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嫡女心计 > 第四百二十二章 甘泉寺之行 二

第四百二十二章 甘泉寺之行 二

作者:月下高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net,最快更新嫡女心计最新章节!

    第四百二十二章 甘泉寺之行 二

    司徒贞儿还在月娘租住的院子里住着。

    虽然不能让月娘从回陈家,可陈氏已经命人以强硬的姿态为月娘赎身,她与司徒贞儿还有绿儿,另外还有陈氏给她安排的几个影卫一起住在这里。

    早上,司徒贞儿还未起榻。

    “啊……”绿儿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云端,瞬间惊醒了所有人。

    等司徒贞儿到月娘房中的时候,月娘已经死透透了。

    绿儿和陈氏派来的影卫皆在月娘房中。

    她一丝不挂的躺在榻上,双目凸出,眼球上布满血丝,死相格外凄惨。

    绿儿早已吓傻了,她呆呆的站在那里,整个人魂不守舍脸都白了。

    还是司徒贞儿上前给月娘盖上锦被,遮住她的身体。

    司徒贞儿眼眶一红,她不由得落下泪了。

    在她看来燕京城中对她最好的就是月娘了,她从没有想过月娘待她的种种好,都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所有影卫不由得皱起眉头,他们眼中满是疑惑,他们乃是王家的影卫,身手自是不凡,他们就在月娘房外守着,是什么人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的杀了她呢?

    司徒贞儿心中同样震惊的很,她尽得父亲真传,虽然实战经验不如师兄,但身手也算不弱,她与月娘的房间就隔了一堵墙,为什么她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

    “哇……姑娘……”绿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她抽抽噎噎的说道:“一定是她害了姑娘!”

    一时之间所有人皆朝绿儿看了过去。

    在他们的注视下,绿儿哭着说道:“姑娘早已跟我说过,若是有朝一日她遇害了,一定是谢琅华那个贱人所为!”

    谢琅华要去甘泉寺上香祈福的消息一出来,月娘便去找了陈氏。

    司徒贞儿也是知道这个消息的,她执意要亲自去杀了谢琅华,月娘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决绝了她这个提议。

    她们的目的是谢琅华不假,可她们是要借谢琅华引出崔愠来,然后将他们两个人一网打尽。

    月娘深知司徒贞儿对崔愠的情谊,若是崔愠说要司徒贞儿的命,司徒贞儿也会毫不犹豫的送给崔愠,所以她执意不肯让司徒贞儿去,她费了诸多的口舌才将司徒贞儿给劝住,并且保证一定会把谢琅华的项上人头给司徒贞儿带回来。

    “我这就去给月娘姐姐报仇!”司徒贞儿面色一沉,她起身就走。

    司马睿也知道谢琅华要去甘泉寺上香祈福的消息,如今他正焦头烂额根本无暇分身,他只让影卫多加注意谢琅华的消息。

    虽已经入了春,可寒风还是冷的刺骨。

    今日天气并不好,天边云层堆积,阴云密布快要下雪了一样,阴沉沉的天空令得人心中无端有些压抑。

    甘泉寺不远却也不近。

    谢长安也派了几个侍卫保护谢琅华。

    谢琅华与方幻云坐在马车里,马车里燃着炭火,方幻云伸手给谢琅华倒了一杯热茶。

    谢琅华接过茶饮了一口,她凝神看着方幻云压低声音说道:“方姑姑,你今日的任务是无论如何也要拦住崔愠,切莫让他现身,如今多的是人想要他那颗头颅,我不想让他被我所累。”

    “是,大小姐!”方幻云微微颔首,她早已布置好了,防的便是崔愠现身。

    马车已经上了山,山路十分险峻,路两旁光秃秃的,偶有几只飞鸟掠过。

    甘泉寺就在山顶。

    从山下到山上约摸需要一个时辰左右。

    礼佛之人多在初一或者十五上香祈福,今日不过是初十,所以上山的路上只有谢琅华一行人。

    山路一面依着山,一面临着陡峭的崖壁,所以马车行驶的并不快。

    寒风从山谷卷着残叶而来。

    谢琅华一脸从容,她靠在车厢上闭目养神。

    马车就快要到山巅的时候,谢琅华骤然睁开了双眼。

    方幻云第一时间朝她看了过去。

    紧接着兵刃相接的声音响了起来。

    “砰……”的一声,马车剧烈的摇晃了一下,紧接着车身便朝一面倾斜下去,一只车轮滚下崖壁。

    谢琅华衣袖一挥,车厢瞬间碎成一片,她与方幻云足尖一点整个人凌空而起。

    寒风凛冽,阴云密布,廖无人烟的山路上一眼望去满是杀手,他们一个个黑巾遮面,手持长剑,没有波澜的眼中一片寒芒。

    谢长安派来的侍卫,还有谢琅华带的那几个侍卫,皆已经死在他们的剑下。

    夜辰与夜幕也现身了。

    这些杀手一个个出手狠辣,明显远胜之前谢琅华遇到的所有杀手,看来为了拿下她,王家与陈氏可是下了血本,亦或者也有崔家的杀手夹杂其中。

    没有个人出声,所有人目不转睛的看着谢琅华,眨眼之间朝她杀了过去。

    “大小姐,小心!”方幻云高声喊道。

    夜辰与夜幕,还有方幻云正在与杀手厮杀。

    谢琅华面上一点波澜都没有,数不清的杀手将她团团围了起来,数以百计的长剑朝她刺了过去。

    她振臂一挥。

    “砰……”那些长剑还未触及她便断成一截一截,围着她的那些杀手面色骤然一白,纷纷被弹了出去。

    “噗……”围着她的那些杀手皆重重的摔在地上,口中喷出刺目惊心的血来。

    这些杀手刚刚倒下,便又有数不清的杀手朝她围了过来。

    方才那一击谢琅华用了全力,这样很是耗损修为,那些杀手明显想要拖垮她。

    数不清的长剑朝谢琅华刺了过来,她身子一闪想要避开,那些杀手也看了出来,谢琅华几乎没有什么实战经验,即便她内力再高时间一长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他们长剑挥舞,步步紧逼不给谢琅华一丝喘息的机会。

    他们可都是顶级的杀手,只怕比七夜那些一杀人为生的杀手还有厉害一些。

    他们如跗骨之蛆一样缠着谢琅华,令得谢琅华根本施展不开。

    不过片刻,在他们凌厉的攻势之下,方幻云,夜辰与夜幕皆已经挂了彩。

    寒光剑影交错,发出刺耳的声音惊得林中的鸟儿四处逃窜起来。

    谢琅华双眼微眯,她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她反手夺过一个杀手的长剑,手腕翻飞与那些杀手拼力厮杀着。

    数百人的围攻之下,她明显落下下风。

    最要紧的是那些人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他们招式凌冽,一招一式皆冲着谢琅华的要害之处。

    “嘶……”忽的,谢琅华背上中了一剑,她面色一白,动作迟缓了下来。