛更让人颤抖不能。

    顾爽爽快要沉沦在这蚀骨疯狂的想念里,快要被他爸爸一样的宽厚的怀抱抱得重新沾染上他的毒,快要无法自拔,身体和灵魂都被他的气息牢牢囚住。

    他流露真心,只需要那么一点点,她就全数崩溃。

    可她……不能啊。

    爱情让人疯狂疯魔,让人不知道吃一堑长一智,只要那个人出现,所有围筑的坚固老死不相往来,他轻轻松松给你坍塌。

    闭上眼睛热泪滚滚的这几分钟里,顾爽爽贪恋地呼吸这个男人身上特别好闻令她着迷的一切味道,真切拥有着他。

    对自己说,继续爱吧,好爱好爱他,他找来了,把你找见了,是你心底最深处所希望的对吗?你还要他怎样?和他好好过日子,让这个比你大一轮的男人百分百宠你,放你在手心,含你在嘴里,生活无忧,回到从前。

    可是另一个冰凉的声音在问,你这些天晚上的噩梦一遍一遍重现在水里在岸边他把你丢下的恐怖一幕,每每醒来都痛得无法呼吸,那些痛你记得吗?手脚寒凉再也无法入睡地蜷缩在床头,那样的自己你记得吗?

    记得,全部记得,看见他之后记得更深刻入骨。

    所以顾爽爽,你深爱他这是事实,你自爱这也是事实。

    长大需要很久,长大有时候也仅仅只需要那么一件最剜心剔骨的事。

    顾爽爽,醒了过来。

    男人静静抱她不动,深深闭眼,长长久久,让怀里的这抹柔软捂热他多日来近乎绝望的心。

    可他也何其睿智,敏感凌厉地顾爽爽还没有任何动作,高大的身躯微微一动,铁般结实的一双手臂微微松了。

    那双深不见底的发红眼眸,低垂,微微蹙眉,男人的长指蓦地捏住女孩那可怜的一点小下巴。

    顾爽爽被迫抬起一张安静下来的小脸,泪痕羸弱,对视他不动声色审视过来的漆黑视线。

    她才察觉到他体温多烫,不对劲的高温,烫得极其吓人。

    “叔叔?”小手伸出,推了推他。

    那么高大沉重的一个男人,却退出了好几步。

    顾爽爽愕然发现他苍白得过分的额头上那些豆大的汗珠!太阳穴位置,青筋一根一根狰狞地凸了出来。

    “叔叔你的身体?!”

    男人手指迅速摁住那恐怕吓到她的太阳穴,拧眉,霜白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冲她摇头。

    他把呼吸压抑得很稳,但即便这样,还是掩饰不住他的不对劲。

    顾爽爽明白他肯定在承受她不能想象的身体病痛,从来都是那样倨傲硬汉的男人。

    “快坐下,是不是额头伤口没清理干净感染了?”

    沈墨城任由那双小手在自己滚烫灼烧的胸膛上乱推搡,挺拔的身躯微微弓着背脊,不这样,他恐怕会喘息出来。

    被她推到靠墙的椅子上。

    顾爽爽手忙脚乱翻桌上他刚才用过的外伤处理药和工具,急乱就无从下手。

    发抖的小手被男人伸过来的大手握住。

    她扭过脑袋。

    那只握着她的大手紧了一下,长指便交叉进她柔软的指缝里,他说:“站过来,太太站过来。”

    “叔叔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事,你站到我这里来。”

    还没有事?他一说话就喘,泄露了他的病态。

    顾爽爽小腕子被他一拉,一双细腿儿便入了男人分开的两条长腿中间,他夹住了她,男人的腿那么硬,顾爽爽动不了。

    这个姿势他五官正好在她胸前。

    沈墨城抬眸,一时没说话,只望她,那样沉默专注,锋锐藏在眼底最深邃处。

    他用拇指摩挲她的小手背,发红的眼球直视人的时候到底没能藏住那股犀利:“刚才抱你的时候在想什么?”

    顾爽爽被他问住。

    这个男人的洞察力深沉到令人可怕,她只是心里活动,他却全部察觉。

    或许他很敏感,这证明,他其实内心某方面,是脆弱的。

    是的,从他望着她的濡濡似水的目光里,顾爽爽看到了那份他似乎来不及掩藏的脆弱。

    心,狠狠地一揪。

    沈墨城盯着她小脸的眼神没有动一下,看似温和:“跟我回去?”

    等她答案,等来那只小手从他掌心里挣脱了出去。

    男人骨子里的强势可怕一点点浸漫出来,顾爽爽是怕的,但双腿还是拼命从他腿里挣了出去。

    她后退几步,直到她可以呼吸的距离,她勇敢地望着神情出现变化的男人,摇头。

    沈墨城扶着桌子站起来,白衬黑裤那般干净俊雅,但特别高大的身躯几乎顶到小房子的屋顶,头顶的光线将他的五官剖得形如雕塑,浑身透出一股可怕的摄魄感,这股凌人的压抑感觉,在他走近那个无法招架的小女孩时,尤为更甚。

    “不喜欢我了?”他看着她,薄唇似是发笑。

    单臂插着西裤口袋,一步一步走过去,盯住她,“不爱我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理由,总得有一个。”

    顾爽爽不可置信地抬头,“我以为你很清楚!”

    “陆熙离?”他黑色皮鞋抵着她帆布鞋的鞋尖,停住,发烫的呼吸喷在她脸上,紧皱眉宇:“她从来不是问题。”

    顾爽爽笑了。

    他神情却严肃冰冷:“医院你问我信不信你,我没有回答,针对的只有你踩她氧气罩的举动,不对就是不对!无论之前发生了什么,你出于任何动机,这种行为关乎人命,她死了你要付法律责任你想过没有?”

    “那天在湖里,如果我死了不知道你要不要付法律责任?”顾爽爽继续留着眼泪对他笑。

    沈墨城突然拧眉,眼神一瞬暗邃灰败,男人的声音沙哑凄清:“如果我没有对你的把握,我不会先救她,那是我要还的债,我知道你介意,该给你的解释我会给你,和她的过去种种,难以启齿,也不堪入目,但你想听,我全部说给你。”

    他的神情那样脆弱沉痛,说起陆熙离,说起过去,顾爽爽能看到他满身的疮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