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最新章节!

    男人身躯微微一顿,夹菜的那双筷子停了停,扭过头,注视着她甜甜的笑脸,深邃眸底的意外一闪即逝。

    转而恢复高冷。

    肩胛一耸,把顾爽爽耸下去,转过头继续用他的餐。

    “叔叔。”

    不搭不理。

    “叔叔……”

    她拖长了软的嗓音,小手往他坚硬的肩膀上柔柔地放。

    这回他倒没甩下她。

    “叔叔,不气了嘛。”

    顾爽爽低头偷偷去瞧他板成铁板一样侧脸,粉唇一嘟,大着胆子亲了这张冷硬无比的男人俊脸一下!

    ‘啄’的声音有点大,安静餐厅,旁桌用餐的客人都看了过来。

    沈墨城放下精致瓷碗,抬手捂住被她突然亲的下颌位置,众目睽睽里,俊美白皙的脸居然薄红了……

    抬眸,铁着脸吼她:“胡闹!没大没小成何体统!”

    骂是这么骂啦,心里欢喜的哪还有什么鬼脾气?

    小妖精,软软娇滴滴地哄一下亲一下,他就找不到北了。

    铁青着脸斜她一眼,重新拿起青瓷碗,筷子夹菜。

    小块清炖豆腐送进嘴里,薄唇抿着,细嚼慢咽,足足多半分钟,再优雅地挑起一小点米饭,送进嘴里。

    这雅致迷人的吃相,顾爽爽看呆。

    瞅了眼桌上三道素雅的菜品,本是她最讨厌吃的清汤寡水,可是看着他吃,竟然也觉得有滋有味了。

    一屁股在他对面坐下,立刻有侍应生送来青瓷碗,瓷筷。

    顾爽爽接过,拿着筷子要夹菜,精致的菜碟被他筷子一盖:“去吃你打折的全家桶。”

    “……”

    这么小心眼……

    好赖哄了半天了都。

    顾爽爽无奈地叫来侍应生,“这位先生点的,麻烦一模一样来一份。”

    上菜需要十分钟。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本来已经吃了一半的男人,还没吃完。

    顾爽爽的菜上过来时,他碗里愣还是有半碗米。

    两个人面对面,默默无声的用餐,但气氛不错,宁静和睦。

    顾爽爽刚才留心到了,他喜欢吃百合,就把自己碟子里的西芹挑干净,所有的百合都给了他。

    他看了她一眼,很给面子,高冷无表情的,全部吃了。

    用餐完毕。

    一楼,沈墨城刷卡结账。

    签字完毕,他转身就瞧见她蹲在餐厅门口,和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婴儿玩的很开心,那婴儿肥嫩嫩的小手扯她耳边的长发,她扭头,一边喊痛一边躲,雪白爽爽的脸蛋上全是明媚童真的笑容。

    看得他不禁也柔了眉眼。

    就是这样一个不解风情的小傻子,可她和谁都能玩到一块儿,连尚不知世事的婴儿也喜欢接触她。

    那说明,她内心一定也是纯真的婴儿状态,毫无杂质。

    沈墨城想起刚才卡宴与那辆白色奥迪擦身而过,白色奥迪里他知道是谁。

    他的前半生毁在一个女人手里,他历经沧桑,他曾经有多千疮百孔现在就有多复杂无情。

    这样的自己,还真配不上她单纯质朴的她。

    心思千回百转,人已走到她身边,温柔地弯腰捞起她小手,“走吗?”

    “恩!”

    顾爽爽把肥嘟嘟的婴儿还给婴儿妈妈,冲他笑指,“叔叔你看,宝宝舍不得我呢。”

    他笑,默然牵着她无骨的小手,走出餐厅。

    卡宴停在餐厅可停区域。

    月夜下,繁灯似锦,他带着她沿着马路牙子消食。

    靠近步行街,到处都是霓虹彩灯招牌,什么章鱼小丸子,果冻奶昔,脆脆烧这种小女孩最爱的小吃铺。

    低头柔声问她,“还想吃什么?”

    顾爽爽摇头,“我吃饱啦,我之前觉得素菜很难吃,味道太淡,不过今天改观了,还不错。叔叔,我以后会多跟着你吃素的。”

    说的他心里软乎乎的。

    抬手,大掌包住她小脑袋,他语气轻快,“不必迁就我,该吃肉就吃肉,偶尔可以吃辣,不是为难你,辣椒属寒,女孩子吃多了不好。”

    他和她讲道理,她就听得进去。

    “叔叔你为什么吃素啊?”

    他不讲话,侧脸在月色下很沉默,看起来是他不愿意提的原因。

    顾爽爽换了下,“那为什么也不吃辣呢?”

    “天生不能吃。”

    顾爽爽抬头看奇葩一样地看着他,还有人天生不能吃辣椒啊?

    难怪长得白白净净,清润如玉的谦谦样子呢。

    走到街尾,原路返回,见她多瞧了几眼雪糕店,放开她的手。

    顾爽爽不明所以。

    当看见那么西装革履精英模样的男人冰着一张脸,皱眉挤在一群女孩子堆里,为她买一个五彩雪糕时,顾爽爽怔住了。

    他也不是那么刻板大男人嘛,肯像小男生那样屈尊降贵为她买一只雪糕。

    挺拔刚毅的男人手举一只特别粉萌的雪糕穿过马路,众人皆瞧。

    沈墨城脸上的不自在在那小女孩眼冒甜甜蜜蜜的注视下更不自在,冷冷的给她,“只准吃一半,另一半扔了。”

    “为什么?”

    “现在什么天气!”他转身,双手要插进西裤口袋。

    女孩软软的小手立刻握住他的小指,他的手修长,可是每根指头都比她大好多呢,她握不住他一只手。

    顾爽爽尝了一口,开心地递给他,“真好吃!叔叔你也吃。”

    “不吃。”

    “尝一口嘛。”

    “闭嘴吃你的!”

    顾爽爽觉得他就是害臊:“吃雪糕又不丢人,叔叔一定没吃过这东西吧,尝一下就知道它多么好吃了……唔!”

    他真是烦透她了,转个身按住她脑袋就吻住,可不是什么绅士的吻,舌尖直接勾了进去,勾到了她小嘴里还没化的美味东西。

    在她软嘟嘟沁甜甜的唇面上扫荡一圈,撤离,抿了抿薄唇,盯着她:“下次还让不让我尝东西?”

    “……不、不让了……”

    这男人面无表情转个身,默默勾了薄唇,修长手指把玩着车钥匙朝卡宴走过去。

    顾爽爽被他有力的舌头吻的,好不容易才梳理好了口腔秩序,脸红又后悔,小跑着跟上那长腿男人。

    沈墨城打开车门,没有上去。

    略倾下高大身躯,伸臂从仪表盘上拿了烟和火机。

    他站在车边抽烟,一手插着西裤口袋,微微垂颈,发梢干净,沉默时眼神既安静又深沉。

    离他五米远的位置,白色修身小西装上衣,鹅黄色春款小脚裤,浅口低跟鞋的女孩,吃雪糕的样子认真又可爱,眨巴着黑葡萄般的大眼睛朝他望,怕他等,乖甜地笑,“最后一口啦。”

    很听话,只吃了一小半,因为叔叔说会拉肚子。

    剩下的大半虽然可惜,但还是放进了果皮箱,欢腾地朝车蹦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